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一月后的比赛-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11章 一月后的比赛

    第二百零九章一月后的比赛

    秦风来了跟韩玄斌已经交谈了一会,韩玄斌知道秦风没有跟自己做对过,在家族也没有跟自己有交集过。

    对秦风,韩玄斌也不冷不热的,至少韩玄斌没有厌烦秦风。

    “参加。”韩玄斌不咸不淡的说出了俩个字。

    秦风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对韩玄斌说道:“斌斌,那你就努力修炼吧,这段时间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说完秦风就走了。

    当秦风走出院子时,跟手下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匆匆走了。

    浑天城秦氏家族,在整个古技帝国都赫赫有名。

    而秦浩这个现任族长更是帝国名人,凡是知道秦氏家族的没有人不认识秦浩。

    秦氏家族的总部在浑天城。

    此刻秦氏家族府邸,一个书房中。

    “族长,天河镇来急报!”正在看书的秦浩被外边的声音惊扰了。

    秦浩听到声音,眉头一皱,略微有点不高兴。

    他在书房看书时是不允许别人打扰的,此刻一个侍卫把他打扰了,他有点不高兴了。

    “进来吧。”淡淡的略微带点威压的声音响起,侍卫听到后急忙走了进去。

    秦浩的书房不大不小,非常简谱,要不是秦浩在这里看书,别人都不会相信这就是秦氏家族族长的书房。

    书房里有一个大书桌,一个太师椅,秦浩坐在太师椅上,书桌上放着一本书。

    墙边都是书柜,书柜上放着满满的书,门口放着俩个花瓶。

    整个书房充斥着一股古朴的气息。

    秦浩正襟危坐,淡淡的看着进来回报的侍卫,“什么事这么慌张?”秦浩问道。

    侍卫对着秦浩行了礼之后低头细语道:“族长,是天河镇来的消息。”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秦浩腾的一下从太师椅上起来。气势瞬间张开,惊人的杀气把空气压抑到了极点,侍卫都有点受不了了,身体不断颤抖。

    都不敢看秦浩的眼睛。

    秦浩虽然现在五十多岁,外表看就像一个温文儒雅的和蔼中年男子。

    但是这也无法掩饰他身经百战,满身的杀气。

    这些气势都是年轻的时候在战场上一次次的与敌人生死战斗在慢慢的有的。

    看到侍卫的样子,秦浩暗道失态,然后瞬间收回了惊人的气势。

    他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始终都感觉到愧疚。

    是的!

    因为私生子这三个字,韩玄斌在家族没少受欺负,受嘲讽,乃至在家族连个跟他说话都没有,所有的人都在孤立他。

    长老们都在暗地里指使年轻一代的羞辱韩玄斌,这些他秦浩都看在眼里,但是他也无能为力。

    家族是所有人的,不是他一个人的,身为秦氏家族的族长,一切决定都要对家族有利。

    以武立家的秦氏家族长老会对韩玄斌很不满意,但是碍于族长的面子也只能放由他在家族。

    秦家出了一个废物,不能修炼剑法。最重要的是这个废物居然还是个私生子。

    这让秦家很是愤怒。

    所以在家族chéng rén礼上所有的长老一致达成共识,把韩玄斌放逐到天河镇上去。

    当韩玄斌在天河镇上被殴打差点致死的消息传到秦浩耳朵时,秦浩真的很愤怒。

    是的!

    非常愤怒!

    自己的儿子居然被自己家族的人差点打死,他这个做父亲的无法忍受。

    他真的想亲自去天河镇把韩玄斌接回家,但是想到长老会,想到整个秦氏家族,他退步了,为了家族,他只能当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对于这件事他很懊悔,当时就直接命令秦风把那几个人处置了,然后还让秦风保护韩玄斌。

    此刻突然间听到天河镇来消息,他不由得想到了韩玄斌,所以显得很焦急,失态也是在所难免的。

    这就是父亲!

    为了家族跟儿子,所有的事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抗,无论多么难受,也绝不会退缩。

    秦浩眼睛复杂的看着侍卫,随后恢复看情绪,淡淡的问道:“说说,什么事?”即使他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话语中依旧有着一丝兴奋。

    侍卫看着眼前这个很不可测的族长,兢兢业业的说道:“族长,今天天河镇秦家总负责人秦风长老带来消息,是有关韩玄斌少爷的。”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据秦风长老说,韩玄斌少爷已经不是废物了,可以修炼了。”

    可以修炼!

