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山洞-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21章 山洞

    第二百一十九章山洞

    易小语也是个性情中人,不拘泥于小节,看到韩玄斌以后报以微笑,然后转身走了。

    韩玄斌也微微颔首,算是对追求剑道的人的尊重。

    然后易小语刚走,韩玄斌又看到了一个熟人,他在第一次武斗场击败的剑修胡涵。

    虽然胡涵的实力只是剑者巅峰,这点实力韩玄斌还不会在乎,但是韩玄斌看中的是他那勇往直前,舍我其谁的心态。

    剑修最重要的就是心态,信念,如果畏首畏脚,一辈子都达不到巅峰。

    而胡涵跟易小语一样,为了追求剑道,可以不惜放弃生命。

    这种人值得尊重,韩玄斌对胡涵也微微颔首,以示尊重。

    当韩玄斌走到剑师区域的擂台时,一个负责人走了过来。

    “韩玄斌先生,虽然你的实力已经可以直接挑战剑灵区域的擂台了,但是武斗场也是有规矩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只有你在剑师区域擂台达到十连胜才可以挑战剑灵区域。”负责人热心的解释道。

    韩玄斌在天河镇的名气很大,他的战斗武斗场也知道,本来武斗场只是把他列入可关注名单,但是经过选拔赛以后,武斗场的高层更是直接把韩玄斌列入了逆天潜力名单中。

    逆天潜力名单是武斗场对天才们的最高关注了,只有一些惊世天才才可以进入其中。

    当然韩玄斌浑然不知道武斗场也对他高度关注了。

    武斗场一个高层的办公室,一个中年人坐在太师椅上,喝着茶慢慢的自言自语道:“这个韩玄斌给了我们太多惊喜了,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真是个神奇的剑修。”

    如果那个裁判在这的话,一定会认出来,这个人是洪理事。

    显然他看走眼了,第一次裁判跟他说韩玄斌时,他漫不经心的只是让关注一下,还没有达到重点关注呢。

    但是此刻呢,物是人非,孰是孰非,自有历史来公断。

    看着眼前这个负责人解释着,韩玄斌点点头,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想要挑战剑灵区域的擂台,只有在剑师区域十连胜,这是铁律,就算韩玄斌多么逆天,武斗场也不会给他开小灶通融的。

    韩玄斌在负责人的指引下,走进了一个擂台室。

    韩玄斌这次来没打算隐藏实力,他不想在剑师区域浪费时间,所以这十场比赛他会速战速决。

    天河镇江家大院,一个卧室中。

    江天站在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江飞,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而江飞则是一脸颓废的卧靠在床上,目光痴痴的看着虚空,脸上尽显沧桑。

    他被韩玄斌打败,伤及内府,骨骼受损,这辈子都只能在床上度过了,这对于平时飞扬跋扈,眼高于顶的他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

    江天的妻子王兰趴在江飞的腿上,哭泣着。

    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本来盼望着儿子成名成材,但是在听说儿子终身残废的时候,非常的伤心。

    “呜呜,儿子,你快点好起来吧,天哥,难道没有办法让儿子好起来吗?”王兰哭泣着问着江天。

    江天眼睛湿润,声音沙哑的安慰道:“兰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的儿子的。”同时拳头紧握,指尖已经扣到肉里,心里暗自发誓道:“韩玄斌,你伤我儿,让我儿终身残疾,我一定会十倍的找回来,你等着。”

    武斗场,剑师区域擂台室。

    一个中年剑师落寞的走出了擂台室,这已经是第六个战败者了,韩玄斌为了节省时间,都是一招制敌,速战速决。

    时间过的很快,一会儿功夫韩玄斌已经六连胜了。

    “下一个。”裁判机械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韩玄斌则是一脸淡漠的站在擂台上,仿佛这不是属于他的战斗一样。

    一个接一个的进去擂台室接受挑战,然后都很快的出来了。

    终于在裁判宣布韩玄斌胜利以后,韩玄斌达到了十连胜。

    剑师境界的十连胜。

    裁判看着韩玄斌小心翼翼的问道:“韩玄斌先生,您现在就要挑战剑灵区域擂台吗?”

