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剑招-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88章 剑招

    第一百八十六章剑招

    石室之中的惊天第二剑跟惊天第三剑,韩玄斌已经击在了脑海之中,他很不舍的看了一眼墙壁,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出了石室,走向那无边无际的石路上。

    刚一踩上石路,韩玄斌身后的石门就瞬间关闭,最后消失在了石壁之上,韩玄斌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学到惊天三剑了。”

    走在没有尽头的石路上,韩玄斌总感觉有股阴森的气息。

    韩玄斌释放着自己的灵识,一边前进一边探查着四周,这里的气息实在是太诡异了,韩玄斌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对待。

    这个石路严格的说,还在兽神山之中,而韩玄斌现在则是慢慢的想要看看,石路的尽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存在。

    就这样,韩玄斌一直慢慢的走着,一路上没有任何危险。

    这一路下来,韩玄斌也感觉有点奇怪了,别人都说兽神山之中,危险重重,为什么自己从进来到现在,居然没有发现一点危险之处?

    然而,就在韩玄斌思索之际,猛然间,一股非常磅礴的气势,从远方传来。

    韩玄斌一惊,急忙看向远处,是一只妖兽,一只没有化形的妖兽。

    这只妖兽的气息非常的恐怖,比韩玄斌所见过的任何武者的压力都大,韩玄斌小心翼翼的盯着像自己跑来的这只妖兽。

    这是一只剑齿虎,王级剑齿虎,虽然韩玄斌不知道这只王级剑齿虎的实力,但是从它释放出的气息就可以感觉到,这只剑齿虎绝对是一个超越七重天,达到八重天的妖兽。

    在兽域兽神一脉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达到五重天武者,就可以入驻兽神城,但是前提是必须变幻chéng rén形。

    而有些妖兽为了修炼快,不想变幻chéng rén形,所以也就不能进入兽神城,只好在外面的山脉之中做妖兽。

    妖兽跟人类不一样,它们的天赋逆天,但是修炼却是缓慢,而一旦变幻chéng rén形,修炼更加缓慢了,所以眼前这只妖兽明明是八重天妖兽,却还保持着兽族的模样。

    “该死的,该不会是朝着我来的吧?”韩玄斌有点无奈,一只八重天妖兽,他也没有自信能够战胜,不过韩玄斌不会害怕,从小,韩玄斌都没有发现,自己有过惧怕的时候。

    不知道什么时候,韩玄斌的手中已经突兀的出现了崛起剑,黝黑的崛起剑,在韩玄斌手里隐隐约约的散发着非常骇人的气息。

    韩玄斌在严阵以待,而这只剑齿虎在跑到韩玄斌的面前的时候,居然停止了身形,铜炉大的眼睛盯着韩玄斌,硕大的脑袋在韩玄斌面前晃来晃去。

    就在韩玄斌以为这只剑齿虎要攻击他的时候,这只剑齿虎居然拿舌头舔了一下韩玄斌,然后急速的朝着原来的方向跑了回去。

    在它跑了几步,还停住脚步,转头看了看韩玄斌,好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嗯?怎么回事?难道它在指引我?”韩玄斌看着非常搞笑的王级剑齿虎,喃喃自语的说道。

    不过随后,韩玄斌也没有顾忌什么,跟着剑齿虎走了上去。如果剑齿虎要攻击他早就攻击了,也不会这样了。

    就这样,王级剑齿虎在前,韩玄斌在后,一人一兽,一直沉默的行走着。

    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变幻chéng rén形,就不能开口说话,韩玄斌都忍不住想要问问这个王级剑齿虎,这到底是要去哪里?

