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诡异的剑招-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14章 诡异的剑招

    第二百一十二章诡异的剑招

    只见韩玄斌手持残阳剑,瞬间凝聚剑气,直接爆发出来,冲破云霄。

    残阳剑对着赵甲划出诡异的轨道。接下来没有所谓的俩剑相撞的声音。有的只是众人的惊呼声。赵甲来势汹汹的一剑没有伤到韩玄斌分毫。但是他却被韩玄斌的残阳剑直接劈出擂台,掉落在了场地上。他的佩剑也掉落在了地上,断成俩截。

    所有的人都傻眼了。刚才还在嘲讽韩玄斌会被打败的。但是一眨眼,赵甲就被打出擂台。而且韩玄斌只用了一招,一招击败一个剑者巅峰的高手,而且还斩断了他的佩剑。

    就算是剑师强者想一招打败剑者巅峰也不会那么容易。但是韩玄斌却是风轻云淡的就做到了。

    众人赫然,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啊?韩玄斌的这招却是做到了下马威,堵住了很多人的嘴。

    “好精妙的剑技,好快的凝聚剑气速度,好强的战斗经验。”在洪雪的记忆里,哥哥洪傲从来没有这么夸赞过一个人,但是此刻洪傲却是接连夸赞着韩玄斌。

    洪傲看着韩玄斌,眼中露出了惊人的战意。

    韩玄斌似乎也注意到了有人看着他,转头跟洪傲对视一眼,然后微微颔首。

    主席台上。

    过了好一会,才有人说话。

    “怎么可能,一招击败剑者巅峰赵甲。不可能,不可能。”江天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怎么回事?”王虎也在疑惑。

    “哈哈。。。”秦风很高兴,韩玄斌给秦家长脸了,秦风很兴奋,此时也只有呵呵大笑才能体现心中的高兴。

    另外俩人中的一个中年人也说道:“看他的剑气经纯度,明明只有剑者境界,为什么会发出如此具有毁灭性的一招?”

    另一个男子说道:“不错,他的境界在剑者,绝对不会错,也许是剑技的缘故吧。”

    说到这几人都朝着秦风看了看,秦氏家族实力雄厚,弄一本剑技还是能弄到的,

    秦风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擂台上的韩玄斌,没有理会几人的目光。

    “该死,怎么会这样,又是这把剑,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剑技呢?”江飞有点急躁的自言自语道。

    擂台上。

    韩玄斌盯着站在那里发愣的裁判,无奈的笑了笑,自己本来想速战速决,没想到却是达到了这样的效果。

    “可以宣布了吗?”韩玄斌淡淡的说道。

    裁判一愣,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

    韩玄斌没有说话。

    “这场,韩玄斌胜。”裁判瞬间恢复神情,然后说道。“四进二的比赛后天进行。”

    “第一场,洪傲对阵易小语。”

    “第二场,江飞对阵韩玄斌。”

    “好了,今天就到这了,大家都回去准备吧。”裁判说完就转身走了。

    洪傲看了看擂台上的韩玄斌,带着自己的mèi mèi转身走了。

    第二天,韩玄斌的比赛就传遍了整个小镇,所有的酒楼里全部都在议论韩玄斌。

    一招打败剑者巅峰高手,灵剑拥有者,一剑斩断赵甲的佩剑。

    就连他在武斗场的事,也再一次被这些爱好八卦的人拿出来说,反正韩玄斌之名响彻整个天河镇。

    而当事人韩玄斌却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北苑里。

    “闭关了一个多月了,明天就是对阵江飞的比赛。”韩玄斌不把江飞放在眼里,但是江飞一再的侮辱韩玄斌,让韩玄斌愤怒了。

    “是该出去走走了。”韩玄斌起身走向北苑大门。

    天河镇一个叫做落花的茶楼。

    这个茶楼很火,人很多。

    所有的人都在没有事情的时候来这里喝杯茶,放松放松心情。

    茶楼二楼靠窗户的一个座位,坐着一个出水芙蓉般的měi nǚ,红红的脸蛋,乌黑的秀发,凹凸有趣的身材,迷倒很多人。

    细看次女子,原来是洪傲的mèi mèi洪雪。洪雪今年十五岁,哥哥洪傲十六岁。一直在深山里边跟爷爷住在一起。就是一个处事未深的小丫头。今天洪雪想自己一个人无聊,想出来散散步,本来洪傲想陪自己的mèi mèi的,但是洪雪坚持一个人出来。

