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恢复-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05章 恢复

    第二百零三章恢复

    就在秦风走向后厅门口的时候,突然身体一顿,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他是来找我的?”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

    秦风脚尖一点,瞬间跑到了被殴打的年轻男子身边。

    看到秦风过来,四个大汉都停住了殴打。

    这次仔细端详起来,刚才因为生气,还有镇长在,也就没仔细看这男子的样子,现在近距离自己一看,惊呆了!

    韩玄斌被打了一拳就受了很重的伤,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现在被四个大汉拳打脚踢,他顿时心灰意冷,脑海中想到了很多画面,有自己母亲,父亲,还有自己的mèi mèi,跟自己最好的兄弟,想到这一幕幕,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不甘心这么憋却的死掉。

    秦风刚才突然间想到,家族跟他说族长的儿子韩玄斌要来天河镇铸剑坊,算了一下日期正好是今日,当他看到这个昏迷不醒的男子是韩玄斌时,非常的生气,非常的愤怒。

    在怎么说也是族长的儿子,要是有个三场俩短,族长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隐约中模糊的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紧接着眼前一黑,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韩玄斌慢慢的醒来了。

    醒来看了一下四周,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没死?”

    “我记得我在跟霸剑双子在争夺剑神手札时最后同归于尽了么?”

    “难道我重生了?”

    醒来的韩玄斌看到自己居然睡在一个卧室里,卧室的格调跟以前自己居住的地方不一样。

    慢慢的大量的信息融入了韩玄斌的大脑,韩玄斌慢慢的抬起头,再次大量了一下周围的一切,感觉一切都如梦幻般存在。

    自己明明身死了,居然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而且所有的实力都化为乌有,就是说现在的自己就像个平凡人一样。

    不!

    不平凡人还差!

    差的出奇!

    这具身体因为被殴打,现在浑身都是伤,只有一口气在。

    不过在这个主人的记忆中得到了许多关于这个大陆的信息,不幸中的万幸,这个世界也是剑修世界,而且天地灵蕴要比原来的世界浓郁很多。

    在者就是这个世界的强者非常的多,这对于一心追求剑道巅峰的韩玄斌来说,是件非常兴奋的事。

    仔细梳理了一下这个大陆的情况,这个大陆叫剑心大陆,剑修数量非常庞大,多的吓人,而自己的这具身体的主人则是古技帝国浑天城秦氏家族族长的私生子,因为chéng rén礼时没有到达到剑者境界,被放逐到了这里。。。。

    最重要的是。。。。

    自己前世大陆最强者,才相当于这个大陆的剑灵境界,这样高处不胜寒的韩玄斌很是无奈,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不过随即又兴奋起来了,这样不是更好吗,自己要的就是超越自己,追求剑道巅峰么。

    知道了这些信息的韩玄斌也不得不为这个人感到悲哀,丹田无法凝聚剑气,无法吸收天地灵蕴,经脉闭塞,在世人眼中就是一个废物。

    韩玄斌也不是一个迂腐的人,有些事发生了就没法改变,就算你在努力也秦费力气,还不如把时间花在追求剑道上。

    慢慢的韩玄斌接受了穿越的事实,也慢慢的把这具身体当成了自己的身体,灵魂彻底与这个主人的灵魂融合。

    “兮。。。“鼻子秀了一下空气中浓烈的天地灵蕴,韩玄斌眼中满是兴奋。

    韩玄斌试着吸收天地灵蕴,但是无一例外,所有的天地灵蕴都经过身体流入丹田,但是最后都慢慢的散了。

    是的,还是无法吸收天地灵蕴,没有天地灵蕴,根本无法突破到剑者境界。

    韩玄斌有点伤感,前世自己的身体在整个大陆也算顶尖的,但是这一世的身体居然无法吸收天地灵蕴,被人称为废物。

    “既然无法吸收天地灵蕴,那就看看精神力吧!”韩玄斌自言自语道。

    紧接着,韩玄斌的意识慢慢的渗透了识海,感受到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韩玄斌笑了,真的笑了。

    是的!

