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最强的二人-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18章 最强的二人

    第二百一十六章最强的二人

    “那一招也不算什么,只是在下投机取巧罢了。”韩玄斌解释道。

    洪傲可不这么认为,他深知其中的难度。

    “这样吧,我们各自演练一招,不动用剑气,只为互相印证切磋。”韩玄斌也知道洪傲的剑道造旨很高,前世的他就是孤独的,这一世他想改变。

    剑道,需时时刻刻互相切磋印证。

    “我就先演示一边那天的招式。”韩玄斌说道。

    韩玄斌笑着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一个院中较为空旷的地方!

    刚才的韩玄斌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冷漠淡然的剑修,尽情的于修炼一道,但是现在,他整个人的所有气息,已经全部隐没了下去,确切的说,在他单手握住剑柄时,一切的气息,已经全部灌注到了剑内,当他下一刻将剑拔出来的刹那,爆发出来的定然是一股截然不同的强大攻击……

    “剑势,好强的剑势。”洪傲惊讶的说道。

    洪雪站在洪傲身后,痴痴的看着韩玄斌。

    韩玄斌却是宛如未觉,当他手中这股剑势的威力攀升到一定的高度后,忽然间被他一举引动,直接往院中的一处一人高大的岩石斩去!

    “嘭!”

    劲气透入,一股石屑溅射开来。

    他这一剑中完全没有动用任何剑气,依靠的纯粹是这一剑指出的力量!

    可就是这么携带着人、剑合一之势指出的一剑,却是发挥出一股令人无法想象的巨大破坏力,刹那间将院中那块一人高大的岩石生生的射出一个深达一指的剑印窟窿!

    若是他真的动用了剑气直接斩出,恐怕整块岩石,都将在他这一剑之下,化为湮粉。

    刺出这一剑后,韩玄斌所孕育、凝聚出来的那股剑势也已消散无踪,那柄寒光闪烁的残阳剑干脆利落的在剑势完全消散之前,回到了剑鞘之内!

    韩玄斌施展完这一招以后,然后对着洪傲点头示意。

    “韩玄斌兄剑道造旨,在下佩服。”洪傲真诚的说道。

    此番他来就是想跟韩玄斌论剑的,小时候一直跟爷爷在一起,每天看到的就是爷爷的剑技。

    根本没有人与他对战,他也很孤独,在剑道上的孤独。

    但是在遇到韩玄斌以后,他感觉到了一个熟悉的感觉。

    接下来。

    洪傲也演示了自己的剑招,洪傲不同于韩玄斌。

    韩玄斌冷漠淡然,一心追求剑道而洪傲则是生性开朗,非常乐观。

    俩个截然不同的性格,但是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追求剑道巅峰。

    韩玄斌的剑招很刚猛,很强烈洪傲的剑招则轻柔,飘逸。

    大道至简,殊途同归。

    不一样的招式,效果却是一样的。

    “我心中的剑道就是以柔克刚,刚柔并济,万物有灵,用心感悟自己的剑道。”洪傲说道。

    “剑就是心,心就是剑剑心一体,心剑合一。用心淬炼自己的剑,用心感悟自己的剑道。”

    “剑本凡铁,因执着而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

    “剑的世界,不到巅峰心不死。”

    这是韩玄斌的剑道,刚猛,强烈,勇往直前,从不退缩。

    总的来说,剑道就是坚持,勇气。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直到中午时分。

    “呵呵,韩玄斌兄不愧是剑道奇才,受教了。”洪傲笑呵呵的说道,他今天收获很多。

    韩玄斌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韩玄斌兄,我就告辞了,决赛见。”洪傲感觉已经收获很多了,在论道也不能有什么收获了,就起身跟韩玄斌告别。

    洪雪跟在洪傲身后临走时偷偷的看了看韩玄斌,“为什么这个看似冷冰冰的男子,却给人一个很亲切的感觉?”洪雪心里自问道。

    看着消失在北苑的洪傲兄妹,韩玄斌走回屋里。

    坐在床边,仔细的梳理着这段时间的信息。

    自己现在的精神力是剑灵巅峰,实力是剑者境界,剑气积累还不够,不过也快了,等选拔赛完事了就直接突破到剑灵境界。

    现在最重要的是,该怎么培养剑魂,凝聚剑魂。

    剑魂,只有达到剑灵境界,试着跟自己的佩剑通灵,达到共识,才可以慢慢的凝聚剑魂,只要能够凝聚剑魂,就可以冲击剑王境界。

    而且佩剑的实力会增加数倍,用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而且也快能回家族了,回去看看自己的mèi mèi。

