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失踪-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23章 失踪

    第二百二十一章失踪

    秦风此刻在秦家铸剑坊整顿人手,准备去江家讨回公道。

    铸剑坊才是秦家在天河镇的根基,秦家的在天河镇的总部。

    突然间,一个下属急急忙忙跑来报道:“回禀主人,江家有很多酒楼跟茶楼已经关闭,有人说他们已经在秘密的转移,准备跟我们决一死战。”

    这个人说完,秦风就暗道一声:“不好。”然后急忙带着人向着江家大院飞奔而去。

    韩玄斌在告别了守护者以后,刚出了镇长府邸,准备回铸剑坊。

    天河镇的人把传说中的守护者吹上天了,韩玄斌本来也有一丝好奇,但是今天见到守护者以后才知道,其实守护者是一位和蔼慈祥的老人,为了追求剑道奉献一生的老人。

    而且在守护者用气势压迫他的时候,他也感觉到了,守护者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剑王境界吧。

    剑王境界,已经凝聚剑魂,与剑达成共识,挥手之间可以shā rén于无形的高手。

    就算是强如秦氏家族,也没有多少剑王境界的高手。

    剑王境界是一个风水岭,有的人终其一生被困于此。

    韩玄斌想到这,淡淡的摇了摇头,“自己以后的路还很远啊。”

    陡然之间,韩玄斌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身影瞬间横移了数米远。

    然而他刚刚横移之后,他原来身处的地方突然轰的一声出现了一个大坑,被剑气削出来的大坑。

    “哼,感应到是挺灵,不过今天你必须死。”话音一落,江天的身影出现在了韩玄斌面前。

    “哼。”韩玄斌冷哼一声,他已经知道江天为什么偷袭他了,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江飞。

    他把江飞打成了终身残废,身为父亲的江天一定是暴怒了。

    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江天会选择光明正大的出手,难道他不顾家族死活了吗?

    想到这,韩玄斌猛然一惊,“这江天看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虽然韩玄斌不怕江天,但是在江天抱着必死的决心要杀他的话,他不死也会重伤。

    韩玄斌冷眼看着江天,体内剑气运转,脑子里不断的思索着应对之法。

    “别想逃,今天没有人会救你的。”江天像是在看一个必死之人一样看着韩玄斌,在他眼里,韩玄斌已经跟一个死人没有什么俩样了。

    韩玄斌爆发出强大的剑气,手提残阳剑,冷视着江天。

    “去死吧。”江天手提长剑,狠狠的对着韩玄斌劈出,空气瞬间被割裂,能量却不逸散,一个恐怖到极点的剑刃风暴带着毁灭的气息,缓慢的出现在眼前,强大到令人发指的磅礴剑气瞬间输入剑刃风暴中。

    长剑一指,剑尖指向韩玄斌,剑刃风暴携着毁天灭地的剑气击向韩玄斌。

    看着这充满恐怖气息的剑刃风暴,韩玄斌没有丝毫犹豫,残阳剑爆发出灿烂的光芒,横档在胸前,剑刃风暴随即而至,狠狠的撞击在了残阳剑上。

    “轰”的一声,韩玄斌被震的后退几步,气血翻滚,一口鲜血从喉咙里吐出来。

    本里如果是平时,韩玄斌就算没有办法跟剑灵强者对抗,也能自保,但是今天江天是抱着让他必死之心来的,爆发出来的恐怖战斗力,让他都有点抵挡不住。

    就在江天准备进攻第二次的时候,一声大吼传来,“江天,你在干什么?”