    你一声不吭的来了,舔了我一下,然后让我跟你走,还不跟我说去哪里?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一转眼,就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之中,韩玄斌跟王级剑齿虎一直在行走着。

    现在的韩玄斌,已经对于白天黑夜完全没有概念了,达到了他这种境界的人,就算是一个月不休息,也不会感觉到累的,而且已经开始慢慢的不食五谷了。

    突然间,行走中的王级剑齿虎停了下来,然后回头看了韩玄斌一眼。

    韩玄斌定睛一看,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宫殿,这座宫殿被包围着,整个宫殿周围都是黑雾,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是一个大型城堡。

    “到尽头了?”韩玄斌看了一眼停住的王级剑齿虎,然后看了一眼黑色城堡,喃喃自语的说道。

    刚才的一瞬间,韩玄斌从王级剑齿虎的眼睛之中看到了一丝恐惧。

    是的,这只有八重天武者境界的剑齿虎,它的眼中居然有一丝恐惧,难道是这个城堡让他恐惧吗?

    韩玄斌眉头皱的很紧,漆黑的双眸之中散发着骇人的气息,想要看穿这个城堡,但是让他失望了,处了一片黑雾,他什么都没看到。

    “嗷。。。”王级剑齿虎猛然间仰天长啸一声,然后把它那硕大的脑袋探过来,舌头舔了舔韩玄斌,好像在示意着什么。

    “让我进去吗?”韩玄斌指了指眼前的黑色城堡,大声的说道。

    似乎是听懂了韩玄斌的话,这个王级剑齿虎硕大的脑袋不住的点头,不过随后它看到身后的黑色城堡,眼中又是充满了恐惧。

    韩玄斌一叹,这只王级剑齿虎明显对里边有所恐惧,看来只能自己进去了。

    既然王级剑齿虎这么远来引自己,那么里边一定是有什么东西的。

    略微的想了想,韩玄斌对着王级剑齿虎点了点头,然后就慢步的走向了那座黑色城堡。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韩玄斌只能尽可能的寻找出路,他不能被困在这里,要不然何时才能出去?

    走到黑色城堡之前,韩玄斌居然感觉到了一股从里边释放出来的压力,这股压力太大了,简直超出了武者九重天了。

    韩玄斌急忙运转丹田之中的灵力,保护住了身体,饶是这样,他都感觉到了一丝压抑。

    “这里边到底有什么样的存在?”韩玄斌喃喃自语的说道,深邃悠远的眼眸看向了城堡里边。

    就在这时,韩玄斌所没有发现的是,他胸口的白玉烙印再一次的出现了颤抖,只不过是非常轻微的,轻到连韩玄斌都感觉不到。

    韩玄斌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走向城堡之下的大门。

    当他走到城堡大门之前时,才看到了城堡最上方的一块铜匾,在铜匾的之上,写着苍劲有力的两个大字,剑意。

    不错,就是剑意,韩玄斌看到这两个字,仿佛看到了亿万残剑的剑意一样,非常的壮观。

    “剑意。。。?韩玄斌被这座城堡的名字给震撼了,居然有人用剑意为城堡的名字。

    不过,韩玄斌确实感觉到了那无与伦比的剑意,非常的庞大,非常的古老。

    “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剑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绝世强者留下的剑意?”韩玄斌喃喃自语的说道。

    韩玄斌此刻,被城堡上边的剑意二字深深的吸引了,仿佛陷入了迷镜一般。

    良久,韩玄斌才突然清醒,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

    “居然能够让人进入幻境,这剑意二字真是名不虚传,我倒要看看,是那位隐世高手留下的剑意。”在这一刻,韩玄斌血脉之中的那种疯狂被彻底的激活,他全身热血沸腾,想要进去一看究竟。

    韩玄斌抬头看了一眼剑意二字,然后毫不犹豫的走进了城堡之中。

    当韩玄斌进入城堡以后,才发现,这座城堡居然只有一个偌大的房间,其余的都是一些建筑物,跟外界的建筑物没有什么区别。

    韩玄斌一步一步的走向最中央的那座城堡之中,韩玄斌隐隐约约感觉到,在这座房间之中,应该有他需要的东西。

    “嘎吱。。。”一声,打破了沉寂的黑色城堡,韩玄斌轻轻的进入了那个偌大的房间之中。

    “小伙子,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已经好久了。”突然间,就在韩玄斌进入房间的一瞬间,一道声音在韩玄斌的耳旁响起。

    韩玄斌一惊,然后急忙环视着四周,突然间,在一个椅子上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这个老者仙风道骨,脸上全是皱纹。

    韩玄斌一惊,这个城堡之中还有人类,这个城堡的剑意就是这个白发老者的吗?

