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大成-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87章 大成

    第一百八十五章大成

    陨石城,其中一座非常优雅的庄院之中,东方霸静静的坐在院落中央的石凳之上,漆黑的双眸显得有点诡异,浑身散发着妖异的气息。

    整个院落非常的安静,静的让人感到窒息,只能听到若有若无的心跳之声。

    “到底怎么回事?”东方霸冷声说道,语气之中略带一丝愤怒。

    身为陨石城最大家族东方家族的继承人,三番两次遭人挑衅,这已经超出了东方霸的忍耐极限了。

    韩玄斌挑衅了他,已经一年时间了,丝毫没有韩玄斌的声影,但是东方霸可以确定,韩玄斌一定在落日山脉之中,绝对没有出来。

    可是,饶是如此,耗费人力物力,一年时间之久,也是没有看到韩玄斌,有时候东方霸都在怀疑,韩玄斌是不是被妖兽杀死了。

    先不说韩玄斌,就在前不久,一个叫做林谦的男子,居然杀死了他东方霸手下的八个人,虽然这八个人只是小喽啰,但是最重要的是,这是在打他的脸,裸的打脸,东方霸绝对不会容忍别人这样的。

    而现在这么多天过去了,出动那么多人手,居然连林谦的影子都没看到,这让东方霸非常的生气。

    “少爷,林谦非常的狡猾,他隐藏起来,我们根本找不到。”这个侍卫看到东方霸有点愤怒,急忙低声的说道。

    东方霸的怒火根本不是他能够承受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而已。

    东方霸在陨石城也算是比较出名的脾气暴躁,一般情况,没有人愿意得罪东方霸,而这一切也导致东方霸越来越目中无人。

    而现在三番两次的遭人挑衅,东方霸认为,这就是触犯了他的逆鳞。

    “废物,一群废物,要你们有何用?”东方霸大声的愤怒的咆哮道,面目狰狞,眼中射出嗜血的疯狂。

    这个侍卫吓得腿都在得瑟,不过他不敢说话,因为这个时候,东方霸正在气头上呢,如果他在出声的话,一定会遭受东方霸无尽的怒火的。

    “给我去查,不惜一切代价的查。”东方霸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狠声的说道。

    自古以来,跟他东方霸做对的人,都没有一个好下场,这一次,注定了林谦会遭到东方霸无情的打击。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远在落日山脉的林谦却是丝毫不知道,因为他此刻还在不断的历练着。

    自从达到五重天武者,林谦的实力已经发生了质的飞跃,而且他修炼的功法也都有所小成。

    所以,林谦不会惧怕东方霸,更不会惧怕陨石城东方家族。

    在兽域兽神山之中,韩玄斌依旧在修炼着石室之中的惊天三剑,当他修炼惊天三剑以后才发现,这个惊天三剑是多么的惊世骇俗。

    虽然三天时间过去了,不过韩玄斌依旧不能施展出惊天三剑第一式来,这一式非常的逆天。

    韩玄斌现在每天都静坐于惊天第一剑的石壁之下,默默的观看着剑谱,然后在空想。

    是的,韩玄斌不想贸然去修炼,因为他感觉到这个剑技的强大,如果不先理解好,是根本无法修成的。

    “手中有剑,便是剑。”韩玄斌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石壁之上的小小字迹,喃喃自语的说道。

    这三天时间,韩玄斌一直沉浸在惊天三剑的美妙之中,根本不会想外界的事情。

    对于韩玄斌来说,惊天三剑无疑就是一个大机缘,如果他能够学会这三剑的话,他就多了一个保命的绝招。

    三天的感悟,韩玄斌收获不小,今天,他准备按照石壁上的字迹,开始修炼惊天一剑。

    韩玄斌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了站了起来,手中突兀的出现了黝黑的崛起剑,在崛起剑的剑身之上,可以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强悍的气息。