    话音一落,镇长王虎出现在俩rén miàn前,冷声对着江天质问道。

    “哼,别管闲事,今天韩玄斌必死,谁要是阻挠我,我跟他不死不休。”江天此刻已经陷入疯狂了,面目狰狞的对着王虎大吼道。

    王虎冷哼一声,然后淡淡的说道:“这事我可以不管,但是别破坏了我的府邸。”王虎退步了,他看到江天那必死之心,也有点害怕了,毕竟逼急了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

    天河镇的大街上,秦风带着十多个剑师强者浩浩荡荡的走向江家。

    “哼,江家,江天,你们会后悔的,得罪我们秦家,后果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秦风边走路边思索着。

    陡然间思索中的白风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大叫一声不好,然后火箭般的向着镇长的府邸飞去。

    “斌斌,别出事,坚持住。”就在他感应到那股毁灭的气息之后,也想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江天先是偷偷转移家族的重要产业跟家人,然后在利用家丁砸茶楼,这些全部的全部都是为了吸引秦风到江家,然后给江天留下一点杀韩玄斌的时间。

    想到这,急速飞行的秦风狠声道:“该死的,江天,你会后悔的。”

    当秦风急速赶到战斗场地时,正好看到韩玄斌被江天一剑劈飞。

    “住手。”一声大喝,一股剑气匹练射向江天,阻拦了江天的攻击。

    急忙来到韩玄斌身边,扶起口吐鲜血的韩玄斌,问道:“斌斌,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一点皮外伤。”韩玄斌说道。

    把韩玄斌扶起来,然后冷眼看着江天,一字一字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江天听到秦风的危险,扑哧一笑,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就你?让我后悔?江天非常嘲讽的说道,“我告诉你秦风,今天韩玄斌必须死,凭你还拦不住我。”

    秦风此刻心里也在焦急啊,他是剑灵中期,根本抵挡不住江天的攻击,突然间看到了王虎,眼睛一亮,急忙跟王虎说道:“王镇长,你跟我一起联手对付江天怎么样?如果能保住韩玄斌,秦家必定重谢。”

    本来还有所犹豫的王虎,在听到重谢二字以后,猛然点点头,为了小镇,为了自己的后代,值了。秦家的重谢值了。

    “哼,你们俩个也阻挡不了我,今天谁都阻挡不了我。”江天手中长剑突兀旋转起来,剑气笼罩长剑,没有一丝能量溢出,眼睛带着一丝疯狂,阴冷的说道。

    “上。”秦风话音一落,俩人就各自施展出了自己的绝招,迎战江天。

    “铿,铿,铿。”

    战场中的三人各自施展出了绝招,不停的金属相交声传出,战斗非常的激烈。

    “去死吧。”战斗中的江天眼中闪现一丝疯狂,一剑劈出。

    王虎俩人纷纷举剑迎接。

    “轰。”

    一声巨响,江天倒飞了出去,秦风俩人后退几步。

    “不好。”刚刚稳住身形的秦风突然大吼一声。

    原来是江天刚才利用撞击的瞬间,专门倒飞出去,俩人以为江天不敌才倒飞出去的,但是在江天倒飞出去的时候,在空中猛然转身,长剑上积累了令人心悸的力量,对着韩玄斌就是一劈。

    韩玄斌刚才就受伤了,此刻更是没有能够躲避,被狠狠的劈中,口吐朱红,鲜血染红了白色衣衫。

    就在江天要乘胜追击的时候,秦风俩人的攻击也到了。

    “聒噪。”

    江天把所有的剑气全部聚集在了长剑上,庞大到令人发指的精神力瞬间爆发,进攻中的秦风俩人受到精神力的影响,身影一顿。

    然后江天的恐怖攻击就到了,轰的一声,俩把剑纷纷被斩断,俩人倒飞了出去,口吐鲜血。

    是的。

    要是在平时,俩个剑灵中期的人联手就算不能打败剑灵巅峰的江天,也不会被压制,甚至被打到吐血,但是此刻不一样,江天疯狂了,抱着必死之心,爆发出了超越自身的战力。

    俩人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就被瞬间重伤。

    韩玄斌在被轰击的倒飞出去的时候,不管身上的伤势,急忙的向天河镇外飞奔而去,他清楚的记得,在天河镇北边有一个山脉,里边妖兽横行,没有人敢进去,如果逃到那里也许可以逃过一死吧。

    不顾一切,疯狂的朝着那个山脉飞奔而去。

    江天冷笑了一声,“今天你必死。”

    就在江天准备攻击韩玄斌的时候,突然一股恐怖到极点,令人发指的气势突然从镇长府邸的深山中传出,同时伴随着一股悠远的气息。

    一个声音如雷声般响彻整个天河镇,“江天住手,我与他有缘,留他一命。”

