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决定修炼计划-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5章 决定修炼计划

    第二十五章

    那突破到五重御气境的喜悦之情,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哎呦喂!

    这不是在闹吗!

    韩玄斌狠狠的骂了几句,他想到了之后他打败封九孤的任务奖励当中有小还丹x3。

    本来还指望吃完这些丹药就能一下子提升修为的。

    说好的开挂你还这么矜持!

    真是给了他一张大饼本来想好好的大吃一顿的,结果告诉他,一天只能吃一口,吃多了会吐。

    真是折磨人。

    “叼杠的系统,你是大爷,算你狠!”

    不过一想到奖励,韩玄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连忙打开系统空间。

    “哈哈哈哈,裁决!!!”

    看着这系统空间当中的静静摆放在那里,一柄铁灰色看起来有些像木棍一般的wǔ qì,但是每一节都有一段狰狞的不规则的凸起物。

    像一个怪异的竹子一样。

    韩玄斌手中光芒一现,那裁决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wǔ qì一入手,韩玄斌便感觉自己不能自如地驾驭这把wǔ qì。

    好重!

    吃力的双手托着这把约有一米二三左右长的裁决。

    “这个!!果然是裁决!!”

    韩玄斌哈哈大笑起来。

    这wǔ qì怪是怪,但是

    当年作为一个死肥宅的他,不知道多想拥有一把这样的wǔ qì。

    现在这把wǔ qì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上。

    怎么能让他不兴奋,顺带看了眼裁决的属性。

    物品名:裁决之杖

    玄阶下品

    属性:坚硬

    用精良的铸铁打造而成,据传,这种wǔ qì曾为一位统治大片疆域的强大武者所用

    这属性韩玄斌还是很满意的。

    玄阶一般也只有那些御灵境的武者才有钱买得起。

    而且不是说买得起就能用的,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驾驭得了这wǔ qì。

    这裁决虽是玄阶下品,但是不知为何韩玄斌有种挥如臂使的感觉,只是这手臂有点重。

    韩玄斌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的一拍额头。

    “干嘛要全部用的力量,这身体也才十岁。”

    接着将丹田之中的那漆黑的能量在体内运转着。

    果然,手臂上顿时轻松了许多。

    “怎么感觉这wǔ qì我已经用过好久一样。。这玩意可是超过百斤。”

    提着手上的裁决,韩玄斌暗暗的自语着。

    随着能量的流转,韩玄斌将那手中的裁决是舞得虎虎生风。

    甚至让韩玄斌有种很想找个人打上一架的冲动。

    把玩了好一阵子之后韩玄斌才停了下来。

    意犹未尽的将这裁决之杖收回自己的储物袋中。

    满意的拍拍储物袋。

    “不错不错,有了这玩意,算是有趁手的wǔ qì了。”

    随后看着那另外的奖励,一瓶炼气散。

    蚊子再小也是肉。仰头服下,体内的黑色能量又上涨了一分。

    破灭值也上涨到了11601600。

    “还是有些慢了,这黑色能量。”

    “这样叫太跌价了,别的功法修炼出来的能量都叫灵能的,那我这个干脆就叫破灭灵能吧,”

    韩玄斌看着自己的人物面板,自语着。

    取了名字韩玄斌也没什么高兴的,因为他对这个修炼的速度并不满意。

    “不行,这速度太慢了,得想想办法,找点捷径。”

    直到天快要蒙蒙亮的时候,韩玄斌终于想到了能快速升级的办法。

    猎杀妖兽。

    既然之前杀蚊子可以奖励破灭值,那么猎杀妖兽的话一定也可以。

    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上一些同境界的品阶的妖兽,有裁决在手应该可以搞定。

    这样一来他的升级速度肯定有所进步。

    决定了之后,就是要想一个可行的计划。

    结合前世对大唐皇城的了解,最终一个较为详细的计划在韩玄斌的脑中诞生了。

    而这整个计划地第一步就是,逃课。

    而且还要逃至少一周的课。

    “这个问题有点棘手啊,刚刚开学,就逃一周的课,这样的学生换成我是老师都受不了。”

    韩玄斌有点头疼,到时候若是被老师找到家里去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在学府与修炼当中纠结的韩玄斌,最终一咬牙。

    “干了!反正在学府里一开始学的都是基础的东西,与其浪费还不如好好的修炼。”

    赶早不如赶巧,韩玄斌打算今天就出发,到他计划的那个地方。

    将自己的衣服随意收拾了几件,放入乾坤袋内。

    看着外面的天色,也才刚刚卯时,还有个把时辰才到上课的时间。

    当韩玄斌走到客厅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妥,如果不打招呼的话,又被那个姓王的请去办公室

    想到这里韩玄斌就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还是让他们帮我请个假吧,就说我有急事要请假一周的时间。”

    咚咚咚

    咚咚咚

    “谁啊,一大早吵小爷睡觉,不知道我是太保的儿子吗,小心我弄死”

    睡得迷迷糊糊的轩辕拓跋骂骂咧咧的打开门,嘴里还在骂着,但一看到是韩玄斌之后,那睡意朦胧的表情立刻清醒了很多。

    “哟这不是韩老大吗,什么事。”

    轩辕拓跋立刻态度一改,换上了一副看似诚切的表情。

    “行了,我有事和你说,你凑过来一点。”

    韩玄斌没有懒得计较之前轩辕拓跋说的话,等他凑过来后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什么!你要请一周的假啊!这可是刚刚开学,更何况听说过两日就开文华榜了,你真的现在就走啊?”

    韩玄斌拍了拍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他的轩辕拓跋。

    “帮我请假就可以了,放心,那些课程我回来之后依旧是跟得上的。”

    轩辕拓跋还想说什么。

    但韩玄斌抬手示意他不要再劝。

    “好好吧,我到时候去和李老师说。”

    “哈哈,这才是我的好老二,那我现在就走了,一周后见。”

    韩玄斌见事情妥了,大笑一声,转身便离开了寝室小院,向着学府外的方向走去。

    剩下轩辕拓跋还站在原地一脸苦相。

    “什么叫我的好老二,这家伙真不会说话,不过”

    看着韩玄斌离去的方向,轩辕拓跋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我知道你是为了击败那封九孤。努力修炼?想把我远远抛在身后?”

    “门都没有,我轩辕拓跋也不是窝囊废,同一起跑线开始,我怎么能被你拉开那么多。”

    若是这些话被韩玄斌听到了,肯定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你小子想和开挂的我比?

    是在打击你们对生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