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比赛结果-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17章 比赛结果

    第二百一十五章比赛结果

    裁判宣布了比赛结果。

    至此,天河镇一年一度的选拔赛就决出了最强俩人,接下来就是最后万众瞩目的决赛了,赢的一人将有机会得到守护者大人的亲自指点。

    决赛定在三天之后,这也是与会管理为了让参赛者能够得到很好的休息,达到比赛的公平公正。

    洪傲临走时,对着韩玄斌说道:“秦兄,如果不建议的话,明天我去拜访你,顺便跟你道谢。”

    韩玄斌点点头。

    没有多余的话,但是他知道洪傲是记挂着他那天在茶楼的事。

    他对洪傲也很好奇,很有好感,所以就答应了。

    至此一战以后,韩玄斌跟洪傲的名字传遍整个天河镇。

    就连一些隐世的小家族都知道了俩人的存在。

    尤其是韩玄斌。

    剑者境界打败剑师境界的强者,跟剑灵境界的强者灵魂对轰不落下风,还以力斩断了灵剑级别的长剑江洋剑。

    大大小小的酒楼茶楼,都在讨论韩玄斌的事情。

    有的传言韩玄斌的举动甚至惊动了守护者大人的关注。

    不错,当时在镇长府邸最深处那个感应到韩玄斌的恐怖灵魂精神力的八十岁老者就是守护者。

    守护者是曲河镇的上任镇长,实力是传说中的剑王初期。

    天河镇剑灵就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剑王那根本就是传说中的存在。

    要知道秦氏家族的族长秦浩才只是剑尊境界的存在。

    一个剑王境界的剑修,放到浑天城也是顶尖高手。

    在感应到韩玄斌的精神力时,他明明感应到这是剑灵境界的精神力,但是这股精神力里边不知道夹杂着一丝什么东西,居然连他都忌惮。

    守护者很震惊,这么恐怖的精神力居然是一个十五岁的年轻剑者发出来的。

    当即就关注起他来,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小小年纪就能与剑灵境界的强者抗衡,如果他成长以后呢?

    守护者不敢想象。

    他已经决定了,不管这个选拔赛韩玄斌最后能不能赢,他都会现身指点这个小家伙的。

    天河镇镇长府邸。

    镇长王虎孤身一人来到了府邸最深处。

    一处石门中突然传出一道淡淡的声音,“王虎,三天后的比赛结束后,不管结果怎么样,都要把韩玄斌带到这里来见我。”

    王虎急忙恭敬的说道:“是,守护者。”

    夜晚,天空满是星星。

    天河镇东边的一个小院落中,一男一女并肩站立。

    “哥哥。三天后的比赛。。。”洪雪看着漫天想小星星,亲昵的问着自己的这个哥哥。

    洪傲没等她说完,就打断她的话,淡淡的道:“mèi mèi放心吧,哥哥心里有数。”

    “小雪,你看这夜空美景好看吗?”洪傲看着无垠星空很迷茫的说道。

    “嗯,好漂亮。”洪雪娇滴滴的说道。

    “我想到了我们小时候一起坐在屋顶等待着流星雨的到来,一等就是一晚上。”洪傲回忆道。

    洪雪痴痴的回忆着,嘴角气嘟嘟的说道:“是啊,我那次等来流星雨了,因为哥哥打扰,都没来得及许愿。”

    “呵呵,怨我吗?”

    “不怨,我才不会怪哥哥。”

    “想爷爷了。”

    “嗯,我也想了,哥哥,等你参加完比赛,我们就回去找爷爷吧。你的历练也差不多够了吧?”洪雪问道。

    洪傲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抚摸着洪雪的秀发,重重的点了点头。

    秦家铸剑坊,一处楼阁中。

    秦风坐在太师椅上,一个侍卫站在旁边。

    “你去给浑天城族长报信,就说韩玄斌少爷说的,很快的他就会重返家族,让他跟秦玉xiǎo jiě放心。”秦风给侍卫交代着。

    “是,主人。”侍卫点头出去了。

    他还清楚的记得韩玄斌跟自己说的,让给家族传个信,但是不让提比赛的事。

    “斌斌啊,你给我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无垠的星空,秦风感叹道。

    北苑,一处密室中。

    这个密室是韩玄斌让人专门为自己制作的。

    为的就是防止别人打扰自己修炼。

    此刻他盘膝而坐,身体周围环绕着强烈的剑气,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剑气防御。

    体内,他的精神力正在引导剑气来炼化被他镇压的那一丝魔气。

    那一丝魔气虽然被他镇压了,但是他始终觉得这是一个定时炸弹,一定要清理。

    唯一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炼化。

    当然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不敢强行炼化。

    但是韩玄斌有那近乎恐怖的精神力,可以利用精神力炼化。

    所谓艺高人胆大。

    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韩玄斌直接引导剑气来炼化魔气。

    “嘶嘶。。。嘶嘶。”

