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开始准备-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01章 开始准备

    第一百九十九章开始准备

    是的,想要炼器,就必须要有个良好的心情,而韩玄斌在这一点上做的非常好,宠辱不惊,对于外来事物的接受应变能力非常的强,即使炼制wǔ qì失败,韩玄斌也不会气馁。

    失败乃成功之母,没有失败怎么会成功。

    每一个成名的天才,外人看到的是他那非常耀眼夺目的光彩,谁都不知道,在他光彩耀眼的背后,到底吃了多少苦头。

    想要成为人上人,就必须吃得苦中苦。

    这一点,韩玄斌深知,所以,韩玄斌一直在努力,一直在追求自己的梦想。

    如果有一天,韩玄斌成功了,他真的成功了,那么,请不要惊讶,那原本就是韩玄斌应得的荣誉,他努力了,他付出了,就算是得不到回报,也没有遗憾了。

    瞬间,韩玄斌就恢复了心情,而后心静如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缕心火。

    这一缕心火非常的旺盛,颜色呈现紫色,当它一出现以后,在韩玄斌周围十米之内,温度骤然上升。

    陡然间,韩玄斌睁开了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这缕紫色心火。

    火焰在掌中不断的跳动着,仿佛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在翩翩起舞一般,不过这一切韩玄斌都不为所动。

    “呼。。。”韩玄斌一边控制着火焰,一边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炼器材料。

    韩玄斌的炼器材料一般都很简单,只有用简单的炼器材料炼制出非常好的wǔ qì,这才是一个炼器师应该达到的高度。

    “陨石,金晶,莫铁。。。”韩玄斌漆黑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心火,他一旦进入了炼器状态,就会全神贯注,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炼器。

    “嘶嘶。。。”在韩玄斌的手掌上空,心火上方,漂浮着各种各样的炼器材料,这是韩玄斌用灵魂之力在控制着材料,而材料在不到一会的时间,就发出了嘶嘶的响声,可想而知心火是多么的强大。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韩玄斌的额头之上渐渐的流满了汗珠,不过韩玄斌没有时间弑檫自己额头的汗珠,他一脸专注的看着材料。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终于,在经过四个时辰的炼制,韩玄斌淬炼好了材料。

    韩玄斌不断的反复淬炼,至此,材料之中没有一点杂质存留。

    而就在这时,韩玄斌猛然间睁大了眼睛,“开始固元。。。”

    韩玄斌控制着手中的心火,猛然间加大火焰,对着一团材料液体就是灼烧。

    就这样,在韩玄斌的强大心火的灼烧之下,终于,wǔ qì要成型了。

    而在这一刻,才是最重要的一刻,因为在这一刻,韩玄斌要控制灵魂之力,在wǔ qì之中打入烙印,如果一旦失败,那么就前功尽弃了。

    “嘶嘶。。。”一丝丝的灵魂之力从韩玄斌的脑海深处溢出,而后钻入了韩玄斌手中的长剑之中,虽然长剑现在还没有完全成型,但是已经初具规模了。

    在学院后山深处的一处地域,两个黑衣人坐在地上休息,一边说话,一边环视着四周。

    “老李,你说组织到底要我们干吗,非要在这里找关于三号死亡的线索,这都快两年了。”其中一个黑衣人有点埋怨的说道。

    “小声点,如果让组织听到了,一定会惩罚你的。”这个被称为老李的黑衣人显然很忌惮他们口中的组织。

    如果韩玄斌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两个人跟他杀死的那个剑楼黑衣人一模一样,一袭黑衣,在胸口有一个剑形标志。

    剑楼,也只有剑楼才有此标志。

    “老李,我也只是跟你说说而已,这都两年了,没有一点消息,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复命。”这个黑衣男子依旧在埋怨着。

    老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而后突然间眉头一皱,脸上浮现了一丝复杂的神色,喃喃自语的说道:“老王,你感觉到没有?”

    老王听到老李的话,急忙释放自己的灵识感应着,“嗯?有能量波动,心火?这是炼器师,谁在这里炼器?”

