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争强-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28章 争强

    第二百二十六章争强

    韩玄斌检查完身体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力量增加的十倍。

    一般剑灵境界的强者力量也就是剑师境界的三倍左右,但是韩玄斌的身体强力量居然比一般普通的剑灵强者整整高出七倍。

    挠挠头,然后把这归功与自己在剑神手札中的身体强化方法,跟得到没几天的先天紫气。

    剑气精度是普通剑灵强者的四倍。

    四倍是什么概念?

    就是说,韩玄斌依靠剑气可以以一敌四,当然这有点夸张,但是也绝对不是无的放矢的。

    韩玄斌对身体力量跟剑气精度非常的满意,这就是厚积薄发的效果。

    这让韩玄斌追求剑道的心更加的坚定,韩玄斌相信,剑道就在自己脚下,总有一天他会征服剑道的。

    当韩玄斌把身体检查完以后,突然看到残阳剑跟幽月剑插在自己身旁,吸收着天地灵蕴。

    韩玄斌一阵感动。

    有时候感动不是说的。

    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就可以感动一个人。

    作为他的战友残阳剑,前世就跟他形影不离,此刻韩玄斌真的很高兴,一生得一此剑,还有何求。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残阳剑,残阳剑仿佛感受到了韩玄斌的心情一样,颤抖了一下剑身。

    韩玄斌慢慢的收起了残阳剑跟幽月剑,然后开始探索这个世外桃源。

    他想看看这个世外桃源天地灵蕴这么浓郁的根源所在。

    所谓艺高人胆大。

    韩玄斌本来还有所敬畏,但是在突破到剑灵以后,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此刻就算是跟一个剑王巅峰境界的强者战斗,他也有自保的方法。

    望着漫山遍野的桃花林,韩玄斌选择了一条小道,然后走了进去,一直走到了尽头。

    陡然间他有种不详的预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压抑的很。

    他小心翼翼的拿出残阳剑,随时准备战斗。

    当他走到尽头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池塘,池塘中长满了荷花,几条鱼在里边自由自在的游荡。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本来韩玄斌看到那几条小鱼还没有在意,但是在经过池塘的时候才发现,这几条小鱼的身体里居然有能量波动,精神力急忙探测了一下。

    这几条不起眼的小鱼居然是几个剑者境界的妖兽。

    “果然天地灵蕴充足的地方到处都是宝贝啊。”韩玄斌不由的感叹道。

    没有打扰小鱼,韩玄斌绕过了池塘来到了一片竹林。

    看着一望无际的竹林,韩玄斌感觉到一股热气迎面吹来。

    “怎么会有热风吹来,奇怪了?”韩玄斌心里暗想道。

    提着残阳剑慢慢的走进竹林。

    当他前进几步以后,突然间傻眼了。

    一个小山堆出现在了眼前。

    这不是石头山,也不是土山,这根本就是宝山。

    “陨落金。”韩玄斌脱口道。

    陨落金,炼制长剑的好材料,外界想买都买不到,没想到在这里随处可见。

    “夕阳石。”

    各种炼剑材料看的韩玄斌眼花缭乱,差点没叫出声来。

    韩玄斌仔细的翻看着这个宝山,越看越心惊。

    各式各样的宝石,炼剑材料,长剑,还有更重要的是韩玄斌在里边找到了一个空间戒指。

    空间戒指,只有达到传说中的剑尊境界,然后通过剑气之力在加上一些特殊的材料,才可以凝练出来的戒指。

    里边号称一方世界,什么死物都可以放下,一般都是大家族跟帝国皇室的天才才配有空间戒指。

    韩玄斌此刻心里乐开花了,他重生以后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刚才还在烦恼该怎么带走这些宝物,就算自己没用的,家族也能用,这些东西放到外界绝对是令人眼红的宝贝。

    这下好了,可以用这个空间戒指直接全部装下了。

    韩玄斌激动的拿起那个空间戒指来,一口咬破了手指,然后一滴鲜血滴在了空间戒指上。

    “嘶嘶。”