    秦浩听到以后很高兴,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就是韩玄斌终有一天一定会通过自己的努力,修炼有成,然后回到家族。

    然而侍卫的下句话更是让秦浩高兴的合不拢嘴。

    侍卫看到族长高兴,他自然也很高兴,他是秦浩的贴身侍卫。跟着秦浩已经很多年了,看着族长天天心情沉重的,他也难受。

    侍卫接着说道:“族长,这还不止呢,秦风长老说,韩玄斌少爷居然字短短几天时间修炼到了剑者巅峰,而且还打败了天河镇江家的剑者巅峰境界的江飞。现在已经是天河镇家喻户晓的名人了。”侍卫一口气说完了秦风带来的消息。

    秦浩脑袋轰得一声,感觉自己像在做梦,饶是他这么多年的修身养性,此刻也是很震惊。

    六天时间达到了剑者境界,而且还打败了剑者巅峰只差一步就步入剑师境界的江飞。

    秦浩不知道江飞是谁,但是却是知道剑者巅峰跟普通剑者的实力。

    “怎么会有这么逆天的天赋?”秦浩傻傻的想道。

    是的!

    韩玄斌此刻表现出来的就是逆天妖孽般的天赋,十五岁的剑者巅峰,一步就步入剑师境界的青年,在浑天城也算天之骄子了。

    秦浩此刻震惊之余,只剩下了高兴,他想信用不了多长时间韩玄斌就会重回家族,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回来。

    但是如果让秦浩知道韩玄斌现在随时可以突破剑师境界,只是在等待量的积累,他会怎么想。当然这是后话。

    “吩咐下去这件事别张扬,别说出去,好了,你下去吧。”秦浩不愧是人老成精了,短短一瞬间就分析出了事情的利与弊,他不让别人知道韩玄斌的事情也是为韩玄斌好,让韩玄斌可以安心的在天河镇修炼。

    不愧是秦氏家族的族长!

    侍卫走后,秦浩深吸一口气,站在窗前,看着天空,眼睛迷茫,喃喃的道:“阿兰,你看到了没?我们的儿子正在努力的修炼,来证明自己呢,你可以安心了。”

    良久,秦浩重新坐回了太师椅上,继续看起书来。

    镜头回到天河镇。

    秦风走后,韩玄斌就一直在思索,思索自己在剑神手札中学来的地级剑技长风破。

    韩玄斌俩次战斗,跟胡涵还有江飞的战斗,都是用了长风破。

    因为他感觉长风破这个剑技有个熟悉的感觉,他在寻找这个感觉。

    虽然只是个地级剑技,但是博大精深,每次使用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收获。

    前世韩玄斌是个修炼狂,这世也是,除了修炼就是修炼,因为他想追求心中那不可磨灭,永恒不朽的剑道大路。

    为了剑,可以死!

    这就是一个剑修的心!

    仔细的梳理了一下秦风告诉他的信息,韩玄斌做出了一个简单的计划。

    天河镇有三大势力,秦家,江家,还有镇长府。

    这些韩玄斌都知道,但是让韩玄斌惊讶的是,那天被他打成重伤的江飞居然是江家的少主,这下肯定免不了会有很多麻烦。

    但是韩玄斌不怕,如果在追求剑道的道路上你退缩了,那么你一生也就止于此了。

    韩玄斌不会退缩,也不会逃避,江家又如果,如果阻挡自己的脚步,他不建议大开杀戒。

    天河镇有三大高手。

    秦氏家族天河镇代言人秦风,剑灵中期。

    江家族长江天,剑灵后期。

    天河镇镇长王虎,剑灵中期。

    虽然看似江天实力最强,但是韩玄斌记得秦风说过,镇长王虎虽然剑灵前期,但是,在他的背后有一个天河镇守护者,也就是上任天河镇镇长。

    他的实力神秘莫测,秦风也没有见过他出手,不过秦风敢肯定,就算他们三人联手都不会是守护者的对手。

    秦风已经是剑灵中期境界的剑修了,而且已经凝聚出了部分剑魂,虽然无法与剑通灵,达成共识,但也算是天河镇的高手了。

    这个守护者是剑王境界的高手吗?

