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选拔赛结束-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19章 选拔赛结束

    第二百一十七章选拔赛结束

    紧接着,一把充斥着古朴沧桑气息的长剑出现在了洪傲手中。

    “又是一把灵剑。”主席台上秦风惊讶道。

    人群中仿佛像炸开锅一样在议论着。

    “怎么现在灵剑这么不值钱了?到处都是。”

    “又是一把灵剑。”

    “他手中的剑居然是灵剑,而且看其气势,应该不比江家的祖传灵剑江洋剑差。”

    很多人的很震惊,平时一把灵剑都见不到,没想到这次选拔赛居然见到了三把灵剑。

    更让人震撼的是,灵剑居然被斩断一把,这大大的颠覆了人们的理念,在震撼着人们的视觉感官。

    忽然间,韩玄斌动了。

    “毕生苦修,追求剑道,不求无敌,但求巅峰,剑的世界,不到巅峰心不死。”口中说道。

    手下自是不慢,古朴而又内敛,剑身笼罩着黝黑的光芒的残阳古剑漠然出现在韩玄斌手中。一丝丝的能量波动环绕在残阳剑身,但却是没有一丝的能量溢出。

    就在洪傲深吸一口气待若提剑袭进之时,韩玄斌手中的残阳剑却猛然迸射出一道耀眼之极的光芒。

    洪傲双眼倏然一白的同时,心下却未有任何忐忑之意,韩玄斌手中残阳之剑发出声声轻吟,似乎在迎合着主人蓄势待发的攻击,伴随着轻吟之声,残阳之剑周身的光芒越来越盛。

    天空这时再次发生变化,明明晴空万里,却在一瞬间又被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浓密乌云遮盖住。

    洪傲身体微动,身旁长剑倏然旋转了起来。但洪傲依旧双眼微闭,丝毫不为所动,老僧入定般的不因世事,但他的神情却似和整个天地交谈,天动地微颤,但人静心自平,天空中的乌云却未有一刻平静,似乎在炫耀着它的不安分一般来回抖动。

    场下洪雪一双小手紧紧的握住,他心里很挣扎,也很纠结。

    一个是他的哥哥,一个是他的朋友,他不想让其中任何人受伤。

    但是细观此刻的气势,他有点害怕,有点忐忑。

    洪雪红扑扑的脸蛋上显出了焦急的神色,漂亮的双眸一眨也不眨的关注着擂台上相对而立的二人,他们在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呼吸,但依旧感觉到这场战斗一开始的窒息气氛,他们脸上的神色也未有一丝变化,这两张稚嫩的脸庞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年轻,诉说着他们的渴望。

    猛然间,天空中的乌云乱作一团,一声惊雷炸裂开来,紧接着一道电芒闪过,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轰隆隆的惊雷声更加的紧密。

    洪傲手中的灵剑“碧月”突兀自手中旋转起来,洪傲猛然睁开双眸,死死的盯着韩玄斌,漆黑的双眸仿佛可以吞噬一切。

    手掌落在了碧月剑剑柄上,碧月剑停下来的同时,洪傲手腕一抖,碧月剑带出一道幻影,急速刺出,没有剑芒,没有劲风,有的只是霸道的剑气!

    韩玄斌一剑斩向虚空,一道可怕的剑刃顺着虚空,飞向洪傲。

    看到韩玄斌劈来的剑气,洪傲没有退缩,没有躲避,而是直接迎接了上去。

    洪傲手中碧月剑仿似有灵性般,在主人的催动下,爆发出了最耀眼的剑气,轰然与韩玄斌斩出的剑刃撞击在了一起。

    韩玄斌的剑刃在接触碧月剑的时候,在慢慢的被一点一点的抵消着,最后直至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韩玄斌兄,小小的一道剑气可还难不倒我啊。”洪傲在破解了韩玄斌的虚空剑刃以后站立在擂台上望着依旧淡漠的韩玄斌,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没有说话,用行动证明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

