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濒死-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03章 濒死

    第二百零一章濒死

    当林谦带着福伯来到韩玄斌的房间以后,君问道看到福伯以后,两人目光碰撞在了一起。

    “怎么回事?韩玄斌。。。”林谦走到韩玄斌的床前,低声的喊着,刚经历的生死大战的韩玄斌,好不容易破茧而出,没想到这一次伤的更重。

    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韩玄斌,林谦满腔怒火,整个人仿佛一头发疯的狮子。

    “说,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干的?”林谦大声的咆哮着,不过被福伯给控制住了。

    “斌哥哥。。。”一声清脆的叫声突然传遍了整个房间,瞬间两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紫灵跟林幽娇美的身躯突兀的出现在了房间之中,当两人看到躺在床上生机已逝的韩玄斌,紫灵急忙跑过来,抱着韩玄斌痛哭了起来。

    “斌哥哥,你醒醒啊,你答应我过,要一起回天河镇的,你答应过我的。。。“紫灵哭的非常伤心,抱着韩玄斌的胳膊,脸蛋之上挂满了泪水。

    而在紫灵身后的林幽,在看到韩玄斌这个样子以后,心猛然一阵抽搐,直到这个时候,林幽才发现,韩玄斌在自己心中有多么重要。

    “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林幽眼睛迷离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韩玄斌,喃喃自语的说道。

    而就在这一刻,武者学院的冰雪女神哭了,两行泪水从林幽的眼眶中溢出,慢慢的流过脸蛋,不甘心的掉落在了地上。

    这是林幽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哭泣,这也是林幽第一次哭的这么伤心。

    曾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对男人亲近了,但是韩玄斌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林幽的生活节奏。

    从一开始的冷漠,到后来的热情,在到现在的情不自禁,林幽自己也不知道,原来在自己的心底,韩玄斌的这么的重要。

    “韩玄斌,你醒过来吧,我还没有对你表达我的情义,你怎么能够就此睡去?”林幽哭泣着,喃喃自语的说着。

    整个房间之中一片悲戚,所有的人都在为韩玄斌而难过。

    对于韩玄斌现在的伤势,院长周武阳跟老院长君问道最清楚了,韩玄斌的生机已经在慢慢的流逝,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救活韩玄斌。

    众人都在为韩玄斌担心,为韩玄斌难过。

    而就在这时,猛然间天空中惊雷一响,清朗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整个武者学院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与世隔绝。

    在感受到这股劈天盖地的力量的时候,君问道脸色猛然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身形移动,急速的朝着院落之中走去。

    “轰。。。”

    在武者学院的上方惊雷不断,周围的天地灵蕴在猛烈的朝着武者学院的上方涌去。

    但是发生在武者学院的这一切,在玉兰城的人们却是丝毫不知,整个玉兰城都一尘不变,仿佛一点事情都没有似得。

    “有绝世大能在施法。”君问道努力的抵抗着这股来自四面八方的强大束缚,低沉的说道。

    绝世大能,比玄级武者君问道还要强势的绝世大能。

    一时间,众人脸色猛然一变,就连林谦身边的福伯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根本不是我们所能抗衡的,少爷小心。”福伯艰难的抵抗着这股束缚,焦急的说道。

    而此刻,在武者学院的上方,灵蕴漩涡越来越大,越来越恐怖,整个武者学院都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给隔绝了。

    绝世大能,比之玄级武者君问道还要恐怖的绝世大能。

    所有的人都在惊恐,一个小小的玉兰城怎么会出现这样恐怖的绝世大能。

    此刻,绝世大能形成的威压,直接压迫的众人举步维艰。

    然而,绝世大能却一直没有现身,玄级武者君问道可以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在云层之中,有一尊恐怖的存在在仔细的打量着这一切。

    “这位前辈,不知驾临我武者学院有何事?”就算是玄级武者君问道,在这样一尊绝世大能面前,也不得不低下他那高昂的头颅,低声的问道。

    “轰。。。”一声巨响,响彻整个武者学院上空,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到底是怎么回事?世界末日到了吗?”

