第179章 比赛十-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79章 比赛十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为什么那么早发现我,还让我继续看下去?”韩玄斌直言不讳的问道,这也是他刚才一直疑惑不解的问题。

    一般炼器师最忌讳的就是在自己专心致志的炼器的时候,有人在一旁偷看,韩玄斌也不例外,所以他在天河镇的时候,选择的炼器地点是天河峰之上,那里非常的清静,根本没有人能够去那里,而在武者学院,韩玄斌则是选择了学院后山最深处,也是为了清静。

    但是,韩玄斌有点疑惑,这个男子明明都知道有人偷看,还是继续在炼器,炼制完成了才出声说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真正的炼器术是自己领悟的,不是靠偷学而成功的。”这个男子在说道炼器术的时候,眼中散发着复杂的神色,喃喃自语的说道。

    紧接着,还没等韩玄斌说话,这个男子又开口了,“感觉我这把剑怎么样?”说着,把刚刚炼制成功的一把长剑递给了韩玄斌。

    当韩玄斌接过这把全身乌黑的长剑的时候,顿时,一股清凉的气流瞬间从剑身之中流到了他的掌心之中,韩玄斌一惊,然后仔细的感应着这把长剑。

    “啊?”韩玄斌终于骇然的发现,这把长剑根本不止自己想象的凡级高等wǔ qì,这绝对是一把凡级巅峰的wǔ qì,就通过刚才轻轻的接触,韩玄斌就可以断定,这把长剑不简单,非常的不简单。

    “凡级巅峰?”韩玄斌试探性的问了问,眼中依旧充满着震惊。

    众所周知,天穹大陆最高贵的职业,也是最受欢迎的职业,那就是炼器师,而炼器师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在天穹大陆,炼器师分为六个等级,分别是学徒,凡级,灵级,尊级,帝级,圣级。

    由于炼器师的标准非常的严格,所以天穹大陆炼器师少之又少。

    一个学徒级的炼器师,已经算是一个小镇之上的最强炼器师了,而一个凡级炼器师,就算是天河镇都没有一个。

    达到灵级炼器师,那就足以让各方势力争相邀请了,只要达到了灵级炼器师,在一方城池之中当个霸主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而尊级炼器师,已经在大陆之上算是凤毛麟角的人物了,一般情况根本见都见不到。

    帝级炼器师,整个天穹大陆都不过单手之数,但凡达到这个级别的炼器师,绝对是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也是绝顶大陆的人物。

    而那传说中的圣级炼器师,在天穹大陆已经上千年没有出现了,以至于现在的人们已经把圣级炼器师淡忘了。

    所以,在韩玄斌得知这把剑是一个凡级巅峰wǔ qì的时候,非常的震惊的原因了。

    这把剑是凡级巅峰wǔ qì,那说明这个男子也绝对是一个凡级巅峰的炼器师,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在不久的将来,他将会晋级到灵级炼器师的区域。

    看到韩玄斌一脸震惊的样子,这个男子哈哈大笑一声,然后说道:“你也是炼器师,不过你应该是一个学徒级的炼器师吧?要不然在知道我是凡级巅峰炼器师以后绝对不会震惊的?”

    细微的察言观色,这个男子就知道了韩玄斌的炼器水平。

    韩玄斌点了点头,然后喉咙一动,低沉的说道:“我很好奇,一般炼器师都不喜欢被人偷看,不喜欢被人在旁围观,但是你在发现我以后,居然没有出声,直到炼制完成以后才出声?”