    韩玄斌在城堡之中一路走来,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城堡之中到处都充斥着的剑意,无处不在的剑意。

    这些剑意非常的骇人,非常的狂野,但是却没有伤害韩玄斌半分。

    “您,您是?”韩玄斌声音有点沙哑,如果这个老者就是那些剑意的主人,那么这个老者根本不是韩玄斌所能力敌的,韩玄斌不由的脸色一变,轻声的问道。

    这个白发老者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而后笑呵呵的说道:“小伙子,能够进来这里,说明你有莫大的机缘,我等你已经很久了。”

    韩玄斌一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前辈,晚辈无意中进入这里,现在只想寻求出去的办法,晚辈无意打扰前辈清静。”韩玄斌低声的说道,在这一刻,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底气不足。

    “我知道你惧怕我,其实你不需要惧怕我,能够进来这里的人,就有资格接受我的传承,你现在已经有资格接受我的传承了。”这个白发老者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啊,然后说道。

    “前辈。。。。。”

    韩玄斌还想说话,但是被白发老者打断了,他挥了挥手,然后说道:“我只不过是很久以前留下的一道精神力而已,现在你来了,那么我即将要消失了,在我消失之前,我可以让你接受我的传承。”

    韩玄斌一惊,虽然他在书籍上看到过这种绝世强者,可以留下一道精神力持久很久远,但是现在亲眼见到,还是有点不敢置信。

    这个白发老者是绝世强者,一定是绝世强者,这是韩玄斌现在心里唯一的想法。

    “前辈,那您一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吧?”韩玄斌想要知道这个白发老者的名字,也许这个老者就是一个叱咤天穹大陆的绝世强者。

    但是让韩玄斌失望了,白发老者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只是说,以后会知道的。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接受我的传承,一旦你接受我的全部传承的话,你的实力会发生质的飞跃,但是,如果你选择了这样,那么就意味着,你以后只能走我走过的道路。”白发老者看了一眼韩玄斌,眼中有着耐人寻味的神色,淡淡的说道。

    “那第二种呢?”韩玄斌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让白发老者说出第二种选择来。

    经过刚才的对话,韩玄斌已经可以确认,这个白发老者是一道绝世强者在很久之前留下来的元神,很多绝世强者一般都这样来寻找传人。

    “第二种就是,我给你一本心法,对剑道感悟的心法,如果你选择了这个,那么,以后,你就只能自己创造剑技了,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来。”白发老者说完以后,脸上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在老者说出这两点之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第一点,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不停的追逐前人的脚步,而现在眼前居然有这么一位绝世强者,如果跟着他的脚步走,以后的成就绝对会非常的大。

    但是,韩玄斌却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二种,如果人的一生,不带给这个世界一点东西的话,那么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创造剑技?这个看似非常困难的问题,是难不倒韩玄斌的。

    韩玄斌从小就非常的独立,他想要走出自己的道路来,既然前人可以成功,为什么自己不可以成功。

    不成功便成仁,虽然自己走出一条独立的道路来,这是非常危险,也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韩玄斌不会惧怕。

    连丹田无法蓄积灵蕴都能够复原,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难道韩玄斌。

    “我选择第二种。”韩玄斌毫不犹豫干净利索的说道。

    白发老者听到韩玄斌的选择,不由的赞赏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不错,你没有让我失望,好好努力吧,将来,你的成就将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