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到来-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89章 到来

    第一百八十七章到来

    对于白发老者的夸奖,韩玄斌没有说什么,而是等待着白发老者的下文。

    “既然你选择了第二种,那么,我就满足你,你想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来,我来帮你,在这座城堡之中,最宝贵的东西不是剑技,也不是wǔ qì,而是剑意。。。”白发老者突然间,表情变的严肃起来,大声的说道。

    剑意,无处不在的剑意,无坚不摧的剑意!

    “既然你选择了第二种,那么,我就送你到城堡之中的葬剑池,让你感悟,能感悟多少,那就是你的事情了。”白发老者说完,猛然间,手一挥,而后,韩玄斌凭空消失。

    下一刻,白发老者的身影也在空气之中慢慢的消散,“好好努力吧,将来把剑之一道发扬光大。”

    韩玄斌突然间感觉到眼前一黑,而后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池子之中,这个池子下边都是水,而在水中到处都是伫立着的长剑,在这些长剑之上,韩玄斌可以感受到那凛冽的杀意,无坚不摧的剑意,无处不在的剑意。

    “啊。。。。”韩玄斌突然间大叫一声,痛,痛彻心扉的痛。

    猛然间,韩玄斌突然盘膝坐在池子中央,他的全身疼痛无比,脑海深处的灵魂仿佛被刀割一样。

    疼痛充斥着全身,韩玄斌咬着牙,眼睛猩红的坚持着,他能够感受到这些剑意在摧残着他的意识。

    “我要坚持,我一定要坚持。”韩玄斌努力的呐喊着,灵魂仿佛被刺穿了一样。

    你能够想象的到,灵魂被刀割的感觉吗?你能够想象万剑穿心的感觉吗?

    不能,因为没有词能够形容韩玄斌此刻的疼痛,他的眼睛之中都在滴血,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十指紧扣在手掌之上,因为用力过大,手掌之上一丝丝的鲜血不住的溢出。

    不过此刻的韩玄斌,已经感觉不到手指的疼痛的,那痛彻心扉,万箭穿心的感觉,让韩玄斌差点晕厥过去。

    “嘎嘣。。。”韩玄斌的整个身体都在经受着剑意的袭击,这些剑意实在是太庞大了,饶是韩玄斌以白玉烙印滋润身体,现在都皮开肉绽的。

    “我要坚持。。。”韩玄斌此刻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但是他嘴里依旧喃喃自语的说着。

    剑意,无处不在的剑意,无坚不摧剑意,此刻,正在摧毁着韩玄斌的灵魂。

    灵魂乃人之根本,如果一个人的灵魂被杀,那么这个人就彻底的消亡在了这个世界之中。

    而此刻,韩玄斌的灵魂已经支离破碎,不过他依旧在坚持着。

    葬剑池中的静静伫立着的长剑,一动不动的释放着那无坚不摧的剑意。

    这里是属于剑的世界,属于剑意的世界。

    韩玄斌此刻静静的坐在了池子中央,他的七窍都在流血,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昏迷过去了。

    虽然昏迷过去了,但是并不能阻止这些剑意肆虐他的身体。

    此刻,他的身体布满了血迹,衣衫破烂,灵魂更是支离破碎,丹田之中的小黑鼎上的大道伤痕都再一次的破裂一些。

    就这样,韩玄斌一直盘膝坐在葬剑池之中,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不过,他潜意识里还在抵抗着这股剑意,无处不在的剑意,无坚不摧的剑意。

    他的灵魂虽然支离破碎了,但是却没有消散,就是凭借着韩玄斌惊人的意志在坚持着。

    一天,,,两天,,,三天。。。。。。

    就这样,韩玄斌不断的抵抗着葬剑池中剑意的袭击,而他的灵魂依旧是支离破碎的状态,但是却久久不能散去。

    已经过去一个月时间了,韩玄斌依旧还在努力的抵抗着葬剑池中剑意的袭击,他还在昏迷之中,但是靠着仅有的一点意识,他在坚持,他在努力。

    而一个月的时间,外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落日山脉,经过东方霸派人地毯式的搜索,终于找到了林谦。

