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武斗场的战斗-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08章 武斗场的战斗

    第二百零六章武斗场的战斗

    韩玄斌心中冷笑,这一招长风破乃是他自剑神手札中学到的地级剑技中威力最大的杀招,最后的八把光剑可合可不合,韩玄斌仿若已经有了胜算,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他相信这场比赛他会赢,重要的是它的后招。

    胡涵闪过的身躯未有一丝滞留,长剑依旧简简单单的划出,但是长剑的周围却布满了毁灭之势,攻势中带有风雷之声,威猛十足,韩玄斌仿若没有看到一般,双手合十,食指一并,旋即向下猛然一挥。胡涵双臂一分全身剑气化作一股无形力量将周身所有毁灭之力凝结而起,化作点点电芒席卷而至,迎着那把能量巨剑而去,远看像似飞蛾扑火般的毁灭电芒,却在冲撞消磨中重重打击能量巨剑,终于那剑芒的金huáng sè慢慢地黯淡了,直至消失。

    “什么?这是什么剑技,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威力,地级?人级?”这个韩玄斌给他太多的惊喜了,裁判目不转睛的盯着韩玄斌。

    这是胡涵在武斗场遇到最强劲的对手了,他能够八连胜,也不是吃素的,但是此刻韩玄斌却一直压着他打。

    正当他以为接下了韩玄斌的攻击时,异变突起。

    被胡涵毁灭电芒能量巨剑,瞬间回到了残阳剑的剑身,韩玄斌脚尖一点,后退一步,此刻残阳剑身隐隐散发着强大的剑气,手持残阳剑,在空中轻轻的划了一个圆圈,陡然间空气中所有的天地灵蕴都疯狂的涌入这个圆圈。

    韩玄斌看着眼前由剑气凝聚而成的圆圈,然后很淡漠的盯着胡涵。

    胡涵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韩玄斌,他不相信韩玄斌在接受了他的全力一击之下还能发出如此霸道的招式。

    说时迟那时快,残阳剑一收,没有了残阳剑的支撑,吸收天地灵蕴的圆圈急速的射向胡涵,胡涵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他不想输。

    “不。。。”胡涵大声的喊了出来。

    出道以来,剑者境界还从来没有败过,由于心中的信念,胡涵聚集了最后一丝剑气,汇聚与长剑上,猛然挥出,与圆圈撞在了一起。

    “轰。”

    一声巨响,圆圈的能量快速的散去,胡涵的长剑掉落在地,整个人躺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但是眼睛依然盯着韩玄斌,竟是不可置信的眼神。

    韩玄斌站在了擂台上,深吸一口气,收气了残阳剑,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胡涵,转头看向裁判。

    此刻裁判依然处在震惊之中,韩玄斌带给他的震撼太多了,胡涵是他亲眼看着八连胜的,但是此刻却被韩玄斌轻松的打败了。

    是的!

    最后时刻要不是韩玄斌留手,胡涵此时已经命丧黄泉了。

    韩玄斌看到裁判的脸色,干咳一声,裁判倏然醒来。

    “呵呵,太入神了,居然忘了公布胜负了。”裁判一脸歉意的看着韩玄斌说道。

    等他公布出结果后,韩玄斌走出了擂台。而裁判则是走向了武斗场高层的办公室。

    “快看,那小子出来了,一定是输了,要不然也不会这样的严肃了,早就说了他自不量力,哼,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实力。”就在韩玄斌进去时羞辱韩玄斌的男子一眼就看出了韩玄斌。

    “是啊,这也是个教训,让他知道在武斗场不是他这种人能够嚣张的。”旁边的人附和道。

    韩玄斌没有理会他们的窃窃私语,快速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前世的高手傲气让韩玄斌不屑与这些人理论。

    实力!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其他的都是浮云。

    两世为人的他知道,他的追求剑道的道路跟别人不一样,不断的挑战,追求实力。

    尽管韩玄斌重生,但是他依然在心里认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其他的一切都是虚无。

    是的!