    魔气在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被韩玄斌炼化着。

    韩玄斌前世就是在不断的生死边缘寻求着突破。

    骨子里有着一股嗜血的疯狂。

    然而他以为重生在剑心大陆以后,这股嗜血的疯狂就没有了。

    有的只是稳重,脚踏实地。

    但是就在韩玄斌炼化这股魔气的时候,一个很疯狂的想法在他脑海里产生了。

    他想要炼化魔气转化成自己的能量。

    这是一个很疯狂的想法。

    是的。

    很疯狂。

    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永世不得超生。

    但是如果成功了,那他的实力将会发生一个质的飞跃。

    韩玄斌在赌。

    赌自己能成功。

    陡然间韩玄斌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得。

    正在炼化魔气的剑气突然停止,然后由这股剑气笼罩着黑色的魔气慢慢的流出脑海,经过经脉,走向丹田。

    这要是被一般剑修看到,一定会认为他发疯了。

    丹田是剑修一个非常重要的能量转换的存在,没有人愿意将天地灵蕴之外的东西引入丹田。

    那样太危险了,一不下心就会把丹田毁灭,功力全废。

    但是韩玄斌两世为人,他当然知道这里边的凶险。

    但是富贵险中求,如果前世没有这种精神,他也不会走的那么远。虽然那只是一个低等级的大陆。

    但是想要成为至强者,也必须付出非常大的代价。

    剑气笼罩着黑气,没有丝毫的外泄。

    韩玄斌小心翼翼的引导着剑气流动,一动不动的内视着体内的一切。

    在这一刻,天地灵蕴疯狂的涌入丹田,准备抵御外敌。

    韩玄斌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引导剑气笼罩的魔气进入丹田,当魔气进入丹田一小部分时,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天地灵蕴在阻挡着外来者。

    如果是别人可能此刻已经没有办法了,但是韩玄斌是谁?

    前世的大陆最强者,剑道代言人。两世为人的经验,在加上剑神手札的知识,他电光石火之间就想到了办法。

    利用剑气疏散天地灵蕴,然后开始转化,吸纳魔气。

    小心翼翼的利用剑气疏散开天地灵蕴,然后魔气趁机而入。韩玄斌立马开始炼化魔气转化成自己剑气的一部分。

    本来天地灵蕴还在阻止,但是此刻看到木已成舟,也只好放弃。

    不能阻止敌人,那么就让敌人成为朋友。天地灵蕴仿佛有灵性般,此刻居然跟魔气融为一体。

    本来转化魔气的速度很慢,但是在天地灵蕴的加入以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转化着。

    韩玄斌看到着以后,深吸一口冷气,檫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一切进展还算顺利。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魔气已经成功转化成韩玄斌的剑气了。

    只是原本灰色的剑气,现在夹杂着一丝黑色的能量,韩玄斌没有在意这个。

    “感受一下能量增加多少吧?”韩玄斌心里暗自道。

    “嘶嘶。。。”

    一股股的剑气瞬间爆发出来,密室里充斥着疯狂的剑气波动。

    直到韩玄斌感觉已经到量了,才停止了剑气的输出。

    “剑气输出增加了一倍,以前的剑气输出可以比拟剑师巅峰,现在竟然达到了剑灵境界的级别。”韩玄斌很高兴,剑气输出增加,对以后的修炼也很有好处的。

    感受完以后,韩玄斌看了看天色不早了,清理了一下,然后就去睡觉了。

    入夜,韩玄斌睡的很香,也许是因为有所收获吧。

    第二天早上韩玄斌起来吃了点早饭,然后就听到下人汇报,洪傲到了,淡淡的笑了笑,起身迎接。

    洪傲依旧一身白衣,玉树临风,脸上永运带着笑容,后边跟着婷婷玉立的mèi mèi洪雪。

    俩人一见面,洪傲就先说道:“打扰韩玄斌兄,实在不好意思。”