    “怎么回事?难道是有绝世大能要攻击我们武者学院吗?”

    “单单这股威压就让我举步维艰,这到底是一尊多么恐怖的绝世大能?”

    在武者学院的其他地方,一些学员面色苍白的抵挡着这股绝世威压,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

    就算是武者学院的佼佼者,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等阵势,此刻,他们已经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而在院落之中的君问道几人则是努力的抵抗着这股强大到令人发指的气势。

    在屋子里,任凭外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紫灵跟林幽却是一直紧紧的陪在韩玄斌身边。

    “轰。”

    又是一声巨响,整个武者学院上方的灵蕴漩涡仿佛有灵性一般,疯狂的旋转了起来。

    整个武者学院被一股强势的力量给隔绝了,但是君问道等人此刻终于明白,这个绝世大能不知道要干啥,但是他没有害武者学院的心思,要不然,单凭他的绝世威压,就足以覆灭整个武者学院了。

    想到这里君问道跟周武阳等人则是暗中松了一口气,而林谦身边的福伯则是一脸迷惑的盯着云层之中。

    福伯乃是中州林氏家族的一员,中州林氏家族何其强大,而福伯是林氏家族的一员,自然也见多识广。

    此时,饶是他见多识广,也猜不透云层之中的绝世大能到底是谁?

    “少爷,这个绝世大能没有什么恶意。”福伯一脸警惕的盯着云层,低声的对着身边的林谦说道。

    这一次,福伯主要是陪同林谦来东域历练,所以他务必要保证林谦的安全。

    而就在这个时候,猛然间自云层之中,一股绝世威压传出。

    “剑楼吗?”这个绝世大能终于说话了,带着他那强大到令人发指的气势,说出了这三个字。

    他的声音如天空之上的惊雷,阵阵作响。

    而君问道等人听到这个绝世大能的话以后,表情各不相同。

    尤其是君问道跟福伯,身为武者学院的老院长,君问道自然在大陆之上生存了很多年了,剑楼二字,他听说过。

    本来他去救韩玄斌时,根本没有去注意两个黑衣人,直接就出手抹杀了,但是此刻听到这个绝世大能说出剑楼二字,他瞬间就明白了,暗杀韩玄斌的两个人是剑楼中人。

    但是君问道怎么也想不明白,韩玄斌跟剑楼的人怎么能有交集呢?

    不过此刻也不是他想这个的时候,他现在终于知道了,这个绝世大能是冲着韩玄斌来的,而且听其口气,似乎跟韩玄斌有渊源。

    院落中的人,除了君问道就是福伯了,这里边要说见识广泛,福伯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就算是老院长君问道都自叹不如。

    中州林氏家族不是一般势力能够比拟的,能够成为林氏家族的一员,福伯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呢。

    当福伯听到剑楼二字时,也不由的一颤,他也瞬间明白了,韩玄斌是被剑楼所伤,而且这个绝世大能是因为韩玄斌而来的。

    想到这里,福伯朝着韩玄斌所在的屋里看了一眼,意味深长的一眼,不过随后福伯想到韩玄斌就是那一脉的传人,也就不再震惊了,所不定这个绝世大能也跟那一脉有关系,福伯心里这样想着。

    然而云层中的绝世大能没有理会几人,说完那三个字以后,紧接着叹息一声,然后声音如惊雷一般的在众人耳朵中响起,“韩玄斌,我带走了!”