    此刻洪雪丝毫没有注意到远处有很多双色眼在看着她呢,她依然在喝着茶。

    没过多久,二楼又上来一个人。这个男子一上来,二楼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韩玄斌,所有的人都认识他。

    韩玄斌一身黑衣,飘逸的头发,圆圆的脸蛋上总有一股让人很难接近的冷漠。坐在了洪雪旁边的一个座位上。

    “客观,请问您需要什么?”小二点头哈腰的问道。

    “一杯茶。”韩玄斌淡淡的说道。

    “好了,客观能稍等。”小二说完就马上去沏茶了。

    不一会,就把茶端上来了。

    “客观您请用。”小二很礼貌的说道。

    韩玄斌淡淡的点了点头。

    然后沉默不语。

    洪雪看到来人是韩玄斌,很好奇的想过去跟韩玄斌说句话,想看看哥哥夸赞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但是看到韩玄斌冷漠的眼神。还是忍住了。俩只小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韩玄斌。又过了一会,洪雪站起来,走到韩玄斌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还没等她说话。韩玄斌就率先开口了。“看够了?”

    洪雪一听,连一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急忙低下了头,“逗你呢,我叫韩玄斌。”韩玄斌本来是从不跟陌生人说话的,但是看到洪雪就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mèi mèi秦玉。

    洪雪这才抬起头来,“你好,我叫洪雪,我认识你。昨天在选拔赛场上。”

    就这样洪雪跟韩玄斌聊了起来。也学是把韩玄斌当作mèi mèi看待了吧,韩玄斌今天的话出奇的多。

    “我跟哥哥来的。”洪雪笑呵呵的说道。

    “昨天跟你在一起的就是你哥哥吧?”韩玄斌问道。

    “嗯,是的,我哥哥叫洪傲。”

    洪傲,韩玄斌心里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

    就在俩人聊的很开心的时候,突然一个很娘的声音响起。

    “měi nǚ你好,请问能跟你一起喝杯茶吗?”一个穿着华贵,一脸淫笑的男子身边跟着四个侍卫。

    洪雪很天真的说道:“不了,我在跟他喝茶呢。”

    这个男子一看韩玄斌,脸上有点怒气,“小子,我是李家的李芒,识相的就给我滚远点。”

    李芒,在天河镇也就是一个liú máng混混,凭着自己的父亲有钱有势,平日里在天河镇作威作福,所有的人见了他都的躲着走,但是韩玄斌居然看都没看他,让他很愤怒。

    “给你一分钟时间,滚!”看了看天真可爱的洪雪,韩玄斌冷淡的说出这句话,他不想今天这么美好的气氛被别人打搅了。

    “哼,你以为你是谁啊?惹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李芒恶狠狠的对着韩玄斌说道。

    此刻茶楼二楼的人看着形势不对都走光了。

    当李芒看向洪雪是,瞬间变成一脸淫笑,然后伸手摸洪雪的脸蛋。

    当他的手马上触摸到洪雪的脸蛋时。

    咔嚓一声,然后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凄惨叫喊声。

    韩玄斌把李芒的手给废了。

    他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指指点点,还对洪雪要动手动脚。

    “啊,,,该死的,你们都给我上,杀了他,杀了他。”李芒倒在地上,抱着流血的左右,大吼道。

    他没想到在天河镇居然还有人敢这样对他,他很愤怒,他很疯狂的大叫着。

    他的四个手下看到李芒血腥的手,纷纷出剑,指向韩玄斌。

    “聒噪。”

    韩玄斌瞬间释放出强大的气势,逼向四人。

    正准备出手的四人突然纷纷身形一顿,接着瞳孔一缩,身体不断的颤抖。气势,居然单靠气势就可以锁定四人,让四个剑者动弹不得。

    “滚吧。”韩玄斌一挥手,一股剑气而出,把四人直接扫向李芒的地方。四人此刻被吓破胆子了,急忙扶着李芒走下楼。在韩玄斌眼中,这只不过是一个插曲而已。

    “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洪雪略感歉意的说道。

    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因为垂怜她的美貌才这样的,所有她认为很对不住韩玄斌。韩玄斌很绅士的摇了摇头,笑呵呵的道:“没事,小雪,不关你的事。”

