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千钧一发-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83章 千钧一发

    第一百八十三章

    此刻,韩玄斌的脑海之中不断的闪现着一些应对之策,韩玄斌在中间,王华跟王珂一前一后夹着韩玄斌。

    “喝。”就在韩玄斌思索之间,王珂的长剑再一次的出动,长剑之上夹杂着丝丝的灵力,仿佛黑夜中耀眼的阳光一样,照耀在韩玄斌的脸上。

    韩玄斌举剑迎去,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王华也动了,一剑朝着韩玄斌刺来。

    韩玄斌在崛起剑快要碰到王珂的长剑的时候,猛然间,脑海之中闪过一道灵光,而后崛起剑反手一甩,左手握拳,对着王珂的长剑击去。

    “找死。”王珂看到韩玄斌的动作,不由的大喝一声,手中长剑的力道顿时加大。

    “铿。。。”

    韩玄斌的拳头跟王珂的长剑碰到了一起,王珂的长剑以摧枯拉朽的速度直接击破了韩玄斌的拳头,把韩玄斌击飞。

    而就在韩玄斌后退的过程中,他的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微笑,右手握着崛起剑,反手一甩,崛起剑剑尖对着身后的王华刺去。

    显然,王华也没有想到,韩玄斌会被自己的大哥王珂击飞,一时间乱了分寸。

    “就在这个时候。”韩玄斌大喝一声,借助反弹的力道,手中崛起剑,以一种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刺向王华。

    “扑哧。”一声,王华的胸口被韩玄斌的长剑刺穿,而王华大长剑则是檫着韩玄斌的肩膀刺过。

    远处的王珂看到这一幕,不禁大喝一声,“华弟。”而后,他以无以绝伦的气势,直接冲向韩玄斌。

    王珂也没有想到,他们眼中的肥羊,居然能够在两人的围剿之下,刺伤王华。

    远处的王珂看到这一幕,不禁大喝一声,“华弟。”而后,他以无以绝伦的气势,直接冲向韩玄斌。

    王珂也没有想到,他们眼中的肥羊,居然能够在两人的围剿之下,刺伤王华。

    “啊。。。啊。。。伤我华弟,韩玄斌,我要你死。”此时,已经接近疯狂的王珂愤怒的咆哮着,明明两人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把韩玄斌给杀死的,但是此刻,却是让韩玄斌把王华打成重伤。

    在看到倒在地上,失去战斗力的王华,王珂彻底的陷入了疯狂,体力那属于三重天武者的灵力完全爆发,铺天盖地的灵力瞬间朝着韩玄斌所在的方向袭来。

    韩玄斌没有给王华在站起来的机会,在王珂提剑追来的时候,韩玄斌已经快速的出现在王华身边,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王华,手中崛起剑毫不犹豫的朝着王华刺去。

    “不要啊。”这一刻,王珂也知道了王华的意图,大叫一声,脚下猛然加大力道,瞬间出现在韩玄斌身边,手中长剑狠狠的对着韩玄斌一剑劈去。

    可惜,可惜,,,,可惜王珂的长剑还是有点慢了,在韩玄斌以左臂受伤为代价的情况下,一剑斩杀了王华。

    韩玄斌一剑刺穿王华的胸膛,然后急速的朝着前方飞去,他被王珂疯狂的刺伤了左臂,鲜血不住的从左臂之上流了出来,已经严重的影响了韩玄斌的实力。

    “嘶嘶。。。”王珂停住了身形,蹲在王华身边,双手抱起王华,大声的喊道:“华弟,你要坚持住,华弟,华弟。。。”其实就在韩玄斌一剑刺穿王华胸膛的时候,王华就已经死去了。

    韩玄斌刚才的一剑可是蕴含了绝鸣剑气第二招剑鸣,使崛起剑跟自己形成共鸣,然后一剑刺穿王华的胸膛,就算王华是四重天武者,韩玄斌也有信心一剑刺死,更何况是已经没有战斗力的三重天武者了。

    在看到王华闭上了眼睛,双手倒在了地上的时候,王珂歇斯底里的喊道:“华弟。。。”。陡然间,王华眼睛中射出一股骇人的金光,整个人仿佛着了魔一样,嘴里愤怒的咆哮道:“韩玄斌,我要你死,我会让你痛不欲生。”

    话音一落,王珂手中长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旋转着,同时王珂的双脚一点,整个人如同一阵旋风一样,朝着韩玄斌扑来,属于三重天武者的灵力完全挤压着韩玄斌。

