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年少-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09章 年少

    第二百零七章年少

    秦发老者裁判略微一拱身,严肃的说道:“洪理事,他十五岁刚过chéng rén礼。”

    “哦。”那名叫洪理事的人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面无表情的在思索着。

    洪理事,武斗场剑者区域的负责人,是天河镇武斗场除却会长跟长老院之外最大的领导人之一。

    洪理事,在武斗场绝对属于顶端高层,他的话甚至可以影响武斗场长老院的一些决定。

    他负责的是武斗场的剑者区域,身居要职,一般人平时连面都见不上。最主要的是他经历多太多太多的事,见过太多太多的天才。

    五十多岁的他这些年见过的天才绝对非常的多,因为平时经常便装在武斗场挖掘人才。

    甚至见过十三岁达到剑师境界的逆天般天才,所以对韩玄斌的表现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以注意一下,十五岁的剑者巅峰还是有不少的。”洪理事一个手指在桌子上来回敲打着,淡淡的说道。

    秦发老者裁判吸了口气,上前一步,看了看洪理事若无其事的样子,轻轻的说道:“他有一个很厉害的剑技,疑似地级,甚至人级。。。”

    地级剑技在天河镇已经算是顶尖剑技了,普通人根本见都见不到,都掌握在一些大势力手里。

    而人级剑技,连天河镇都只有传说中的守护者有一套,但是人们这些年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关于它的传说却是流传不止。

    地级剑技就会令一些为剑痴狂的家伙眼红了,更别说是人级剑技了,如果让人知道,一定会血流成河的。

    但是裁判想错了,韩玄斌的长风破剑技其实是地级剑技。

    威力很大?

    对!

    剑神手札里的剑技不能按常理来说,这是韩玄斌这些天对剑神手札的评价。

    闻言,洪理事一直敲打桌子的手指戛然而止,眼睛直盯着前方,默默的没有说话,好像在想什么事。

    秦发老者裁判站在洪理事身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洪理事身体周围空气的流动在变化,天地灵蕴也在不断的逸散。

    秦发老者裁判轻轻的弑檫着额头的冷汗,这还是无形中散发出来我威压,如果正面对战,他不敢想象,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文儒雅的人会爆发出多么强大的战力。

    他一点都不会怀疑洪理事的破坏力。

    “你给我讲讲他的战斗过程。”洪理事开口了,眼睛已经盯着前方,仿佛所有的事尽在眼底一样。

    秦发老者裁判浑身压力顿减,深吸一口气,急忙道来,“他的剑法居然可以凝聚出八道能量巨剑,然后八者合一。。。。”

    等到裁判讲完时,洪理事转过头来看着裁判,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洪理事。。。”裁判想说什么,但是被洪理事打断了。

    “应该不是人级剑技,小小天河镇也就守护者有一套人级剑技,在就是我们武斗场有一份,他虽然是秦氏家族族长的儿子,但毕竟是私生子,而且还被驱逐出家族,放逐到天河镇,肯定不可能有人级剑技。”洪理事分析道。

    不愧是武斗场,这么一会功夫就调查清楚了韩玄斌的身份。

    由此可见武斗场的恐怖性。

    “而且根据你的描述,他的剑法走的是杀戮道路的,跟秦家的家传剑法不一样啊,难道这小子有什么奇遇?”洪理事说道这,眉头一皱,在仔细的思考着什么。

    洪理事以为韩玄斌一定是得了什么奇遇之类的,要不然也不会得到这么精妙的剑法,被人称为废物的身体居然修炼到了剑者境界,马上就要突破剑师境界了。

    想到这,洪理事就认定韩玄斌是得到了奇遇。

    要是秦家知道自己放逐的族人不但能修炼还得到了奇遇,不知道会什么想。

    想到这,洪理事笑了笑。

    “洪理事,我总感觉这小子不简单。。。”裁判略有所思的说道。

    武斗场的宗旨就是不放过一个天才,裁判的职责主持公道是小,发掘人才才是第一任务,所以裁判才会对这件事这么上心,毕竟宁可错误,也不错过。

    “你说说怎么个不简单了?”洪理事小眼睛眯起来看着裁判的脸,笑了一声,淡淡的道。

    “我,,,他。。。。。”裁判只是有个直觉,也没有什么证据,根本没有什么说服力,所以就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