    曾经失去的,都要拿回来。

    曾经蔑视自己的,都会收拾他们的。

    韩玄斌要拿回属于自己的荣誉。

    浑天城秦氏家族总部。

    一个大厅中,最上边坐着一个人,下边依次坐着很多老者。

    这是秦氏家族最高会议,只有族长跟长老才有资格参加的会议,非但有这种会议,都是家族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此次也不例外,所有的人都愁眉苦脸的低头苦思。

    为首者秦浩扫视了一下下方的长老们,然后眉头一皱,淡淡的道:“各位长老有什么意见?”

    “族长,这是我看还是小心起见,要不就让小玉去吧。”

    在剑心大陆的三大帝国交界处,有一座城市,名叫幻想城。

    幻想城,不属于三大帝国任何一个国家,属于一个独立的城市。

    在这里没有所谓的国家规则,没有人管你。

    在这里强者为尊,只要你实力强,就算你杀了帝国王子,都没人管你。

    这里是堕落者的天堂,是剑修的圣地。

    因为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还可以生死战斗。

    大陆无数的剑修都纷纷去了幻想城。

    幻想城的实力也在这么多年的积累下,非常的浑厚,就算是三大帝国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里也是商业圣地,不管是哪个家族,只要在这里有自己的商业,那么这个家族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腾龙起飞。

    此次就是三年一度的幻想城商业区划分。

    幻想城不同于其他地方,在这里用实力说话。

    三大帝国经过长期的商谈,达成一致协议,在争夺地盘的比赛中,代表家族参加的人必须是家族的年轻一代,老一代不可以出手。

    第一是为了历练家族年轻一代,第二也是为了避免老古董出手。

    秦氏家族虽然在古技帝国比较强大,但是在幻想城久久打不下一块商业地。

    在过六个月就是三年一度的商业区划分比赛。

    秦家的这次会议就是准备选出一个可以代表家族去的年轻弟子。

    秦玉,也就是韩玄斌的mèi mèi。

    虽然年纪很小,但是已经达到了令人恐怖的剑灵境界。

    不要惊讶,强大的天赋在加上秦家那令人羡慕的灵药神果,达到剑灵境界也不是那么难的事。

    在浑天城,年轻一代大多数都是剑师境界的强者,剑灵就算是顶尖高手了。

    而秦家年轻一代二十多人,只有俩人达到了剑灵境界。

    “我看秦无虚也能去。”另一个长老说道。

    秦无虚就是白家年轻一代除了白玉之外的另一个剑灵境界的高手。

    虽然剑灵境界在帝国可以算是顶尖高手了,但是大陆这么大,什么逆天妖孽般的人才都有。

    秦浩对于这事也是一筹莫展,秦家虽然势力很强,但是在幻想城跟个小家族没啥两样。

    秦家想要更上一层楼,那么就必须在这次比赛中打下一个商业区。

    看着长老们你一句,我一句的,秦浩眉头微微一皱,沉声道:“好了,先就暂定秦玉吧,到时候再看吧,这段时间就麻烦秦虎长老亲自教导秦玉了。”

    天河镇,俩天后。

    今天是决赛的日子,晴空万里。

    比赛场地很早就来了很多人,都是来观看韩玄斌,希望他能带给人们更多的惊喜,更多的震撼。

    韩玄斌一到场地,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议论,然后瞪大眼睛盯着他看。

    韩玄斌依旧冷漠,径直走到了擂台。

    紧接着洪傲就到了。

    “韩玄斌兄。”洪傲拱手道。

    韩玄斌淡淡的点了点头。

    洪傲看似满脸笑容,丝毫没有把等会的比赛放在心上。

    韩玄斌则一脸冷漠,沉默不语,身上隐隐约约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很多人把今天的比赛说成是曲河镇年轻一代的巅峰对决。

