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小有名气-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22章 小有名气

    第二百二十章小有名气

    其中有一人说道:“哥们,你知道韩玄斌吗?那可是我们天河镇的骄傲啊。”

    另一人附和道:“是啊,天河镇已经没人不知道韩玄斌的大名了,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成就,前途将一片光明。”

    “要是让我有这么逆天的实力,就算是一天,我也愿意。”

    “你就做梦吧。”

    茶楼里三三五五的都在议论着韩玄斌的事迹,而茶楼上至老板,下至小二,一个个的听到别人议论韩玄斌,都笑的合不拢嘴。

    韩玄斌是他们秦家的人,韩玄斌这么出名,他们秦家当然高兴。

    就在众人都在议论韩玄斌时,一个很娘很讨厌的声音突然响起,“哼,什么天才韩玄斌,垃圾,卑鄙下流的人而已。”

    众人听到有人在咒骂他们眼里的英雄,当下就非常愤怒的找这个人。

    原来是一个喝茶的人,这个人尖嘴猴腮,长的非常的魁梧,一看就是个,而且领口有一个徽章,绣着一个非常小的。

    原来江家的家丁,怪不得咒骂韩玄斌呢。

    “你凭什么骂韩玄斌?难道你不知道你家那个所谓的狗屁少爷江飞被韩玄斌打成残废了吗?”刚才夸赞韩玄斌的人首当其冲就质问道。

    茶楼老板也急忙跑过来,看了一眼几人就知道他们是来闹事的,秦家跟江家在天河镇因为地盘也没少打闹,这种事老板见多了。

    这个魁梧家丁听到有人侮辱自家少爷,当下就要发作,但是被老板给制止住了,“这位兄弟,你是来捣乱的吧?我们秦家可不怕你们江家。”

    老板是个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雍容华贵,有个很大的肚子,眼睛小眯眯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头脑聪明的人。

    “哼,我们江家也谁都没怕过,韩玄斌就是卑鄙了,怎么地,不让人说了?”看见带头家丁说话,其他四人也都纷纷的把桌子掀翻了。

    好多客人看到是江家跟白家闹呢,早就躲得远远的,但是还是有很多不怕事的在看热闹呢。

    那个比较粗壮的带头家丁还记得江天跟他说过的话,“找机会在秦家的地方弄点事,然后让俩家引起纠纷,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对付韩玄斌而不用受到守护者的质问了。”

    虽然对付了韩玄斌,秦家浑天城会来人,但是江天看着自己的残废儿子,已经不想那么多了,就算家族灭亡也要让秦家做出损失。

    而他的目标就是韩玄斌。他已经把儿子跟妻子安排到别的地方了,在这几天江家的财产也大部分转移,留下的都是不能转移的,他这是准备破釜沉舟,击杀完韩玄斌以后,直接离开天河镇,离开浑天城,到一个没有秦家势力的地方,东山再起。

    但是他怕这期间收到守护者的阻止,毕竟守护者很看中韩玄斌,已经在接见韩玄斌了。

    所以他只要行此下策。

    几个家丁就是被派出来执行任务的,就是要把俩家的矛盾彻底激化。

    就在老板调解的时间,为首的江家家丁直接就出手了。

    当他出手以后,身后的几个家丁也出手了,四个剑者,一个剑师。

    在平时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了,看来此次江天是下狠心了。

    秦家的落花茶楼剑修很少,就几个剑者,根本抵挡不住江家人的攻击。

    本来秦家的势力很强,但是就是因为强,才认为没有人会对秦家动手,所以茶楼的武装力量不算强。

    “哐啷。”在打到几个秦家的人以后,几个江家的家丁在砸茶楼的桌椅。

    落花茶楼的老板气的七窍生烟,可惜他只是经商,不是剑修,恶狠狠的吼道:“得罪秦家,你们江家会后悔的。”

    没等他话说完,轰的一声,臃肿的身体就被那个剑师家丁摔倒在地上。

    “给我狠狠的砸,秦家的韩玄斌那么卑鄙,居然那么狠心,利用比赛把我们家少爷打成残废,哼,跟我们江家做对者,这就是下场。”江家家丁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冷声说道。

