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暴怒-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04章 暴怒

    第二百零二章暴怒

    这个梦幻床很不一般,虽然他可以让重伤垂死的人在梦中寻找突破,但是一旦在梦中再也醒不过来,那么,他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所以,赤发老者在赌,赌韩玄斌可以活着归来。

    大道的伤痕,这个折磨韩玄斌这一脉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能够抗衡的,韩玄斌能够抗衡吗?

    赤发老者看着躺在梦幻床上的韩玄斌,无奈的摇了摇头,人始终斗不过天啊。

    “韩玄斌,坚持吧,三年,我可以维持你三年的生机,三年一过,我也无力回天了。”赤发老者说话之间,一股强大的气流从他的手掌流出,瞬间流进了韩玄斌的体内。

    如果让大陆的绝世大能看到的话,一定会惊讶,赤发老者这是在以自身的精气来延续韩玄斌的生机。

    “一脉传承,脉脉传承。。。。”

    浑天城,在古技帝国首屈一指的城市,不管是经济还是人流量都是仅次于帝都古技城。

    在浑天城的中央位置有一个庞大的府邸,府邸其中的一个院落,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十五六岁的青年,中年男子穿着华丽,脸上散发着若隐若现的威压,青年则一脸深沉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中年男子终于说话了,“斌斌,对不起,虽然我是族长,但是我也的为家族考虑。。。”

    没等他把话说完,叫韩玄斌的男子抬起头来,眼中射出惊人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父亲,沉声道:“父亲,这不怪你,要怪就只能怪我自己不能吸收天地灵蕴,导致无法突破到武者境界,不过父亲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话语间透露着很强烈的自信。

    秦氏家族,浑天城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就连浑天城的城主见到秦氏家族的族长也的点头哈腰,秦氏家族的在浑天城起家,产业遍布整个帝国,甚至传言有些产业已经跨帝国了,可想而知秦氏家族的势力有多么可怕。

    可以这么说,浑天城秦氏家族说了算,秦氏家族就是王法。

    而眼前这个这装华丽,举止文雅的中年男子就是秦氏家族的族长秦浩,秦浩在帝国的声望非常的高,尤其是在浑天城声望更高,连城主都的仰望。

    秦浩年轻时也随帝国征战过,也热血过。在接任家族族长位置以后才开始隐居浑天城。

    青年男子韩玄斌就是秦氏家族族长秦浩的私生子,秦家族规,在chéng rén礼时没有达到武者境界的将要被赶出浑天城,放逐到其他小镇上。

    而秦韩玄斌生下来就经脉闭塞,丹田无法蓄积剑气,更是无法吸收天地灵蕴,这样以武立家的秦氏家族无法接受。族中的长老们更是反对非常强烈,家族要的是精英不是废物,就算是族长的儿子也不能例外。

    秦浩看到儿子的目光,暗暗的叹口气,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就是太倔强,认定的事情根本无法改变。

    “斌斌,父亲不是一个好父亲,你母亲临终前让我好好照顾你,可是有家族这个重担在肩,我也无能为力。”秦浩很伤感的说道。

    “父亲,我走了。”韩玄斌跟父亲秦浩点了下头,慢慢的走出了秦福大门,此时的他非常落魄,十五岁就被赶出家族,说是放逐其实就跟赶出没俩样。

    “哥哥,哥哥,等等我,等等我啊。”

    听到后面的叫喊声,韩玄斌顿了顿身,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头也没回的走了。

    看到韩玄斌没有停止脚步,来人快速的跑到韩玄斌面前,脸蛋红扑扑的,气喘吁吁的说道:“哥哥,你怎么不等等我啊。”

    看到这个比自己小俩岁的mèi mèi,韩玄斌终于停了下来,在自己的生活里,因为自己是私生子,没人跟自己玩,只有自己的这个mèi mèi秦玉跟自己玩,对自己的这个mèi mèi,韩玄斌格外的宠着。