    崛起剑现在已经是凡级巅峰的wǔ qì了,只差一步就可以达到灵级wǔ qì的境界了。

    要知道,在玉兰城,凡级炼器师都是非常少的,灵级炼器师更别说了,整个玉兰城的灵级炼器师也不足双手之数。

    是以,从这些数据就可以看出,一把凡级巅峰的wǔ qì是多么的珍贵,不过这些对于现在凡级高等炼器师的韩玄斌来说,这些都不是重要的,因为只要韩玄斌想炼制,随时都可以炼制出凡级巅峰的wǔ qì来。

    韩玄斌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石壁,右手紧紧的握住崛起剑,体内丹田之中的灵力疯狂的运转了起来,整个人被灵力所包围,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一样。

    “呼。。。”忽然之间,韩玄斌脚步轻易,整个人仿佛融入到了天地之中,只留下了一道道的残影在石室之中,而在韩玄斌手中的崛起剑则是疯狂的旋转着,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很诡异的诡异。

    韩玄斌舞剑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从原来的杂乱无章,到现在越来越清晰的轨迹。

    韩玄斌就这样一直修炼着,一直没有停止。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一天,两天,,,,三天。

    一转眼,已经过去七天时间了,整整七天时间,韩玄斌没有休息,一直在舞剑。

    他脑海之中已经完全属于惊天三剑了,整个人身上透露着一股非常苍老古朴的气息。

    韩玄斌飞身一纵,手中崛起剑猛然向外一甩,而后,身体凭空移动半步,然后右脚点地,以右脚为中心,不可思议的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崛起剑的剑尖直指石壁。

    “轰。。”剑尖所指,石壁之上的石块碎裂下来。

    良久,韩玄斌终于收起了崛起剑,在这七天之中,虽然他没日没夜的修炼,但是却丝毫感觉不到累,反而精神却是出奇的好。

    经过七天的初步修炼,韩玄斌越加的感觉到了惊天三剑的威慑力了,他收起了崛起剑,脸上露出了一丝洋溢的笑容。

    “惊天三剑,不愧是惊天三剑,只是第一剑,就有这样的威力。。。”韩玄斌不禁庆幸,自己莫大的机缘得到惊天三剑。

    缓缓的看了看石壁,然后韩玄斌盘膝而坐,他这七天之中也有所顿悟,所以,他准备先消化消化这个收获。

    “惊天三剑,这不知道是谁创造出来的剑技,里边居然蕴含着一丝杀戮的气息。”韩玄斌喃喃自语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思索着惊天三剑的真正精髓。

    就这样,韩玄斌一坐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之中,韩玄斌一直处于冥想状态,就连他知道都不知道自己进入了什么状态,整个人痴痴呆呆的盘膝坐在石室之中,静静的思索着。

    惊天三剑,乃是在兽神山之中发现的,而且必须身怀白玉的人才能够得到,这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惊天三剑的来历非常的不同凡响。

    韩玄斌得到这个剑技,非常的高兴,虽然他非常渴望走出兽域,但是对于能够提升自身实力,他还是非常高兴的。

    兽神山,作为兽族最高等的山,据传言兽族的老祖宗就是坐化在这里的。

    至今为止,兽神山之中都是扑朔迷离,根本没有人能够探清里边的一切状况。

    就因为这样,兽神山越加显得神秘莫测了。

    三月份,每年的三月份,都是兽神一脉的老祖宗坐化的月份,也就是兽神一脉老祖宗的祭日,在这一个月,兽神一脉不准任何人进入兽神山。

    而且据说,每年的三月份也是兽神山最凶险的一个月,所以,在三月份,兽族的人都选择了远离兽神山。

    而韩玄斌浑然不知道这些,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兽神山,还没等上到山顶,就陷入了这样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石室之中。

    更诡异的是,这个石室之中居然没有一丝危险,反而有着莫大的机缘。

    惊天三剑,这个能让大陆疯狂的剑技,居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更诡异的是,非身怀白玉之人不能进入这里。

    很凑巧的是,韩玄斌身怀白玉,而且也无意中进入了兽域,来到了兽神山。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冥冥之中有人在暗中牵引一般。

    但是,不管怎么样,韩玄斌现在平安无事,而且还得到了惊天三剑,这个足以让他的实力得到质的飞跃的剑技。

    虽然韩玄斌被大道所伤,丹田之中的小黑鼎留有大道的伤痕,但是韩玄斌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他相信,凭借他的努力,总有一天,他会治疗好大道的伤痕的。

    大道的伤痕算什么?如果有一天我凌驾在了大道之上,那么,大道的伤痕还能耐我何?