    血液融合到了空间戒指里,然后韩玄斌带在了手指上。

    是的。

    空间直接不同其他,必须滴血认主。

    韩玄斌就在奇怪呢,怎么这么多的宝物在里堆积着,而且怎么看起来像个垃圾堆,难道这里是某个大能的修炼之地,这些都是大能的宝物。

    韩玄斌准备在看看其他的东西,从宝山的后边转了过来。

    这次他麻木了,远处有一个洞口,从洞口里发出金光闪闪的宝物。

    韩玄斌瞬间明秦,这应该是某个大能留下的宝物,而这个宝山堆就是一个垃圾堆。

    最重要的是,有一个非常庞大的一只狼,体积非常非常的大。

    那只狼韩玄斌只是看一眼就心悸。

    这只体形庞大的狼躺在那里睡懒觉呢,硕大的脑袋对着洞口,好像在守护者什么。

    屁股朝着宝山。

    韩玄斌心里一惊,急忙意念一动,宝山被他收入了空间戒指,正当他准备偷偷的逃跑时,突然之间一股令他心悸的力量从身后传出,一下子把他轰飞。

    当他的身体坠落下来时,已经到了世外桃源的交界处了。

    他惊呆了。

    难道是狼醒来了?

    “吸吸。。”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臭,突然之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陡然吓得脸都绿了。

    刚才根本不是那种沉睡中的狼在攻击他,而是那只狼放的一个屁。

    韩玄斌麻木了。

    一个屁就可以把一个剑灵境界的高手轰飞数百米远。

    此刻他全身充满了压抑的感觉,好像胸口有一个大石头一样压着喘不过气来。

    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闪闪发光的山洞,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然后转身退出了世外桃源。

    当他一脱离世外桃源时突然压抑的感觉消失了,韩玄斌现在心里都一阵后怕。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离开这里吧,那里有着一个非常强大,令人发指的妖兽狼在看守者,以后有机会在来吧。”秦眼暗自做出了决定,然后快速的消失在了世外桃源。

    当他走后,那只睡觉中的狼猛然间睁开双眸,看了一眼他离开的地方,然后又睡着了。

    韩玄斌快速的行走着,现在也突破到剑灵境界了,而且还得到如此多的宝物。

    他感觉是时候回天河镇了。

    就这样急速的奔跑着,距离无名山脉出口越来越近。

    十天后,距离韩玄斌在无名山脉已经将近一个月了,韩玄斌终于走到了入口处的那个山洞。

    在山洞里,韩玄斌内视着自己的空间戒指。

    那天只是表面上看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这些宝物呢。

    此刻韩玄斌在一样一样的整理着。

    就算是见过一次,韩玄斌依旧震惊了。

    这些宝物如果放到外边,足以让帝国大势力眼红了。

    韩玄斌把这些大致的分类了一下。

    佩剑类有一百六十八把凡剑,七十五把宝剑,八把灵剑,还有一把圣剑。

    圣剑啊,传说中的圣剑,整个大陆也没多少圣剑,这个大能居然当成是垃圾。。。

    丹药类有洗髓丹,易容丹,强化丹,百毒丹。

    洗髓丹是给普通不能修炼的人用来拓展经脉,洗精发髓的。易容丹则是用来改变人的面貌的,用了此丹,就算是亲生父亲面对面也不会认出来。强化丹则是用来强化身体的,百毒丹则是解毒用的。

    剑技类有普通剑技十套,地级剑技三套,人级剑技一套。

    还有各种各样的炼剑材料,图纸。

    这些让帝国大势力眼红的宝物居然是那个大能的垃圾堆。

    韩玄斌眼睛泛红,眼角闪过一丝疯狂,“那个山洞里会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宝物呢?”韩玄斌麻木了,他不敢想了,即使是两世为人的他此刻心里也平静不下来。

    良久。

    韩玄斌热血沸腾的心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然后他就开始用强化丹来在一次强化自己的身体。