    话音一落,一股磅礴的气势瞬间从云层之中传出,进入了韩玄斌的房间之中,下一刻,韩玄斌消失了。

    “斌哥哥。。斌哥哥。。。”

    “韩玄斌,韩玄斌。。。”

    看到突兀消失的韩玄斌,林幽跟紫灵二人不禁大叫起来。

    而就在韩玄斌消失的一瞬间,笼罩在武者学院周围的绝世威压瞬间消失,天空再次清朗,武者学院再一次恢复平静。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从刚才林幽跟紫灵的叫喊中,众人就知道了,韩玄斌已经被这位绝世大能带走了。

    众人都沉浸在震撼之中,久久不能清醒。

    良久。。。

    武者学院的老院长君问道无奈的摇了摇头,低沉的说道:“既然韩玄斌被这位绝世大能带走,大家散了吧,这件事别对外宣传了。”说完,君问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众人。

    在君问道走了以后,福伯带着林谦告别众人,也离开了这里,返回中州。

    此刻林谦满腔怒火,他已经知道了,是剑楼的人要对付韩玄斌,他不会让剑楼得逞的。

    留下来的众位武者学院的高层也都一个个的走完,一会功夫,韩玄斌的院落之中已经一个人没有了。

    在韩玄斌屋里的林幽跟紫灵静静的对视着,一言不发。

    刚才那个绝世大能的话,两人也听到了,只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韩玄斌被带走的事情,所有才大叫着韩玄斌的名字。

    此刻,两人都冷静了下来,互相对视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屋子里静悄悄的,充满了悲戚,紫灵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林幽。

    良久。。。

    林幽说话了,“灵儿,别难过了,这个绝世大能对韩玄斌没有什么恶意,也许他能够救韩玄斌。”尽管林幽心里也很难过,但是她还是安慰着紫灵。

    紫灵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一定要替斌哥哥报仇,一定要。”说完紫灵就朝着院落走去。

    林幽紧追其后,大声的问道:“灵儿,你干吗去?”

    “闭死关。”紫灵说完这三个字以后,就消失在了院落之中。

    闭死关,只有迟迟无法突破的人,才会下定决心闭死关,一旦突破,就能够破茧重生,然而闭死关一点失败,那么,就会身死道消。

    紫灵这是要强迫自己突破,她为的就是要替韩玄斌报仇。

    看着紫灵远去的背影,林幽无奈的摇了摇头。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已经距离韩玄斌被带走七天了,这七天之中,武者学院一如既往的恢复到了原来的平静,只不过院长等高层都不再那么频繁的现身,而且紫灵跟林幽更是不见踪影。

    玉兰城依旧是那么的繁华,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在天穹大陆的一处绝地,没人能够知道这是一处怎么样的绝地,大陆近千年,没有人能够活着从这里出去,久而久之,就没有人敢来这里了。

    在绝地的一处深渊之中,一个赤发老者,头发杂乱无章,脸上都是皱纹,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在他面前静静躺着的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去武者学院带走韩玄斌的那个绝世大能,而躺在地上的也正是韩玄斌。

    此刻,韩玄斌依旧面色苍白,生机在不断的消失,在他脑海深处的古三环也因为他的重创,早已陷入沉睡。

    “可怜的孩子。。。”这个老者完全没有在武者学院时的强势,满脸怜惜之色,喃喃自语的说道。

    “你一定要坚持住。”这个赤发老者悲戚的说道。

    此刻的韩玄斌躺在一张床上,仿佛一个活死人似得,这一次,他受到两个黄级武者的全力一击,身受重伤,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体内大道的伤痕再一次的被催发。

    如果单单是他受到的伤害,赤发老者足以救治,但是现在是大道的伤痕在消磨韩玄斌的生机。

    长长说人与天斗,但是大道的伤痕,根本不是人能够接触的范畴,就连赤发老者这样绝世大能都没办法。

    这个床名为梦幻床,相传,身受重伤的人,只要还有一口生机,睡在这个床上,就可以在梦中寻找突破的方法。

    而赤发老者带韩玄斌来到这里,也就是想让韩玄斌自己对抗大道的伤痕。

    “韩玄斌,你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赤发老者喃喃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