    “哈哈,,废物。”旁边的一群人都在嘲笑韩玄斌。

    “我进去了,现在轮到我了,我要来个十连胜,哈哈哈。”嘲笑韩玄斌的男子自信满满的跟旁边的几个人炫耀道。

    “飞哥已经是剑者巅峰了,在整个天河镇年轻一代也算是顶尖人物,就算是剑师来了也有一薄之力,飞哥,你一定会赢的。”一个瘦小的人,满脸奉承的说道。

    江飞,就是刚才带头起哄蔑视韩玄斌的人,他小小年纪就剑者巅峰的实力,在天河镇年轻一代也算是个高手。

    江家,在天河镇也算顶尖的大家族,能跟秦家抗衡的家族。

    天河镇三大势力,秦氏家族分部,江家,镇长府。

    这么多年,因为生意上的往来,秦家跟江家明争暗斗的。

    江家在天河镇算个大家族,但是在浑天城秦家眼里就是一蝼蚁一样的存在。

    只是秦氏家族家族事务繁忙,而且也不好因为一个小镇级别的家族而大打出手。

    这些年来也只是天河镇秦家分部在跟江家斗,就算是天河镇秦家的一个小小分部,江家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此刻江飞浑然不知刚才被他们鄙视的一无是处的人就是秦氏家族现任族长的儿子韩玄斌。

    “我进去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江飞阴笑了一声,吩咐道。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道。

    就当江飞要进去的时候,守在擂台室进口的一个人拦住了他,机械式的说道:“对不起,尊敬的客人,今天擂主说了不再接受挑战,请明天在来吧。”

    “嗯?”江飞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今天胡涵不是还说扬言要十连胜直接进军剑师擂台么,那时他八连胜,就算赢了刚才那小子也才九连胜啊,怎么会不接受挑战呢?”

    武斗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擂主一天最少接受一场比赛,接下来就很自由了,可以休息第二天在接受。

    这也算是对强者的一种尊重。

    毕竟要是一天无限期的接受挑战,一些小罗罗根本不值得出手的也去打,那这些天之骄子们都会抱怨的。

    这就是武斗场的英明之处。

    同时也得到了很多剑修的赞同。

    被守卫拦在外边,江飞也没有冲动,要是在平时,早就动手打人了,但这里是武斗场,就算他们家族在厉害,也不敢在武斗场闹事。

    武斗场,这个在帝国遍地都是的组织,地位一直都是超然存在的,没有人敢在武斗场闹事,敢在武斗场闹事的人已经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算了,明天再来吧,哼,不知死活的家伙。”江飞脸色阴沉的想道。

    众人看到江飞在跟守卫说了几句话就出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到江飞脸色阴沉,都不敢说话。

    江飞越想越不对劲,怎么回事,难道?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但是很快被他给否决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突然间他心里有种很不详的预感,抬头急忙对着旁边的人冷声说道:“给我去查查刚才的战斗结果。”

    一个人急忙快速的跑去查探去了。

    武斗场的结果不公开,但是会记录在身份牌上,如果擂主不想说自己赢,除非你去找管理员询问结果。

    刚才虽然韩玄斌赢了,但是裁判好像有什么急事一样,直接就走了。

    过了一会那人就回来了。

    “怎么回事?”江飞急忙问道,显然他也很想知道结果,尽管他不相信韩玄斌可以赢的比赛。

    “飞哥,,。。。”这个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其他人都看着他,等待着他说结果。

    “说啊,结巴啥啊?”

    “怎么,结果不是胡涵赢了?”

    “哎呀,别墨迹了,说话,飞哥还等着呢。”

    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他们也很想知道结果,在江飞让人去查结果的时候,他们就有种不详的预感,隐约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众人都是万金油,怎么会点破。

    “好了,别吵了,你说吧。”江飞眉头一皱,脸色阴沉,身体散发出冰冷的杀气,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对着刚才那人说道。

    “飞哥,刚才的比赛被一个叫韩玄斌的赢了,胡涵输了。”那个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怎么可能?”

    “就他那个菜鸟还能赢比赛?”

    众人惊呆了,但是依然感觉像是梦幻般,韩玄斌怎么可能赢比赛,在他们眼中的小蝼蚁怎么可能赢比赛?

