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炼制长剑-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00章 炼制长剑

    第一百九十八章炼制长剑

    黄级武者,跟九重天武者虽然只是一个等级的差距,但是实力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如果不是因为韩玄斌是那一脉的传人,如果不是因为韩玄斌有白玉烙印护体,如果不是因为韩玄斌学习了惊天三剑,如果不是因为韩玄斌在兽域兽神山葬剑池被那强横到极致的剑意洗礼两个月,他连东方霸的一招都接不住。

    但是韩玄斌却是做到了,虽然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机缘,但是有高人曾经说过,机缘也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现在武者学院的学生都认为这则消息是骗人的,都不敢相信,只有几个知qíng rén知道,韩玄斌却是有称霸武者学院的实力。

    因为这一次的受伤,使得韩玄斌体内丹田之中的大道伤痕更加的明显,所以韩玄斌在想着修复的办法。

    今天,韩玄斌晨练完以后,就准备去后山,他已经一年多没有去武者学院的后山之中了。

    曾记得,韩玄斌在武者学院的后山之中,天天都在修炼,疯狂的修炼。

    直到那个黑衣人出现以后,韩玄斌为了躲避黑衣人口中的所谓的剑楼追杀,才离开武者学院的。

    虽然韩玄斌认为他做的天衣无缝,但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强,小心点还是好的。

    所以,在武者学院一年一度的新生对抗赛上,韩玄斌已经名列三甲了,但是在他看到人群中有一个剑楼的人的时候,毅然决然的放弃了比赛,远走落日山脉,进行为期一年多的修炼。

    韩玄斌走到后山入口,停住了脚步,漆黑的双眸凝视着这片后山,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随后,他一头扎进了后山之中。

    武者学院,在玉兰城有着悠久的历史,在东域也算是比较有名气的学府了。

    每年,从武者学院毕业的学员都不计其数,这些人都踏上了追求武道一途的道路。

    随着武者学院的毕业学员逐渐斩头露角,武者学院在东域的地位也在节节攀升。

    再一次的来到武者学院的后山入口,韩玄斌心里充满了无奈,当时如果不是那个黑衣人的出现,如果不是玄天果的出现,也许他现在还在为丹田问题忙碌呢。

    冥冥之中,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注定的。

    韩玄斌环视了一眼那熟悉又陌生的学院后山,然后一头扎进了后山深处。

    以前,韩玄斌一直都是在学院后山深处修炼的,韩玄斌炼器,韩玄斌练剑,都是为了能够进一步的追求那武道巅峰。

    再一次踏入学院后山,此时的韩玄斌,已经不是一年之前的那个稚嫩的少年了。

    现在的韩玄斌,虽然境界上是一个六重天武者,但是总体实力绝对是九重天巅峰武者的水准,至少,如果谁轻视韩玄斌的话,那么,他会受到很严厉的后果。

    “终于回来了。”走了一会儿,韩玄斌就走到了那个他原来炼器的地方,这里依旧跟以往一样,可以断定,这里平常根本不会有人来,韩玄斌环视着周围,喃喃自语的说道。

    你根本无法想象,一个人被逼出走的感受,你根本无法想象,一个人狼狈逃窜的感受,这一切的一切,韩玄斌都感受到了。

    在他得到玄天果的时候,就注定了要被剑楼的人发现,所以,韩玄斌果断的出走落日山脉。

    而如今呢,韩玄斌学艺有成,再一次的回到了武者学院,这一次,他将征服武者学院,这一次,他将在武者学院创造奇迹。

    这里的空气非常的新鲜,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林,在韩玄斌的面前,是一个一米多的圆形地面,在这块地面之上,空荡荡的,布满了灰尘。

    韩玄斌漆黑的目光深邃的看着这块地面,喃喃自语的说道:“回来了。”

    再一次的回到这里,韩玄斌心中百感交集,他在释放着自己的情绪,在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就这样,韩玄斌站立在地面之上,一动不动的,漆黑的目光空洞的看向遥远的天际,脑海中不断的思索着什么。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终于,在韩玄斌站立的三个时辰以后,他猛然间一怔,而后清醒过来。

    就在这时,韩玄斌面前的空间一阵波动,一道虚影瞬间出现在韩玄斌面前。

    “古老。”韩玄斌对着虚影恭敬的说道。

    这是古三环,在韩玄斌进入兽域以后,古三环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一次,他主动出现了。

    可以看得出来,韩玄斌实力的增加,对古三环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古三环那虚影已经略显实质化。

    古三环脸上洋溢着一丝笑容,漆黑的目光盯着韩玄斌,笑呵呵的说道:“韩玄斌,经过这一次的历练,你有什么想法?”

    对于这一次的历练,古三环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是非常满意,韩玄斌的历练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效果。

    韩玄斌略微的思考了一番,然后说道:“我要实力,我要强大的实力。”

    是的,只有得到强大的实力,才能够保护亲人,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也会被人重视。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只有强大的实力,才会得到认可,才会得到尊重。

    也许以前,韩玄斌的丹田一直无法蓄积灵蕴,也无法修炼,那时候,他想着浑浑噩噩的过完这一生。

    但是现在,韩玄斌的命运发生了改变。在他得到白玉的那一刻,他的命运就发生了改变,既然上天赐予了自己这么多,那么,自己就应该抓住这个机会,追求那虚无缥缈的武道巅峰。

    人活着,总要给世界留下点什么,如果就这么碌碌无为的过完一生,韩玄斌不会甘心的。

    他们那一脉,骨子里都是有着一股嗜血的疯狂,他们不甘寂寞,不甘平庸,所以,韩玄斌注定要走出一条精彩的道路。

    哪怕是非常短暂耀眼的人生,至少,韩玄斌不会在有遗憾了。

    古三环听到韩玄斌的答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低声说道:“韩玄斌,你现在的实力已经有九重天武者了,也该知道一些关于超脱于九重天武者之上的一些境界了。”