    这是守护者发出的声音,本来他早就知道了府邸外边的战斗,但是他这么多年修身养性,以后很淡然了,不问世事。

    但是在看到韩玄斌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还是出手了,他不想看到这个跟自己年轻时一样的小伙子夭折。

    “守护者。”秦风大叫一声,然后满脸的惊喜。

    既然守护者出现了,那么韩玄斌算是有救了。

    “该死的,快点,再快点,马上就要到天河镇边界了,等到了那个山脉就可以躲开江天的追杀了。”韩玄斌此刻虽然身处险境,但是脑袋非常的冷静,他在想逃生之法。

    “该死的,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报仇的。”韩玄斌一路飞奔,此刻已经可以看到那个山脉了。

    “嗯?怎么可能,守护者怎么会出面干预?”江天在听到声音以后身体一阵颤抖。

    然后想到自己儿子的情况,猛然一怔,急速的朝着韩玄斌飞奔而去。

    “既然守护者都出面帮你了,那今天你更的死。”江天大吼道。

    突然之间,江天的身体周围出现了火焰,丹田内的剑气急速的凝聚着,然后火焰迅速的陷入丹田之中,周身瞬间出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

    “不好,他在燃烧生命,他拼命了。”秦风疯狂的大叫道,但是他此刻身受重伤,根本阻止不了。

    “哼,尔敢。”守护者的声影再次响起,一股磅礴的剑气隔空出现在了江天身后。

    就在这股毁灭的剑气劈在江天身上时,江天的毁灭一击也击在了韩玄斌身上。

    轰的一声,韩玄斌的身体如风筝般飞向了远处,轰然倒地。

    而江天则是直接被劈在地上,奄奄一息。

    要知道他只是一个剑灵巅峰,而守护者则是剑王境界强者。

    虽然剑灵跟剑王只差一线之间,但是实力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刚才还是守护者的含怒一击,如果不是隔空攻击的话,此刻他已经粉身碎骨了。

    “该死的。”守护者在发完那道攻击的时候,一道苍老的身影从虚空之中出现在秦风等rén miàn前。

    “赶紧去看看韩玄斌吧,但愿他没事。”一出现就对着秦风说道。

    秦风急忙跑向小镇北边地界处,守护者也跟了过去。

    当秦风来到北边地界的时候,只看到了已经断气的江天,还有远处非常狼狈的一处地面,但是就是没有看到韩玄斌。

    “怎么回事,韩玄斌呢?”秦风抓狂的吼道。

    “怎么回事?韩玄斌刚才明明中了江天的毁灭一击,怎么现在不见人影了。”王虎也在疑惑着。

    韩玄斌中了江天燃烧生命的毁灭一击,虽然守护者出现了,但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守护者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目光定在了山脉入口,良久缓缓的道:“唉,看你的造化吧。”随后大袖一甩,然后向着自己的洞府飞去。

    只留下了傻傻发呆的秦风,跟非常疑惑的王虎,空气中到处充斥着一股凄凉的气息。

    天空陡然下起了大雨,不知道是在为谁哭泣?

    就在韩玄斌被江天临死一击打伤然后不知所踪的今天。

    天河镇凡是跟江家有关的人,有关的产业,全部被毁灭。

    秦风发狠了,韩玄斌生死未卜,这根本没法像秦浩交代,这样他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与江家有关的人身上。

    三天后,也就是韩玄斌失踪的三天后。

    “蓬。”一声巨响,一个桌子被秦浩给拍碎了。

    秦浩在听到天河镇来报时,双拳紧握,面目狰狞,非常的愤怒。

    “召开族内最高紧急会议。”秦浩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

    没过一会儿,所有的长老都进入了会议室,秦浩也走进了会议室。

    秦浩一进会议室,没有就坐,而是环视了一下了一下众位长老,然后沉声说道:“我儿韩玄斌,在三天前,被天河镇一个小家族的族长击成重伤,现在生死未卜。”秦浩一口气说出了开会的主要内容。

    然后他话音一落,会议室就议论纷纷的,众位长老纷纷的一脸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