    “砰。”

    走在街道上的人也能听到茶楼里传来的声音,众人都在想,这下江家要麻烦了,秦家的怒火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的。

    “该死的,你们会后悔的。”老板还在竭力的嘶吼着。

    但是回应他的是一脚,“闭上你的臭嘴,哼,今天就留你们活口,以后在敢招惹我们江家,一律杀无赦。”为首家丁恶狠狠的踹了秦家茶楼老板一脚说道。

    远在镇长府邸的秦风此刻正和王虎俩人谈话呢,突然秦风的家丁急忙走了进来。

    秦风眉头一皱,冷声说道:“这里是镇长府邸,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家丁急忙说道:“对不起主人,属下有要是相报。”

    王虎笑呵呵的说道:“秦兄也别怪他,也许是有重要的事情呢。”

    秦风看到王虎说话了,也就没有追究,拱手道:“王镇长,我先借过一步了。”

    说完走到家丁身边,家丁把嘴贴到秦风耳边说了一会。

    “哼。该死的。”秦风怒吼道,然后突然间感觉自己失礼了,急忙跟镇长王虎解释道:“王镇长,不好意思,家里有事,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在来拜访。”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秦风刚走,镇长府邸的一个侍卫就进来了,把秦家茶楼的事情跟镇长说完。

    “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我看他江天怎么收场。”王虎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满脸阴笑的自言自语道。

    镇长王虎此刻在幸灾乐祸。

    是的。

    幸灾乐祸。

    秦家本来在天河镇的势力不算大,也就跟江家持平吧,但那是以前。

    自从韩玄斌横空出世以后,韩玄斌家已经不是以前的秦家了,连守护者都很关注的韩玄斌,王虎相信,韩玄斌会给人更多的惊喜。

    但是此刻,江天居然去挑衅秦家,这根本就是玩火。

    “哼,斗吧,狠狠的斗吧。等你们俩败俱伤的时候,我在出来收拾残局,到时候我依然是天河镇最大势力。”王虎一脸阴笑,喃喃自语道。

    虽然外边江家跟秦家现在闹的轰轰烈烈的,但是身在守护者洞府的韩玄斌却是浑然不知。

    洞府里边,韩玄斌跟守护者相对而立。

    守护者摸着自己的胡子笑呵呵的看着韩玄斌,而韩玄斌则是一脸冷漠的看着守护者。

    良久,守护者说话了。

    “那天恐怖的精神力就是你发出来的?”守护者盯着韩玄斌看了半晌,然后问道。

    韩玄斌没有说话,但是点了点头。

    守护者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是转瞬即逝,随即又问道:“剑者境界就能发出那么恐怖的剑气,而且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居然能跟剑灵强者抗衡,不错,不错。”

    在守护者眼中,韩玄斌一定是得到什么奇遇了,要不然他不相信依靠天赋能够修炼到这种地步。

    其实韩玄斌也是因为两世为人,经验加上悟性,然后在加上剑神手札才有今天的成就。

    守护者刚刚话音一落,突然间铺天盖地的天地灵蕴疯狂的聚集在山洞,然后滔天的气势直接压向韩玄斌。

    韩玄斌知道,这是守护者在试探他,剑气瞬间爆发,环绕在身体周围,隐yǐn xíng成了剑气防御。

    “好可怕的气势,好强大的实力,绝对是超越剑灵境界的强者,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剑王境界的实力吗?”韩玄斌感受着这股心悸的力量的压迫,没有一点惊慌,还在思索着。

    突然间那股心悸的气势瞬间消失,韩玄斌的压力顿减。

    守护者笑呵呵的看着韩玄斌,他非常喜欢眼前的小伙子,从他的剑气里可以看出他的坚毅,不屈,而这俩点正是追求剑道巅峰所必需的。

    “说说你对剑道的理解?”守护者言归正传,淡淡的问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剑道,道法三千,任你选。我之剑道就是不断的超越自我,超越极限,在杀戮中成长,在战斗中吸取经验,为了追求剑道,我甚至可以放弃生命。”韩玄斌仰头看着虚空,淡淡的说道。

    “剑就是人,人就是剑,剑人合一,可证剑道。”守护者听了韩玄斌的话,沉声说道。

    韩玄斌前世的剑道就是杀戮,无情的杀戮,常年出走在生死边缘,才有那样的成就。

    毅力?

