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终于拿到了-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07章 终于拿到了

    第二百零五章终于拿到了

    韩玄斌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把正式佩剑,而且还是一把灵剑。

    据李林跟他说,能够炼制出这把剑,运气也占很大因素,主要还是韩玄斌的打造方法,要不然他一个铸剑师也不敢出手打造,这也算是他的巅峰之作了,李林很高兴,在晚年能炼制出一把灵剑来。

    “这把剑还没有名字呢,你取个名字吧。”李林笑呵呵的说道,他对韩玄斌的态度更是温和。

    废话,能不温和吗?

    人家给了你一个炼制灵剑的方法呢!

    韩玄斌想了想前世陪伴自己一生的剑,然后对着远方虚空默默的发呆,喃喃自语道:“残阳。。。”

    李林一听,急忙道:“残阳,很好,就叫残阳吧,希望以后他可以在你的手上发扬光大。”

    次日,阳光明媚,万里晴空。

    小镇的早晨,太阳刚过地平线,街上就有很多来来往往的人,叫卖声不绝于耳。

    韩玄斌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废物了,经脉拓宽了,丹田改造了,wǔ qì也有了,剑技也学了。现在只剩下修炼突破了。

    今天,韩玄斌感觉枯燥的修炼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于是准备挑战自我。

    他决定去天河镇的武斗场去找寻对手,生死突破去。

    武斗场,就是专门用来解决个人恩怨,或者剑修们互相切磋的,一旦踏上武斗场的擂台,生死由命。

    走在大街上,很快的就来到了武斗场。

    武斗场规模很大,金碧辉煌,引入眼帘的是一个大门,韩玄斌看了一眼,轻轻的走了进去,然后来到了一个登记处。

    “名字?”

    “韩玄斌。”

    “级别?”

    “剑者。”

    “这是你的身份令牌,拿着他进去排队去。”工作人员机械般的说完。

    韩玄斌接过令牌,看了一眼,跟自己说的一样,过去排队了。

    是的!

    每天来武斗场的人不计其数,工作人员都习惯了,要知道整个天河镇最精彩最繁华的地方就是武斗场了。

    武斗场非常的大,大门一进来就是登记处,然后就是二十个区域,每个区域有五个擂台,每个擂台都是全封闭的,这就是防止有人针对胜利者而出绝招。

    当然,比武切磋也是有约束的,剑者只能跟剑者比,剑师跟剑师比。

    当然也有跨级挑战的,不过非常少,也只是个别几个天才级的人物才能够办到。

    一般人想要越级挑战,只有在剑者区域的一个擂台上百连胜的话,就可以越级到剑师的区域去挑战了。

    二十个区域,有十五个是剑者区域,五个是剑师区域,没办法,剑者的数量非常的多,但是剑师在天河镇也不过百,这些擂台足够了。

    然后在这些区域的最中央有一个很达很大的区域,传说这个区域是剑灵级别的比斗场所,但是很多年没看到这个区域启用了。

    武斗场也是有奖励的,每胜利一场比赛得一分,失败一次扣一分,直到扣完为止。

    十连胜,武斗场会赋予武斗场专属勋章,然后奖励黄金一万两。

    要知道凡是能在武斗场十连胜的那个不是惊才绝艳的天才,天才就应该受到奖励。

    韩玄斌被分到了剑者第九号区域,第四擂台。

    很快就到韩玄斌挑战擂台了,这个擂主很厉害,是个剑者巅峰的强者,蹙眉大耳,非常壮实,手拿一把重剑,眼睛散发着阴冷的目光,在这个擂台已经八连胜了,这足以看出他的实力。

    但是韩玄斌一点也不担心,两世为人的他知道,作为一个剑修,在最危险最关键的时刻如果不能够保持一颗平常心,不能冷静对待问题的话,那么,他就没有资格成为一个强者,更没有资格去问鼎那虚无缥缈的剑道巅峰。

