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剑道-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16章 剑道

    第二百一十四章剑道

    “哼,成王败寇。”江天强作镇静淡淡的说道,但是依旧掩饰不了他心中的震惊。

    那可是家传灵剑,居然被一个十五岁的小伙子给斩断了,最重要的是这个男子居然是以剑者境界直接抗衡剑师境界的江飞的。

    在这一刻,所有的铁律都被韩玄斌给打败了。

    什么剑者打不过剑师?什么俩个灵剑互看砍不会断?什么只有剑师才有自己的剑势?

    在韩玄斌强势的表现面前都是浮云。洪傲看到韩玄斌就表情就知道了情况。

    “哼。”

    冷哼一声,眼光复杂的看向韩玄斌。

    不一会儿,韩玄斌就把那一丝魔气引入脑海被剑气镇压。

    要是唤作别人肯定不敢把魔气引入脑海,那样会遭到反噬的。

    但是韩玄斌的剑气都积累在脑海,在加上他那强大的精神力,他还是这么做了。

    此刻韩玄斌很愤怒,真的很愤怒。

    江飞居然这样算计他,这是在他重生之后第一次这么愤怒。

    江飞此刻有点迷茫,自己剑师实力居然打不过韩玄斌,而且家传居然被韩玄斌斩断。

    先是飞雪,后是江洋。

    这一切大大的打击了江飞的心。

    本来他在修炼江洋斩时,无意中发现的一丝魔气,突生奇想,想用来对付韩玄斌,让韩玄斌走火入魔。

    尽管他知道韩玄斌的精神力很强大。

    但是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韩玄斌的强大精神力会那样的逆天。

    只是一会儿功夫就镇压了这股魔气,这需要多么强大的精神力。

    突然间江飞感到了一丝恐惧。

    对。

    就是恐惧。

    深刺骨髓的恐惧。

    “哼,既然你选择这样的道路,那我就让你尝试一下我真正的实力。”韩玄斌寒声说道。

    突然间,韩玄斌轻轻的闭上了双眸,心静到了极点。

    滔天的精神力陡然间以韩玄斌为中心,瞬间笼罩了整个擂台。

    周围的残枝落叶跟灰尘乱飞。

    场下猛地刮起一阵强风,这风以韩玄斌为中心不断回旋着卷向天际。风越来越大,沙石都卷动了起来,连那些选拔赛场的植物也不例外,根根拔起,泥土风沙交织成一片!

    就在远处镇长府邸的最深处,一个年约八十岁的老人正在冥思,然而,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眼睛瞪得贼大,不敢置信地看向选拔赛所住之地。

    “天啊,这是多么强大的精神力,多么庞大的精神力。”老人惊讶的说道,然后瞬间又想到了什么,“今天是天河镇选拔赛的日子,什么时候小镇出现了这样的怪才?”

    说完身影瞬间消失不见了。

    选拔赛场。

    主席台的几个人都愣住了,麻木了。这是他们有史以来见过最强大的精神力。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剑灵境界的人所能比拟的。

    场下瞬间一片寂静,然后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话,一下子让场下沸腾了起来。

    “这是真的吗?”

    “太可怕了。”

    “好心悸的力量。”

    “非常恐怖。”

    就连洪傲非常从容的脸庞在感应到这股心悸的精神力时也是惊呆了。

    “这是他的力量吗?怎么剑者境界会有这么庞大的精神力?”不敢置信的自问道。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江飞绝望了。

    本来他还有一丝侥幸。

    但是在感应到这股近乎恐惧的精神力后,彻底奔溃了。

    滔天的精神力席卷整个擂台,化成一股能量巨剑,击向江飞。

    看的出来韩玄斌下shā shǒu了。

    主席台上。

    “尔敢。”江天大喝一声,起身准备制止,那可是比剑灵境界的精神力都要庞大的精神力,如果要是击中江飞的话,不死也会半残。

    没有理会其他人的意思。

    江天纵身一跃,跳到江飞面前。

    挡在江飞身前,恐怖的剑灵后期境界的气势瞬间爆发。

    直接对轰着韩玄斌的精神力。

    韩玄斌有所感应,猛然加大力度,精神力依旧在呈直线上升趋势。

    空气中的能量在乱无目地的逸散着。

    “去死吧。”韩玄斌大喝道。

    然后滔天的精神力凝聚成一个点,瞬间击在了江天胸前。

    就连江天的剑气都被击散。

    “轰。”

