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强大的剑-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10章 强大的剑

    第二百零八章强大的剑

    江飞手腕一抖,长剑带出一道幻影,急速刺出,没有剑剑芒,没有能量波动,有的只是一往无前的剑气。

    不断提升剑意,韩玄斌手中的残阳剑浑然击在了江飞的长剑上。

    漫天的剑气交织在了一起,在俩把剑相撞的一瞬间,韩玄斌脚尖一点退了回来。

    江飞也后退几步,身体里边气血翻滚,一丝血迹从嘴角溢出。江飞暗暗心惊,很强的战力。

    虽然刚才只是一瞬间的碰撞,但是在韩玄斌却在残阳剑身上暗自输出了自己的剑气暗劲。

    当俩剑相撞,韩玄斌的剑气暗劲通过残阳剑身瞬间传入了江飞手中。

    虽然外表看俩人不相上下,但是内行人可以看出,江飞吃亏了。

    “哼,卑鄙。”江飞一脸鄙视的说道。

    韩玄斌此刻也慢慢的冷静下来了,慢慢的想着对策,江飞虽然是liú máng土匪,但是绝对不是不学无术的人。通过刚才的交手,韩玄斌已经清楚的知道了江飞的实力,虽然他能够战胜江飞,但是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哼,我倒要看看你的精神力也是不是这么强。”江飞面目狰狞的暗自想道。

    是的!

    江飞最自豪的不是他拥有的地级剑技,而是他那比常人强很多倍的精神力。

    精神力对剑修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是精神力强大的剑修,甚至可以直接用精神力shā rén于无形。

    但是他错了,打错特错了!

    跟韩玄斌比精神力?

    笑话。

    韩玄斌现在的精神力相当于剑灵境界的精神力,会怕他吗?

    陡然间,江飞眼睛一闭,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流冲出脑海朝着韩玄斌袭来。

    韩玄斌一怔,他笑了,笑江飞的傻。

    江飞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通过精神力感应到了韩玄斌的表情,气势不断的在提高,精神力不断的输出。

    跟自己比精神力?

    自己会怕他吗?

    当然不会,剑灵境界的恐怖精神力岂是他一个小小的剑者能比拟的。

    韩玄斌面带微笑,闭上眼睛,心灵一片宁静,精神力快速的输出。

    当空气中的俩股精神力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江飞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愚蠢,才知道韩玄斌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这是什么精神力?

    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精神力,韩玄斌的精神力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吞噬着江飞的精神力。

    是的!

    吞噬!

    这是韩玄斌在剑神手札上学来的,精神力也是可以吞噬的,只要用对方法,成功吞噬别人的精神力,吸纳为己用。

    他本来是想击败江飞的精神力,但是关键时刻却是改变注意了,他要尝试一下吞噬。

    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在快速的吞噬着江飞的精神力,韩玄斌笑的很开心。

    江飞此刻非常的苦恼,不管自己输出多少精神力,就像个无底洞一样的投入了韩玄斌的精神力中,照这样下去自己不死也会半残的。

    江飞一狠心,体内剑气冲出丹田,像是有意识一样,冲向精神力交织的地方,强行的隔断了自己与韩玄斌的精神力。

    “噗。”的一声,江飞趴在地上,一口鲜血从江飞的嘴里吐了出来。

    韩玄斌意犹未尽的收回了精神力,脑海中,刚才自己的精神力包裹着刚才吞噬的精神力在慢慢的净化着,韩玄斌感觉到这一切,点了点头。然后冷冷的看着江飞。

    江飞从地上爬起来,左手檫了檫嘴角的血迹,眼睛猩红的盯着韩玄斌,咆哮道:“为什么你的精神力那么强大,那根本不是剑者应该有的精神力。”

    韩玄斌看着状若癫狂的江飞,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是你逼我的,我不会放过你的。”江飞面目狰狞的对着韩玄斌狠狠的说道,同时手中的长剑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韩玄斌知道,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虽然江飞的精神力受到很大的伤害,但是依旧可以发挥出强大的战力。

