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比斗一-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98章 比斗一

    第一百九十六章比斗一

    六把能量剑在刺近的同时光芒再涨,化为六道能量巨剑,挟着十足威势轰然砸下,快要接触到东方霸手中长剑之时,六把能量巨剑却又为一,东方霸双瞳一缩,身体的袭近嘎然而止,下一刻毫无征兆的空移了数米之远。

    韩玄斌心中一怔,这一招惊天第一剑乃是他威力最大的杀招,最后的六把光剑可合可不合,韩玄斌仿若已经有了胜算,先前因为忐忑而退于攻势的不良情绪也一扫而空,以出其不意配合威力来致敌退走或受伤,更重要的是它的后招。

    然而,韩玄斌却是小瞧的黄级武者的力量,就在韩玄斌准备进攻的时候,东方霸已经飘忽在远处。

    “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黄级武者的真正力量。”东方霸俯视着韩玄斌,仿佛在看一个蝼蚁一样。

    东方霸猛然间,气势一变,一股磅礴的气势瞬间从身体之中爆发,手中乌黑铁棍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在他的手中突兀的旋转起来。

    乌黑铁棍依旧简简单单的划出,但是乌黑铁棍的周围却布满了雷霆之势,攻势中带有风雷之声,威猛十足,韩玄斌仿若没有看到一般,双手合十,食指一并,旋即向下猛然一挥。

    东方霸双臂一分,全身灵力化作一股无形力量,将周身所有雷霆之力凝结而起,化作点点电芒席卷而至,迎着那把能量巨剑而去,远看像似飞蛾扑火般的雷霆电芒,却在冲撞消磨中重重打击能量巨剑,终于那剑芒的金huáng sè慢慢地黯淡了,直至消失。

    “轰。。。。”一声巨响,东方霸的乌黑铁棍携带着黄级武者的强势力量,直接把韩玄斌轰飞。

    韩玄斌倒在地上,口吐鲜血,衣衫破烂。

    “韩玄斌。”紫灵拖着疲惫的身体,猛然间跑过去,蹲下来,抱着韩玄斌,大声的痛哭着。

    韩玄斌败了,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就算是他那逆天的战斗力都不行,韩玄斌此刻脸色苍白,仰头望着东方霸,眼中射出很复杂的神色。

    “哼,蝼蚁一般的人,也敢在我面前嚣张。”东方霸看着倒在地上的韩玄斌,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陨石城从来没有人见过东方霸出手过,所以一直以来,人们虽然知道东方霸是一个很厉害的强者,但是也没想到他能够强悍到这地步,就连他带来的那几个手下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可思议。

    感受着空气之中的淡淡的略带威压的气息,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一股颤栗的感觉。

    “哼。”突然间,福伯出现在了韩玄斌跟东方霸的中间,死死的盯着东方霸,久久没有说话。

    “难道你们想失信于我?”东方霸看到福伯出面,愤怒的说道。

    在场的众人之中,他唯独看不透的人就是福伯,对于他来说,他能够轻易的感觉到从福伯身上散发出来的非常骇人的气势。

    “有我在,你不能动他。”福伯面无表情的说道,听他的话语,就可以知道他的决心。

    东方霸妖异的眼睛眯着,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的神色,他双拳紧握,有好几次都想冲过去跟福伯大战,但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慢慢的松开了拳头。