    韩玄斌一直对这个问题很疑惑,再一次的问道。

    “因为在我眼里,根本没有偷学这一词,我的就是我的,就算你看了也学不到,而我不叫你的原因就是当时我无法分心。”这个男子脸上挂着一丝笑容,笑呵呵的说道。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这个男子终于问韩玄斌的名字了。

    “韩玄斌。”韩玄斌简单的回答道,因为名字没有必要隐藏,让他知道了也无所谓。

    “你就是那个最近在学院闹的沸沸扬扬的韩玄斌?真没看出来啊,呵呵。”这个男子惊讶的看了韩玄斌一眼,然后笑呵呵的说道,明显,他也听过了一些韩玄斌的事情。

    韩玄斌愕然,没想到这个男子居然知道他,难道自己就那么出名吗?韩玄斌心里不禁暗想道。

    “一些小事情罢了,不足挂齿。”韩玄斌当下摆摆手,然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淡淡的说道。

    “看来他们都小看你了,没想到你也是个炼器师,没有灵力加持,居然能够达到学徒级别的炼器师,你的这份毅力不错。”这个男子笑呵呵的说道,通过两次与韩玄斌的接触,他感觉韩玄斌很对他胃口。

    “你叫什么?”韩玄斌没有在这个话题之上纠缠,突然间问道。

    “陈玉峰。”男子风轻云淡的说道。

    当韩玄斌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嘴巴都长成了“0”型,显然陈玉峰的名字他早已听说,陈玉峰的事迹,他也早已知晓。

    陈玉峰,武者学院公认的实力榜第一高手,居然活生生的站在韩玄斌的面前,还跟韩玄斌有说有笑,韩玄斌感觉很滑稽,也感觉很可笑。

    “陈玉峰。。。。”韩玄斌有点结巴的说道,随即韩玄斌又想到了陈玉波,这个陈玉峰是陈玉波的哥哥。

    “没想到居然是武者学院实力榜公认的第一高手,真是见笑了。”韩玄斌有点苦涩的说道。

    在陈玉峰面前,就算是韩玄斌,也高傲不起了,因为陈玉峰是实打实的武者学院实力榜第一高手,而他只是一个一年级新生,两者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这是外边传言的,不提也摆。”显然陈玉峰没有太多的在乎这些虚名,韩玄斌看到以后,不由的对陈玉峰的看法有所改观。

    “你的丹田无法蓄积灵蕴?”陈玉峰低声的问道。

    “嗯。”韩玄斌淡淡的说道,尽管他的丹田在白玉烙印的辅助之下已经在慢慢的好转,但是韩玄斌心里依旧没有底。

    “好好努力吧,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陈玉峰也没有在多问什么,当下说了一句话以后,就消失在了韩玄斌面前。

    韩玄斌看着陈玉峰消失的背影,苦涩的摇了摇头,七重天武者就是七重天武者,就在刚才短短的一瞬间,韩玄斌居然感觉到了一股压抑的感觉,就好像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一样,这还是陈玉峰没有刻意的去释放自己的威压的情况下。

    没遇到陈玉峰之前,韩玄斌认为陈玉峰跟陈玉波一样,但是在跟陈玉峰接触以后,韩玄斌才发现,其实陈玉峰根本不像他弟弟陈玉波一样。

    “呵呵,加油吧。”韩玄斌喃喃自语的说道,随后消失在了原地。

    。。。。。。。。。。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第二轮比赛的日子了。

    太阳刚过地平线,武者学院的学生们就匆匆忙忙的在忙碌着,就连韩玄斌也一样,很早就起来开始晨练。

    可是令韩玄斌奇怪的是,自从那天君问道说出了武道一途的等级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角落修炼。

    韩玄斌很疑惑,但是他也知道,这些高手行踪总是飘忽不定,当下也就不再多想什么,自己一个人晨练了起来。

    当韩玄斌晨练完,然后吃饭早饭,来到了演武场的时候,演武场已经人山人海了,这一次居然连二年级的有些学生也都来观看比赛了。

    当韩玄斌到来以后,五个参赛选手就全部到齐了,裁判看了韩玄斌一眼,然后走到了演武台之上,开始宣读比赛规则。

    场下人山人海,都在议论纷纷的。

    裁判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大声的说道:“经过第一轮激烈的比赛,现在已经到了第二轮的比赛,在场的五个选手,代表的是整个一年级新生,你们也代表着武者学院的未来。”

