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另一个国家-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26章 另一个国家

    第二百二十四章另一个国家

    剑心帝国,一个非常强大的帝国。

    剑心大陆三大帝国,实力最强的就是剑心帝国,而且剑心帝国的强者非常的多。

    历史也非常的悠久,剑心帝国见证了无数的天才从成名到陨落,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存在的。

    在剑心帝国一个不知名的山脉最深处。

    两男一女相对站立着。

    “小傲,小雪,你们回来啦?”一个秦发老者,仙风道骨般,笑呵呵的对着俩人说道。

    “爷爷。”洪雪大叫一声,然后就扑到了老人怀里。

    “爷爷。”洪傲没有扑过去,但是眼角有一丝红润,大声叫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爷爷想你们了。”老者抱着洪雪激动的说道。

    “爷爷,我们也好想你。”洪雪说道。

    这个老者就是洪傲跟洪雪的爷爷,也是从小收养两人的老者。

    洪傲跟洪雪从小被这个老者收养,然后一直就居住在这个山脉中,老人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跟自己年轻时候的事,两人也从来没问过。

    韩玄斌的所学都是老者所教,韩玄斌曾经问过爷爷,为什么惊天剑圣的剑惊天他怎么会?

    老者看着他,良久,淡淡的道:“这是爷爷年轻时候无意中得到惊天剑圣的指点,然后慢慢的修炼而成的。”

    本来一直没怎么出世的洪傲,在达到剑者境界就被老者派出去,让他体验红尘,在红尘中突破。

    洪傲带着自己的mèi mèi,一路辗转,一路战斗,在经过天河镇的时候,因为想要挑战,所以参加了天河镇的选拔赛,然后结识了韩玄斌,最后很是自傲的洪傲居然跟韩玄斌结拜为异性兄弟。

    洪傲跟爷爷讲述着自己的这一年来的事情。

    “爷爷,这个韩玄斌就是跟我结为异性兄弟的人。”洪傲笑呵呵的说道。

    老者点点头,既然洪傲选择了,那么就任由他去做吧。

    但是洪傲接下来的话却是让老者都有所惊讶。

    “爷爷,韩玄斌兄弟以剑者境界硬是抵挡住了我全力一击的剑惊天。”洪傲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嗯,不错。”老者点点头,赞赏道。

    突然觉得不对,猛然一怔,“什么?抵挡住了你全力一击的剑惊天?而且还是一个剑者?”老者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连连问着洪傲。

    洪傲很少看到爷爷失态,看着爷爷的表情,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到洪傲再一次确认,老者长叹一声,仿佛想起了什么伤心事一样。

    空气中充满了压抑,充满了凄凉。

    良久。

    老者说话了,“小傲啊,你这个二弟不简单,将来必会有所成就。”老者虽然没有见过两人的比赛,但是也知道能够抵挡住剑惊天的人,绝对不会简单。

    老者接着说道:“小傲啊,有时间带他来见见我。”说完转身走向了茅草屋。

    留下洪傲跟洪雪相视着,不知道说什么。

    一夜无言,第二天早上韩玄斌很早就醒来了,其实一晚上他也没怎么入睡,毕竟这里是妖兽横行的山脉,还是要小心起见的。

    韩玄斌起身看了看,然后继续自己的前进,隐隐约约他感觉到了在无名山脉的最深处有东西在吸引着他。

    顺着这个感觉一路走下去,没有一个妖兽出没,韩玄斌非常的小心。

    当他走到一片小空地上时,感觉非常的邪异,气氛很是压抑。

    这样韩玄斌更是小心翼翼的环视着四周,手中残阳剑随时准备攻击。

    就在他小心翼翼的前进时,突然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脚底下的草地陷了下去,身体也瞬间失去重心,一下子掉了下去。

    “扑通。”

