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温和-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20章 温和

    第二百一十八章温和

    要知道,惊天剑圣一直是大陆的一个传说,而剑惊天则是惊天剑圣的成名剑技。

    这么一个剑技,出现在一个浑天城下属的小镇里,就好像深水炸弹爆炸般,瞬间响彻整个天河镇,甚至惊动了传说中的守护者大人。

    很多人都像洪傲打听关于惊天剑圣的事情,他身怀剑惊天,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了他知道惊天剑圣的下落,想方设法的打听。

    但是洪傲一直在隐瞒着,不想说,众人也没打听出什么来。

    除却洪傲的出名,韩玄斌更是让整个天河镇的人们为之欢呼,为之倾倒。

    在人们眼中,韩玄斌打破了无数的铁律,缔造了无数的奇迹。

    什么剑修不能跨级战斗?

    什么灵剑不能被斩断?

    什么剑灵境界是天河镇无敌的存在?

    什么精神力不能太过于高出自身实力?

    这些在韩玄斌面前都是虚无,韩玄斌之名传遍整个天河镇,甚至附近的几个小镇都知道了韩玄斌的存在。

    如果说这些是神迹的话,那么韩玄斌以剑者境界力抗剑惊天就是天神下凡了。

    多少年来,惊天剑圣被传的神乎其神,所有的剑修都是以惊天剑圣为奋斗目标,以练成剑惊天为荣耀。

    剑惊天的强势,是几代人根深蒂固的思想。

    但是却被剑者境界的韩玄斌利用自身实力,打破了这个众人眼中至高无上的剑技。

    几乎所有的酒楼,茶楼,还有街道上的人来人往都在议论着选拔赛的最后一战,这一战被人们称为惊世一战,当然这一战也是韩玄斌的成名之战。

    虽然洪傲的表现非常的抢眼,连传说中的剑惊天都练成了,但是此刻他也只能给当配角,韩玄斌的光环太多了,光芒太多了,遮蔽了年轻一代的所有人。

    就在这比赛结束的第二天,洪傲找到了韩玄斌。

    他是来跟韩玄斌道别的,在他心里已经把韩玄斌当作是朋友了。

    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心里已经默认了。

    在跟韩玄斌的比赛中,洪傲又悟到了一丝自己的剑道,准备回去了。

    洪傲身边的洪雪也是一脸的不舍,她跟韩玄斌相处没多长时间,加上年龄也相仿,对韩玄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跟韩玄斌在一起非常的快乐。

    洪傲见到韩玄斌的第一句话就是:“韩玄斌兄,愿意做我的结拜兄弟吗?”

    望着那眼中充满了真挚的感情的洪傲,韩玄斌眼睛略微的湿润,多少年了?何曾感到过亲情。

    但是此刻,他却是感觉到了洪傲那发自内心的感动。

    韩玄斌前世没有一个亲人朋友,今世,他想改变,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

    只有了解他的人才能读懂他的感情,而洪傲只是跟韩玄斌相处了一段时间,就知道了韩玄斌的为人,更是知道了韩玄斌的性格。

    韩玄斌凝视着洪傲,久久没有说话,空气中充满了感动。

    直到过了一刻钟,韩玄斌重重的对着洪傲点了点头。

    洪傲看着点头的韩玄斌,伸出自己那只手,韩玄斌看到以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也伸出了右手,俩只手掌重重的握在了一起。

    在这一刻,俩人的命运交织在了一起。

    在这一刻,俩人的心交织在了一起。

    没有华丽的宣言,没有jī qíng的语言,当俩只手重重的我在一起时,就注定了他们这辈子会生死与共,福祸同享。

    在洪雪的目光下,俩人在上天的见证下完成了叩首。

    “我,洪傲,天地为鉴,此生与韩玄斌结拜为异性兄弟,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我,韩玄斌,天地为鉴,此生与洪傲结拜为异性兄弟,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哈哈。。。”