    手掌剑气流动,残阳剑突兀的旋转起来,脚尖一点,快速的闪现到洪傲面前,对着洪傲就是一剑。

    洪傲看到突然发招的韩玄斌,挂着笑容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凝重。

    韩玄斌看似随意出招,但是在他看来,招招直击要害,非常的精妙,这才是取胜的最好办法。

    就这样,你一招,我一招的,速度越来越快。俩人一时半会谁也奈何不了谁。

    此时,只有主席台上的人能够看清他俩的剑招,其他人根本跟不上俩人的出招速度。

    擂台上,惊天响声不断的发出,滔天剑气直冲云霄,擂台上的地面不断的龟裂。

    “不好,擂台承受不了俩人的攻击力,要毁灭了。”秦风陡然间说道。

    王虎等人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几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同时运转体内剑气,引动天地灵蕴覆盖在了擂台周围,用以维持擂台的正常。

    但是在擂台上的俩人却是浑然不知,主席台上四人纷纷动用剑气来维持俩人战斗的擂台。

    可见俩人的破坏力有多么的强大。

    洪傲此时越打越心惊,韩玄斌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太强了,还有战斗经验,根本不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应该有的,像一个常年行走在生死战斗边缘的剑修才有的战斗经验。

    本来洪傲自认在战斗方面跟剑技方面会力压韩玄斌一头,但是此刻韩玄斌表现出来的战斗经验远远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隐隐有压过他一头的强势。

    至于剑技,洪傲的剑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但是都是在爷爷那里学来的,他自认为是很厉害的剑技了。

    但是在对上韩玄斌的剑技时,居然稳稳才能打个平手。

    “好高明的走位,好精纯的剑气。”洪傲自小就没有在年轻一代中遇到过对手,此刻遇到了韩玄斌,他是越战越勇,全身爆发出了非常强烈的战意。

    韩玄斌此刻也就暗惊:“要不是自己两世为人,拥有前世傲人的战斗经验,还有剑神手札神奇的剑技,今天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洪傲真的很厉害,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实力。”韩玄斌在心里暗自赞赏道。

    “一招定胜负吧。”韩玄斌淡淡的说道,也许是惺惺相惜,俩人都没有下狠手,但是这样起不到历练的作用。

    洪傲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目光,他从来没有服输过,但是此刻在韩玄斌面前,居然感到了一阵压力。

    檫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洪傲终于爆发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瞬间整个擂台都被他的剑气所笼罩,差点冲破主席台四人联手布置的剑气防御。

    “好可怕的力量,虽然剑师境界,但是绝对有跟剑灵强者叫板的实力,不知道是谁调教出这么逆天的青年来的?”众人一阵惊讶,惊讶过后就是疑惑,他都这么厉害,想想都感觉他背后的人恐怖。

    王虎身体一震,口中不禁喝彩:“不愧是剑道奇才,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怎么可能?剑惊天,这是剑惊天,只是在传说中才有,即使整个剑心大陆也没有人能练成,只有百年前的一个天才剑圣才把他练成。”陡然间秦风像是发现了什么,大叫了一声。

    众人一听是剑惊天,都惊呆了,怎么可能有人练成剑惊天?

    百年前,一个横空出世的天才,一路挑战大陆剑修,用的就是这个剑技,最后这个天才修至传说中的剑圣境界,更是以一敌五而不落下风。

    但是这个剑圣最后却是消失在了大陆,无数年来所有的剑修都在寻找他,以求学的剑惊天,但是他却是杳无音讯。

    剑惊天,虽非常恐怖的剑技,但是想要练成它,真的很难。刚是那九死一生的修炼之法就让人望而退却。而那个大陆唯一一个修炼成剑惊天的剑圣也被冠以惊天剑圣的名号。

    剑惊天,剑惊上天,寓意很明确,逆天改名,力抗上天,只为那虚无飘渺的剑道巅峰。

    此刻洪傲居然使用出了剑惊天,虽然只是刚入门的剑惊天,也足以傲世群雄了。

    韩玄斌也是一阵心惊,来到这个大陆这么长时间了,他也听过很多关于惊天剑圣的传说,以前他还不明白剑惊天有多么的厉害的话,那么现在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惊天剑圣可以以一敌五而不落下风了。

    剑意,强大的剑意,真的很强大,哪怕韩玄斌比拟剑灵境界的精神力,此刻都有点冻结的迹象。

    但是韩玄斌会怕吗?