    老王不愧是剑楼众人,虽然只是略微的感应了一下,就知道是有人在炼器。

    “炼器。。。”听到老王一说,猛然间老李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难道?”老李脸上非常的激动,大声的说道。

    老王在这一刻也想到了一点,他们追查了三号死亡事件两年,在当初三号死亡的地方,有人炼器过,本来在这两年之中,两人已经基本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但是此刻,居然感觉到了有人在学院后山深处炼器。

    要知道,在武者学院的学生之中,是没有人愿意来这里炼器的,而此刻居然有人炼器,让老李跟老王激动万分。

    “走,我们去看看,不管是不是,我们都不能错过。”老李率先起身,朝着韩玄斌所在之处走去。

    老王也在后边跟着走去,两人步伐轻盈,走路一点响声都没有。

    而此刻,韩玄斌则是一边控制着灵魂之力,一边控制着心火,他的额头之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马上要成功了。”韩玄斌看着手中的wǔ qì,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心里暗自说道,而后加大了灵魂之力的输出,准备一举定型。

    此刻的韩玄斌,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

    “嗯?我在他身上能够感觉到三号的气息,虽然很稀薄。”老王跟老李站在远处的隐秘之处,观察着韩玄斌。

    剑楼的人都是训练有素的,绝对不会打没有把握之仗,而此刻,他们就是观察韩玄斌。

    而且,剑楼中人,都有特殊的联系方式,也有特殊的辨别方式,只要是跟剑楼的人接触过,就算过很长时间,剑楼的人都能够感应的到的。

    “一定是他,肯定是他,但是他只是一个六重天武者,怎么会杀死三号呢?”老王低沉的说道,但是他的话语之中有点不敢置信。

    在怎么说三号也是剑楼中的人,剑楼的人被一个武者九重天的小人物给杀死,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也难怪老王不敢置信。

    “三号在劫杀玄天果的时候,身受重伤,被他有机可乘。”老李解释道,话语之中充满了冰冷的气息。

    自古以来,都没有人敢招惹剑楼,一个小小的武者九重天的人物,连挑衅的资格都不够。

    “哼,一个小小的六重天武者也敢挑衅我们剑楼,看来我们剑楼隐世多年,已经没有人记得我们剑楼的名字了。”老王冷声的说道,对于剑楼,两人都知道,剑楼如果不是隐藏在幕后,他的名字一定是响彻大陆的。

    “唉,三号死的也是杯具啊,居然让一个六重天武者给杀了。”老李也有点不屑的说道。

    很显然,他们都没把韩玄斌放在眼里,在他们眼里,韩玄斌只不过是一个六重天武者。

    老王跟老李虽然身为黄级武者,但是他们在剑楼之中却是垫底,所以才会被派出来做这个任务。

    而此刻,两人发现他们两年多追查的这个人居然是一个六重天武者,让他们很愤怒,他们认为韩玄斌还没资格让他们这样追查。

    “嘶嘶。。。”此刻,韩玄斌依旧在控制着灵魂之力,淬炼着wǔ qì。

    “终于要成功了,好久没有炼制wǔ qì了,这种感觉真舒服。”韩玄斌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切,喃喃的自言自语说道。

    猛然间,韩玄斌像是感觉都了什么,身体急速的横移数步,而后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轰。”的一声,出现了一个大坑。

    “咔嚓。。”因为没有控制好灵魂之力,韩玄斌手中的还为成型的wǔ qì瞬间破碎。

    “你们是谁?”韩玄斌寒声的问道,如果不是自己感官清晰,刚才那一击,足以让自己重伤,同时韩玄斌也感觉到了两人的实力,就算是面对黄级武者东方霸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压抑感。

    韩玄斌没有理会断裂的wǔ qì,警惕的看着两人,体内暗自积蓄着灵力,随时准备出手。

    “还算比较灵活,居然能躲过老王的一击,不错。”老李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韩玄斌,低沉的说道,老王这是一脸冷峻的看着韩玄斌。