    看着裁判结结巴巴的,洪理事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淡淡的道:“这个韩玄斌可以注意一下,但是也不值得重点关注,好了你下去吧,没事别打扰我。”

    裁判还想说什么,但是想了想,对着洪理事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次日,也就是韩玄斌来天河镇的第六天了。

    六天前他还是一个别人口中的废物。

    此刻却是一个剑者巅峰,随时可以突破到剑师的强者。

    命运果然无法琢磨。

    也不知道秦家的人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想。

    韩玄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房间,然后拿起残阳剑,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爱惜道:“老朋友,这辈子在跟我一起征战江湖吧。”

    残阳剑,韩玄斌前世陪伴一生的佩剑,也是韩玄斌最好的朋友。

    是的!

    朋友!

    兄弟!

    韩玄斌一直把它当作兄弟,从来没有当它是一把剑。

    拿着残阳剑,走出北苑,看了看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叹息一声,走向武斗场。

    韩玄斌经过一晚上的思考,已经大致梳理了一下自己的修炼道路。

    剑者区域的擂台挑战赛无法满足自己,所以韩玄斌准备拿个十连胜,直接去剑师区域挑战。

    “你好,我是昨天的擂主,今天我来这里接受挑战。”到了武斗场登记了一下身份,拿着身份令牌对着擂台室的守卫说道。

    在此期间,韩玄斌看了看身份令牌,这个令牌是用特殊手法以铸铁打造出来的,像里边输入自己的剑气就可以激活令牌,然后可以用意识感应到上边记载的东西。

    韩玄斌看了看,令牌上显示的是胜一场,败零场。

    走进了擂台,迎上来的还是昨天的那个裁判,韩玄斌对齐颔首,然后走上了擂台,等待别人的挑战。

    不一会就进来一个人,这个人是剑者中期的,剑气还不算精纯,韩玄斌眉头微微一皱。

    “开始。”

    随着裁判的一声,俩人纷纷使出招式,混斗在了一起。

    擂台室外边,江飞站在最后边,前边有几个人。

    “哼,先就试试你的实力,然后我在出手,你会后悔的。”江飞恶狠狠的道。

    虽然看江飞平时耍liú máng,但是其心计绝对够狠,就是因为昨天知道了韩玄斌的实力,今天才让他家族的人忙他试探。

    江飞深吸一口气,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他是不会轻易挑战的。

    几句话功夫,里边挑战擂台的人就灰头土脸的出来了,其他人都没有说什么。

    “下一个。”裁判说道。

    挑战还在如火如于的进行着。

    “韩玄斌实力怎么样?”江飞问道。

    昨天回到家族,江飞跟父亲说了这个人,他父亲告诉他,韩玄斌是秦家族长的儿子,叫他别惹。

    但是他心想,既然被放逐到天河镇,肯定得不到家族的人认可,只要别闹出人命来就行。

    只要教训他一顿就行,江飞这样想的。

    “少主,他的实力很强,对付我,他都没用剑。”说着说着这个人连垂下去了。

    他修炼三十多年也才剑者境界,所以才在江家当仆人,但是此刻却被一个剑者境界的十五岁青年赤手空拳给打败,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打击。

    “哼。”江飞冷哼一声,在就没有说话,脑海中不断的思索着。

    擂台室,韩玄斌静如处子,动若狡兔。

    往往最厉害的杀招,但是被他轻描淡写的就给破了。

    “轰“的一声,一个身影躺在了地上,韩玄斌静静的站在擂台上。

    丝毫不为眼前的胜利而高兴,表情冷漠淡然,眼光深邃,仿佛看透世界一般。

    “韩玄斌胜。”裁判的声音如期响起。

    这已经是韩玄斌的八连胜了,距离十连胜还有俩场比赛。

    这五场比赛总共也才用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这些人的实力跟韩玄斌都相差很大,虽然都是同一个境界,但是在战斗经验跟剑技的比较上,他们差韩玄斌十万八千里。

    “下一个。”

    “该死的,七个了,居然都败了,还败的这么惨。”江飞看着落败的几人,面目狰狞的说道,“这次阿虎,你上。”

    “是,少爷。”一个矮小的胖子应声道。

    如果昨天他还不确定韩玄斌是剑者巅峰,以为韩玄斌是靠阴险手段才赢的胡涵的话。

    那么!