    “哼。”韩玄斌左臂受伤,但是右臂还能拿剑,手中崛起剑一挥,看似平凡的一剑,但是在撞击到王珂的长剑上的时候,王珂整个人都被瞬间击飞。

    “你心以乱,怎么能跟我斗?”韩玄斌有点不屑的嘲讽道,刚才两人还在围剿自己,但是现在呢,一死一伤。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看似没有什么道理的话,在这一刻居然显现出了他的本意。

    王珂在飞击飞的一瞬间,借助的后退的力道,瞬间朝着后方逃去,韩玄斌看到王珂的动作以后,眉头一皱,眼睛死死的盯着王珂。

    转眼之间,王珂就消失在了韩玄斌的面前,漆黑的夜晚,由于韩玄斌对落日山脉的不熟悉,所以韩玄斌也就没有去追王珂。

    “经验啊。。。”韩玄斌看着王珂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的说道,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因为韩玄斌第一次出来历练,不懂的这里的一些事情,也就相信了王珂两人。

    但是没想到两人居然想暗中行刺与他,这让韩玄斌非常愤怒的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还是缺乏经验。

    如果韩玄斌是一个经验老到的武道修炼者的话,就不会轻易的相信王珂跟王华,更不会在王华死了的情况下,让王珂逃走了。

    能够在落日山脉之中行走这么多年,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三重天武者,但是王珂也有他过人的地方。

    就像刚才,韩玄斌以为他要拼命了,但是他却借助着反弹的力道遁走逃跑了,这是韩玄斌始料未及的事情。

    略微想了想,韩玄斌就不再多想了,看了看周围,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韩玄斌摇了摇头,然后认准了一个方向,消失在了刚才的地方。

    在落日山脉的第一天,韩玄斌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让韩玄斌心里有点别扭。

    虽然韩玄斌已经很小心了,但是还是被阴到了,这件事对韩玄斌的信心有所打击。

    而就在韩玄斌再一次的寻找了一个地方的时候,休息下来的时候,古三环出现在了韩玄斌面前。

    看着情绪低落的韩玄斌,古三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别在意,你第一次来这里,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古三环在安慰着韩玄斌,其实古三环说的也是实话,第一次来落日山脉,就能杀死一个久经生死边缘的三重天武者,这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但是韩玄斌的想法却是不同,以前他总是天真的认为,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就根本不会有事。

    年少轻狂的心,使得他在这一次的遇险中,险先遭到王珂的毒手,这是十五岁的韩玄斌所不能释怀的。

    “你看,这些人就没有你那么好运气了,他们在遭人暗算以后,根本无力反抗,说到底,还是实力问题,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虚无。”古三环看到韩玄斌底下去的头颅,伸手指了一下韩玄斌脚下的地方。

    韩玄斌顺着古三环的手指看去,地上赫然是两块骨头,看样子也是进入落日山脉之中历练的人,只不过他们没有韩玄斌xìng yùn而已。

    韩玄斌看到这两块骨头,眼睛中散发着复杂的表情,脑海中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良久,古三环叹了一口气,然后看了韩玄斌一眼,“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古三环就消失在了韩玄斌的面前。

    韩玄斌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古三环一眼,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翌日,太阳刚过地平线,阳光还没有照耀在大地之上,落日山脉之中偶尔能够听到一声妖兽的叫喊声。

    落日山脉又恢复了白天的平静,不过这一切对于整整坐了一晚上的韩玄斌来说,其实都是一样的。

    看到天以大亮,韩玄斌缓缓的站起来,漆黑的双眸之中散发着一丝凶狠的杀戮气息,整个人仿佛变了一个模样一样。

    韩玄斌看了一下方向,然后朝着前边走去,他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然后吞服玄天果。

    昨天一晚上,韩玄斌已经想通了,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因为实力问题,如果自己是武者九重天之上,甚至更高的存在,那么这些人见了自己躲都躲不办,还怎么会偷袭行刺自己?