    “今天,他必须留下。”东方霸冷声说道,手指指向倒在地上的韩玄斌。

    。。。。。。。。。。。。。。。。。

    玉兰城,武者学院的一处房间之中。

    整个房间之中都是人,在房间之中的床上躺着一个人,这个rén miàn色苍白,呼吸不稳定,感觉受了很重的伤似得。

    他就是韩玄斌,在他对战黄级武者的东方霸的时候,身受重伤,最后被福伯强行带走。

    而这一次的受伤,直接引发了他丹田之中小黑鼎之上的大道的伤痕,所以此刻的他非常的难受。

    本来武者学院的肖车在回到武者学院的第一瞬间就是找院长,当院长听说东方霸要劫杀韩玄斌的时候,雷霆大怒,直接要求武者学院带人去陨石城把人带回来。

    而在武者学院的高层去陨石城的路上,林谦等人正好把昏迷中的韩玄斌给带过来,所以此刻,韩玄斌就在武者学院中躺着呢。

    他这一躺就是三天,在这三天之中,紫灵跟林幽相互照看着韩玄斌,而林谦跟福伯也没有走,被安排到了武者学院的贵宾房间之中。

    在武者学院的最高会议大厅之中,所有的武者学院高层都参加了这一次的会议。

    院长周武阳更是早早的就坐在了最上首的位置,在下首就是一些武者学院的高层,导师。

    整个会议室之中,非常的压抑,所有的人都知道,院长发怒了,他发怒的原因就是韩玄斌。

    果然,当人全部到齐之后,院长周武阳环视了一下四周,脸上挂着一丝愤怒,冷声说道:“哼,他陨石城东方家族居然欺负到我们武者学院头上来了,这一次要不是有中州林氏家族的林谦跟福伯两人想救,韩玄斌凶多吉少啊。”

    众所周知,院长周武阳最喜欢的就是韩玄斌,此刻,因为韩玄斌受伤,院长非常的愤怒。

    武者学院是不容别人亵渎的,虽然平时宋国华跟韩玄斌过不去,但是他这一次直接表明了立场,在关键时刻,他是武者学院的人。

    “哼,小小一个东方家族,难道还真怕他不成?”宋国华非常愤怒的大声的说道。

    当韩玄斌被送来以后,所有的人了解事情经过以后,对于林谦的身份都是非常震惊,而对于林幽的身份,众人则是一点也不惊讶,很显然,学院高层都知道林幽就是东域最强家族林氏家族的人。

    会议室之中,顿时骂声一片,都是想要声讨陨石城东方家族。

    “好了,大家静一静,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要韩玄斌醒过来。”良久,院长周武阳再一次的发话,对于韩玄斌,他非常的担心,是以,他才这样说。

    “韩玄斌以五重天武者的力量抗衡黄级武者,可想而知,他受了多重的伤,我看了一下他的情况,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眼中很多。”韩玄斌的导师梅林站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朗声的说着韩玄斌的身体情况。

    因为他是直接负责韩玄斌的,所以对韩玄斌的身体情况非常的清楚。

    “先让韩玄斌清醒,再说其他的。”周武阳说完这句话就消失在了会议室之中。

    虽然周武阳没有在说什么,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周武阳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他愤怒了,东方家族有好受的了。

    而走在回去的路上,周武阳仰头望着无尽的天空,喃喃自语的说道:“大道的伤痕,难道你们每一脉都要这样吗?遭天妒嫉?”说完,周武阳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最后消失在了路上。

    而在武者学院的贵宾室之中,福伯在林谦的房间之中,虽然两人是主仆之分,但是林谦从来没有把福伯当作是仆人,而是把福伯当作是师傅一样的存在,他对福伯非常的尊重。

    所以,福伯跟林谦的关系处的非常的好,此刻,福伯正笑着跟林谦讲着一些林谦所不知道的事情。

    “少爷啊,你的那个朋友不简单啊,你要好好的跟他相处啊。”福伯站在林谦身边,语重心长的说道。

    本来还满不在意的林谦,在听到福伯这样一说,猛然间眼睛一亮,死死的盯着福伯。

    对于福伯,林谦不能说最了解,但是这么多年的相处,林谦还是比较了解福伯的,而且福伯的眼光也很高,能被福伯说不错的人,至今还没有几个。

    “福伯,你从来没有这么夸奖过别人,难道你发现了什么?”林谦漆黑的双眸散发出非常优雅的气息,死死的盯着福伯。

    在林谦心里,福伯的神通非常莫测,能够让福伯主动夸奖的,还真没有几个人。

    福伯听了林谦的话,只是摇了摇头,而后喃喃自语的说道:“呵呵,少爷,有些事,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林谦有点惊讶的看着福伯,没想到福伯居然跟他打起哑谜来了。