    现在他完全相信了。

    这次他派出的是一个叫阿虎的男子,这个阿虎虽然是剑者巅峰,但是他皮厚,出了名的能抗打,他在赌韩玄斌是身体没有阿虎强。

    过了一会阿虎出来了,不用想也知道阿虎输了。。。输的很惨。

    “该死的,你们一个个都是范桶,就知道混法吃,哼。”江飞此刻很愤怒,自己的八个手下全被打败了,而且还是被一个比自己小俩岁的人打败的,这传出去会有多少人笑话他。

    江飞愤怒了。

    真的怒了。

    “你们都在这等着,我去,一群饭桶。”说完一挥衣袖,走了进去。

    上了擂台,江飞仔细打量着韩玄斌,阴笑道:“哎呀,这不是秦家秦浩的私生子吗?怎么有这种闲情逸致来这里啊。”

    “嗯?”韩玄斌本来没有把他当作一回事,但是在听到私生子三个字时,他抬起了头,眼睛射出惊人的杀气,直逼江飞,强大的剑气瞬间冲丹田冲出,环绕在周身,空气仿佛凝固一样,真个擂台室静的可怕。

    “你,会,后,悔,的。”韩玄斌手持残阳剑,面色阴沉,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

    看到韩玄斌愤怒的表情,江飞从心里感觉舒畅。

    是的!

    他就是想看到韩玄斌愤怒,然后失去理智,他这样就可以乘虚而入打败韩玄斌。

    好精妙的算盘!

    可是韩玄斌会被他算计吗?

    “哈哈,怎么?想打我?我不就是说了一下你么,至于吗?私生子到底是跟别人不样,难道你家人没教育你吗?没教养的人,哼。”江飞句句刺骨,深深的刺入了韩玄斌的心底。

    私生子三字一直是韩玄斌的痛,想到他未曾蒙面的母亲,还有肩负家族重担的父亲,他瞬间失去了理智,愤怒的吼了起来。

    “哈哈,疯狗就算在疯也咬不死人。”江飞面目狰狞的说道,“我要让你这个秦家的私生子彻底的败在我的手下,记住,我的名字叫江飞。我要让江飞这俩个字成为你的噩梦。”

    “冷静,冷静,剑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冷静,如果被人用话语激怒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韩玄斌心里不断的跟自己说道。

    来到这个世界重生在了韩玄斌身上,他已经把这句身体当成了自己的身体,韩玄斌的事就是他的事,他说过要为韩玄斌正名的。

    而死者生前最大的软肋就是别人说他是私生子。

    饶是韩玄斌两世为人,此刻也有点冲动。

    裁判看着状若疯狂的韩玄斌,摇了摇头,“江飞要遭殃了,但愿别出事。”

    “开始。”

    听到裁判的声音,韩玄斌率先动了。

    从来韩玄斌都是敌不动我不动,以不变应万变,但是这次韩玄斌却先下手了。

    一把因而待发的古灵剑残阳漠然出现在韩玄斌手上,细关此剑,剑身没有一丝能量射出,只有一层层的剑气能量暗流在波动。

    就在江飞还在暗自得意自己的口才时,韩玄斌手中的残阳剑却是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江飞此刻停止了笑意,剑气瞬间爆发,提剑待袭。

    韩玄斌手中的残阳剑发出声声轻吟,天地为之变色。

    擂台室的空气瞬间凝固,整个擂台室很静,只能听到几道呼吸声。

    猛然间,韩玄斌手中的残阳剑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剑身转动,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诡异的痕迹,刺向江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