    自己的精神力还在,相当与剑灵境界的精神力还在。虽然精神力不能说明什么,但是韩玄斌很高兴,因为最起码不是除了记忆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了。

    但是,当韩玄斌很高兴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意识进入识海,慢慢的走向了识海中央,居然看到了一个银秦色的光团,驱使着意识慢慢的靠近银秦色光团。

    当意识靠近银秦色光团时,轰的一声,银秦色光团炸开了,耀眼的秦光照亮了韩玄斌全身,无数碎片散向身体各处,韩玄斌瞬间头痛欲裂,抱着头大声的叫着。

    韩玄斌前世怎么说也是高手,心境之高无人能比,但是已经疼成这样,可想而知爆炸的威力有多大,但是奇怪的是,不管怎么疼痛,他的识海居然没有一丝的破损。

    就在韩玄斌疼痛欲裂,快要昏迷过去的时候,一个古老而悠远的声音在韩玄斌脑海响起,“哈哈,终于有人找到这里了。”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韩玄斌的疼痛居然在快速的减弱。

    韩玄斌抱着头站起来看了看四周,怎么回事,刚才是谁在跟说话,怎么自己的疼痛在减弱啊。

    “你好,传承者!”声音再次响起。

    韩玄斌此时已经感觉不到一丝疼痛了,但是想起刚才的事还是一整后怕。接着韩玄斌就奇怪了,到底是谁在跟自己说话啊。

    “哈哈哈,别找了,我在你识海。”

    果然,韩玄斌再次进入识海,看到了一个灰色能量身影,一个秦胡子老头笑呵呵的看着他。

    “你是谁?”

    “我是剑神手札中孕育出来的灵魂印记。”

    韩玄斌彻底傻眼了,原来自己不顾身死要得到的手札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识海。

    “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识海?”

    “手札有灵,自动择主。”

    “我怎么会重生在这里呢?”

    “还有,我到底能不能回到我以前的大陆啊?”韩玄斌知道了这是剑神手札的灵魂印记以后,急忙问了一些关心的问题。

    但是灵魂印记只说了一句话,“孩子,好好努力吧,我将要消散于天地间,剑神手札的所有东西都留在了你的识海中,好好努力,不要辱没了剑修的风采。”说完声影慢慢变淡,直至消失在虚空中。

    韩玄斌沉默了好久,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过了一会才想到剑神手札,自己为了它都身死了。

    意识进入识海,慢慢的看着剑神手札,一看惊呆了,里边有各种各样的剑技,战斗经验,这可是无穷的宝藏啊,对于噬剑如命的韩玄斌来说,无异于一个sè láng突然间得到一个天下第一大měi nǚ一样。

    有了剑神手札,他相信,他会很快的恢复到前世的巅峰实力,甚至更高,顺便也可以证明给家族看,这具身体的主人不是废物。

    韩玄斌笑了!

    真的笑了!

    很高兴的笑了!

    是的!对于一个为剑痴迷的人,追求剑道比自己的性命也重要,而上天既然给了韩玄斌一个重生的机会,让他有机会追求自己的剑道,还有什么是比这更美好的事情!

    既然下定决心要在这个大陆继续追求自己的剑道,那么就先改善改善这具身体吧。

    韩玄斌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慢慢的在识海中找寻关于淬炼身体的方法。虽然自己的记忆里有前世的淬炼身体的方法,但是在看了剑神手札以后,明显感觉自己的方法不如手札里的。

    突然韩玄斌眼睛一亮,有了,就是这个了。

    韩玄斌按照手札里记载的方法缓慢的在体内运行着,陡然间一股气流自经脉中缓慢的流动,韩玄斌大喜,果然不愧是天地灵蕴充足的地方,感应气流都这么快,这要是放在前世,连自己也不会相信的,但是现在就发生在自己身上,这样韩玄斌好一阵无奈。

    不过随即就调整心态,是的,在淬炼身体的过程中必须保持心静,还的有坚韧的意志,要不然根本无法熬过那淬炼身体,重塑经脉的痛苦。

    慢慢的引导着这股气流,向着小腹下的丹田流动,韩玄斌此刻小心翼翼的,因为他知道,只要一个不小心,随时有可能暴体身亡。

    “丹田无法凝聚剑气,也无法吸收天地灵蕴,会不会连用精神力凝聚的这股气流也无法吸收呢?”韩玄斌一边控制着气流前进,一边心想道。

    过了好一会,终于气流要进入丹田了,当气流进入丹田时,毫无意外的瞬间扩散开来,丹田无法吸收这股气流,这是韩玄斌现在唯一的想法。

    韩玄斌此时很伤感,很郁闷,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不!