    一声巨响,江天父子倒飞出去。

    韩玄斌吐了一口鲜血,这是他精神力过度的原因。

    江天到是没什么事,主要是抵御韩玄斌的恐怖精神力。至少他也是剑灵境界的强者,马上就要凝聚出剑魂了。

    而江飞就惨了,小小剑师,而且还是刚突破剑师境界不久的剑修,先是被击败,然后被这恐怖的超越剑灵的精神力击中。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内府受了很重的伤。

    就算不死也会残废。

    “飞儿。”

    江天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江飞大叫道。

    “没事吧,斌斌?”主席台上,秦风走了下来,急忙问道。

    刚才他也想阻止江天,但是这连他都恐惧的精神力,他也没办法。

    韩玄斌摇了摇头,檫了檫嘴角的血迹,冷漠的说道:“没事。”

    韩玄斌漠然的看着眼前的局势,心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情绪。

    “为什么重生到这个大陆,这么浓厚的天地灵蕴,还是突破不了这天地束缚。”韩玄斌无奈的摇了摇头,感叹道。

    就在刚才韩玄斌来到了这个大陆第一次动用了全部的精神力。

    但是他却是冥冥之中感应到了一丝束缚,来自这天地之间的束缚。

    “韩玄斌胜。”

    就在这时,裁判麻木的公布了比赛结果。

    江天看到自己儿子的样子,瞬间就知道了什么,他非常的愤怒,代代单传,就这么一个儿子,他非常非常的心疼自己的儿子。

    同时也对韩玄斌的恨升华到了极点。

    但是在秦风跟王虎的双重压力之下,他根本没有机会对韩玄斌下手。

    虽然单挑他谁都不怕俩人,但是他还没自信到可以同时抗衡俩人的攻击。

    “秦风,愿赌服输,而且你已经扰乱了比赛的公平性,如果你要是敢乱来,守护者会对你诛杀。”王虎冷哼道。

    守护者。

    这个天河镇的chuán qí。

    江天的心在滴血,“儿子,父亲没有能力给你报仇,但是父亲不会放过他的。”

    看着脸色苍白的江天抱着自己的儿子渐渐远去,选拔赛场笼罩着一股说不出的阴霾。

    在临走之前,江天还威胁般的瞪了韩玄斌一眼。

    但是韩玄斌对他的威胁视而不见。

    “哥哥,韩玄斌哥哥没什么事吧?”洪雪雪白的脸蛋上露出了焦急的表情,娇声问着他的哥哥。

    洪傲面无表情的看着韩玄斌,听到mèi mèi的问话,无声无色的说道:“他没事。”

    洪雪听到哥哥的回答,悬着的一颗心慢慢的放下来了,但是眼中依旧有着点点焦灼。

    韩玄斌拖着自己佝偻的身躯走下擂台,他没有走,他想看看洪傲的实力。

    虽然没看过洪傲出手,但是隐约中感到洪傲不简单。

    他有个灵感,感觉洪傲会跟他进入总决赛。

    秦风把他扶在了椅子上,焦急的问道:“斌斌,没事吧?”

    毕竟刚才韩玄斌可是跟剑灵级别的江天精神对轰,要说不担心那是骗人的。

    但是韩玄斌却是给了大家一个震撼的惊喜。

    不但没有落败,而且还击败了剑灵境界的江天。

    虽然是精神碰撞,但是此刻谁也不会怀疑韩玄斌的实力。

    在看到韩玄斌口吐鲜血的时候,别人都以为他是因为精神力碰撞中受伤了。

    但是没人想到他在精神碰撞中一直处于上风,口吐鲜血的原因居然是因为镇压魔气导致精神力过度的,

    韩玄斌冷眼看着擂台上的俩人。

    总感觉洪傲很神秘,在他身上有着很多很多的秘密。

    突然之间一道娇滴滴的声音惊醒了韩玄斌。

    “韩玄斌哥哥,你没事吧?”洪傲上台比赛,只留下洪雪,洪雪看到韩玄斌就走过来了。

    韩玄斌转头一看是洪雪,苍白的脸颊上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

    也只有洪雪可以让他这样的开心大笑了。

    想到这,他又想到了远在浑天城的mèi mèi,他真的好想mèi mèi秦玉。

    “哥哥,你跟我一起玩吧?”

