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斩断-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15章 斩断

    第二百一十三章斩断

    韩玄斌嘴角上翘,露出一股很友好的笑容,“洪傲兄客气了,那种事,那种人该死。”

    尽管只是风轻云淡的一句话,但是谁都可以知道,韩玄斌的这句话里满是杀机。

    很浓烈的杀机。

    “好了,韩玄斌兄,有时间在去拜访你,马上要开始了。”洪傲拱拱手,说道。

    韩玄斌略微点点头。

    洪傲走后,秦风疑惑的问道:“斌斌,你认识洪傲,知道他的来历吗?”

    韩玄斌摇头。

    “那你是怎么认识他的?”秦风继续问道。

    “说来话长。”说完韩玄斌就走向了擂台。

    今天的第一场比赛是他跟江飞的。

    当走上擂台时,江飞还没有来。

    此刻场下已经人山人海了,都是来看比赛的。

    一个剑者,一个剑师。

    他们都不怎么看好韩玄斌。

    过了一会,江飞来了。

    看到韩玄斌以后,得意的笑道:“韩玄斌,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也不可能突破剑者达到剑师境界。”

    韩玄斌直接无视他的话。

    江飞冷哼一声,“别以为你在武斗场十连胜,就可以横向霸道,今天我会让你知道剑师跟剑者的差别,剑师的威严不是你能够践踏的。哼。”

    江飞虽然突破剑师境界了,但是他还是那么的恨韩玄斌,今天他要取回属于他的荣耀。

    韩玄斌依旧没有说话,冷漠的看着他。

    “你会后悔的。”江飞差点暴走。

    裁判在这时走到中央开始说话了,“今天是选拔赛的四进二的日子,规矩我就不多说了,第一场比赛是韩玄斌对阵江飞。”

    说着看了俩人一眼,空气中的huǒ yào味现在很浓,裁判也感觉到了,淡淡的说道:“开始。”

    韩玄斌没有说话,静静的拿出自己的“兄弟”残阳剑。

    滔天的能量肆虐着整个地面,微微颤动的地表仿佛会在下一刻纷纷龟裂破碎一般,残阳剑,含着冷意,却未有任何一丝能量泻出。

    “哼,装神弄鬼,先接我一招。”江飞冷哼一声,拿出了佩剑。

    此剑一出来,滔天的气势直冲云霄,仿佛惊天地泣鬼神一样。

    银白色的光芒瞬间把江飞整个人笼罩了,可怕的气势依旧在上升。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什么级别的剑,怎么会爆发出这么可怕的战意。

    是的。

    没错。

    上次江飞的宝剑级别的飞雪剑被韩玄斌的残阳剑斩断,导致他对韩玄斌的剑很忌讳。

    这次他专门找他父亲江天借来这把家族镇族灵剑江洋剑。

    这是江家百年传承的一把灵剑,相传此剑是江家第一任族长的随身佩剑。

    这把剑跟着主人长期处于妖兽横行的山脉,时常处于生死边缘。

    他的战意就是这样凝聚而成的,非常可怕的战意。

    此次江天也是下了血本了,为了让江飞赢的冠军,不但把家传灵剑借给江飞用,还把家族中的一个非常厉害的地级剑技江洋斩让江飞学了。

    目的就是要争取那一个名额。

    这就是守护者的号召力。

    “哼,卑鄙,居然拿出了家传灵剑给江飞。”秦风很愤怒的说道。

    “韩玄斌不也是拿着灵剑么?”江天反质问道。

    “好了,别说了,专心看比赛吧,这场比赛绝对会公平,如果谁要是敢破坏公平可别怪我不客气。”虽然王虎是在劝说俩人,但是隐隐话语中略带威胁之意,让俩人别轻举妄动。

    俩人可能都不怕他,但是他背后的守护者不能不怕啊。

    擂台上,滔天的气势笼罩着整个擂台。

    江飞身不动,脚下步伐轻移,带起串串幻影,整个人仿若融入到天地当中,双眸间乍现傲然之色,但却又让韩玄斌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平静,这时,双方的能量气势也随之一变,变得云淡风轻,整个场面却不知为何,在傲然中尽显平静连带着起初乱摆的树木枝条于纷飞的碎石都安静了下来,而这份安静,似乎在无言中诉说这什么,又或是在酝酿着什么。

    忽然间,空气都仿若凝滞了一下,下一刻,韩玄斌动了!