    是的,世间本五绝对之事,有的只是相对之事,正如古三环所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这是强者的自信,也是强者的高傲。

    韩玄斌现在是四重天巅峰武者,一只脚即将踏入五重天武者行列的人,虽然他被大道所伤,实力只有一半,但是这也不足以阻拦韩玄斌的修炼。

    现在的韩玄斌,虽然只是四重天巅峰武者,但是他的战斗力,足以战胜一个七重天武者,这是多么可怕的战斗力。

    而韩玄斌一直都在努力着,不曾放弃,不曾气馁。

    是以,韩玄斌一直努力的修炼惊天三剑,他想要走出这里,去往兽神山的山顶去看看,看有什么大机缘。

    韩玄斌这样一坐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之中,韩玄斌浑身的气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人仿佛发生了蜕变一样。

    静静盘膝而坐的韩玄斌,猛然间,睁开了漆黑的双眸,双眸之中射出一道骇然的金光,而后,韩玄斌逐渐的从感悟之中清醒过来。

    “呼,没想到一感悟就是一个月,真是难道啊,惊天三剑,不愧是惊天三剑。”韩玄斌睁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

    虽然他面无表情,但是从他的话语之中就可以听出来,他现在非常的高兴。

    是的,韩玄斌在这一个月之中,终于悟出了一点惊天三剑的第一剑的精髓,虽然只是那么微博的一点点,但是,这足以让韩玄斌兴奋了。

    韩玄斌可以感觉的到,惊天第一剑,虽然他还没有完全掌握,但是如果施展出来的话,一定可以打败七重天武者,甚至有跟八重天武者对抗的实力。

    韩玄斌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从新按照脑海之中的思路施展着惊天第一剑。

    韩玄斌身体一动,整个人仿佛变幻了一种气息一样,他的眼中充满了杀戮的神色,手中崛起剑不断的挥舞着。

    整个石室之中充满了金光色的剑气,这是属于惊天三剑的剑气。

    “唰,,,唰。。。”韩玄斌按照脑海之中的感悟,不断的挥舞着惊天第一剑。

    终于,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韩玄斌施展完了惊天第一剑。

    而当韩玄斌施展完完整的惊天第一剑时,他胸口的白玉烙印猛然间一阵颤抖,而后从白玉烙印之中射出一道非常骇人的气息,这股气息直接冲出白玉烙印,射向石室顶端的那个小圆孔之中。

    “轰。。”的一声,当那股气息跟小圆孔融合以后,整个石室都发生了一阵颤抖,而后,在韩玄斌的前方,石室的一面墙壁之上,缓缓的打开了一扇门。

    韩玄斌举头一看,原来的那个小圆孔已经消失了,而那个门则是在缓慢点打开着。

    终于,韩玄斌确认,石壁之上的话语是对的,至少,他施展完完整的惊天第一剑,石室的大门已经打开了。

    韩玄斌隔着石门看向外边,外边是一望无际的石路,这个石路没有尽头。

    “终于可以出去了。”韩玄斌深呼吸一口气,在这里一个多月,终于修炼有成,打开了石室的大门。

    韩玄斌收拾了一下心情,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石壁,猛然间,他发现,石壁之上的小小字迹都在不断的脱落,而后石壁变成了光滑洁白的墙壁。

    这一发现,让韩玄斌非常的震惊,不过随后他就释然了,能够创出惊天三剑这样的剑技,这点小皮毛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