    “我今年十八,你十五,你就是我二弟。”洪傲说道。

    “大哥。”韩玄斌轻声说道,前世的他从来没有亲情爱情,今世的他终于找到了归宿,一句大哥,包涵了多少的沧桑。

    在俩人说完话的时候,同时笑了起来。

    笑的很高兴,笑的很开心,笑的很真诚。

    俩人结拜以后洪傲就跟韩玄斌说了要离开的事情,韩玄斌也没有挽留,想到追求自己的剑道,就必须行万里路,如果只是拘泥与一个地方,那么永远都不可能达到那种高度。

    只是在临走前,洪傲非常的不舍的对韩玄斌说道:“二弟,我在剑心帝国等着你。”

    “韩玄斌哥哥,剑心帝国,我们等着你。”洪雪低声细语道,话语中带着一丝丝的不舍。

    留下一句话,洪傲兄妹走了,只留下了韩玄斌。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办完自己的事情,也该回家族了。”韩玄斌仰头望着天空,喃喃自语道。

    这只是一个插曲而已。

    就在今天,也就是选拔赛结束的第三天,由于王虎的到来,本来打算去武斗场的韩玄斌也没有去。

    王虎刚到铸剑坊,秦风就出来迎接了。

    “秦风兄,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们去韩玄斌的住处吧。”王虎笑呵呵的跟秦风很客套的说道。

    韩玄斌表现的这么强势,连守护者大人都要对他非常的关注,而韩玄斌又是秦家的人,他此刻当然要跟秦家拉好关系。

    秦风附和道,然后带着王虎走到了北苑。

    北苑,一个大厅中。

    王虎,秦风,韩玄斌三人坐在椅子上。

    王虎直接直入主题,笑呵呵的对着韩玄斌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韩玄斌小兄弟果然厉害,连老朽等人都自叹不如。”

    韩玄斌微微颔首,没有说话,等待这镇长王虎的下句话。

    接下来王虎道明了来意,当然是为了韩玄斌这个选拔赛第一名。

    赛前就说过,第一名将奖励地级剑技一套,还能得到守护者大人的亲自指点。

    这次他来就是给韩玄斌送地级剑技跟传话的。

    王虎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然后轻轻的递到韩玄斌身前,声音略微沙哑的说道:“韩玄斌小兄弟,这是一卷地级剑技无风不起浪,是守护者大人年轻时候用过的,也算是大赛第一名的奖励。”

    韩玄斌淡淡的看了看地级剑技无风不起浪,然后伸手接下来,虽然他有剑神手札,不需要这些剑技,但是他也是个懂礼貌的人,如果不接的话,王虎也会没面子。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韩玄斌想看看所谓的无风不起浪到底有什么奇妙之处,也算是借鉴一下吧。

    虽然他的剑神手札里有很多剑技,但是现在他只是剑者境界,只是解开了第一层封印,里面的东西不算太多,而且剑技也没有多少。

    剑道,本来就是互相切磋,互相印证的过程中不断吸取经验,不断学习,那样才可以距离自己毕生所追求的剑道更近一步。

    长河落日,那招就是韩玄斌通过地级剑技长风破在加上自己的经验感悟然后创出来的。

    剑的世界,不到巅峰心不死。

    接过地级剑技无风不起浪,韩玄斌把他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目光重新回到了王虎身上。

    王虎看着韩玄斌然后说道:“还有一件事就是守护者大人给我传话,让韩玄斌兄弟这几天有时间去找他一趟。”

    秦风撇撇嘴,自己的这个侄儿真的很不同凡响。

    韩玄斌淡淡的点了点头,他也想见一下这个在天河镇所有人的口中传的神乎其神的守护者。

    “好吧,王虎镇长,这几天我抽时间过去。”韩玄斌淡淡的说道。

    王虎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啊,要是别人,守护者要见的话,早就兴奋的不得了了,然而韩玄斌却根本看不出一丝兴奋,感觉好像很正常似得,最重要的是他居然抽时间才去。想到这王虎一阵汗颜。