    所以,韩玄斌现在已经非常渴望吞服玄天果,然后修复丹田,那样的话,实力会得到一个质的改变。

    韩玄斌一直行走着,突然之间,有一个幻影朝着韩玄斌扑来,韩玄斌手中瞬间出现崛起剑,赶紧利落的随手一剑,那个虚影瞬间掉落在了地面之上。

    韩玄斌一眼看去,是一只二重天妖兽白日鼠,看了一眼这只二重天妖兽的白日鼠,韩玄斌没有丝毫停留,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天穹大陆弱肉强食,弱者在强者面前没有资格得到同情,而经过一晚上的时间,韩玄斌也想明白了,有些时候,就应该冷血一点,至少那样对自己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所以刚才韩玄斌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出手就是最致命的一剑。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终于,在中午的时候,韩玄斌找到了一个山洞,非常隐蔽的山洞。

    如果不是韩玄斌杀死一只三重天妖兽的话,他根本发现不了这个山洞。

    而且韩玄斌一路走来,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妖兽,是以,韩玄斌认为这个地方就是比较安全的地方。

    韩玄斌小心翼翼的走进山洞,山洞不算太大,也就是一个茅草屋大小,山洞的洞口比较窄,而在山洞里边,则是非常的空旷,只有一些乱石杂乱的摆放在地面之上。

    韩玄斌环视了一下山洞四周,然后呼唤了一下古三环,瞬间古三环就出现在了韩玄斌面前。

    古三环的虚影出现以后,也环视了一下四周,“这个地方可以,你稍作休息,然后就开始吞服玄天果吧。”

    韩玄斌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盘膝坐在了地上。

    一个时辰以后,韩玄斌缓缓的睁开了漆黑的双眸,然后站了起来,他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记住,玄天果的药性比较烈,吞服以后,你会有前所未有的痛苦,如果你坚持不下来,那么你这些天的努力就白白浪费了,如果坚持下来,那么,丹田才有机会修复。”古三环苍老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郑重,低沉的对着韩玄斌说道。

    韩玄斌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从小到大,韩玄斌什么样的苦头没有受过,韩玄斌依稀记得,小时候,因为丹田无法蓄积灵蕴,也无法修炼,而被小镇上的同龄人欺负的场景。

    那时候,韩玄斌才是一个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身体虚弱到一个无法想像的地步。

    有一次最严重的时候,韩玄斌被人给打的骨头都断了,在家里躺了四十多天,那四十多天,绝对是韩玄斌有史以来最煎熬的一段日子,但是韩玄斌还是坚持过来了,所以,对于刚才古三环所说的,韩玄斌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古三环看了韩玄斌一眼,就知道韩玄斌在想什么,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随后又合上了嘴角。

    随后,古三环摇了摇头,然后对着韩玄斌说道:“好吧,我已经探测过周围的情况了,没有妖兽,也没有人,你可以安心的吞服玄天果了,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古三环就站在了一边,准备给韩玄斌护法。

    韩玄斌调整了一下状态,他必须保证以最佳的状态来吞服玄天果。

    “呼。。。”深吸了一口气,韩玄斌缓慢的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玄天果,顿时整个山洞之中,都充满了芬香的味道,金光照耀着整个山洞。

    韩玄斌也在古三环的口中了解到,玄天果只要口服就可以,但是玄天果的药效非常的烈,在口服以后,必须以灵魂之力来引导,慢慢的化解,如果稍有不慎,就会有丧命之忧,是以,韩玄斌也不敢大意。

    韩玄斌看着这个拳头大的玄天果,这个足以让大陆疯狂的玄天果,终于,韩玄斌张开了嘴,玄天果慢慢的进入了他的嘴里,然后通过喉咙,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就在玄天果进入韩玄斌身体的一瞬间,韩玄斌整个身体仿佛被万针刺痛一般。

    痛,痛彻心扉的痛。

    韩玄斌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疼痛,分散出一丝灵魂之力来引导玄天果,玄天果在灵魂之力的引导之下,终于经过经脉走到了丹田之中。