    是的。

    韩玄斌就是把她当作自己的mèi mèi一样,所以才叫她小雪。

    “小玉,你现在过的好吗?你等着,哥哥马上就会回到家族的。”韩玄斌心里暗自问道。看到他脸色有点不好看,洪雪急忙问道:“韩玄斌哥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韩玄斌无奈的摇摇头,淡淡的道:“没事,只不过是想到了一些伤心事而已。”

    “哦,那好吧,韩玄斌哥哥,今天我出来的时间比较长了,我要回去了,明天我一定会去给你加油助威的。”洪雪说道。

    韩玄斌点点头。

    走在大街上的韩玄斌想到了洪雪,然后想到了自己的mèi mèi秦玉。一张张熟悉的画面在脑海中一一闪现。

    就在韩玄斌出神的时候,一个叫卖声把他惊醒了。

    “买剑技了,便宜的剑技。”

    韩玄斌有点好奇的走过去一看,原来都是一些普通的剑技。也对,要是地级剑技,甚至人级剑技,怎么可能有人拿出来卖呢。就在他准备走时,眼睛余光居然看到了一块破布,破布上布满了花纹。

    韩玄斌仔细看了一眼,有点眼熟。接着他震惊了。

    “怎么可能,布料一模一样。”韩玄斌震惊完以后就是欣喜,这块布料,他清楚的记得,跟前世剑神手札的藏宝图是一模一样的布料。

    看似有点破烂,但是这个大陆绝对没有这种布料。强压着心中的喜悦,韩玄斌装模作样的看着一个普通剑技,然后我摊主,“老伯,这个剑技怎么卖?”

    “一两银子。”老伯说道。

    韩玄斌眉头一皱,淡淡的道:“这样吧,一两银子,然后把这块布给我带着,怎么样?”韩玄斌说话间,看似随意的拿起那块破布。

    摊主看他拿着那块破布,眉头一皱,然后问道:“你知道这块布的来历吗?”

    韩玄斌摇头。

    “这块步是以前我在一座大山捡的,我也没弄明秦是怎么回事,也许就是一块破布吧,既然你要我就送你了。”摊主无奈的说道。

    韩玄斌掏出一两银子,然后快速的消失在了摊主的视线中。

    当韩玄斌消失在摊主的视线之后。

    摊主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小伙子真有意思。

    韩玄斌回头看了看,已经走了很远了,随手把买的那个普通剑技一丢。他的目的不是剑技,而是那块布。跟前世藏宝图一模一样的布料。在韩玄斌的记忆里,这个大陆根本没有这种质量的布料。

    看着这个似曾熟悉的布料,一阵发呆。强忍着心中的好奇,然后快速回到了北苑中。一回到北苑,韩玄斌就急忙拿出那块布料来。仔细锻模起来。细看这块布料,只有巴掌大,周边有残缺的痕迹。很多看似乱糟糟的纹路,像是随便画上去的。

    但是韩玄斌此刻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藏宝图,是那个人留下的藏宝图。但是这个藏宝图只是四分之一的,还缺少三份。虽然是这样,韩玄斌也很高兴。

    一个剑神手札就让他获利这么多,他很期待再次光临那个人留下的宝藏。

    韩玄斌满脸笑容的把这块布收起来,保管好。

    然后躺在了床上。一夜无语,只有知了在不听的叫着。韩玄斌也许是想到了前世。很晚很晚才睡着。

    翌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吃过早饭的韩玄斌在秦风的陪同下来到了选拔场地。

    刚到场地就看到洪傲向着他走来。

    秦风一脸警惕的看着走来的洪傲,生怕韩玄斌有所闪失。韩玄斌略微一笑,对着秦凤说道:“是朋友。”

    秦风一怔,什么时候韩玄斌居然认识了洪傲?果然在韩玄斌说完话以后,洪傲过来了。对着韩玄斌拱手道:“韩玄斌兄,昨天谢谢你了。”洪傲笑呵呵的说道,没有丝毫的矫情。

    在他身后跟着那个貌美如花的mèi mèi洪雪,洪雪笑呵呵的看着韩玄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