    “哼,该死的!”江飞一怒,冲天剑气环绕在全身,气势直线上升,周围的人都不得不用剑气防御。

    “但是胡涵没有出来啊?”一个人小声道。

    众人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一个个脸色铁青,一怔后怕,这个男子多么强大的实力啊。

    常年在武斗场的剑修都知道,一个人被打至昏迷的时候,就会从擂台室的hòu mén直接送到武斗场专门为剑修准备的房子里去,不会出现在正门。

    刚才韩玄斌打败了胡涵,胡涵到现在都没有出来,那么结果就呼之欲出了。

    胡涵被韩玄斌打伤昏迷了。

    众人想到这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好强的实力。就算江飞剑者巅峰的实力,赢胡涵有把握,但是想打伤致昏迷,他们自认为江飞办不到。

    江飞低头沉思,看来这个人实力很强,他自问自己不出绝招绝对做不到这样。

    “哼,就算你强能怎么样?惹了我,你别想在天河镇过下去。”江飞冷哼一声,脸色铁青,眼睛冒出摄人的精光,一挥衣袖,狠狠的走了。

    韩玄斌此刻已经回到了铸剑坊,因为秦浩的缘故,秦风特地给韩玄斌准备了一个小院落。

    北苑,韩玄斌居住的地方,秦风命令禁止闲杂人等去打扰他。

    韩玄斌也喜欢清静,这样有助于他修心。

    韩玄斌坐在北苑院子中央的小石凳上,仔细想着今天的比赛,在今天的比赛里,他收获了很多。

    战斗经验,前世的异大陆第一高手不是吹出来的,韩玄斌他不缺。

    剑技,什么剑技能比得上剑神手札里的剑技,剑神手札现在处于封印状态,只要他突破一个境界,就有解封一层,韩玄斌相信后边的剑技一定很强大。

    那,韩玄斌缺少什么?

    天地灵蕴的控制。

    对,就是对天地灵蕴的控制。

    前世的大陆天地灵蕴根本没有这个剑心大陆的浓厚,韩玄斌刚刚身体重生,对天地灵蕴还有点控制的不够精妙。

    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剑气跟天地灵蕴的瞬间转换,这才算是小成吧。

    还有一点就是,韩玄斌永远相信,只有在生死战斗间,方才可以突破。

    所以韩玄斌选择了武斗场,武斗场虽然谈不上真正的生死战斗,但是这里无疑对韩玄斌的历练最好了。

    韩玄斌前世大陆第一高手,但是跟剑心大陆比就是垃圾,跟剑心大陆的剑灵境界相当。

    韩玄斌的精神力早已达到剑灵境界,现在只需要厚积薄发,吸收足够的天地灵蕴,然后一举突破。

    对他来说现在突破到剑灵境界很容易,但是那样对身体负荷太大,会造成身体的伤害,而且在剑道上会走不远。

    韩玄斌现在不着急突破就是因为在等待,等待足够的时间,足够的天地灵蕴。

    他的目光很长远,绝对不会止于剑灵。

    所以他不会轻易突破。

    经过擂台赛,韩玄斌也对控制天地灵蕴有点心得,此刻一回到北苑,就开始思索了一会。

    然后直接盘坐在地上,修炼了起来。

    前世的修炼狂人也不是盖的。

    武斗场一个高层的办公室,房间很古朴,里边很简洁,给人以温和古朴的感觉,没有一丝的奢侈。

    从这就可以看出武斗场的做事态度低调。

    武斗场确实低调,虽然实力强大,地位超然,连帝国都不敢轻易招惹,但是他们从来都很低调,低调的让别人以为武斗场只是一个商业模式的经营。

    此刻站着一个秦发老者,要是韩玄斌在的话,一定会认出来,这就是他那场比赛的裁判。

    一个中年男子坐在一个凳子上,穿着简单古朴,眉宇之间散发着强烈的杀气,脸型比较圆,眼睛很小,鹰钩鼻子,手里拿着一个资料慢慢的看着。

    良久,他抬起头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略微沙哑的问道:“他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