    再一次围剿之中,林谦重伤两个五重天武者,杀死六个四重天武者,最后消失了。

    在这一个月之中,林谦好像跟东方霸的人较劲了,专门寻找东方霸的人,所有的人都知道,属于林谦的报复开始了。

    仅仅一个月时间,东方霸就损失惨重,就连六重天武者,东方霸都损失了两个。

    这让林谦的名声彻底的在陨石城传开,而东方霸则是更加的气氛了,最后东方霸派出了七重天武者,然而,林谦虽然不敌,但是也逃跑了。

    以一个人的历练,敢挑战整个陨石城,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很多人都在期待,这个林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而远在玉兰城的武者学院,今天,是武者学院派学生去往落日山脉历练的日子。

    经过武者学院的高层不断的想办法,最终,筛选出了六十个人去往武者学院,带队的是武者学院的一个高层。

    六十个人中,每一个年级都有十个人,而紫灵跟林幽不出意料的被选入了这支队伍之中。

    一行六十多人,在大清早,就浩浩荡荡的走出了玉兰城,走向了遥远的陨石城。

    在这一群人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恐怕就是武者学院第一高手陈玉峰了,八重天武者的他,牢牢的占据着武者学院第一高手的位置。

    平时难得一见的他,今天居然跟着大家去往落日山脉历练。

    一路上,所有的学员都在暗中观察着陈玉峰,这个武者学院公认的第一高手。

    陈玉峰身高一米八左右,非常的魁梧,脸蛋上挂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容貌,整个人散发着非常优雅的气息,给人一种很文雅的感觉。

    有很多花痴女居然想方设法的走上去跟陈玉峰搭讪,但是无一例外,陈玉峰都无视这些人。

    陈玉峰走在最前边,跟他并肩的是武者学院的一个高层,名叫肖车,这个肖车的实力,已经超出武者九重天,达到了恐怖的黄级境界。

    他跟陈玉峰并肩而行,他的脸上时常流露出一丝笑意,笑呵呵的看着陈玉峰,这个武者学院的骄傲。

    “玉峰,这段时间怎么样?”肖车对陈玉峰非常尊敬,因为陈玉峰可是学院一致认为天赋非常高的学员。

    听到肖车的问话,陈玉峰面无表情的说道:“还行吧,遇到一点瓶颈,所以想要出来历练一番。”

    陈玉峰的话非常的少,肖车也知道,陈玉峰平时都很少说话,他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之上。

    “这一次的历练是在落日山脉,你要多多的帮助一下学弟学妹们。”肖车说完这句话以后,就不再说话了,他知道,如果再说的多了,会引起陈玉峰的不满的。

    一行六十多人,队伍非常的庞大,一行人整整的行走了一天的时间才到达陨石城。

    到达陨石城以后,肖车找到了客栈,然后一群人住了下来,准备第二天进入落日山脉历历练。

    在兽域兽神山的葬剑池,韩玄斌依旧盘膝坐在那里,经过一个多月的坚持,韩玄斌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痛了,不过现在依旧还痛。

