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走丢了-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24章 走丢了

    第二百二十二章走丢了

    虽然韩玄斌被称为废物,被放逐到天河镇那种小地方,但是在怎么说也是他们秦家的人,就算是处死也是秦家亲自来。

    此刻居然被一个小镇上的蝼蚁般的小家族给击伤,然后生死未卜,失去踪影。

    是的。

    天河镇江家,在秦家眼里就是一个小蝼蚁般的存在,秦家对这种小家族根本不屑。

    “族长,韩玄斌那个废物不是不能修炼么?怎么回事?”一个长老有点嘲讽的说道。

    这个长老也就是当时赶走韩玄斌的主要人之一。

    “闭嘴。”秦浩暴怒的双眼看着那个说话的长老,然后强忍着怒火沉声道:“你知道什么?”

    “韩玄斌在四十天前就达到了剑者境界。”秦浩慢慢的道来。

    长老们听到这话很是震惊,韩玄斌那个公认的废物,在十五岁chéng rén礼都没有修炼到剑者境界,此刻他们听到韩玄斌在四十天前,也就是被驱逐到天河镇的那几天居然达到了剑者境界。

    然后接下来白浩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更是让他们震惊了。

    “一个月前达到了剑者巅峰。”

    “在武斗场以剑者境界达到了十连胜。”

    “以剑者境界在剑师区域擂台达到十连胜。”

    “以剑者境界挑战剑灵区域擂台,胜负未知。”

    “以剑者巅峰的实力夺得了天河镇选拔赛的第一名。”

    “拥有堪比剑灵强者的庞大精神力。”

    “拥有灵剑级别的长剑。”

    “以一把灵剑斩断俩把灵剑。”

    “拥有一套很厉害的地级剑技。”

    说到这,秦浩环视着这些惊讶的目瞪口呆的长老们,冷声道:“你们觉得他还是废物吗?”

    “怎么可能?”

    “他怎么能有如此成就?”

    “他不是废物吗?”

    长老们在震惊过后就是议论,一个个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

    突然一个声音在嘈杂的声音中响起,“族长,这是真的吗?”一个长老不敢置信的问着秦浩。

    其他所有的长老也都看着秦浩,这个问题也都是他们心里想要问的。

    “是真的,我以族长的名义担保。”想到自己的儿子,秦浩苍老的声音在会议室响起。

    原来嘈杂的会议室因为秦浩的一句话,顿时鸦雀无声,安静的可怕。

    所有的人眼中充满了震惊,如果说一开始秦浩说的话他们不相信的话,那么此刻,他们相信了。

    因为秦浩是以家族族长的名义来担保,那么这就肯定是真的。

    看着纷纷处在震惊中的长老们,秦浩无奈的摇摇头,当时他听到这些的时候也很震惊。

    但是现在有的只是伤感,无限的伤感。

    良久,众位长老在从震惊中醒过来。

    “他不是废物,是秦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是的,他是我们秦家的骄傲。”

    “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他。”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很多长老都纷纷开口道。

    那个说韩玄斌是废物的长老,这时也缓缓的开口了,“哼,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听一面之词而动用家族的力量?”

    这个长老叫秦天空,此人阴险狠毒,在族里拉帮结派,企图族长之位很久了,秦浩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此刻,秦浩怒了。

    “秦天空长老,我以族长名义发誓,你还要怀疑?”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冷声说道。

    “就是,族长不会骗我们的。”众人纷纷附和道。

    秦天空看到没有人帮他说话,冷哼一声,大袖一挥,退出了会议室。

    最后,这个秦氏家族的最高会议达成了统一的意见,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韩玄斌。

    此刻他们已经把韩玄斌定位到家族最优秀的年轻一代了。

    就在秦家轰轰烈烈的派遣高手进入那个无名山脉寻找韩玄斌的时候,连家族中的其他族人都被惊动了。

    秦玉带着哭红的双眼,跑到秦浩面前问韩玄斌的情况,“哥哥怎么了?父亲。”

    看着面前的秦玉,秦浩心中一阵自责,他不禁想起了已经过世多年的韩玄斌的母亲。

    强忍着泪水,秦浩轻轻的抚摸着秦玉的小脑袋,淡淡的说道:“小玉,你哥哥没事,我已经派家族的人去找了,一定会找到你哥哥的。”