    在剑心大陆,所有的剑修都会在剑灵境界开始凝聚剑魂,让自己的佩剑与自己通灵,当剑魂凝聚圆满的时候,也就是佩剑在自己的剑气催动下有自我意识的时候,就是突破剑王境界的时候。

    剑王境界的剑修,放到浑天城也算是高手了,韩玄斌有点不相信天河镇这样的小镇会有剑王境界的高手。

    守护者,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韩玄斌心里默默的想到,“也许你能成为我达到剑灵境界的试剑者。”

    对于秦风说的天河镇秦家的商业,韩玄斌一点也不管,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修炼。

    接下来韩玄斌理顺了思路,然后在剑神手札里边寻找到了很多关于剑修的知识。

    “剑道,无数剑修放弃一切追求的东西,虚无飘渺。就是因为他们看中的是眼前的实力,不断的寻求突破,根本不会想到,身体会超过负荷,剑气达不到gòng yīng。然后他们却不知道,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种剑道,借鉴别人的东西是可以,但是如果跟着别人的脚步走,将永远不会达到剑道巅峰。记住,大道至简,殊途同归!”这是剑神手札中的一个杂记。

    看着这个杂记,韩玄斌有点迷失,有点迷离。

    是的!

    前世,韩玄斌身为那个大陆的第一高手,剑道造旨根本没人怀疑,但是他却是走到了死胡同里。

    跟剑神手札上说的一样,他也在盲目的追求力量,根本不会积累剑气,只要能突破就会毫不犹豫的突破,

    “哈哈。。。”韩玄斌自嘲的笑了笑,笑他的天真,笑他的傻、

    “原来自己前世追求所谓的剑道是那么天真。”韩玄斌嘲笑道。

    然而转瞬,韩玄斌自嘲的笑容消失,取代的是庄重而严肃的面容,他铿锵有力的自言自语道:“总有一天我会走出自己的剑道,达到那前所未有的高度。”

    是的

    这就是剑修,这就是剑修的宿命。

    韩玄斌前世为剑死,今生为剑活。

    “剑神手札果然不同凡响,我只是简单的看了看就会有这么大的收获。”韩玄斌淡淡的说道,“走出自己的剑道,不能盲目的依靠剑神手札,以后只能借鉴一下,属于自己的剑道,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韩玄斌很明确自己的目标。

    结合前世的经验跟剑神手札的知识,韩玄斌在开辟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韩玄斌吩咐了一下,然后就开始了闭关。

    天河镇江家院落。

    “父亲,为什么不让我招惹韩玄斌。”江飞脸色苍秦的问道。

    虽然被江天给救治了,但是上次的伤是伤及肺腑,需要慢慢的调养。

    “秦家不是我们能惹的,而且他是秦家族长的儿子。”江天淡淡的说道。

    他这是在为儿子着想,江家不可能为了他的个人恩怨与秦家大打出手。

    “他不就是一个私生子吗?要不然也不会被放逐到天河镇,哼。”江飞向前走了几步,与父亲并肩而立,眼睛死死的盯着父亲,希望自己的父亲帮自己。

    “闭嘴,反正以后不准你招惹韩玄斌。”江天一怒,大喝道,说完转身就走,走到大门时,突然对江飞说道,“你的伤在有几天就好了,好好努力修炼,你的天赋很好,一个月后的友谊赛韩玄斌会参加的。”

    江飞一怔,然后就死一喜,父亲还是很关系自己的,他这是在跟自己暗示。

    如果想要报仇,一个月后的友谊赛就是机会。

    “哼,韩玄斌,惹了我,就算你是秦氏家族的,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江飞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然后阴冷的笑了笑。

    “修炼,等一个月后我突破到剑师境界,天河镇青年一代还有谁是我对手,韩玄斌,你等着吧。”想到这,一向不刻苦的江飞居然也开始了疯狂的修炼。

    北苑一处密室。

    韩玄斌静坐在其中,周身不断的散发出强烈的剑气,环绕在其周身。

    “怎么回事?怎么丹田里的剑气居然这样啊?”韩玄斌暗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