    当然不会。

    前世的韩玄斌就没有怕过谁,为了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剑道之境,他的字典里没有害怕俩个字。

    韩玄斌闭上双眼,强大的精神力瞬间爆发,惊人的剑气快速流转,俩者结合在一起,给人窒息的感觉。

    来到这个大陆第一次释放自己全部的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自己全部力量。

    闭上双眸的韩玄斌感受着这股强大的力量,不由的说道:“好美妙的感觉。”

    就在众人震惊洪傲的剑惊天时,韩玄斌爆发出来的力量把他们拉回了现实,这个足以抗衡剑惊天的力量让他们傻眼了,这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洪傲感受到了韩玄斌的战意,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是的。

    在年轻一代中,韩玄斌是第一个让他使用出全部力量的剑惊天,但是他自信在剑惊天之下,韩玄斌一定会落败。

    “哥哥,你怎么能用出剑惊天呢?”场下洪雪看到哥哥用出剑惊天时就暗道不好,喃喃自语道。

    擂台上韩玄斌提起体内剑气,不计代价的输进残阳剑中,下一瞬间,残阳剑已经看不到黝黑的纹路,只能看到犹如实质般的剑芒迸射而出,悬浮于残阳剑周身,带着毁灭的气息倏然刺向奔袭而至的洪傲。

    洪傲的碧月剑此刻疯狂的在手中旋转,洪厚的能量不断的凝聚压缩在凝聚在压缩。

    脚尖一点,洪傲纵身一跃,身体依然在百米高空,脚踏乌云,碧月凌空乱舞,一道道诡异的轨迹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剑字。

    在那个大大的剑字出现在人们的视线的时候,众人一阵头晕目眩,压的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剑惊天的力量,属于剑惊天的荣誉。

    韩玄斌没有被剑惊天的气势所击败,顶风而上,残阳剑剑尖直指凌空而立的洪傲。

    洪傲碧月剑一挥,一个剑刃风暴对着韩玄斌击出,然后身体凌空一跃。闪过的身躯未有一丝滞留,碧月剑依旧简简单单的划出,但是碧月剑的周围却布满了雷霆之势,攻势中带有风雷之声,威猛十足。

    韩玄斌仿若没有看到一般,双手合十,食指一并,旋即向上猛然一挥。

    洪傲双臂一分,全身剑气化作一股无形力量,将周身所有雷霆之力凝结而起,化作点点剑芒迅速涌入了天空中那个醒目的剑字里边。

    就在此刻韩玄斌的残阳剑也以到来,残阳剑周身的虚影更加浓烈,迎着天空中那个大大的剑字劈去。

    轰的一声,残阳剑跟碧月剑轰击在了一起,爆发出强烈的冲击波。

    残阳剑的灰色虚影迎着那个碧绿色的剑字虚影撞击在了一起,在冲撞消磨中重重的消磨剑字的能量。

    终于,那碧绿色的剑字虚影慢慢地黯淡了,直至消失。而韩玄斌漠然目光的看着眼前的洪傲,洪傲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情绪。

    结束了。

    就这么结束了。

    风轻云淡的结束了。

    洪傲手持碧月剑,站立在擂台上,口吐鲜血,眼睛复杂的看着韩玄斌。

    他想不明白,在最后用出剑惊天的情况下,居然还是输给韩玄斌一招,虽然是一招,但是这一招就可以判断出其剑道造旨。

    洪傲因受伤而吐血的情景犹如火焰般的灼痛了洪雪的双眼,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至,待到发现洪傲只是受了内伤而吐血之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漠然的眼神,无言的人,转身离去的人影。

    韩玄斌叹了一口气,胸中血气翻涌,当即口吐朱红,一口鲜血吐在了胸口,犹如一朵梅花倏然绽放。

    这次选拔赛随着俩人胜负的分出,正式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三天后,选拔赛结束的三天后,镇长王虎来到了秦家铸剑坊。

    这三天,天河镇大大小小的人们都知道了韩玄斌跟洪傲的大名。

    一个可以使用出剑惊天的惊世天才,想不出名都不行,尤其是其表现出来的可力抗剑灵境界强者的实力,足以在天河镇扬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