    韩玄斌不缺。

    心态?

    就算频临死亡,韩玄斌都可以保持心里冷静。

    坚持?

    韩玄斌前世追求自己的剑道直到身死,也没有说过后悔。

    韩玄斌始终相信,如果坚持不懈,那么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一定可以达到剑道巅峰的高度。

    听到韩玄斌说的话,守护者好像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热血。

    不由感叹道:“岁月不饶人啊,我们老人也该退出历史的舞台了,现在的大陆是你们年轻人的大陆。

    韩玄斌漆黑是双眸凝视着守护者,他可以在守护者的话语中感受到守护者的剑意。

    他非常尊重这位迟暮的老人。

    本来老人还想指点韩玄斌什么,但是在韩玄斌说出一句话的时候,老人彻底放弃了指点韩玄斌的想法。

    “与剑达成共识,凝聚剑魂不是我的目标,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小小的天河镇不是我的舞台,这里终究只是生命里的一个插曲。”韩玄斌凝重的说道。

    心有多宽,舞台就有多大!

    守护者盯着韩玄斌看了良久,然后慢悠悠的说道:“你走吧,我教不了你。”说完以后老人像似瞬间老了十岁一样,拖着佝偻的身躯走向洞府深处。

    韩玄斌对着守护者的背影深深的鞠了一躬,慢慢的说道:“老人家,我们同为追求剑道的人,您值得我尊重。”

    当秦风听到手下的来报,急忙跟镇长王虎辞别,然后火速的来到了落花茶楼。

    当他看到落花茶楼破败不堪的模样时,怒火冲天,“该死的,江天,你会后悔的。”

    此刻落花茶楼,总共俩层,所有的桌凳都被砸坏,茶壶都被摔在地上,狼狈至极。

    这是在打脸,打秦家的脸,秦风真的愤怒了,堂堂秦家居然会被人家给把茶楼给砸了。

    “人员伤亡情况怎么样?”秦风双拳紧握,面目狰狞的寒声问道。

    “主人,几个伙计跟老板都受伤了,不过没有生命危险。”一个下属低声说道,“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直接说。”秦风看到下属结结巴巴的,眉头一皱,沉声道。

    下属听到秦风的话,抬头低声对秦风说道:“江家的家丁砸完茶楼以后,还叫嚣着说,这就是跟江家做对的下场。”

    “砰。”

    秦风一怒,一掌把身边的一个桌子劈碎,“该死的,江家,得罪秦家,你们会后悔的。”

    同一时间,天河镇江家的所有产业都遭到了秦家猛烈的攻击。

    一座酒楼里。

    一个大汉突然走了进来,一个为首的大汉直接喊道:“给我砸,往死里砸。”

    就在他说完话以后,突然这间酒楼的老板走了出来,恶狠狠的盯着这人,寒声说道:“朋友,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江家的酒楼吗?”

    大汉冷哼一声,一脚踹出,老板突然被袭,一不小心,摔倒在地。

    “你,你们敢得罪江家?”老板大吼道。

    “哼,砸的就是你们江家的酒楼,给我往死里砸,狠狠的砸。”大汉寒声说道,“敢得罪我们秦家,你们会后悔的。”

    秦家的报复非常的雷厉风行,江家一家接一家的产业被砸。

    本来秦风在看到茶楼被砸,想直接到江家去讨回公道,但是后来一想,在讨公道之前,一定要让全天河镇的人都知道,得罪秦家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天河镇现在到处人心惶惶,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着,秦家跟江家到底在干什么。

    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在人群中传出一条消息,韩玄斌在选拔赛上把江飞打成残废,江天恼羞成怒,在报复秦家,而且有人看到前几天江家在秘密的转移。

    众人一惊,看来江天是要拼老命了,连这么偌大的家族根基都抛弃了,肯定是下了必死的决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