    韩玄斌也是性情中人,不拘小节,淡淡的道:“无妨,里边请。”

    “韩玄斌哥哥。”洪雪天使的脸蛋上挂着开心的笑容,娇滴滴的叫道。

    韩玄斌报以一灿烂的微笑。

    三人做在大厅中,洪傲首先就是跟韩玄斌道谢。

    那天他没有跟着mèi mèi出去,导致居然有人想欺负自己的mèi mèi,幸亏有韩玄斌在场,虽然自己的mèi mèi也是个剑修,剑者境界的剑修,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如果没有韩玄斌,mèi mèi那天肯定会受欺负。

    洪傲是发自内心的感谢韩玄斌,而且他对韩玄斌也非常的好奇。

    接下来就是跟韩玄斌聊一些事情,关于剑道的,还有武斗场,选拔赛之类的。

    韩玄斌很少说话,但是今天说的却是非常的多。

    “韩玄斌兄,再过俩天就是我们俩的决赛之日了。不知道你心里有什么想法?”洪傲问道。

    是的。

    决赛是洪傲跟韩玄斌,洪傲不在乎这个名利,说真的,那个守护者的亲自指导,他没有丝毫的兴趣。

    他只是在试探一下,看看韩玄斌怎么想的,如果必要的的话,可以放水,当让这些话不能对韩玄斌明说。

    但是韩玄斌是谁?

    两世为人的他瞬间就明白了洪傲的想法,淡淡的摇摇头,一如既往的冷漠道:“正常发挥。”

    四个字,仅仅四个字,但是却代表了韩玄斌的决心,跟韩玄斌的自傲。

    天才都是有傲气的。

    虽然韩玄斌在这世被一度称为废物,但是他重生以后一直在改变着,属于他的傲气还没有丢,还在!

    洪傲眼神复杂的看着韩玄斌,在韩玄斌眼中他一点都看不出什么来。

    这个韩玄斌太神秘了。

    洪雪在一旁坐着,他知道俩人在说事,乖巧的一直在听,没有插嘴。

    洪傲突然问道:“韩玄斌兄不知道师承何处?”

    韩玄斌如此年纪就能有如此成就,他不相信韩玄斌没有师傅。

    就算是他,背后也是有个爷爷在教导他,他才能有现在的成就。

    韩玄斌闻言仰天长叹,目光空洞的望着虚空,久久才说道:“我没有师傅。”

    前世的韩玄斌,是一个孤儿,没有一个亲人。为了追求剑道巅峰,常年在生死边缘战斗,领悟,修炼,才有了那样的成就。

    此时想到,不禁怀念。

    那一世,韩玄斌没有突破天地束缚这一世,韩玄斌逆天追求剑道巅峰。

    “不好意思,谈到韩玄斌兄的伤心事了。”洪傲看着韩玄斌略微有点伤心的样子,以为提到韩玄斌的伤心事了,急忙道歉。

    韩玄斌摇摇头,没有说话。

    “韩玄斌兄,我们俩兴趣相投,不如我们俩谈论一下各自对剑道的理解吧?”洪傲询问道。

    在几次的看到韩玄斌出手,他知道,韩玄斌在剑道的造旨非常的高,同样身为剑痴的他想要跟韩玄斌论道一番。

    韩玄斌淡淡的点点头。

    迎着洪傲这位剑道奇才有些期待的目光,韩玄斌神色淡然的微微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虽然接触不多,但是洪傲已经能够看出,韩玄斌是一个不怎么喜欢拐弯抹角的人,当下也不迟疑,直言道:“韩玄斌兄,那天一招击败赵甲的剑技,绝对属于神技,我冥思苦想,想要想出其中蕴涵的种种神妙,却是久而不得,实在无法安然入睡,今日一早,来道谢顺便冒昧拜访,希望韩玄斌兄能够不吝指教一二。”

    韩玄斌淡然。

    洪傲所说的就是那天他刚出关时,对战赵甲的那一招。

    那一招也算是长风破的升级版,加上自己的领悟,然后在创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