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等待-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06章 等待

    第二百零四章等待

    虽然有很多话要问,但是也只能等韩玄斌醒过来了。

    当韩玄斌醒过来以后,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期间有很多人来打听事情的真相,但是秦风始终什么都没说,他们也都慢慢的散了。

    看到韩玄斌醒来,秦风上前急忙问道:“斌斌,昨天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昏迷了?”

    韩玄斌一怔,刚醒来就突然被问这么多问题,蒙圈了。

    但是随后甩了甩头,看了看秦风,叫道:“秦叔。”在韩玄斌记忆里,秦风谈不上是好人,但是也不坏,一直中规中矩的,所以韩玄斌才叫了一声秦叔。

    “斌斌,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对不起。”秦风以为韩玄斌在怨怪自己的下属殴打他呢,急忙解释道。

    韩玄斌淡淡的笑了笑,欲要下床,但是被秦风给制止住了。韩玄斌刚醒,身体比较虚弱,还在多躺会吧。

    当秦风跟韩玄斌说了有关天地灵蕴形成的漩涡,是天地都变色时,韩玄斌都有点震惊了。

    这剑神手札的主人到底是谁,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淬炼身体,拓展经脉的方法居然能引动天地异象。

    震惊过后,韩玄斌把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秦风道来。当然韩玄斌不会说这些事跟自己有关,人嘛总会有一些秘密不喜欢被外人知道,韩玄斌也不例外。

    当秦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时,无奈的感叹一声,随即又是一阵后怕,原来从韩玄斌口中所得,有个强大的剑修无意中经过这里,看到韩玄斌被殴打昏迷,怜惜心起来了,就去韩玄斌的房间想帮韩玄斌治疗一下,谁知道突然间就要突破了,然后就波及到了韩玄斌,然后韩玄斌就昏迷了。

    是的!

    韩玄斌编造了一个强者出来,但是他没有说强者的等级,还是留着让秦风自己琢磨吧。

    眼下自己首要目的就是要强大自己,必须要努力的修炼。

    事后韩玄斌才知道,那天打他的几个人都被秦风给杀了,毕竟他怎么说也是族长之子,虽然是废物,但是也不是随便人就可以殴打的。

    这样韩玄斌本来想报仇的心也没了,人死了,仇了没了,正好可以一心修炼。

    次日,韩玄斌正式开始了修炼,前世的经验让他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韩玄斌发现,他的身体现在非常的结实,丹田也居然可以凝聚出一丝剑气,这就是要突破剑者的前兆。

    经脉在也不是以前的闭塞,而是比普通剑修都要宽好几倍的宽度。

    浑身散发着点点威压,如果让他现在对那四个殴打他的剑徒,他自信一个人赤手空拳不需要剑就可以打败四人。

    最让他惊喜的是,吸收天地灵蕴的速度居然快了很多,一丝丝天地灵蕴进入韩玄斌的体内经脉,然后就迅速的流向丹田,由丹田转化成丝丝剑气,然后在运转全身。

    今天,他吸收了一小时天地灵蕴,感觉已经饱满了,就停止了吸收。

    开始在识海中剑神手札里寻找到了一个剑技。

    剑技,剑心大陆所有剑修都在修炼,因为在同等级同wǔ qì的情况下,剑技的强弱将直接导致胜负的天平。

    剑技有强有弱,总共分为五种,普通剑技,地级剑技,人级剑技,在上就是天级剑技。

    这才四种,那最后的一种呢?到底是什么呢?

    这最后的一种剑技早已在剑心大陆失传,几百年来还没有人见过,它就是神级剑技。

    相传只有神才能使用的剑技,至今这只是个传说,没有一个人见过神级剑技。

    韩玄斌在剑神手札里找到了一个地级剑技,别小看地级剑技,虽然很大众,但是在天河镇这种小地方,地级剑技已经相当珍贵了,至于人级剑技也有天河镇的守护着才有,但这也只是传说。