    摸了摸秦玉的红扑扑的脸蛋,韩玄斌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笑呵呵的道:“小玉,哥哥要走了,以后你在家族要好好努力修炼,哥哥也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哥哥会回来看你的。”

    实力,现在韩玄斌最渴望的就是实力,只有达到剑者境界,才可以得到家族的认可,才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

    而且在天穹大陆,最崇尚的职业就是剑修,无数的剑修为了追求剑道巅峰生消玉殒。

    剑者,就是沟通天地,吸收天地灵蕴为自己所用,丹田可以孕育出剑气。只有达到剑者境界才会被大陆认可,只有达到剑者境界才有资格追求自己的剑道。

    韩玄斌从小就因为丹田无法孕育剑气,也无法吸收天地灵蕴,无法突破到剑者境界,才在chéng rén礼被家族放逐。

    秦玉看到哥哥迷人的笑容,和倔强的眼神,忍不住哭泣,不管多么受伤,哥哥的外表都是那么的坚强,但为什么命运如此捉弄人呢?

    “哥哥,你一定要回来找我。”在韩玄斌离开的时候,秦玉傻傻的站着,嘴里轻轻的念叨着这句话。

    走在繁华的大街上,看着热闹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各种叫卖声,韩玄斌无奈的闭上眼睛享受这最后的时光。

    自己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韩玄斌心里暗暗的说道。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韩玄斌终于来到了浑天城的一个小镇天河镇,天河镇有秦氏家族的一处产业秦氏铸剑坊。

    大陆所有的剑修都知道,不管多么厉害的剑修,都会配一把品质高的剑,这把剑将会陪伴剑修一生,而一把好剑往往能提高剑修的攻击力好几倍,所以铸剑师也成了大陆比较高贵的职业了,只是铸剑师的要求太高,整个大陆都没有多少铸剑师。

    铸剑坊更是一个盈利大大吓人,一般开铸剑坊都是比较有背景的人,天河镇只有秦氏家族的一个铸剑坊,从这点也可以看出秦氏家族的势力有多么的强大。

    韩玄斌被放逐了天河镇秦氏家族的铸剑坊,来这里学习,家族只培养俩人中,一种是剑修,一种是商业人才,而韩玄斌无法修炼,只好让他学习商业。

    天河镇秦氏家族铸剑坊的主人是秦氏家族旁系支脉的一个人,此人跟族长一个辈份,但因为是旁系就被分配到这里来管理铸剑坊。

    来到铸剑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华丽,非常的华丽,不得不感叹秦氏家族的实力。

    进入铸剑坊,韩玄斌环视了一下四周,慢慢的走向一个工作人员,轻轻的开口道:“请问秦风在吗?”

    秦风就是天河镇秦氏家族的总负责人,也是铸剑坊的主人。

    工作人员正在低头工作,忽然听到说话声,以为是来顾客了,急忙说道:“尊敬的客人,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韩玄斌轻声说道:“你好,我找秦风。”说完静静的看着工作人员。

    “请问你有邀请函吗?”工作人员恭敬的说道。

    “没有。”

    当工作人员听到这个年轻人是找秦风的时候,脸色慢慢的阴沉下来,这人是来找茬的,因为要是有人找老板的话,老板会提前通知的,但是老板根本没有通知说今天有这么一个人来找他。

    “哼,没有邀请函也敢来找我们老板,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老板是你说见就能见的人。”说着还对韩玄斌嗤之以鼻,“一个黄毛小子,不知道是谁家的野种,这么没教养。”

    “闭嘴。”韩玄斌此刻非常生气,真的很生气。

    他最恨的就是别人侮辱他的父母,韩玄斌的脸色渐渐的阴沉了下来,慢慢的提起手中长剑,恶狠狠的对着面前嚣张的工作人员说道:“你,该,死!”