    “你们到底是谁?”韩玄斌再一次的问道,就算是死也要先知道敌人是谁,为什么杀你。

    “哼,我们是谁岂是你一个小小的武者有资格知道的?”老王有点不屑的说道。

    韩玄斌正准备说话,陡然间眼角余光看到了两人胸口上的剑形标志。

    剑楼,这是剑楼独有的标志,韩玄斌在三号的胸口也看到过一样的标志。

    虽然韩玄斌不知道剑楼是个什么组织,但是韩玄斌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至少现在的他还根本不是剑楼的对手。

    他们还是找来了,韩玄斌心里喃喃的说道,脑海中不断的闪现过很多念头。

    剑楼,这个一度曾经让韩玄斌躲避到落日山脉的组织,单单是从被韩玄斌杀死的三号身上就可以看出剑楼的强大。

    而且事后,韩玄斌也多方打听过,就算是学院比较年龄大的导师都没有一个人听说过剑楼,可想而知剑楼隐藏的到底有多深?

    一个黄级武者居然只是剑楼的一个外围成员,这让韩玄斌深深的体会到了剑楼的强大。

    这一次,韩玄斌在跟黄级武者东方霸的对战中,置之死地而后生,突破到了六重天武者,但是由于他们那一脉先天受到大道的伤痕影响,在修炼上会有所阻碍,要不然韩玄斌就不简简单单的是突破到六重天武者了。

    虽然韩玄斌突破到了六重天武者,但是韩玄斌现在的真正战斗力足以抗衡黄级武者而不至于落败。

    这就是那一脉的实力,这就是那一脉的恐怖,也只有那一脉的传人才能够这么强悍,以五重天武者的身躯爆发出了黄级武者的战斗力。

    此刻,韩玄斌再一次的踏进武者学院后山,已经不像当年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毛头小子了。

    在这一刻,韩玄斌漆黑的双眸中射出骇人的金光,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两个剑楼中人。

    而剑楼的老王跟老李也都凝视着韩玄斌,“居然能够接住我一招,不错,不错。”老王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在他看来,韩玄斌已经算是一个死人了。

    也确实,韩玄斌只不过是一个六重天武者而已,武者九重天跟黄级武者之间的差距,根本不可能靠外力弥补,所以在老王跟老李眼中,韩玄斌跟一个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哼。”韩玄斌冷哼一声,脑海中不断的闪烁着应对之策,虽然韩玄斌实力强大,而且刚刚晋级,但是他也没有自大到能够两个黄级武者对战。

    如果是一个黄级武者的话,韩玄斌有自信在这名黄级武者手下全身而退,但是此刻是两个黄级武者,韩玄斌退无可退。

    这是死战,不错,韩玄斌根本没有逃跑的希望!

    “居然敢杀死我们剑楼的人,抢我们剑楼的东西,真是不知死活。老王,拿下他吧。”老李有点不屑的说道,一个小小的六重天武者居然敢跟剑楼叫板。

    要知道,剑楼可是一个庞然大物,就算老王跟老李是剑楼的人,但是这么多年,剑楼的真正主人,他们听都没听说过,但是他们深知,剑楼的实力,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黄级武者能够想象的。

    多年来,剑楼隐世不出,一些小门小派不知道剑楼的存在,而但凡知道剑楼存在的那些大势力都不敢轻易招惹剑楼,这也养成了剑楼中人目空一切的态度。

    此刻,老王跟老李认为,韩玄斌这是在亵渎他们剑楼,轻视他们剑楼。

    被一个小小的六重天武者亵渎,死,死不足惜。

    “老李,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等着。”老王大喝一声,而后身体犹如鬼魅一般,一眨眼就飘到了韩玄斌的面前。

    韩玄斌如临大敌一般,顿时全身剑气急速的爆发,丹田之中的天地灵蕴急速的旋转着,突兀的,崛起剑出现在了韩玄斌的手中。

    老王跟老李只是剑楼的外围成员,但是饶是外围成员,都是有着黄级武者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