    在下一刻,韩玄斌震惊了!

    是的,当气流扩散开的时候,奇异的事情出现了。

    天地灵蕴陡然间就像大风暴一样,疯狂的涌入韩玄斌的身体,而此时韩玄斌的身体骨骼嘎嘣嘎喯的想起来,剧烈的疼痛充斥着韩玄斌的整个大脑。

    韩玄斌头痛欲裂,几乎要陷入疯狂状态,但是两世为人的他,终究还是经验比别人强。

    心底保留着最后一丝的明悟,清醒,通过这一丝清醒,韩玄斌努力控制着这些天地灵蕴,引导着它们随着经脉流动,不让他们肆意的破坏韩玄斌的身体。

    但是,韩玄斌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天地灵蕴像大海决堤一样,疯狂猛烈的撕裂着他的骨骼,肌肉。

    经脉在这一刻也都破碎开来,如果此时有个剑修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很震惊的,这些天地灵蕴看似疯狂的撕裂着韩玄斌的经脉,骨骼,肌肉。但是却是有规律的进行着。

    天河镇上空原本万里无云,烈阳高照的。陡然间一片黑云瞬间遮住了天河镇,无数的天地灵蕴形成一个很大的漩涡疯狂的涌向天河镇秦氏铸剑坊。

    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向铸剑坊。

    “怎么回事?”

    “世界末日到了吗?”

    “是谁在突破呢?难道是秦风?”

    “小胡,赶紧回家,这根本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接触的。”

    天河镇的大街上,人心惶惶,议论声滔滔不绝,有些人甚至急忙跑回家,怕这天地灵蕴波及到自己。

    “王福,到底怎么回事?”天河镇镇长的府邸,王虎正在喝茶,突然间脸色大变,放下茶杯,望向铸剑坊。

    门外进来一个秦发老者,是镇长府邸的总管,来人对着镇长躬身,然后说道:“无数的天地灵蕴形成巨大的漩涡,涌向铸剑坊,原因不知。”说完就退到一边,静等镇长王虎说话。

    镇长王虎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转身回到了大厅。“难道是秦风在突破吗?”

    秦风此刻也发现了,但是他没有轻举妄动,也许是一个剑修高手在这里突破呢,他在静静的等待着。

    韩玄斌的屋里,他体内的天地灵蕴依旧在不断的撕裂经脉,然后重组,撕裂重组,无数次的重复着,淬炼着他的身体。

    韩玄斌额头之上现在都是汗水,疼痛充斥着整个大脑,连最后一丝清醒都彻底奔溃了。

    韩玄斌昏迷了,而他体内的天地灵蕴速度在慢慢的下降着,最后慢的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缓缓的流向丹田,此刻的丹田也经过天地灵蕴的摧残,已经破败不堪,但是当天地灵蕴进入丹田时,在慢慢的恢复着丹田。而他的经脉也在最后一次撕裂然后重组中定型了。

    外面的天空终于恢复了原状,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大部分人以为秦风在突破,在很多人眼里,秦风乃剑灵境界的强者,。剑灵强者,在天河镇已经算是顶尖高手了,如果让他突破到剑王境界,那天河镇以后还不是他说了算,想到这众人纷纷摇头,表示无奈。

    在天地灵蕴形成的漩涡消失以后,铸剑坊正常营业。但是秦风急忙跑到了韩玄斌的屋里。

    当他看到屋里破败不堪的景象时,有点惊讶,韩玄斌此刻衣服破裂,昏迷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