    一个剑修身体也很重要,反正身体要是够强的话,可以抗击剑气的攻击。

    韩玄斌就是打算把自己的身体强化到最强。

    就这样,韩玄斌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炼之路。

    三个月后,也就是韩玄斌失踪的三个月后。

    浑天城秦氏家族总部。

    今天秦家很热闹,早上开始就人来人往的。

    今天浑天城跟秦家媲美的大家族吴家的一个少爷吴红风刚刚修炼有成出关以后就要挑战秦家的年轻一代秦玉。

    吴家,跟秦家同是浑天城势力最大的家族,秦家稍微压吴家一头。

    秦玉,秦家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他想踏着秦玉的名字登上巅峰。

    近年来,秦家注重商业,人才没落,没有什么特别逆天的天才。到现在家族年轻一代只有俩个达到剑灵境界的人,一个是秦玉,一个是秦无虚。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秦家在怎么没落,但是也是浑天城的第一大势力。

    虽然是两个小家伙的比武。

    但是两家则是表情各不相同,吴家则是一脸高兴,如果吴红风能够赢了秦玉,那么吴家在浑天城的名头就要盖过秦家了。

    秦家则是一脸愤怒,吴家居然敢挑战浑天城的权威。

    比赛定在今天下午,秦家的露天演武场。

    从早上开始秦家就非常的热闹,都是来看热闹的。

    一处小树林里,几个秦家的年轻一代弟子围坐在一起交谈着。

    “哼,吴家不知死活,看着吴红风怎么被秦玉姐给打败的。”

    “我看到时候他们吴家的老脸往那里搁?”

    “哼,等着吧,吴家会后悔的。”

    “哼,小小吴家也敢挑战浑天城的权威?”

    几个年轻一代的秦家子弟在一起义愤填膺的谈论着,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都认为他们秦家是浑天城的泰山北斗。

    吴家这样做,就是在打秦家的脸。

    是可忍孰不可忍。

    无名山脉。

    “轰。”

    一声巨响过后,韩玄斌收回了拳头。山洞的墙壁被他的拳头击开了一个窟窿。

    刚刚修炼完的韩玄斌在试自己的力量呢。

    韩玄斌到今天已经修炼了俩个月了,这俩个月他主要就是在强化身体。

    此刻他的身体力量非常的强大。

    毫不夸张的说,他不动用剑气,全力一拳击出,可以击飞一个剑气防御的剑师强者。

    “很好,这两个月没有秦浪费。”韩玄斌感受着充斥着全身的力气,喃喃自语道,“是时候回去了。”

    韩玄斌想到这,收拾了一下,然后轻轻抚摸了一下左手上的空间戒指,笑呵呵的走出了无名山脉。

    “呼。。。”

    韩玄斌站在天河镇的大街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三个月了,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三个月,物是人非。

    韩玄斌感叹的看了一眼天河镇,然后对着身边的一个行人问道:“这个大哥,向你打听个事吧?”

    行人看到韩玄斌,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这位小兄弟,你可算问对人了,在天河镇,还没有我百晓生杨于不知道的事。”这人吹喝到。

    韩玄斌淡淡的笑了笑,随后问道:“天河镇的江家跟秦家现在什么情况?”

    “这位小兄弟,你是外来的吧?要是本地人根本不会不知道这事的。”那人疑惑的看着韩玄斌然后问道。

    韩玄斌点了点头,默不作声。

    杨于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夸夸其谈道:“在三个月前,秦家出现了一位天才,叫韩玄斌,这个韩玄斌在天河镇留下了一连串的传说,但是在选拔赛韩玄斌把平时飞扬跋扈的江飞打成残废,致使江天大怒,追杀韩玄斌,虽然最后守护者出手了,但是这位韩玄斌小兄弟现在也生死未卜啊。”

    杨于感叹道。

    韩玄斌一怔,依旧没有说话。

    杨于则是继续说道,他浑然不知他嘴里所说的韩玄斌就是眼前向他打听事情的小伙子。

    “韩玄斌生死未卜,还失踪了,秦家震怒,一夜之间血洗江家,甚至江家偷偷转移的族人都被找了出来就地格杀了。”说到这杨于唏嘘道。

    现在就是人吃人的世界,只要你有实力,就算是光明正大的shā rén放火,也不会有人说你半句话。

    秦家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血洗江家,但是根本没有一个人说秦家的不是,相反还有人支持秦家的做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