    又是一声,这是韩玄斌掉下去接触地面的声音。

    韩玄斌爬起来脸色阴沉的环视着四周,原来自己掉在了一个不算很深的大坑里。

    在仔细的看了一下,确认没有敌人之后,韩玄斌开始寻找出路。

    “该死的。”韩玄斌眼睛在快速的扫过四周,嘴里还在咒骂着。

    突然间韩玄斌看到了一个地下通道,非常的漆黑。

    韩玄斌思索片刻,然后慢慢的走了进去。

    一路小心翼翼的走着走着,然后来到了一个大厅。

    大厅里边有夜明珠照明,非常的壮观,韩玄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墓穴。

    是的。

    大陆很多强者陨落以后,后人给他们修建的墓穴都很宏伟。

    但是他实在想不明秦,为什么这么宏伟壮观的墓穴会修建在这个无名山脉,而且还是在地下呢。

    他顺着石门,走进了这个大厅,大厅因为夜明珠,非常的明亮。

    大厅非常的空旷,但是周围的墙壁却是非常的奢侈,都是用大理石砌成的。

    在大厅两边各有四根非常粗壮的柱子,每个柱子上都挂着一个夜明珠,在大厅的最上方有一个蒲团,最前方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刻着很多字。

    “怎么回事?”韩玄斌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难道这不是墓穴,而是一个强者的修炼之地?

    想到这,韩玄斌额头冒出了冷汗,如果是一个强者的修炼之地,怎么自己居然连一丝能量波动都感应不到。

    那么这就唯有两种可能了,第一就是这个大厅的主人外出了第二中可能就是这个大厅的主人实力非常的强,强到连韩玄斌都感应不到一丝能量波动。

    韩玄斌心中一怔,如果是第一种情况还好,要是第二中情况的话,那么自己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能不能逃生还是另当别论呢。

    韩玄斌非常小心的走到蒲团面前,然后仔细的看着蒲团。

    然而就在他看蒲团时,突然看到蒲团前边的墙壁上有道石门,石门紧闭。

    那突然想到了什么,走过去用力的推石门。

    但是石门没有丝毫所动,他惊讶了,他这一推就算是一个巨石也能被推碎了,但是这石门居然没有丝毫的动弹迹象。

    韩玄斌好奇心来了,爆发出了自己剑师境界的强大剑气,用剑气包裹着拳头,然后全力的推向石门。

    石门在韩玄斌的全力推动下,缓慢的打开着。

    最终石门彻底打开了。

    当里边的情景映入眼帘的时候,韩玄斌傻眼了。

    一具骷髅盘坐在地。

    这具骷髅已经一看就是死了很多年了。

    韩玄斌惊讶之后就释然了,刚才他还在想这个大厅的主人呢,看来这人就应该是吧。

    在自己的晚年修建了一个辉煌的大厅,天天在这里悟剑道。

    在这个骷髅旁边插着一把剑,非常精致的剑。

    韩玄斌在骷髅周身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

    “还是赶紧寻找出路吧。”韩玄斌心里暗自想到。

    就在他准备出去寻找出路的时候,眼睛一瞥,突然看到了在骷髅盘坐的地上有几行字,非常非常的细小,要不是韩玄斌细心,一般人根本看不到。

    韩玄斌疑惑了一下,然后走过去蹲下看了看。

    “吾名紫玉剑圣,晚年因为追求剑道巅峰,深入险地,虽然脱困,但是身受重伤,得知命不久矣,特来此地,等待有缘人。”

    韩玄斌一怔,眼睛复杂的看着眼前这具骷髅,谁能想到生前非常辉煌的剑圣死后会是这般模样。

    剑圣又怎么样?到头来终究还是一捧黄土。

    剑道,这个让无数剑修不惜丢弃生命所要追求的虚无缥缈的东西。

    为了他,不知道有多少人丢失性命。

    紫玉剑圣,生前辉煌,死后照样不是一具骷髅。

    韩玄斌望着这具骷髅不由感叹道,“自己将来也会是这样吗?”

    接着往下看,韩玄斌脸上露出了笑容,“大厅石壁上的字迹是我留下的毕生绝学紫玉诀,穷我毕生所学,追逐剑道的脚步,奈何大限以至,只能抱憾终生,希望有缘人能够继续追逐剑道的脚步,永不放弃。”

    不用紫玉剑圣说,韩玄斌也会去追求剑道的。

    韩玄斌前世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追求剑道巅峰,但是奈何穷其一生都没有突破那天地束缚。