    古三环这是要给韩玄斌讲解一些常理知识,一般人对于武者九重天比较熟悉,但是对于武者九重天之上的境界,根本不清楚,也只有接触到那个圈子,你才会知道,武道一途,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武道一途,更是五花八门。

    不过众所周知,在天穹大陆,武者九重天,而后是黄级武者,玄级武者,地级武者,天级武者,还有那传说中的虚空武者。

    虽然众人都知道,但是,他们也只是知道这些境界的名字,对于境界的理解,根本不知道。

    “古老请说。”虽然韩玄斌对这些境界有一些了解,但是毕竟还是浅薄的,此刻,听到古三环要为他讲解这些境界,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的表情。

    “黄级境界是武者修炼的一道坎,很多人一生之中都被困在了这个坎上,一个人如果能够达到黄级境界,那么他就有了真正追求武道巅峰的资格了。”古三环款款到来。

    武者九重天,武者境界乃是一个常人与一个修士的真正区别所在,当一个人的修为境界达到武者之时,那么他就真正拥有了追求武道巅峰的资格。凡人在不断的淬炼身体,强化身体,同时吸纳天地灵蕴,当身体达到一定境界以后,就可以达到武者境界。

    黄级武者是修炼之路上第一个危险的阶段,达到黄级将比凡人多几十年寿命。虽然还在初期,但是却是自己能力快速提升,铸造身体基础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身体已经达到了完美的阶段,吸纳的天地灵蕴也可以转化为灵力,修炼者可以使用灵力攻击,可以初步在身体周围形成灵力防御,达到这一境界的人,在一个城池也算是一方高手了。

    玄级武者,达到玄级境界,就拥有了三百年以上的寿命。在玄级境界,经过了黄级的迷茫与悸动,此时的力量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而且在丹田之中灵力凝聚出了一个灵核,这个灵核就是修炼者的源泉所在,而这一境界的人,在一个城池也算是一方霸主了,翻手之间,毁灭一个小镇也不是不可能。

    地级武者,地级境界,乃是修炼者的第二道坎,即使危险也同样吸引着不少的修炼者。达到地级境界,就真正的步入了大陆的强者之列,在大陆之上也算是顶尖高手了,这一境界的人,翻手之间毁灭一个城池,攻击力之强大,非常的骇然。

    天级武者,这一境界,在大陆之上已经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整个大陆之上,这一境界的人也不足单手之数,但凡能够达到这一境界的人,无一都是天赋惊艳之人。这些人翻手之间足以毁天灭地,已经无敌于大陆。

    虚空武者,这是一个传说中的境界,在天穹大陆已经上千年没有出现虚空境界的人了,而且很多传言都说虚空武者只是传说中的武者,现实中根本不会有人修炼成功的。

    不过这些是真是假,对于现在的韩玄斌来说,还太遥远,现在的韩玄斌,应该巩固武者九重天境界,而后一步一步的提升,然后冲击黄级武者境界。

    听着古三环的讲解,韩玄斌渐渐的对于黄级武者有了一定的了解,也对天穹大陆武道格局有了一定的认识。

    但是,韩玄斌问古三环剑楼的事情,古三环只是摇摇头,对于剑楼之事,他也不曾知晓。

    “修炼武道之人,必须比常人受十倍百倍的苦,只有坚韧的心,坚强的意志,才具备追求武道的资格。”古三环说完以后,饶有深意的看了韩玄斌一眼。

    对于那一脉,古三环一直深深的记着,那一脉的传人,从来不缺乏jī qíng,从来不缺乏信仰,从来不缺乏坚强的意志。

    “古老,我现在继续积累灵力,然后让境界跟上去,等境界到了九重天武者巅峰,然后才寻求突破之法?”韩玄斌看了一眼古三环,然后低声的问道。

    古三环点了点头,对着韩玄斌笑了笑。

    随着韩玄斌实力的大增,韩玄斌的天赋越来越强,悟性也越来越强,这也正是那一脉所特有的特性。

    跟古三环聊了一个时辰,而后古三环回到了韩玄斌的脑海灵魂深处。

    接下来,韩玄斌短暂了消化了一下这些知识,然后韩玄斌就开始了他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炼器,是的,在一年多之前,韩玄斌的炼器水平就达到了凡级巅峰炼器师,而因为丹田的困扰,还有兽域兽族的困扰,韩玄斌一直没有时间炼器。

    现在的韩玄斌,已经具备了冲击更高层次的炼器师了,他的丹田修复好了,也有了灵力,而且经过这一次的大战,他对于炼器师的一些事情,也多多少少有所感悟。

    虽然说,这两者不搭边,但是万物本一道,一道通,万道通。

    “炼制一把长剑吧。。。。”韩玄斌平复了一下心情脸上恢复了平静,低声的喃喃自语的说道。

    韩玄斌对于剑情有独钟,每一次炼制wǔ qì都会选择炼制一把剑,而这一次也不例外,他要炼制一把剑,炼制一把让他满意的剑。

    第七章遇袭

    韩玄斌对于剑情有独钟,每一次炼制wǔ qì都会选择炼制一把剑,而这一次也不例外,他要炼制一把剑,炼制一把让他满意的剑。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炼制wǔ qì了,但是韩玄斌却没有因为很长时间没有炼制wǔ qì而生疏,相反,随着他的实力提升,精神境界提升,他对于炼器师一脉的理解更加的深刻了,此时,韩玄斌有信心能够炼制出凡级巅峰的wǔ qì来。

    “来吧。。。”韩玄斌微微的闭上双眸,平复着自己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