    韩玄斌冷漠的点点头。

    剑灵区域的擂台,这个在天河镇尘封多年的擂台,今天终于要再度重启了。

    为什么尘封多年呢?

    因为在天河镇剑灵境界就已经算是最顶尖的存在了,况且剑灵境界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人,没有人会闲着无聊到去挑战擂台。

    他们身后都有自己的重担,他们有牵挂,注定他们在剑道上走不远,所以也就不会浪费时间在这上了,都在朝着商业发展。

    然而今天,韩玄斌要以剑者境界的实力来挑战剑灵区域擂台,这足以记入武斗场的史册了。

    跨俩级挑战,从来没有人敢试,但是此刻韩玄斌就要挑战了。

    就算是先前有所准备,但是就在这一消息传出去以后,也是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韩玄斌之名,彻底的在天河镇剑修界打响了,就连一些老古董老不死的都纷纷的出关想见识一下这个韩玄斌。

    当韩玄斌要挑战剑灵区域的擂台时,武斗场的高层都在一起开会。

    “该派谁去跟韩玄斌战斗呢?”一个老者说道。

    武斗场不属于帝国任何一个势力,实力之强横,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虽然天河镇也就那么几个剑灵,但是武斗场也有三个剑灵,只是武斗场从来不对外宣传。

    经过选拔赛的战斗,韩玄斌的战力足以比拟一般剑灵境界的强者。

    武斗场高层在激烈的讨论着,该让谁去战斗,如果派的人太弱了,被韩玄斌打败,那么武斗场的名声也会有影响。

    经过一系列的讨论,武斗场的高层终于决定,让剑灵巅峰境界的武傲笑去战斗。

    武斗场的负责人在快速的清理着擂台,直到韩玄斌的到来。

    “韩玄斌先生,这里就是武斗场剑灵区域唯一的一个擂台室,由于我的权限不够,不能进入,所以韩玄斌先生自己走进去吧。”剑师区域的负责人走到擂台室门口跟韩玄斌解释道。

    韩玄斌点点头,率先走进了擂台室。

    当韩玄斌走进擂台室时,这里已经有人了。

    俩个人,一个裁判,一个武傲笑。

    韩玄斌站在擂台上,冷漠的看着武傲笑。

    武傲笑,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银钩鼻子,乌黑的头发中夹杂着一丝白发,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小小的眼睛中散发出骇人的目光。

    武傲笑也打量着韩玄斌,笑呵呵的开口了,“一招,我只出一招,至于胜负,那就不属于我管辖了。”

    武傲笑还清楚的记得武斗场总负责人,也就是天河镇武斗场最高指挥官在选中他时说过的一句话,“傲笑,跟韩玄斌对战,只出一招,不论胜负。”

    韩玄斌一愣,不过瞬间就释然了,不错,高手对战,一招足够。

    “韩玄斌。”

    “武傲笑。”

    就在武傲笑话音刚落,一股令人心悸的气势瞬间从武傲笑的身体里爆发了出来,这股气势非常强大,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韩玄斌感受着这股气势,争锋相对的爆发出自己的力量。

    “这才是真正剑灵境界的力量,非常的强大。”韩玄斌感叹道。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没有一丝能量的溢出,武傲笑手提长剑,对着虚空狠狠的劈出一剑,一个剑刃风暴瞬间就斩向韩玄斌。

    韩玄斌看着眼前的剑刃风暴,曾几何时,自己也能发出这样的剑刃风暴。

    前世的韩玄斌虽然是大陆的第一高手,但是那个大陆是个低等大陆,他这个第一高手才是剑灵境界的强者。

    曾几何时,他以剑灵境界独占大陆鳌头。

    而现在他又要面对这种强大到令人心悸的力量对抗。

    虽然现在只是剑者境界,但是韩玄斌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还有一丝期待。

    感受到这股令人心悸的力量,还有近在眼前的剑刃风暴,韩玄斌居然用出了自己的精神力。

    精神力跟剑气结合,直接透过残阳剑,迎着那剑刃风暴撞击而去。

    没有想象中的轰撞声,韩玄斌静静的站立在擂台上,漆黑的双眸盯着武傲笑。

    “很不错,你的实力已经接近剑灵中期强者了。”武傲笑很惊讶,虽然刚才他看似轻轻的一劈,但是却蕴含了他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力量,没想到韩玄斌居然可以接下来,虽然他处于下风,但是真的不容易。