    “剑本凡铁,因执着而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剑的世界,不到巅峰心不死。”

    这就是韩玄斌心中说想,也是韩玄斌的决心。

    剑的世界,不到巅峰心不死。

    口中说道,手下自是不慢。

    一把引而待发的残阳古剑蓦然出现在韩玄斌手中,细观此剑,剑身黝黑却未有能量泻出,只有那一层层的能量暗波流动,就在江飞深吸一口气待若提剑袭进之时,韩玄斌手中的残阳剑却猛然迸射出一道耀眼之极的光芒。江飞双眼倏然一白的同时,心下却未有任何忐忑之意,韩玄斌手中残阳之剑发出声声轻吟,似乎在迎合着主人蓄势待发的攻击,伴随着轻吟之声,残阳之剑周身的光芒越来越盛,天空这时再次发生变化,明明晴空万里,却在一瞬间又被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浓密乌云遮盖住,江飞身体微动,身旁长剑倏然旋转了起来。但江飞依旧双眼微闭,丝毫不为所动,老僧入定般的不因世事,但他的神情却似和整个天地交谈,天动地微颤,但人静心自平,天空中的乌云却未有一刻平静,似乎在炫耀着它的不安分一般来回抖动。

    洪雪在场下握紧了双手,双眸一眨也不眨的关注着擂台相对而立的二人,他们在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呼吸,但依旧感觉到这场战斗一开始的窒息气氛,他们脸上的神色也未有一丝变化,这两张稚嫩的脸庞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年轻,诉说着他们的渴望。

    反观洪雪身边的洪傲,此刻没有丝毫的不悦。

    脸上依旧绽放着和蔼的笑容。

    虽然韩玄斌是剑者,但是他心有有种莫名的触动,他不知道怎么回事。

    莫名的相信韩玄斌,相信韩玄斌会赢。

    如果这个想法被别人知道的话,一定会说他是疯子。

    秦风此刻一动不动的关注着擂台上的俩人,说真的,他有点不看好韩玄斌。

    他深知剑者跟剑师的差距不是简简单单的剑技能够弥补的,况且江飞的剑技也不比他差。

    但是他依旧记得秦浩吩咐过的事,好好的保护韩玄斌。

    他也知道韩玄斌跟江飞的恩怨,生怕江飞被韩玄斌打伤。

    猛然间,天空中抖做一团的乌云中,一道电芒闪过,紧接着,又是一道炸雷落下,相继,更是千万道落雷,纷纷落在了江飞周身正在兀自旋转的长剑之上。

    起风了!

    江飞睁开了双眸,口中轻声道。

    下一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轰隆作响的雷声更加密集,江飞动了,迎着韩玄斌手中残阳剑的刺眼光芒,挟着风雨之势,借着雷霆之威,手掌落在了江洋剑剑柄上,江洋剑停下来的同时,江飞手腕一抖,江洋剑带出一道幻影,急速刺出,没有剑芒,没有劲风,有的只是霸道的剑气!

    不断提升的剑心,无限提升的杀意,剑意,韩玄斌脸上顿然变色,手中残阳剑发散的耀眼光芒都在这一刻猛然一窒。

    下一刻,韩玄斌脚下略动,身形已然退开,这究竟是为什么?多少次的战斗,自己从来不曾在战斗的一开始便有退让之意,在江飞奔袭而至的身影中,韩玄斌的双眼不自禁的眯了起来。

    远处的洪雪揉了揉发酸的双眼,却又极快的瞪大了眼睛,她不想错过这一战的紧张场面。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会感到一股心悸的力量呢?”韩玄斌后退的时间自问道。

