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系统与学府-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章 系统与学府

    看完自己的这人物面板之后,韩玄斌感觉到有些惊奇的。

    “没想到这系统还有这样的功能,看起来挺齐全的。”

    他明白这大破灭诀的自己划分的层次应该是和天武大陆上境界相对应的。

    只是叫法不同,他们这里境界是称呼为御气,御灵,虎贲,战将已经以上的大境界。

    不过,看到描述他的资质为一般天才水平真是感觉不爽。

    只是这个破灭值,韩玄斌有些不懂怎么得到就是了。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倒是有点口渴了,就下床去倒了些水喝。

    这时,韩玄斌突然感觉到耳边有蚊子在嗡嗡的作响。

    不耐烦的他直接挥手甩去。

    一巴掌拍死。

    击杀脆弱的蚊子,获得1点破灭值

    接着一丝细细的暖流出现在韩玄斌体内并沿着筋脉自行运转,然后变成了一股黑得发亮的能量。

    最后流到了韩玄斌的丹田之中。

    韩玄斌拿着水杯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感觉到了自己丹田当中多了那一丝丝的能量。

    顿时一脸的懵逼。

    “怎么连这种打怪升级的模式都出来了,这个系统还真是奇葩!”

    万万没想到这系统突然整出这样的东西给他。

    脑中连忙呼叫系统打开人物面板。

    看着破灭值的那个选项上变成了1100。

    原来是这样

    “该不会是多杀点东西,这个灵法就会进步更快吧!”

    “这灵法进步了,那我的修为岂不是也进步了!”

    说着说着,韩玄斌脸上欠揍的表情又出来了。

    “哈哈哈哈!老子要去杀鸡了!”

    那股骚劲别提有多大了。

    在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后,韩玄斌才多少有些平静了下来。

    只是脸上兴奋的红晕依旧是久久无法散去。

    现在如果不是天色快亮了,他绝对要出去干点杀鸡宰狗的事。

    想了想只得作罢,韩玄斌重新盘膝坐回到床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将内心的悸动压制了下来。

    他回忆起了之前那股细微的暖流在他体内流过的路线。

    现在他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静坐修炼来提高修为。

    韩玄斌有前世修炼的经验,想感知到游离的灵蕴自然是轻车熟路。

    虽然吸取量实在是少得可怜。

    “境界太低了,修炼的如此缓慢,唉”

    虽然完全不能和前世相比的,但是也总比没有的好。

    吸收的灵蕴经过韩玄斌特意控制之下,完全按照着之前那股暖流运转。

    渐渐的这灵蕴转化成为的灵能,开始变成了黑色。

    韩玄斌小心翼翼地,最终将这一丝灵能转移到他的丹田之中。

    忐忑地呼出人物面板之后,看着破灭值变成了5100。

    “真的可以,自己修炼也是可以增加破灭值的。”韩玄斌紧紧的握着拳头,“看来不光是要杀东西才会能提升,自己修炼也可以。”

    韩玄斌仿佛看到了一条散发着万丈光芒的道路。

    意淫了好一会儿,韩玄斌才从那个骚包的状态当中出来。

    “好了,现在应该了解下目前最需要知道的事情了。”

    他站到铜镜前,想看看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从那熟悉的脸庞上来看,的确是自己以前那张脸。

    但是!

    “当初我来的时候是十五岁,可现在这身体怎么说也才十岁左右啊!”

    韩玄斌傻眼了,他本以为还是从那十五岁的时候开始才对。

    现在怎么居然又提前了五年?!

    “来人!来人!”

    韩玄斌大叫起来。

    这时门外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当中一人先是恭敬的敲了几下门后,才打开了房门。

    进来一男一女,恭敬的站在韩玄斌的面前。

    少爷,有何吩咐。”

    “韩少爷,遇上了什么事?”

    看着眼前的二人,韩玄斌心里一阵激动。

    “雷雷叔。”

    被韩玄斌唤为雷叔的高大汉子嘿嘿一笑。

    “少爷,您可不能因为今天是文华学府入学测试的日子,就不想去,那样将军可是会责罚你雷叔我的。”

    眼前这男子,全名雷刚,是他父亲手下的亲卫之一。

    特地调来保护韩玄斌的。

    而当时韩玄斌之所以能够顺利逃离韩家,全是靠着眼前这男子。

    为了保护韩玄斌,只身抵挡住十多名追杀者。

    最后大笑着,抱着几名追杀者一同自爆身亡。

    用忠肝义胆来形容雷刚,一点也不为过。

    “少爷您这”

    这雷叔原本还以为韩玄斌是不想去参加入学测试,但看着韩玄斌的表情后又感觉不像是这样。

    一旁的那个稍微矮一些的,则是急忙跑到韩玄斌身边,又是摸额头,又是把脉的。

    “少爷,您可不能有事啊!”