    长剑一挥,对着工作人员狠狠的劈去。

    是的,劈的,韩玄斌是用劈的,他无法吸收天地灵蕴,不能突破到剑者,只是现在的剑徒,也只能用一点招式,根本无法运出剑气跟调动灵蕴。

    “哼,一个废物也敢来这里撒野。”工作人员看到韩玄斌出招,只是一个剑徒,还没有凝聚出剑气来,藐视的看了看,动都没动一下。

    是的!工作人员没有动,只是浑身周围散发出了隐隐约约的剑气,形成了防御环绕在周身。

    旁边的几个工作人员看到这边的情况,都站起来望着这里,议论纷纷,“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还没有达到剑者境界就来铸剑坊闹事。”

    “这小子有种,我喜欢。”

    “唉,这小子有他好受的。”

    “看吧,看着王飞怎么收拾这小子吧,王飞可是剑者境界的剑修,怎么是他一个剑徒所能比拟的。”

    在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带着轻蔑的语气议论着,仿佛韩玄斌已经是个死人一样。

    “铿,铿。。。”韩玄斌的剑劈在工作人员身上,仿佛劈在石头上一样,发出铿铿的响声,但是始终无法破了工作人员的防御。

    “哼。”

    工作人员带着调戏的笑容对着状态疯狂的韩玄斌一拳轰出,拳身被剑气包裹着,周围空气瞬间凝固,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倔强的男孩。

    别说他是一个小小的剑徒了,就是一个剑者在没有剑气防御的情况下,被这拳击中也会受伤。

    不出意外,轰的一声。韩玄斌被打飞了,身体重重的摔在了远处的地上,喉咙一动,一口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全身骨骼尽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艰难的趴在地上喘气。

    “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来铸剑坊闹事,你不知道这是秦氏家族的产业吗?连镇长见了老板都要礼让三分,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人物了,就算打死你,也不会有人来过问的。”工作人员嚣张的笑道,仿佛眼前的韩玄斌是个蝼蚁般一样。

    “来人,给我处理一下这里。”给身后的四个大汉使了个眼色,让几人收拾收拾,毕竟还要营业呢。

    四rén miàn目狰狞的走向韩玄斌,此时的韩玄斌已经奄奄一息,但是他们没有一点手下留情,对着韩玄斌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大家都继续工作吧。”那个工作人员恶狠狠的看了韩玄斌一眼,然后对着看热闹的工作人员说道,因为刚才的事件,好几个客人都被吓走了,现在铸剑坊没有一个客人,只剩下他们这些工作人员,暗叹一声晦气,然后转身准备继续工作。

    就在这时

    “王镇长,这次的合作非常愉快,欢迎下次光临。”一个相貌端正,体型臃肿的,秦色着装的中年男子对着旁边的一个略微瘦小,尖嘴猴腮的男子笑呵呵的说道。

    “秦老板,别客气,跟你们秦氏家族合作,我很高兴,希望我们俩可以在天河镇共创未来。”尖嘴猴腮的男子附和道。

    秦风,秦氏家族在天河镇的代言人,也是总负责人。

    王虎,天河镇镇长,年轻时为帝国立下汗马功劳,后来在战场上受伤了,退役了以后回到了老家天河镇,当上了镇长。

    秦风似乎很喜欢别人夸他秦家,脸上的笑容更甚了,但是当他俩从后厅出来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四个大汉殴打一个年轻男子,年轻男子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王虎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头,但是转瞬就消失不见,毕竟这里是秦氏家族的铸剑坊,发生这样的事该由秦家自己解决,自己出面的话有点不大妥当。

    秦风似乎也感受到了王虎的意思,本来这要是放在平时也没什么,但是在镇长眼皮地下打人,这样一向好面子的秦风有点生气。

    “这是怎么回事?”秦风非常生气的对着工作人员说道。

    看到这,王虎知趣的跟秦风告别,“秦老板,改天再见,我先回去了。”说完对着秦风拱拱手,转身就走了。

    “王镇长慢走,改天必定登门拜访。”秦风说道。

    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对着秦风行了行礼,然后就秦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找我的?我没见过他啊,以后别这么鲁莽,这样影响生意。”秦风左思右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决定放弃了,叮嘱了工作人员几句走向了后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