    是的。

    在小小的天河镇在也找不出比他俩厉害的剑修了,他俩的实力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所有的人都为能够得到守护者的亲自指点而激动,虽然不是他们本人。

    但是韩玄斌跟洪傲却是偏偏对这个一丝兴趣都没有,天才都是有傲气的。

    韩玄斌在曲河镇缔造了无数的chuán qí,一个小小的剑者,打败了剑师境界的江飞。动用出了剑灵都恐怖的精神力。

    所有的人都在期望他能够在缔造chuán qí,他给人们的惊喜已经足够多了。

    洪傲虽然境界在剑师境界,但是其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绝对不比韩玄斌差。

    就他俩这逆天妖孽般的天赋,放到浑天城都算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韩玄斌兄,我们点到为止。”洪傲笑呵呵的对韩玄斌说道。

    韩玄斌点点头。

    “今天是选拔赛决赛的日子,在大家万众期待的目光下,终于马上要决出冠军了,接下来就让大家用心去观看决赛吧。”裁判铿锵有力的说道。

    “比赛现在开始。”裁判很高昂的说道。

    现场气氛一下子升到了最高点,所有的人都在呐喊,都在欢呼。

    但是擂台上却浑然不比场下,huǒ yào味越来越浓,大有一个不小心就会爆炸一般。

    韩玄斌跟洪傲都没有动,都在盯着对方,强大的剑气冲天而起,天空陡然间乌云密布。

    就在俩人释放气势的时候,天空雷声不断,残枝落叶乱飞,石头灰尘漫天飞舞,俩股气势争锋相对。场面压抑到了极点。

    有些观看的弱小剑修都有点受不了这感觉,纷纷发出剑气护体,这才可以继续看比赛。

    不愧是巅峰级别的战斗,连主席台上的几个高层都脸色凝重的看着擂台上。

    “好凌厉的剑气,好精纯的剑气。”王虎强作镇静淡淡的说道,但是话语中依旧不能掩饰他那略微激动的语气。

    主席台上,本来是五个人,但是今天只有四个人,江天没有来。他的儿子被韩玄斌打成半残,他是不会来看一个仇人的比赛的。

    因为守护者的吩咐,王虎特别的关注韩玄斌,他知道守护者的能耐不是他能够想象的,既然守护者都被惊动了,那么韩玄斌必然是有什么让守护者看中的。

    虽然韩玄斌不是天河镇的土生土长的人,但是如果他成为强者,而且还是天河镇的守护者亲自指导的,那么天河镇也会跟着沾光的。

    看着俩人身边的滔天气势,饶是剑灵境界中期的秦风也不由的感叹一声:“现在的世界是年轻人的舞台了,我们这些老不死的该退出历史啦。”

    其他俩人听到他的话不由呵呵一笑,都没有说话,他们都在心里感叹一番。

    “这俩个年轻人小小年就就有如此成就,如此逆天的天赋,就算放到浑天城就算是佼佼者了。”其中一个老者说道。

    擂台上,此时气势已经上升到了极点,但是俩人都没有贸然出手。因为他们都知道,敌不变我不变,敌要变我在变。

    高手对战,都是以不变应万变。

    俩人都在等待机会,等待对方露出破绽的机会。

    这就要看耐力了,如果谁因为的等待而心里急躁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心境将会被扰乱,最后也许会因为这么微小的原因而败玄斌不用说,两世为人,他知道,耐心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取胜的法宝。

    洪傲,从小就跟随这爷爷在深山野岭里修炼,这根本不算什么。

    时间内过了足足一刻钟,洪傲说话了。

    “韩玄斌兄,你先接我一招。”洪傲忽然道。

    洪傲身不动,脚下步伐轻移,带起串串幻影,整个人仿若融入到天地当中,双眸间乍现傲然之色,但却又让韩玄斌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平静,这时,双方的能量气势也随之一变,变得云淡风轻,整个场面却不知为何,在傲然中尽显平静连带着起初乱摆的树木枝条于纷飞的碎石都安静了下来,而这份安静,似乎在无言中诉说这什么,又或是在酝酿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