    暗剑刺,地级剑技,练至大成可以毫无声色的越级杀死一个强大的剑修。

    越级挑战还能杀死,从这就可以看出,虽然是地级剑技,但是这不是普通剑技。

    韩玄斌眼睛大放异彩,是的,他非常兴奋,没想到剑神手札里记载的剑技也是这么的精妙,这要是放在前世的大陆,将会掀起多么大的惊涛骇浪,他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

    相比现在的剑技,他前世学的剑技只能用俩个字来形容垃圾。

    看到如此精妙的剑技,韩玄斌什么也不顾,急忙出去外边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修炼起来。

    每次伴随着韩玄斌的出剑,地面上都会有一道剑痕。如果被某个强者看到的话,估计会惊掉下巴,这哪里是一个剑徒能有的力量,还有如此精妙的走位,就算是剑者也不会如此吧。

    但是当事人韩玄斌却不亦乐乎的在修炼着,为剑痴狂怎么能是虚传呢!

    “轰。轰。。。”

    韩玄斌很认真的练着剑技,慢慢的感觉自己划出的轨迹居然能够引动天地灵蕴的流动,韩玄斌看到着,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继续埋头苦练。

    “铿”

    一声巨响,韩玄斌手中的长剑断成俩截,掉落在了地上。

    韩玄斌无奈的耸耸肩,“该出打造一把坚硬一点的剑了。”韩玄斌心里想到,然后他就在识海中搜索起来,这就是剑神手札留下的好处,不止有精妙绝伦的剑技,还有匪夷所思的铸剑方法,战斗经验,修炼心得。

    现在韩玄斌已经初步的掌握了剑神手札的一点用途了,反正只要自己不会的,总能在剑神手札上找到。

    马上韩玄斌就找到了一个铸剑的方法,既然是陪伴自己征战的佩剑,一定要质量好一点的,韩玄斌马上就手工画出了铸剑图,拿着图走向了铸剑坊。

    到了铸剑坊,直接把要打造的剑说给了工作人员,把图纸也给了工作人员。

    但是几个工作人员看了看纷纷摇头,一个工作人员对着韩玄斌歉意的说道:“少爷,对不起,我们铸剑坊的铸剑师傅都看不懂你的图。”他的意思很明秦,这个图根本打造不出剑来。

    韩玄斌眉头一皱,但是转瞬就摇了摇头,天河镇毕竟是小地方,自己在手札里找到的铸剑方法他们怎么能看懂,算了还是去别处吧。

    正当韩玄斌准备走时,一个秦发佝偻的老者出现了,对着韩玄斌颔首一笑,然后轻轻的说道:“能否让我看看你的图纸?”

    虽然他很镇静,但是也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激动,当接过韩玄斌给他的图纸的时候,彻底震惊了,如果按照图纸的方法,材料,他有信心打造出一把宝剑,甚至灵剑。。。

    “请问老伯。。。”

    韩玄斌的话还没有说完,老者就激动的说道:“我可以帮你打造,不要报酬。”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韩玄斌。

    韩玄斌点了点头、

    “三天,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给你打造出一把好剑来。”说完也不等韩玄斌说什么就去忙去了,可以看得出他很激动。

    经过工作人员的介绍,韩玄斌才知道,这个佝偻老者就是铸剑坊的镇坊之人,是一名铸剑师。

    剑心大陆除了剑修还有一种高贵的职业,但是人数却是不多,就是因为想条件太苛刻。

    铸剑师,只要是剑修就会用剑,只要是剑,就得铸剑师打造,所以这个职业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很火。

    铸剑师分为四个等级,铸剑士,铸剑师,铸剑大师,铸剑宗师。

    而刚才那个佝偻老者就是一名铸剑师,也是天河镇唯一的一名铸剑师李林。

    一般铸剑士只能炼制出凡剑,铸剑师可以炼制出宝剑,铸剑大师可以炼制出灵剑,传说中的铸剑宗师则是可以炼制出令无数剑修闻风丧胆却有非常渴望拥有的圣剑。

    韩玄斌前天用的剑也不过是一把凡剑,因为凡剑能炼制的人多,所有也比较多,而宝剑就不一样了,一个天河镇也不过才五把宝剑,灵剑整个浑天城也不会超过三把吧。

    知道这些消息后,韩玄斌笑了笑,转身走了。

    三天,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就在这三天,天河镇也发生了不少事,就是一个剑徒居然赤手空拳的到处去挑战剑者,虽然有时候被打的很狼狈,但是他的进步却是有目共睹的。

    第一天他被剑者打的都站不起来,第二天他跟剑者大成了平手,第三天他居然可以压制剑者。

    要知道虽然剑徒跟剑者只是一级只差,但是实力却相差十万八千里,剑徒就像婴儿一样,剑者就好比一个十多岁的小孩,这俩者有可比性吗?