    韩玄斌站在紫灵左边,跟紫灵打了一声招呼,而后对着李霄云点了点头。

    “五个参赛选手分别是一班的紫灵,李霄云,二班的顾祥旺,三班的季凤祥,五班的韩玄斌,,多余的事情也就不多说了,下边请这五个选手上台抽签。”裁判接着说道。

    裁判说完以后,五个选手就鱼贯上台,开始抽签。

    很快的,五个人就抽完了,韩玄斌握着小纸团,然后轻轻的展开一看,是一个很大的五字,韩玄斌笑了笑,然后把小纸团递给了裁判。

    当五个人都把小纸团递给了裁判以后,裁判看了一眼小纸团,然后大声的宣读道:“下面宣读抽签结果,一号李霄云,二号紫灵,三号顾祥旺,四号季凤祥,五号韩玄斌。”

    “由于五个选手,但是比赛只有两场,所以有一个人轮空,一号李霄云对战四号季凤祥,二号紫灵对战三号顾祥旺,五号韩玄斌轮空。”裁判再一次的说道。

    众人哗然,这种好机会都会落在韩玄斌身上,韩玄斌对此也表示无奈。

    众人对于韩玄斌轮空颇有微词,但是也都没有说什么,毕竟都是抽签的,没有什么不公平一说。

    第一场比赛是李霄云跟季凤祥的比赛,紫灵没有走,而是留下了给李霄云打气,毕竟李霄云跟紫灵关系还是非常好的。

    韩玄斌也没有离开,直接坐在了紫灵旁边,观看着比赛。

    演武台之上,李霄云负手而立,对面站着高大魁梧的季凤祥。

    李霄云是三重天武者中的佼佼者,而季凤祥也是三重天武者,但凡能够走到这一步,都有一手,都不是庸人。

    李霄云跟季凤祥互报性命以后,就开始了战斗。

    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华丽的招式,有的只是一往无前的精神。

    当李霄云爆发出自己三重天武者的气势以后,韩玄斌就已经基本断定,这一次李霄云应该会赢。

    演武台上,李霄云跟季凤祥战斗的非常激烈,而场下的众人也都非常聚精会神的关注着这场比赛。

    就在韩玄斌观看比赛的时候,他的眼角余光突然间看到了人群中的一个中年男子。

    虽然这个中年男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韩玄斌却是在他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

    韩玄斌仔细的思索着,顿时,他明白了,这个男子身上的气息居然跟那天在学院后山遇到的那个剑楼的那个男子一模一样。

    韩玄斌顿时一惊,“难道被发现了吗?”韩玄斌心里暗自想到。

    不过虽然韩玄斌看到了那个男子混在人群当中,但是他还是保持镇定,仔细的回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

    思索了良久,韩玄斌感觉应该没有被发现,可是这个男子出现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玄斌眼睛一直关注着比赛,不敢正眼看那个男子,而那个中年男子则是左顾右盼的好像在寻找什么。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转眼之间就过去了一刻钟,演武台之上的比赛依旧在如火如遇的进行着,而这个中年男子则是在寻找无果的情况下慢慢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当看到中年男子消失以后,韩玄斌深吸一口气,胸口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来了。

    韩玄斌仔细的想着,最终他断定,这个男子没有发现他,也根本不知道是他得到了玄天果。

    那个所谓的剑楼更不会知道是他得到了玄天果,不过既然剑楼派人来到了学院,那么剑楼肯定怀疑学院了。

    当下,韩玄斌决定,在比赛完毕以后,已经要尽早的离开武者学院,去落日山脉,免得延长梦多。

    韩玄斌就这样一直浑浑噩噩的观看着比赛,直到比赛结束以后,紫灵在身边叫唤着他,他才惊醒过来。

    “斌哥哥,你到底怎么了?”紫灵有点关心的问道,他感觉到了韩玄斌的心不在焉。

    韩玄斌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态,然后低声的说道:“灵儿,我没事,谁赢了?”

    虽然对于李霄云,韩玄斌不怎么熟悉,但是因为紫灵的关系,他爱屋及乌,对李霄云还是有所好感的。

    “当然是霄云啊。”紫灵笑呵呵的说道,看到走上前来的李霄云,笑呵呵的伸出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