    狗急了跳墙,人急了保不准发生什么事,这种事前世韩玄斌就见过,今世,他不会在大意了。

    江飞的剑是宝剑级别的剑,这在天河镇这样的小镇已经算是好剑了。

    他对自己的剑很自豪,他不相信韩玄斌的剑会比自己的好。

    江飞的剑名为飞雪剑,此剑是在他十五岁chéng rén礼的时候,他的父亲江天送给他的礼物,现在转眼间这把剑已经跟随了他好几年了。

    只见飞雪剑剑身缓缓流动着丝丝剑气,隐隐能看到能量波动,黝黑的飞雪剑发出一声轻吟,数千道到剑芒分散在空中,然后按着一个规律慢慢的汇聚成一个剑网,然后在江飞的推动下,缓缓的罩向韩玄斌。

    韩玄斌目光扫过剑网,他知道这是在体内剑气浓郁到一定程度才能结出的剑网,不过江飞的剑网他还不看在眼里。

    因为。

    他有比江飞跟浓郁的剑气,更精纯的剑气。

    韩玄斌没有像江飞一样凝聚剑网,而是选用蛮力直接一剑劈出,残阳剑仿佛有意识一样能感应到主人的心思。

    剑身瞬间爆发出黝黑的光芒,八道能量巨剑瞬间出现在残阳剑身周围,散发出强烈的气势。

    “该死的,怎么又是这招?”江飞狠声骂道,不过手底下也没有闲着,加快体内剑气的输出,剑网瞬间长大,仿佛要吞噬韩玄斌一般。

    当八道能量巨剑迎上剑网后,在激烈的激战后,被剑网缠绕在了里边。

    能量巨剑不断的挣扎着,想要突破这个剑网。

    “哼,没用的,这个剑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让你能破呢”江飞自信慢慢的说道,仿佛一切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哼,不自量力。”韩玄斌不屑的说道。

    “去死吧。”韩玄斌说完,八道能量巨剑瞬间与残阳剑九合一,残阳剑整个剑身都变的非常的漆黑,滔天的剑气瞬间爆发,直冲云霄。

    蛮力!

    是的!

    韩玄斌打算用蛮力劈开剑网。

    此刻剑网好像也感应到了什么,颤抖不停。

    “喝。”韩玄斌大喝一声,残阳剑削铁如泥般把剑网生生的劈开。

    “怎么可能?”江飞大叫一声,急忙催动飞雪剑。

    当剑网被劈开以后,飞雪剑就暴露在了韩玄斌眼前。

    韩玄斌看了一眼飞雪剑,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残阳剑。

    猛然一挥,残阳剑破空而来,直接劈在了飞雪剑之上。

    江飞直接被震飞,而飞雪剑则被劈成俩截,残阳剑完好无损。

    江飞倒在地上看到飞雪剑断裂之后,气血翻滚,吐了好几口鲜血。

    “怎么可能,飞雪可是宝剑级别的剑,怎么会被一击就断呢,不可能,不可能。”江飞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为什么这个废物手中的剑居然把飞雪剑劈断了。

    江飞此刻已经接近疯狂,但是他却没有再战之力了,刚才被韩玄斌震飞的同时,内府也受了很重的伤。

    韩玄斌目光淡漠的扫了一眼江飞,然后看了看裁判就转身走了。

    一直在发愣的裁判猛然惊醒,急忙叫住了,“秦公子请留步,因为你取得了剑者区域的十连胜,请问你是否要挑战剑师区域擂台?”

    韩玄斌听到叫声,顿了顿脚步,然后径直走了,空气中却是传来他的声音,“挑战。”

    江飞在韩玄斌走了之后也被手下带回了家族之中,当族长江天看到儿子的模样,然后看到飞雪剑断裂之后,差点暴走。

    但是当他知道这些都是在武斗场发生的,然后无尽的怒火就平息下来了。

    但是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打败江飞,居然能把宝剑级别的飞雪剑劈断。

    难道是灵剑?