    “哥哥,你一定要回来。”秦玉心里暗自想道。

    天河镇最北边,靠着一个无名山脉。

    这个无名山脉以前有人进去过,但是这里边长长出没很多妖兽,死了几个人以后就在也没有人进去过。

    无名山脉,到处都是茂盛的参天大树,杂草丛生。一声声的妖兽叫声从无名山脉最深处传出来。

    在无名山脉边缘处,有一个山洞,山洞周围到处都是大树,外人根本看不出这里有山洞来。、

    一个年轻男子脸色苍白的坐在山洞里,闭目养神着。

    一丝丝的天地灵蕴在缓慢的涌入他的身体,然后在慢慢的转化成剑气,慢慢的修补着他体内的伤势。

    “该死的,最后那一击,伤及内府了。”韩玄斌眼中闪过一丝狠色,自言自语道。

    是的。

    这个男子就是那天被江天击伤的韩玄斌,当时韩玄斌在被击伤轰飞的时候,凭借着自己前世在生死边缘淬炼的心境,快速的做出了选择,逃向无名山脉。

    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入山脉以后,就昏迷了。

    当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他随便找了个隐蔽的山洞,然后慢慢的疗伤着。

    虽然那天的伤非常的重,本来他以为自己要面临死亡了,但是在最后,脑海中的剑神手札印记居然射出了一丝能量,缓慢的修复着自己的身体。

    韩玄斌百思不得其解,然后干脆也不想了,反正不是什么坏事。

    经过这几天的修养,韩玄斌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剩下破损的经脉没有修复了。

    然而韩玄斌还不知道,在他养伤的这几天,秦家的人向是发了疯一样的在找他。

    今天韩玄斌感觉自己的身体差不多了,就准备开始修复破损的经脉了。

    浑天城秦家总部。

    “怎么样?江家的余孽呢?”秦浩看着走进大厅的侍卫,淡淡的问道。

    侍卫行完礼,恭敬的说道:“回族长的话,经过三天的时间,江家所有的人都找到了,而且就地处置了,但是。。。”

    秦浩眉头一皱,沉声道:“有什么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是,族长,江家的江飞,也就是被韩玄斌少爷打成残废的那个人,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动用了所有的力量都没有找到他。”侍卫一口气说完,然后看着秦浩等待白浩的指示。

    “你下去吧。”秦浩挥挥手,面无表情的道。

    侍卫听到白浩的吩咐慢慢的退出了房间。

    “江飞,这人不足为惧,既然除他之外所有的人都以被杀死,也算是替斌斌报仇了。”秦浩仰头望着屋顶,木木的在发呆,“斌斌,你到底在哪呢,为什么动用家族的力量找了你三天,都没有一丝的下落。”

    无名山脉,无名山洞中。

    “嘶嘶。。。”一丝丝的天地灵蕴涌入韩玄斌的体内,经过丹田不断的淬炼着,转化着。

    而韩玄斌的经脉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直到一个时辰过后,韩玄斌的经脉彻底的恢复了。

    “幸亏有剑神手札,要不然不知道的疗伤多长时间了。”韩玄斌感叹道。

    韩玄斌走到洞口,望着外边那一望无际的山脉,葱葱郁郁的参天古树,心中涌现出一股熟悉的感觉。

    是的。

    他想起了他的前世。

    前世的他在一次被人陷害中,被人追杀,逃至一个山脉里边,在那里,他疗伤就疗了三个月,那一次也是他一生中最凶险的一次。

    然后就在他伤势完全好了以后,他悟出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

    他浴火重生了。

    实力火箭般上串。

    接下来就是他的寻仇之旅了。

    望着眼前的山脉,韩玄斌一阵迷茫,同样的情况,同样的经历。

    心中一阵感叹,剑道的路还很漫长,现在只有不懈努力,才有取得成功的那一刻。

    想了想,然后收拾了一下,韩玄斌准备在这个无名山脉中探索一番。

    走出山洞,然后看了看紊乱不堪的山脉,顺着一条小道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韩玄斌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的动静,因为这些山脉中有很多妖兽,有的妖兽非常的厉害。