    这个少年完全颠覆了传统的理念,越级挑战者必败。

    当韩玄斌在屋里吸收天地灵蕴时,外边到处是议论他的,然而他却什么都不知道,一心只想着突破到剑者境界。

    韩玄斌这三天的收获也不小,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要突破。

    一丝丝的天地灵蕴进入韩玄斌体内,然后进入丹田,转化成剑气然后顺着筋脉流出来。

    “好像吸收的速度慢了,难道要突破了吗?”

    天地灵蕴慢慢的流入丹田,最后达到饱满,然后韩玄斌引导精神力进入丹田,轰的一声,丹田里的天地灵蕴全部转化成剑气,疯狂的凝聚成一个全球,然后在破裂开来。

    “剑气,过滤。”

    一遍一遍的过滤,最后只留下了最精纯的剑气。

    “凝。”

    一声大喝,韩玄斌精神力瞬间收回,剑气缓慢的在丹田凝聚着,最后凝聚成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能量核心,就这个能量核心在缓慢的对着身体各处输送着剑气,来滋润身体。

    能量核心,是剑修最重要的部分,就算身体爆裂,只要能量核心在,就会重塑肉身。

    “这就是剑者境界吗?果然不错。”韩玄斌感受了一下剑者境界的剑气,感觉威力增加了不少。

    “唉,还是不够强大,看来还是的努力修炼啊。”韩玄斌随后摇了摇头。

    不够强大?

    刚突破到剑者境界就能凝聚拇指大的能量核心。

    这还不够强大

    要是让别的剑者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去撞南墙的,这简直就是气人吗?

    别人达到剑者境界积累很长时间的剑气也没有他的拇指大,而他还觉得小。

    人比人气死人。

    就在韩玄斌突破剑者境界的时候,天河镇又发生了一件震动整个天河镇的事情。

    有灵剑出世,所有人都纷纷的到铸剑坊来想要一睹灵剑,在天河镇要是能炼制出灵剑,也只有秦氏家族的铸剑坊了。

    “哥们,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啊?”

    “啊,你不知道?”

    “不知道。”

    “有灵剑出世了,都是去看灵剑的。”

    “啊,灵剑出世了,那赶紧走吧,去看看,这一辈子都没有遗憾了。”

    络绎不绝的剑者,剑徒都感到了铸剑坊,连秦风等人都惊动了,最后没办法,秦风只要让铸剑坊停止营业一天,就这样有些人还不死心,在门外等到天黑才走。

    “李老,真的炼制出灵剑了?”秦风非常激动的问道。

    灵剑,在整个浑天城都算是宝物级别的剑了,别说是一个小镇了,秦风很是激动,这可是自己家族的铸剑坊炼制出来的剑,这下铸剑坊的生意相信会更好的。

    李林点了点头,但是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灵剑。

    跟李林聊了一会,秦风才知道这是给韩玄斌炼制的剑,最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图纸跟打造方法居然也是韩玄斌给他的。

    这样他对韩玄斌的看法改变不少,本来以为韩玄斌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来到这里也只是让韩玄斌自己到处转转,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

    但是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不由的不对韩玄斌改变看法,看来自己的侄儿也不是表面上那么废物。

    一个废物能随便拿出能炼制灵剑的方法跟图纸,打死他都不相信。

    既然剑是韩玄斌的,秦风也不能说什么,吩咐铸剑坊的人以后对韩玄斌恭敬点,然后回去继续闭关去了,三天前那次灵蕴漩涡他有所感悟,这几天一直在闭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