    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手忙脚乱的侍女,韩玄斌一愣神。

    然后将其一把抱住,将头埋进对方那还在发育中的双峰当中。

    蹭了又蹭。

    “小青姐,太好了,还能看见你。”

    “少爷,您昨天不是还见过小青的吗?”穿着一身青衣侍女装的小青,看着怀中的韩玄斌,奇怪的问道。

    “难道少爷真的是生病了?怎么有些神志不清呢”

    说着说着,那眼泪就哗哗的往下流。

    一脸担心的看着韩玄斌。

    “小青姐,我没事,就是昨晚做噩梦了。”

    韩玄斌看着二人奇怪的眼神,连忙回应着。

    小青是他的侍女,比韩玄斌大上五岁,从韩玄斌懂事起便一直伺候着他。

    当初韩家破灭那天,她因为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说出韩玄斌的踪迹。

    最后被残忍地虐杀而死。

    而今日又能再次见到这二人,韩玄斌从心底里庆幸自己能够重生,回到这个时候。

    能看见你们实在是太好了!

    他脸色重新挂上笑意,做出一副天真的样子。

    “哈哈哈,我说嘛。”雷刚哈哈大笑起来,“少爷今年也到十岁了,怎么可能还会怕去上学这种事。”

    小青也刚才哭得梨花带雨,擦了擦眼泪,“嗯,小青也这样觉得。”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先去给少爷备车,小青你赶紧伺候少爷洗漱装扮,今日要是迟到了的话,将军会责罚我等的。”

    雷刚看了看外面的天已经开始放亮,招呼了一下小青。

    自己转身离开了房中,匆匆忙忙的向外走去。

    “好的,雷叔,交给小青吧。”小青脸上又带回了笑容,看着还在他怀中不愿意起来的韩玄斌。

    “少爷,小青今天要把你打扮得好好的,去参加文华学府入院仪式。”

    韩玄斌没有反对。

    伸开双手,任由小青折腾。

    “小青,今年是什么年份了,我有些忘记了。”

    过程中,韩玄斌像是不经意的随口问道。

    “少爷,现在是神武历683年。”

    小青一边给韩玄斌梳着头,一边回应着。

    韩玄斌眉色之间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

    果然,我回到了八年前!

    当初他穿越的时候明明是神武历688年才对。

    那么岂不是说,我还要过上五年的时间才会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

    不对!

    韩玄斌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一缕长发从额头垂下。

    对,现在还太早!

    太早了!

    从神武历683年到神武历691年,这当中的时间太长太早了。

    早到他随时都能够改变历史!

    看着铜镜当中瘦弱幼小的自己。

    韩玄斌心中突然涌起了一阵难以表达的情绪。

    “对,我能改变,接下来的历史,我韩玄斌能够自己来书写!”

    小青还在静静的帮韩玄斌梳理着头发,当他将那垂下来的一缕长发拂起的时候,恰好看见韩玄斌的眼神。

    “啊!”

    小青手上的象牙梳没拿稳,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青姐,怎么了?”韩玄斌立刻将原本的心情全部隐藏起来。

    抬起头,一脸天真无邪的问着。

    看着韩玄斌那纯洁的笑脸,小青笑着摇摇头,“没事,少爷,刚刚小青有点眼花而已。”

    弯腰捡起梳子,只是小青心中还是有些疑惑。

    刚刚她看到韩玄斌的眼中的那股冷酷,不像是假的一样。

    不过还是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少爷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眼神。

    差不多刚过卯时,雷刚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韩玄斌的房前。

    “少爷,车已备好,可以前往文华学府了。”

    已经收整的差不多的韩玄斌,应了一声。

    此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锦衣华服,头戴小冠,腰上系着一条绣满华贵图案的长丝绦。

    就连鞋子用的都是上好的缎面。

    看着镜子当中,那个看起来雍荣华贵的少年。

    韩玄斌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副皮囊还真是不错。

    走到雷刚身旁,拍了拍雷刚的粗壮的胳膊,“雷叔,那咱们出发吧。”

    雷刚看着眼前这个瘦小的少年,眼神中浮现了一丝溺爱,“好的,少爷,现在出发,辰时应该就能到达文华学府。”

    韩玄斌点点头,带头走出了出去。

    “路上雷叔你跟我说说这文化学府是何模样。”

    只有雷刚和他一同前往,小青只是一个照顾韩玄斌的侍女。

    还没有资格和韩玄斌一同外出。

    雷刚带着韩玄斌离开他住的小院,行进到了偌大的韩府当中。

    一路上,但凡见到韩玄斌的人,都会恭敬的叫上一句韩少爷早。

    而有一些年纪大一些的,更是会亲昵的靠近韩玄斌,笑意盈盈地说着话。

    在经过一间看起来十分宽敞的大殿时。

    雷刚转头对着韩玄斌笑眯眯的说道:“少爷,今天是开学的日子,老太爷吩咐过,就不用去拜见你父亲和老太爷了。”

    “哦,那等回来的时候再去吧。”

    韩玄斌听到父亲和爷爷的时候,心神都震动了起来,故作镇定的回应着。

    是啊,我韩家,现在可还好好的!

    韩玄斌的脸上再次洋溢出笑容,那是由心底发出的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