    在剑心大陆,妖兽也是高低之分,有普通的妖兽,也有神兽,不过一般都是普通的妖兽居多,而且它们的境界也跟剑修的境界相当,但是妖兽因为天赋,先天比同级别的人类强大。

    在这个无名山脉,韩玄斌明显感到了一丝危险,一丝压抑。

    如果他猜的不错的话,这个山脉的深处应该存在超越剑灵级别的妖兽,所以他必须的小心翼翼。

    然而就在他经过一处参天大树时,陡然间一条树枝缠绕住了他,韩玄斌没有一丝的犹豫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剑气,然后纷纷割断树枝。

    一个瘦小的剑齿虎出现在韩玄斌面前,刚才就是这只剑齿虎在控制树枝藤蔓在攻击韩玄斌。

    就在刚才的交手中,韩玄斌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剑齿虎的等级,剑师级别的剑齿虎。

    此时剑齿虎张牙舞爪的,想要吃了韩玄斌,韩玄斌冷哼一声,残阳剑一挥,一股灰色的剑气突然横空出现,然后击向了剑齿虎。

    剑齿虎一怒,脚掌一张,然后猛然的在空中滑翔,韩玄斌的剑气轰击在了剑齿虎的身上,然后剑齿虎居然生生的用爪子接下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剑齿虎在接下韩玄斌攻击以后,瞬间出现在了韩玄斌面前,一抓探向韩玄斌的脸,韩玄斌眉头一皱,迅速后退。

    “该死的,大意了,没想到这个剑师级别的剑齿虎的防御这么强,刚才那一击就算是剑师级别的剑修就算不受伤也会不好受,而这个剑齿虎居然轻松的接下来,而且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了攻击。

    在后退的时间,韩玄斌手上没有闲着,积累剑气,瞬间爆发,残阳剑在空中划出诡异的轨迹,然后迅速击向飞奔而来的剑齿虎。

    长河落日,韩玄斌通过地级剑技长风破跟自己两世经验融合所创造的一个剑招,虽然只有一招,但是别小看这招的破坏力。

    剑齿虎被残阳剑击中以后,直接倒飞出去,韩玄斌快速跟进,然后看着倒在地上的剑齿虎,又是一剑,剑齿虎到死都瞪大眼睛看着韩玄斌,为什么他感觉是个剑者的小人类居然能够杀了剑师级别的它?

    “这剑齿虎全身骨头非常的坚硬,是不错的东西,拿出去肯定能卖不少钱。“韩玄斌盯着剑齿虎淡淡的说道。

    剑心大陆除了剑修外还有一种职业,其实也是属于剑修一脉的,那就是雇佣兵,这些人常年在野外跟妖兽生死战斗,而战利品就是妖兽的身躯。

    妖兽身上的很多东西出去外边都能买好多钱,而一些雇佣兵为了养家糊口,就会进入深山野林,然后捕杀一些弱小的妖兽,来赚钱。

    当然,也有雇佣兵接受任务,然后通过完成任务而得到奖励。

    雇佣兵这个职业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碰到强大的妖兽,那么只有陨落了。

    但是雇佣兵如果不陨落的话,那么将来成就将不可限量。因为他们常年在生死边缘战斗,在战斗中吸取经验,在战斗中成长。

    不过韩玄斌此刻也就是想想,他可不认为自己一个人可以把这个剑齿虎带出去,而且自己的任务是历练,不是狩猎。

    “嗷,嗷,嗷。。。”

    突然间在韩玄斌周围不远处的山脉中想起了妖兽的叫吼声。

    “不好,一定是这个剑齿虎的鲜血吸引了妖兽群,快走。”韩玄斌一阵,然后想到了,急忙飞奔而走,脱离了剑齿虎所在的区域。

    第九章逝去的剑圣

    就在韩玄斌刚刚飞奔脱离剑齿虎尸体所在的位置,藏身在一个参天大树上时,好几头剑齿虎突然扑来。

    他们是被剑齿虎的血腥吸引来的,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杀以后,不断的仰天长怒,不断的咆哮着。

    韩玄斌看着这一切,不由暗叹一声道:“幸亏跑的快,要是被这几个剑齿虎围住,就算可以逃脱也要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