    似乎感觉到了王虎的尴尬,秦风急忙圆场道:“王镇长,斌斌这几天自己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这样吧,等他一忙完,我就带他去拜访守护者去。”不愧是在商业上经营多年万金油,察言观色运用到了极限。

    秦风这一解围,王虎感激的看了秦风一眼,然后对着韩玄斌拱拱手,告辞了。

    镇长王虎走了以后,韩玄斌也走出了北苑,他今天想去武斗场。

    本来他剑者境界十连胜,准备挑战剑师区域的擂台时,突然闭关了一个多月,然后紧接着就是选拔赛,一直没时间去武斗场。

    当然,以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剑师区域也根本找不出他的对手,他的目标是想挑战一下尘封多年的剑灵区域擂台。

    是的。

    虽然韩玄斌跟很多年轻强者战斗过,但是都没有真正的达到剑灵境界虽然跟江天有过短暂的交锋,但那毕竟不是真正的正面对战,他想真正的挑战剑灵强者,如果可以以剑者境界打败剑灵强者的话,那么那时候剑气也就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直接突破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啊。

    韩玄斌走在大街上,所有的人在暗地里都对他指指点点的。

    “看啊,前面那个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就是韩玄斌。”

    “那个就是武斗场剑者区域十连胜韩玄斌。”

    “他就是灵剑的拥有者。”

    “他就是以剑者境界力抗剑惊天的韩玄斌。”

    听到别人的议论,韩玄斌没有在意,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但是在韩玄斌经过一处摊位时,突然定着了身形。

    然而下一刻,他开口了,“李老伯,你怎么在这里啊?”

    是的。

    李老伯,也就是李林,韩玄斌今世的残阳剑就是出自李林之手,虽然图纸是出自韩玄斌之手,但是韩玄斌对李林很尊重,这也是对一个铸剑师的尊重。

    他想不明白堂堂铸剑师怎么会在这里摆摊买剑。

    李林一抬头,咦的一声,然后看到韩玄斌的脸时,非常高兴的站起来说道:“原来是你啊,这几天你的名气可是在天河镇如日中天啊,残阳剑在你手里没有被辱没。”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韩玄斌手中的残阳剑。

    “李老伯怎么会在这里?”韩玄斌嘴角一翘,指了指摊位。

    铸剑师,在大陆非常高贵的职业,但是李老伯此刻居然这么落魄。

    李林听到韩玄斌的话,淡淡的笑了笑,略显沧桑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激动的说道:“你知道吗?我只是一个铸剑师,巅峰时也只能炼制出宝剑级别的佩剑,我一直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在有生之年炼制出一把灵剑来。”

    看了眼白韩玄斌,然后继续说道:“但是我自从遇到你之后,经过你给的图纸,居然,居然,居然炼制成功了灵剑,能炼此剑,我此生无憾。”李林非常的激动。

    韩玄斌点了点头,他能体会李林口中的那种感觉,那种兴奋。

    李林激动过后,淡淡的说道:“所以,我打算金盆洗手,退出铸剑界,本来我也是不需要这样做,但是我一生为了炼剑而活,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韩玄斌释然,自己何曾不是,为了追求剑道,不惜丢掉性命。

    突然间,感觉李林跟自己的前一世很像,非常的像。

    韩玄斌漆黑的双眸看了李林一眼,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张自己手绘的图纸,丢给了李林。

    李林接过图纸以后,看着图纸,双手不断的颤抖,激动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这个图纸是韩玄斌从剑神手札里找出来的,上边记载了如何炼制灵剑,以及炼剑师的一些经验。

    李林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拿着图纸傻笑。

    韩玄斌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转身继续走向武斗场。

    韩玄斌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欠人情的人,李林帮助过他,他现在给了李林一些帮助,也算是扯平了吧。

    走到武斗场,快速的登记了身份令牌。

    然后走向剑师区域。

    就在他转身走时,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易小语。

    是的。

    选拔赛被洪傲击败的易小语,如果选拔赛没有韩玄斌跟洪傲,也许易小语可以拿第一,但是那也只是如果。

    在韩玄斌看到易小语的时候,易小语也看到了韩玄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