    韩玄斌的心很静,真的可怕,他的眼里没有一丝的但却害怕。

    “哥们,你看这人也就刚晋级剑者,居然要挑战里边那个狂人,真是不自量力。”一个身材矮小,尖嘴猴腮的人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对着旁边的朋友说道。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实力,里边那位可是八连胜啊,八连胜在武斗场都算厉害人物了,岂能是他这种小人物可以挑战的,要不是还没到十连胜,我估计这人早就去剑师区域挑战去了。”一脸猥琐笑容的他附和道,随后还不忘挖苦一下韩玄斌,“哼,我敢打赌他会被一招秒杀。”

    “哈哈。。。”

    听到身边不断的传来讽刺自己的声音,闭目等待裁判宣布进场的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股冰冷与黑暗的气息陡然从他眼里出来,眼睛扫过众人。

    众人看到他的眼睛时,不由自主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这是什么眼神,只有在生死边缘闯荡的强大剑修才有的眼神。

    韩玄斌没有理会他们,因为他知道,让他们住嘴的办法很多,但是最有说服力的就是实力,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话都是虚无。

    当听到裁判叫韩玄斌的名字时,他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了擂台。

    “哼,等着看吧,一会看他怎么爬出来。”先前看到韩玄斌眼神有点害怕的男子,此刻恶狠狠的诅咒道。

    当韩玄斌进入擂台以后,也没什么太大感觉,跟露天擂台一样,只是这个是封闭的。

    擂台里边摆设很简单,很空旷,擂台是个五米长三米宽的长方形台子,此刻韩玄斌走上了擂台。

    擂台上的魁梧大汉眼睛盯着韩玄斌,而后摇了摇头,谁也不知道他在表达什么意思,但是韩玄斌看出来了,这是对他的轻视,对他实力的不认可。

    裁判在站擂台中央位置,手里拿着一个册子,开始了宣读比赛规则。“擂台比赛点到为止,如果在没有认输的前提下,出现死亡情况,一概与武斗场还有参赛人员无关。。。。。。”

    说了很多,韩玄斌根本没有去听,他在打量他的这个对手,能在剑者区域达到八连胜,说明其实力也是不凡,要不然也不能走这么远了。

    韩玄斌从来不是一个轻敌的人,不管是什么人,什么实力,都不能轻视,要不然会后悔一辈子,甚至丢失生命。

    “你也算我重生以来的第一个正式的对手,今天就让我检验检验我的实力吧。”韩玄斌心里暗暗想道。

    当裁判宣读完时,看了看俩人,然后淡漠的说道:“开始吧。”然后就退到一边去。

    当然裁判不能出去,一方面是监察俩人是不是串通好了刷战绩,另一方面当然是为武斗场发掘人才,要知道一个天才那可是比几十几百个普通剑修都有潜力。

    在这里如果发现天才,或者有潜力的人,裁判会第一时间通报武斗场,然后由武斗场的相关人员来与这些人沟通,有些甚至直接加入了武斗场。

    为什么?

    因为他们禁不住武斗场的yòu huò,武斗场培养天才的方法让整个大陆都会眼红,而且还会得到武斗场的庇护。

    但也有一部分天才,他们不会加入任何势力,强者嘛,都会有高傲之心的。

    “胡涵。”大汉微微拱手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韩玄斌。”本来韩玄斌不想浪费时间的,但是处于礼貌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心了,我要出招了。”胡涵话音一落,一股惊天剑气从丹田急速涌出,空气陡然凝固,强大的剑气纷纷环绕在胡涵周身形成了剑气防御。

    韩玄斌身不动,脚下步伐轻移,带起串串幻影,整个人仿若融入到天地当中,双眸间乍现傲然之色,但却又让不世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平静,这时双方的能量气势也随之一变,变得云淡风轻,整个场面却不知为何,在傲然中尽显平静连带着起初因为胡涵的剑气使得紊乱的空气都安静了下来,而这份安静,似乎在无言中诉说这什么,又或是在酝酿着什么

    忽然间,空气都仿若凝滞了一下,下一刻,韩玄斌动了!