    想了想摇了摇头,然后给江飞疗伤去了。

    武斗场每个十连胜百连胜的剑修,他们都会对外宣布的。

    韩玄斌也不例外,当他前脚刚走,武斗场就把他十连胜要挑战剑师区域擂台的消息给公开了,但是他们很有职业道德,没有公布韩玄斌的名字。

    这样可以给韩玄斌省去不少麻烦。

    所有的人都很震惊,好长时间没有听说剑者能十连胜挑战剑师区域擂台了。

    一群剑修都纷纷扰扰的想要见识一下这位年轻俊杰,既然能成够十连胜,那实力自然不用多说。

    有些人想攀关系,有些人想挑战他,也有些人纯粹是看热闹的。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天河镇,所有的剑修都在议论着这个十连胜的剑修。

    当消息传到秦风耳朵时,秦风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这是真的吗?”秦风不敢确定的对着侍卫问道,韩玄斌他是知道的,被家族称为废物,虽然来了天河镇不知道怎么回事能够修炼了,但是这么短短几天就能打败剑者巅峰的江飞,而且在武斗场十连胜,他真不敢相信。

    但是侍卫的下句话就让他完全相信了。

    “回主人,绝对没错,这是武斗场亲自公布的,虽然他们没有对外公布十连胜剑修的名字,但是我们通过内部关系还是知道了。”侍卫解释道。

    这下秦风彻底相信了,能不相信吗?

    还从来没有人敢假冒武斗场传播消息,武斗场居然公布了,那肯定是真的。

    秦风心中百感交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韩玄斌给他太多惊喜了,来了天河镇短短几天,先是可以修炼,然后是拥有了自己的灵剑,现在居然在武斗场闯出这样的名声。

    “哈哈,原来是真的。”秦风很高兴,急忙站起来,向着北苑走去。

    他想跟韩玄斌好好谈谈。

    镇长府邸,一个大厅中。

    “你说什么?韩玄斌?武斗场十连胜?”镇长王虎听到手下的汇报,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是的,镇长,秦家的韩玄斌,在武斗场取得了剑者境界十连胜,而且还要挑战剑师区域的擂台。”侍卫恭敬地汇报着。

    镇长此刻心里也不是个滋味,韩玄斌他见过,第一天来天河镇就差点被秦风的手下给打死,那时候还手无缚鸡之力,但是短短的几天时间居然达到了剑者巅峰的境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吩咐下去,以后别招惹秦家的韩玄斌,都给我听清楚点。”镇长陡然间想到了什么,突然吩咐道,“还有一个月后的天河镇年轻一代的一年一度的友谊赛,一定要邀请韩玄斌。”

    侍卫点头后慢慢退去。

    “哥们你听说了没?武斗场今天出现了一个十连胜的剑者。”一个酒楼里边,一个尖嘴猴腮男子兴奋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一个人问道。

    “我表哥在武斗场工作,他跟我说的,绝对没错。

    周围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急忙挤过来,纷纷问道。

    “怎么回事?”

    “十连胜的剑者?”

    “武斗场?”

    那个尖嘴猴腮的男子笑了一声,然后突然说道:“我的酒喝完了。”

    他的话音一落,就有一个人大叫道:“小二上酒,全算我帐上。”说完笑呵呵的问道:“哥们,说说吧。”

    “我今天听我表哥说,武斗场有个剑者十连胜。”尖嘴猴腮男子说完看了看周围,看到了很多焦急的目光,还有很多崇拜的目光,似乎很享受的继续说道:“而且这个剑者最后第十场的的对手是江家的江飞。”

    江飞,他们都知道,虽然人品不好,但是实力却摆在那里,众人一听居然连江飞都败在了那人手下,纷纷震惊不已。

    “最可怕的是。”尖嘴猴腮男子顿了顿,掉了掉大家胃口,然后很激动的说道:“江飞的宝剑级别的飞雪剑居然被一剑劈断了。”

    “啊?怎么可能?”

    “绝对不可能。”

    “是真的吗?”

    各种各样的疑问纷纷叫出了口,好像知道他们不相信,尖嘴猴腮的男子站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打断飞雪剑的应该就是前几天出世的灵剑,而这个十连胜者就是灵剑的拥有者。”

    外边议论纷纷,而韩玄斌居住的北苑却是出奇的安静。

    此刻韩玄斌跟秦风盘膝而坐,交流着。

    韩玄斌不是一个爱多说话的人,前世是,现在也是。

    “那斌斌你准备参加这个比赛吗?”秦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