    电光火石之间,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江飞的剑技中居然透露出一丝魔功的气息。

    想到了这,韩玄斌终于想通了。

    相传江家的第一任族长因为修炼江洋斩时走火入魔,一丝魔气串入江洋斩中。

    在他临终前亲自用最后一丝力量把江洋斩中的魔气封印了。

    但是没想到江飞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居然将江洋斩中的魔气给解封催动了。

    但是在韩玄斌的字典中,没有害怕俩字。

    剑修就是要有一往无前的气势,决心,要不然终其一生也达不到剑道巅峰。

    主席台上。

    几人也感觉到了一点不对。

    “难道传说是真的?”秦风眉头皱的更深了,淡淡的问道。

    王虎也转头看向江天。

    “怎么可能,他居然能催动魔气。”江天也有所察觉,很焦急的说道。

    听到这,众人都沉默了。

    要是江飞最终控制不住这股魔气的话,就会被魔气反噬,然后就会彻彻底底的变成一个shā rén机器。

    江天也担心起来了。

    他不想儿子变成shā rén机器。

    “天儿,心静。”江天朝着面目狰狞的江飞大喝道。

    听到大喝的江飞身形一顿。

    洪傲有点惊讶江飞的情况,但更多的是对韩玄斌的赞赏,“不愧是剑道奇才,静如处子。动若脱兔。临危不乱,此子将来成就将不可限量。”

    “在剑者境界就可以凝聚出自己的剑势,这只在传说中的那位才能办到的,不错不错,看来此次真是没有白来啊。”洪傲依旧在赞赏着韩玄斌,就像像英雄惺惺相惜一样。

    韩玄斌提起体内能量,不计代价的输进残阳剑中。

    下一瞬间,残阳剑已经看不到黝黑的纹路,只能看到犹如实质般的剑芒迸射而出,一道、两道、三道连续八道实质剑芒脱离残阳剑剑体,悬浮于残阳剑本体周围,算上残阳剑本体,整整九把威势十足的能量剑倏然刺向奔袭而至的江飞。

    九把能量剑在刺近的同时光芒再涨,化为九道能量巨剑,挟着十足威势轰然砸下,快要接触到江飞手中江洋剑之时,九把能量巨剑却又九九合一。

    江飞双瞳一缩,身体的袭近嘎然而止,下一刻毫无征兆的空移了数米之远。

    韩玄斌心中冷笑,这一招长河落日乃是他威力最大的杀招,得长风破的感悟,在结合自己的经验,自创的一招。

    最后的九把光剑可合可不合,韩玄斌仿若已经有了胜算,先前因为疑惑而退于攻势的不良情绪也一扫而空,以出其不意配合威力来致敌退走或受伤,更重要的是它的后招。

    江飞闪过的身躯未有一丝滞留,江洋剑依旧简简单单的划出,但是江洋剑的周围却布满了雷霆之势,攻势中带有风雷之声,威猛十足。

    韩玄斌仿若没有看到一般,双手合十,食指一并,旋即向下猛然一挥。

    江飞双臂一分全身剑气化作一股无形力量,将周身所有雷霆剑气凝结而起,化作点点剑芒席卷而至,迎着那把能量巨剑而去,远看像似飞蛾扑火般的雷霆剑芒,却在冲撞消磨中重重打击能量巨剑。

    终于,那剑芒的金huáng sè慢慢地黯淡了,直至消失

    然而就在这一刻,异变突起。

    在众人都没有察觉的时候,江飞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

    一丝肉眼看不到的黑色气流瞬间从江飞的体内溢出,然后顺着江洋剑流向韩玄斌。

    就在众人以为江飞就要获胜的时候。

    黑色气流在俩剑的相交处坐着激烈的挣扎,最后成功的冲入了韩玄斌的体内。

    “啊,啊,啊。。。。”

    韩玄斌痛叫一声,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手中残阳剑猛然一挥,带着雷霆之势,轰的一声击在了江飞的江洋剑上。

    “铿。”

    一声巨响,江飞被轰在了地上。

    接着铿的一声,江洋剑断落成俩截。怎么可能,那可是灵剑啊,居然被一击就劈断了。就算俩把都是灵剑,但是也不能这样轻易的被斩断吧。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这需要爆发多么强大的力量?他们不知道的是,韩玄斌是用心在淬炼自己的“兄弟”。

    前世的残阳,今世的残阳。都是韩玄斌的兄弟。

    场中非常的静,只有韩玄斌此刻在急速的调动体内剑气镇压着这股串入体内的魔气。

    本来以为必胜的结果,却会中计。

    就在韩玄斌大叫的时候,几个实力高强的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秦风愤怒的大叫道:“卑鄙,太卑鄙了,该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