    他那破裂的灵魂也在慢慢的修复着,而且韩玄斌也清醒过来了。

    他感觉到,坚持了一个月,这些剑意已经不再是那么的排斥他了,他在静静的感悟着这些无处不在的剑意,无坚不摧的剑意。

    就这样,时间又过了一个月,在落日山脉一处地域,两个身材娇美的女人静静的站在原地,眉头皱的很紧,在他们的前方,正有一群人在战斗。

    不是群战,是围剿,一个白衣男子被一群人围剿。

    这个人自然是林谦,得罪了东方霸的林谦,他今天在落日山脉之中遇到了东方霸派来的人,这些人中居然有七重天武者,这是林谦所不能力敌的。

    而在远处,紫灵跟林幽则是一直静静的观看着。

    在一个月前,他们进入了落日山脉,在进入落日山脉之前,肖车就说过,达到五重天武者的可以自己行走,而没有达到五重天武者的则是跟着他一起历练。

    这样,紫灵跟林幽则是一起离开了队伍,独自进入了落日山脉,在这一个月之中,两人也遇到了不少妖兽,但是都是一些实力底下的妖兽。

    在半个月前,两人看到过林谦被围剿的战斗,哪一次,战斗的昏天暗地,最终,林谦摆脱了众人的围剿逃了出去。

    而时隔半个月,两人再一次的见到了林谦被围剿的画面,两人心里都在想,是不是应该上去帮帮忙。

    通过两人的观察,林谦不像坏人,倒是这些人像劫财的人。

    “林谦,今天你死定了,哪也别想去了。”为首的一个人,一边战斗一边大声的喝到。

    “哼,想杀我林谦,看你有那本事没有?”林谦一边战斗,一边说着,但是从他的话语之中,就可以听出一丝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得罪了东方公子,你还想活着走出落日山脉?”这个为首之人不懈的说道,他本身实力就是一个七重天武者,队伍一个五重天武者,简直是绰绰有余。

    “嗯?东方公子,难道是东方霸?”在远处,林幽听到几人的对话,喃喃自语的说道。

    而就在他思索之间,“扑哧”一声,林谦被一剑刺中,倒在了地上,受了重伤。

    “我们上。”林幽突然惊醒,大声的对着身边的紫灵说道。

    突然之间,战场之上出现连个女人,紫灵跟林幽一同出现,林幽一脚踢出,阻止了为首之人刺向林谦的剑。

    “该死的,你们是谁?敢坏东方公子的事?”为首之人被林幽阻拦,不由的后退两步,然后停住身形,大声的说道。

    而就在这时,其他人也终于都停止了攻击。

    “哼,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在欺负人,我看不惯。”紫灵没有说话,林幽冷声的说道。

    “该死,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得罪了东方公子你们谁能活命?”为首之人有点嘲讽的说道。

    在他眼里,东方公子就是陨石城的神,没有人能得罪东方公子还能存活的,是以,他看到有人出手救林谦,才这么说的。

    而倒在地上的林谦在这一刻也爬起来了,看到有人出手相助,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大声的说道:“谢谢二位的帮忙,将来我林谦一定会重谢的。”

    林幽跟紫灵死死的盯着这群人,虽然这群人人多,但是林幽一点也不怕。

    “杀,给我杀。。。”

    突然之间,为首之人大喝一声,猛然间,所有的人都开始行动了,不断的对三人下shā shǒu。

    。。。。。。。。。。。

    在经过一场大战,林幽三人终于全部歼灭了所有的敌人,三人也来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直到这个时候,林谦才反应过来,急忙对着林幽二人道谢:“谢谢二位姑娘。”

    “不用谢,我们只是看不惯东方霸的做事而已。”林幽面无表情的说道。

    而在林幽身边的紫灵则是静静的看着林谦,虽然林谦此刻鲜血染红了全身,但是依旧无法掩盖他那英俊的面庞。

    “不知道二位姑娘尊姓大名,在下日后好答谢。”林谦笑呵呵的说道,从心底,他非常感觉这两个女子。

    刚才要不是这两个女子,他也许就饮恨当场了,不过他心中也是震撼不已,这两个女子看起来都不过是十七八岁而已,但是修为却是如此之高,这让他无地自容。

    “林幽。”

    “紫灵。”

    紫灵跟林幽分别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而后林谦也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番。

    最终,三人分道扬镳,虽然刚才的救援对于林幽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但是对于林谦来说,却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事情。

    此刻,在兽域兽神山的葬剑池之中,韩玄斌依旧在静静的感悟着葬剑池中的剑意。

    剑意,无处不在的剑意,无坚不摧的剑意。

    韩玄斌沉浸在了剑的世界之中,整个脑海之中到处都充斥着剑意。

    经过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韩玄斌终于完全适应了这股强横到极致的剑意,他已经开始慢慢的吸收这股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