    “哥哥,这是我做的吃的,我们俩一起吃吧。”

    “哥哥,我达到剑者境界了,好高兴啊。”

    “哥哥,你别走。。。”

    “哥哥,你一定要回来看我。”

    紧握拳头,韩玄斌暗暗的说道:“mèi mèi,我一定会风风光光的回到家族的,你放心的等着我。”

    “韩玄斌哥哥。。。”

    洪雪看到愣住的韩玄斌,脸蛋一红,低头叫道。

    韩玄斌回过神来,对着洪雪点点头,然后说道:“你哥哥比赛,你怎么不给他加油,反而跑到这里了?”

    洪雪抬头,乌黑的大眼睛看着韩玄斌,扑哧一笑,娇滴滴的说道:“我哥哥实力很强,没人能伤的了他。”

    说到这,他脸上浮现了自豪的表情。

    是的。

    他哥哥就是他的自豪。

    韩玄斌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洪雪的秀发,淡淡的道:“你很像我的一个mèi mèi。”

    他说的就是秦玉,小巧玲珑的秦玉。

    洪雪一愣,然后神色黯然,不过转瞬就恢复了神情,笑呵呵的说道:“韩玄斌哥哥,你还有mèi mèi啊?”

    就在俩人聊天的时候,擂台上的战斗却是打的进入了白热化。

    洪傲对战易小语。

    易小语是武斗场提名的剑修,虽然只是剑者境界,但是实力也不容小觑。

    洪傲,这个在选拔赛一开始就转露头脚的年轻男子,一开场就以凌厉强大的气势直接压着对方打。

    洪傲此刻爆发出来的战力绝对有跟白一拼的实力。

    被一直压着打的易小语,在最后关头突然爆发了。

    使出了shā shǒu锏。

    每个剑修都有自己的shā shǒu锏。

    每个人的shā shǒu锏都不相同。

    往往一个人在生死边缘才会爆发出强大的战力。

    此刻的易小语就是。

    也许是被韩玄斌跟洪傲的强势刺激到了。

    一向很自傲的易小语此刻施展出了自己的shā shǒu锏,自己的地级剑技终极一招,毁灭。

    这一招,易小语平时根本不会使用的。

    但是此刻关系到能不能得到守护者的指点,他没有藏拙。

    古朴长剑一挥,天地变色,地动山摇。

    空气突然凝固,仿佛在诉说着他的威力。

    然而洪傲对此却是视而不见,他相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虚无。

    看似随手挥出一剑,但是却在空气中划出了诡异的轨迹。

    “剑势。”

    韩玄斌喃喃自语道。

    这么年轻就能凝聚这么强势的剑势,就算前世的自己被称为大陆第一剑道天才也不能办到。

    突然间,韩玄斌对洪傲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

    只见洪傲的长剑划出的轨迹按着诡异的路线击向易小语的长剑。

    易小语的长剑施展出毁灭以后,天空中形成了一个能量巨剑,这个能量巨剑不同于韩玄斌的能量巨剑。

    韩玄斌的能量巨剑已经接近实质化了,而他的还是虚影。

    虽然是虚影,但是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一股毁灭的气息从易小语古朴的长剑中传出,仿佛亘古存在般。

    “轰。”

    能量巨剑跟洪傲的剑气轨迹轰击在了一起,爆发出了强烈的响声。

    地动山摇,秋风扫落叶般席卷了整个地面。观看比赛的人们都捂着耳朵,摇摇晃晃的。可见这个对碰的威力有多大。

    韩玄斌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擂台上的俩人。胜负以分,米有在打下去的必要了。易小语对着洪傲拱拱手,说道:“洪傲兄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实力,我输的心服口服。”

    洪傲略微点点头,然后淡淡的说道:“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以后自暴自弃,不知悔改而已。你很不错,好好努力吧,剑道就在自己的脚下。”

    洪傲比较喜欢易小语的性格,拿得起放得下,这才是真性情,男子汉大丈夫当该如此。

    “剑道就在自己的脚下,剑道就在自己的脚下,剑道就在自己的脚下。。。”连续念了三遍洪傲说的话,然后眼睛一亮,抬头对着洪傲一拱手,笑呵呵的道:“谢谢,如果以后还能相见,我们是朋友。”说完转身走下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