    “轰。。。”当玄天果进入丹田以后,轰然炸裂开来,震的韩玄斌七窍流血,韩玄斌此刻灵魂仿佛被针刺一般。

    痛,痛到了极点,你根本无法想象,此刻的韩玄斌需要承受多么大的痛苦。

    “啊,啊,啊,,,,,。”韩玄斌仰天长啸一声,此刻的他已经有点神智不清了,不过他始终坚持着,玄天果炸裂开来的果瓣在强烈的刺激着丹田。

    “守护心神。”就在韩玄斌精神恍惚间,古三环如醍醐灌顶般的声音传入了韩玄斌的耳朵,顿时,韩玄斌的意识清晰多了。

    “坚持,一定要坚持住。”韩玄斌的眼角已经流血了,但是他依旧在坚持着。

    看着韩玄斌抽搐的面颊,连古三环都有点忍不住了。

    “嘎嘣,嘎嘣。。。”韩玄斌身体里的骨骼在不断的断裂,然后修复,断裂,在修复,他的经脉也在不断的断裂,修复,断裂修复。

    韩玄斌正在经历着非人般的痛苦,玄天果在进入丹田以后就彻底的炸裂开来,这一次冲击对于韩玄斌的丹田有着很大的破坏力,此刻韩玄斌的丹田已经狼狈不堪。

    玄天果化作一道金色的气流,在丹田之中不断的环绕着,缓慢的修着破裂的丹田。

    而就在这时,白玉烙印仿佛也心生感应,一股清凉的气流瞬间从白玉烙印之中流传,顺着经脉,缓缓的流进了丹田之中。

    当这股清凉的气流进入丹田以后,瞬间与金色的气流融合在了一起,而就在这时,韩玄斌的痛苦更加的厉害了,饶是韩玄斌肉身这么强大,也有点扛不住了。

    “啊。。。。。。。”韩玄斌大叫一声,双手撑地,满脸都是血迹,就连他的衣服都有点破裂了。

    现在的韩玄斌,体内一片混乱,丹田破败不堪,骨骼破败不堪,就连最重要的丹田都破败不堪,到处充斥着一股金色的气流。

    韩玄斌努力的保持着一点意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坚持,只有坚持下来,才有追求更高层次的武道的资格。

    “嘶嘶。。。”金色气流不断的环绕在丹田之中,破败不堪的丹田在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缓慢的修复着。

    终于,在这一刻,韩玄斌忍受不住疼痛,昏迷过去了。

    看到韩玄斌昏迷过去,古三环摇了摇头,虽然他面无表情,但是从他的眼神之中还是能够看到一丝喜悦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韩玄斌睁开眼的时候,一道阳光晃了韩玄斌一下,韩玄斌瞬间想要拿手抵挡那刺眼的阳光。

    可是,当他想要挥动右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居然没有一点力气,举都举不起来。

    韩玄斌愕然,急忙查看自己的身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他现在没有一点力量,体内骨骼跟经脉都在缓慢的修复着,看到这,韩玄斌急忙内视着自己的丹田。

    当他看到丹田里边有一股金色的气流在缓慢的流动,而丹田也在慢慢的修复着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醒了。”古三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山洞之中,看到韩玄斌睁开了眼睛,面带喜悦的说道。

    韩玄斌此刻没有一点力气,躺在地上,看着古三环,然后焦急的问道:“古老,我的丹田怎么样?”

    丹田问题,一直是困扰韩玄斌的问题,而当韩玄斌从君问道那里得到消息,玄天果能够修复丹田的时候,韩玄斌一下子感觉自己的丹田有希望了。

    而可笑的是,在得到消息的第二天,天上就掉馅饼了,一个频临死亡的黑衣人带着一颗玄天果出现在了韩玄斌的面前,韩玄斌毫不犹豫的拿走了玄天果。

    也许是上天被韩玄斌感动了,就赐予了韩玄斌一颗玄天果。

    这颗玄天果是韩玄斌的一切,寄托着韩玄斌很多的梦想,很多的希望,所以在韩玄斌醒来的第一瞬间就是询问自己的丹田问题。

    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不就是为了修复丹田么?

    如果这样还不能修复丹田的话,那么也就是天意了。

    古三环看到韩玄斌那焦急的目光,对着韩玄斌重重的点了点头。

    “哈哈。。。。”韩玄斌在得到古三环的确认之后,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韩玄斌笑了,他真的笑了,是开心的笑,就连韩玄斌自己都忘记了,已经多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了。

    皇天不负苦心人,韩玄斌终于如愿以偿了。

    “韩玄斌,你的丹田恢复的比我预想的还要好,不过现在丹田还没有完全修复,还需要等三天才能修复,你这一次也是多亏了白玉烙印,要不然能不能修复丹田还是两说。”古三环笑呵呵的对着韩玄斌说道。

    韩玄斌一怔,白玉烙印,这跟白玉烙印有什么关系,自己是吞服玄天果的,怎么又跟白玉烙印扯上关系了?

    “等等。。。”就在韩玄斌想要询问古三环的时候,突然间脑袋里灵光一闪,他想起了自己吞服玄天果以后,白玉烙印之中流出了一股清凉的气流。

    瞬间,韩玄斌就释然了,也只有白玉烙印才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嗯,我知道了。”韩玄斌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高兴,笑呵呵的说道,可惜在他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要不然他一定会出去外边,尽情的释放的。

    整整十五年,韩玄斌刚出生就被判定为不能修炼的废物,而他的母亲也被沦为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