    在武者学院的一间房间之中,韩玄斌此刻依旧在昏迷之中,只是他的脉搏都很正常,但是偏偏却是醒不过来,这让武者学院的众位导师都束手无策。

    今天,已经是韩玄斌昏迷的第七天了,此刻,在韩玄斌床前,有着紫灵跟林幽。

    紫灵的伤势在武者学院众位导师的帮助下,已经好转了,自从紫灵伤势好转了以后,就天天守着韩玄斌,照顾韩玄斌。

    而林幽则是一直陪着紫灵,照顾着韩玄斌。

    “斌哥哥,已经七天了,你怎么还不醒来?”紫灵有点委屈的自言自语的说道,她的眼睛之中充满了悲伤。

    从小到大,她就一直爱慕韩玄斌,虽然韩玄斌一直没有正视过这份他的爱,但是紫灵却付出了很多很多。

    当看到韩玄斌昏迷的时候,紫灵哭了,哭的昏天暗地,她从来没有这么哭过。

    而在一旁的林幽则是情绪低落的安慰着紫灵,“灵儿,别难过了,韩玄斌一定会醒过来的。”

    此刻,韩玄斌躺在床上,他的身体周围散发着非常诡异的气息,整个人被这股气息所包围。

    昏迷中的韩玄斌,他的丹田之中,小黑鼎之上的大道伤痕,依旧还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嘶嘶。。。”突然之间,在韩玄斌的胸膛之上的白玉烙印中,流出了一股非常清凉的气流,这股气流在一进入韩玄斌的身体以后,就快速的顺着经脉流向丹田。

    “嘶嘶。。。”一路上,这股清凉的气流非常的顺利,最后它进入到了韩玄斌的丹田之中。

    当这股清凉的气流进入韩玄斌的丹田之中以后,韩玄斌的丹田瞬间发生了变化,原本旋转很慢的丹田,此刻在这股清凉的气流的刺激之下,居然开始缓慢的加速。

    众所周知,一般情况,武者受伤了,只要保证丹田可以快速的运转,可以转化天地灵蕴为己用,那么,这个武者的伤势就会好起来。

    不过,在这股气流流到丹田之中的小黑鼎之上的时候,猛然间,小黑鼎之上的大道伤痕跟这股清凉的气流对抗起来。

    “哗啦。。。。”

    大道的伤痕非常激烈的对抗,死死的守住了小黑鼎,不让这股清凉的气流进去。

    在经过一番对抗之后,韩玄斌的丹田之中轰的一声,突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丹田变的越来越快了,而韩玄斌丹田之中的灵力也越来越多了,小黑鼎里边的灵力更加的疯狂了。

    就这样,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时间,韩玄斌的丹田之中的小黑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在他之上的大道伤痕,明显有点减弱的趋势。

    就在这时,韩玄斌的手指突然间动了一下。

    “灵儿,快看。。。”看到韩玄斌手指动了一下的第一时间,林幽大声的对着紫灵叫道。

    紫灵本来沉浸在忧伤之中,但是突然间听到林幽大叫,急忙转头看向身后的林幽。

    林幽的一只手正指着韩玄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韩玄斌。

    顺着林幽的目光,紫灵看向了韩玄斌,而就在他看向韩玄斌的一瞬间,韩玄斌的手指再一次的动了一下,这一次比上一次动的幅度要大很多。

    “斌哥哥,斌哥哥,你醒了吗?”紫灵看到韩玄斌的手指居然动了一下,顿时喜极而泣,大声的叫着韩玄斌。

    “呼。。。”猛然间,从韩玄斌的口中发出一声,而后韩玄斌在两女的注视之下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睁开双眼的韩玄斌,非常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良久,他才说了一句话,“这是哪里?”

    当初韩玄斌昏迷的时候,还在陨石城,而他这一昏迷就是十天,整整十天时间。

    “斌哥哥,你终于醒了,这里是武者学院,你放心,没有人在可以伤害你了。”紫灵看到韩玄斌醒来,扑到韩玄斌身前,大声的说道,她的眼眶之上有着泪水在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