    韩玄斌依旧盯着武傲笑,没有说话。

    “你感受到了吗?你来不就是为了寻找dá àn吗?刚才的对碰中,我想你已经有dá àn了吧?”武傲笑眯着双眼淡淡的说道。

    韩玄斌点了点头,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在战斗中落于下风。

    刚才虽然接下了武傲笑的一斩,但是他知道,在他选择动用精神力时已经处于下风了。

    “真正的剑道是自己不断摸索出来的,是踏过无数人的尸体走出来的。刚才的一招凝聚了我毕生的苦学,希望你好自为之。”说完武傲笑就转身走了。

    “剑道,剑道,剑道。”

    韩玄斌喃喃自语道,看了一眼武傲笑消失的地方,转身走出了擂台室。

    “自己的实力还是不行,刚才武傲笑的那招就算是前世自己的巅峰境界也发不出来。”韩玄斌想到。

    就这么一场小小的比赛,让韩玄斌更加坚定了追求剑道的决心。

    前世的韩玄斌就是一个为剑痴狂的人,重生以后依旧没有变。

    陡然间韩玄斌好像有所感悟般,然后朝着武傲笑离开的方向微微颔首,以示感谢。

    是的。

    武傲笑的一招,融合了他毕生所学,韩玄斌在这招里有了一丝感悟。

    韩玄斌急急忙忙的赶回北苑,然后开始闭关。

    看着韩玄斌远去的背影,武斗场所有的剑修都想知道结果,到底是武傲笑战胜了韩玄斌,还是韩玄斌依旧延续了自己的神话?

    在武斗场不想公开的情况下,他们怎么调查都没有结果,众人也只能暗自揣测。

    翌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经过昨天的领悟,韩玄斌感觉自己对剑道的领悟又有所突破,早上起来满脸的春光。

    吃过早饭以后就在秦风的陪同下早早的来到了镇长府邸。

    镇长的府邸坐落于天河镇中央位置,虽然占地面积不算太大,但是非常的富丽堂皇。

    一进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花园,然后是长长的走廊,还有数之不尽的房间。

    “好豪华,好奢侈。”秦风不由感叹道。

    知道他们要来,王虎也出来迎接。

    “秦风兄跟韩玄斌贤侄来了啊,这边请。”说着手一指然后带路。

    进入大厅以后,王虎直接就开始说道:“实不相瞒,守护者已经在等待韩玄斌贤侄了,我这就带韩玄斌贤侄过去,秦风兄先等会吧。”

    说完歉意的看了一眼秦风,秦风也明白,后山守护者所在之地是禁地,一般人不能够进入,然后对着王虎撇撇手,示意没事。

    王虎看着韩玄斌,眼神扫来扫去,在询问着韩玄斌。

    韩玄斌没有说话,冷漠的点了点头。

    然后俩人径直走向后山禁地。

    走在崎岖的小路上,一路无语,参天的树木漫山林立,在这里韩玄斌感受到了大自然的芬芳。

    沿着崎岖的小山路一直走到尽头,然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山洞,山洞非常的大,山洞方圆十米之内没有一个动物。

    一丝丝威压从山洞中隐隐约约的传了出来,一看到山洞,韩玄斌就隐隐约约感受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浑身不自在。

    突然间一股略点威压,很是沧桑的声音响起,“你来了。”

    这是守护者发出的声音,韩玄斌在这声音中感受到了很大的能量波动。

    “守护者大人,韩玄斌已经带到。”王虎听到声音以后恭敬的说道。

    “你可以回去了。”守护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王虎微微行礼之后,快速的退走,只留下了韩玄斌一人。

    天河镇西边的一个茶楼,这个茶楼叫落花,是秦家的产业。

    茶楼里,有很多人在品茶,很多人在议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