    一把引而待发的长剑蓦然出现在韩玄斌手中,细观此剑,剑身黝黑却未有能量泻出,只有那一层层的能量暗波流动,就在胡涵深吸一口气待若提剑袭进之时,韩玄斌手中的黝黑剑却猛然迸射出一道耀眼之极的光芒。胡涵双眼倏然一秦的同时,心下却未有任何忐忑之意,韩玄斌手中黝黑之剑发出声声轻吟,似乎在迎合着主人蓄势待发的攻击,伴随着轻吟之声,黝黑之剑周身的光芒越来越盛,擂台里边的气氛瞬间升温,连裁判都有点动荡。

    是的!

    韩玄斌重生后的第一把灵剑残阳出动了,不愧是灵剑,光是剑身露出来的威压就这般,如果全力发挥,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胡涵身体微动,身旁长剑倏然旋转了起来。但胡涵依旧双眼微闭,丝毫不为所动,老僧入定般的不因世事,但他的神情却似和整个天地交谈,天动地微颤,但人静心自平,擂台上杂绪紊乱的气流没有一刻停止,似乎在炫耀着它的不安分一般来回抖动。

    裁判在一旁皱了皱眉头,双眸一眨也不眨的关注着擂台相对而立的二人,他们在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呼吸,但依旧感觉到这场战斗一开始的窒息气氛,他们脸上的神色也未有一丝变化,这两张稚嫩的脸庞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年轻,诉说着他们的渴望。

    “很强,但是这剑气浓度就可以比拟刚晋级的剑师了,而且气势还在上升。”裁判看着胡涵微微点头。

    但是当他看到韩玄斌的时候,眼睛里居然露出一丝震惊,他能够感应的出韩玄斌身体里的剑气,分明是刚晋级剑者境界的剑修,但是眼前的事实让他也不得不相信自己的感知。

    看到韩玄斌身上发出的恐怖气势,周身环绕着的强大剑气,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可捉摸。

    这是刚晋级剑者境界能够发出的剑气吗?

    不!

    他有点不相信,也有点不敢相信。

    此刻他眼睛直直的盯着韩玄斌,如果韩玄斌这场战斗能够胜利的话,绝对可以把他放入重点名单中去。

    对。

    就是重点名单,就刚刚韩玄斌的表现根本还达不到武斗场的超级名单,超级名单中的人物个个都是惊才绝艳之辈,可不是他这种剑修可以比拟的,在裁判眼中,他也就是仅仅有一点天赋而已。

    胡涵睁开了双眼,长剑挥出。

    下一刻胡涵动了,迎着韩玄斌手中的黝黑的残阳剑的刺眼光芒,挟着风雨之势,借着雷霆之威,手掌落在了长剑剑柄上,长剑停下来的同时,胡涵手腕一抖,长剑带出一道幻影,急速刺出,没有剑芒,没有劲风,有的只是霸道的剑气!不断提升的剑气,无限提升的杀意,剑意,韩玄斌脸上顿然变色,手中残阳剑发散的耀眼光芒都在这一刻猛然一窒,下一刻,韩玄斌脚下略动,身形已然退开,在胡涵奔袭而至的身影中,韩玄斌的双眼不自禁的眯了起来。

    “看来还是要用剑神手札里的剑技呢。”韩玄斌心里飞快的想过对策。

    本来想靠身体还有前世的战斗经验来赢比赛,显然是不可能了,胡涵八连胜也不是吃素的。

    “很好。”胡涵只说了俩个字,但这俩个字足以表明他对韩玄斌的重视了,他承认一开始轻敌了,现在他将要动用全力了。

    韩玄斌提起体内剑气,不断的输进残阳剑中,下一瞬间,残阳剑已经看不到黝黑的纹路,只能看到犹如实质般的剑芒迸射而出,一道、两道、三道连续七道实质剑芒脱离残阳剑剑体,悬浮于残阳剑本体周围,算上残阳剑本体,整整八把威势十足的能量剑倏然刺向奔袭而至的胡涵。

    八把能量剑在刺近的同时光芒再涨,化为八道能量巨剑,挟着十足威势轰然砸下,快要接触到胡涵手中长剑之时,八能量巨剑却又八合为一,胡涵双瞳一缩,身体的袭近嘎然而止,下一刻毫无征兆的空移了数米之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