    这一世,他重生了,但是这个目标依然没有变。

    一个人有了目标,有了追求,那么他的一生注定不会平凡。

    “追求剑道巅峰,我永不后悔,就算是失败了,我也付出了,努力了,没有遗憾了。”韩玄斌喃喃自语道。

    剑道,是这辈子韩玄斌最大的追求。

    当看完紫玉剑圣留下的话后,韩玄斌大致明秦了,大厅墙壁上的紫玉诀是紫玉剑圣的最强剑技,也是一套人级剑技。

    人级剑技,在大陆就算是巅峰的剑技了。

    至于那神技,大陆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见过。

    而且韩玄斌知道了,紫玉剑圣眼前的这把剑就是她生前的佩剑“幽月”。

    这把“幽月”剑是通过她百年来不断用心淬炼而成的,凝聚了剑魂,已经凝练出了自己的剑心,也就是有了灵性。

    它会自动则主,如果它不选你,那么你强来都不行。

    而且要想学习紫玉诀,必须使用幽月剑,也就是说,要想学会紫玉诀,必须先得到幽月剑的认可。

    韩玄斌摇了摇头,他是不会放弃自己的好战友“残阳”剑的。

    要想走出这个地下城堡,只有学会紫玉诀以后才能找到出路。

    韩玄斌必学无疑。

    “哼,我就不相信不用幽月剑不能修炼紫玉诀。”韩玄斌很傲气的说道。

    他快速的走到墙壁前面,然后盘膝而坐,静静的看着紫玉诀。

    “先天紫气,是为天地自强灵蕴。。。。。。。。”

    韩玄斌看着眼前的紫玉诀,越看到最后越感觉紫玉剑圣的厉害了,居然有如此剑意。

    韩玄斌认真的一遍又一遍的跟着紫玉诀的指导修炼着。

    “以幽月剑为引,吸引天地灵蕴到剑身,然后通过精神力淬炼剑身内的天地灵蕴,得之精华,是为先天紫气,然后吸纳为己用。”

    看到这,韩玄斌明秦了为什么非要用幽月剑才能练成此剑技了,如果不是幽月剑通过紫玉剑圣无数年的凝练淬炼,已经非常的强大了,超越了灵剑,达到了圣剑的范围。

    圣剑,顾名思义,剑圣一生用心淬炼的长剑,坚硬程度可想而知。

    幽月剑已经有灵识,能够快速的淬炼天地灵蕴,如果是一般的剑,根本无法承受先天紫气的强大压力,直接爆炸。

    “哼,我相信我的好战友。”韩玄斌看了看残阳剑,虽然残阳剑是灵剑级别的剑,但是韩玄斌对他有信心。

    虽然残阳剑是一个铸剑师打造的,跟前世的残阳剑根本没法比,但是经过这将近俩个多月韩玄斌自己的淬炼之法,而且他将自己的精血融入到了残阳剑里。

    这样就大大的增加了残阳剑的灵性,坚硬程度,而且最重要的是,残阳剑将跟他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剑毁人亡。

    韩玄斌拿起残阳剑,然后手握剑柄,剑尖指向上空,一丝丝的天地灵蕴被他的强大精神力直接强行压制到了残阳剑内。

    慢慢的天地灵蕴都开始涌入了残阳剑内,残阳剑开始有点吃不消,慢慢的剑身开始龟裂。

    看到这一幕,韩玄斌直接剑气输出,束缚住了残阳剑,防止他破裂。

    就这样慢慢的,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

    残阳剑内,依旧没有一丝的先天紫气出现。

    “怎么回事?难道是淬炼之法不对?”韩玄斌眉头一皱,沉声说道。

    然后韩玄斌一边精神力淬炼着残阳剑内的天地灵蕴,一边在脑海里剑神手札中查找着资料。

    “自己剑师级别了,应该封印又解开一层吧,都没来得及看。嗯?找到了?”韩玄斌在剑神手札中找到了一种淬炼方法。

    连剑神手札都对先天紫气推崇备至,看来这紫玉剑圣的剑道造旨还不是一般的高。

    用精神力压迫天地灵蕴到剑尖,凝聚成一点,然后一边用精神力禁锢住天地灵蕴,一方面用精神力从剑尖外边开始淬炼天地灵蕴,直到淬炼出先天紫气。

    韩玄斌看到这段介绍以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方法用错了,导致残阳剑都差点崩碎。

    按照剑神手札中的方法,很快的韩玄斌就淬炼出了一丝先天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