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嚣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29章 嚣张

    第二百二十七章嚣张

    这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虚无。

    韩玄斌尽管脸上没有一丝反应,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感动。

    “而且秦家动用了庞大的力量,到处寻找韩玄斌的下落,不过三个月过去了依旧没有一丝音讯。”杨于无奈的摇摇头,眼中尽是怜惜的神情。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韩玄斌道谢完以后转身就走了。

    在跟这人的谈话中,韩玄斌知道了很多。

    三个月,发生了不少事情。

    现在秦家已经快要退出天河镇了,为的就是报答王虎那天的相助之恩。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韩玄斌没有到秦家铸剑坊,直接走向了浑天城方向。

    “既然江天已死,江家余孽也全部伏诛,那么自己呆在天河镇也没有意义了,这次正好回到家族。”说到家族,韩玄斌脸上升起了一丝复杂的表情。

    秦家虽然对他不好,但是也是个别长老,其实在他心底还是很在乎秦家的,尤其是自己的父亲秦浩,跟自己的mèi mèi秦玉。

    “父亲,mèi mèi,我回来了。”韩玄斌心里暗暗想到。

    已经中午了,浑天城秦家院落,此刻出入秦家的人山人海,本来秦家院落平时闲杂人等是不可以进来的,但是今天是吴红风挑战秦玉的日子。

    秦家放开大门,让一些小家族都进来观看观看,也是想借这一战威慑一下浑天城其他势力,让他们知道秦家依旧是浑天城第一大实力。

    一个大厅中,秦浩在招待着一些其他实力的首领。

    “秦族长好。”一个苍老的声音想起,这是浑天城一个比较实力强劲的家族族长在跟秦浩问好。

    一上午秦浩接待了很多人,比赛定在下午开始。

    很快就下午到了,所有的人都前往秦家演武场。

    一进入演武场,很多人都傻眼了。

    整个演武场非常的大,中间是一个擂台,四周都是座位。

    秦家不愧是浑天城第一大势力,演武场都如此的气魄。

    秦浩先行入座,剩余其他人也纷纷入座。

    “好气派的演武场。”

    “好奢侈的演武场。”

    “好壮观的演武场。”

    一些小家族的年轻一代议论纷纷的谈论着秦家的演武场。

    “去叫小玉吧。”秦浩对着身边的侍卫说道。

    侍卫点了点头,然后走向秦玉的练功房。

    很快秦玉就来了,当秦玉出现在众人视线以后,众人不由一惊。

    看似柔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居然是秦家年轻一代第一人。

    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

    秦玉小巧玲珑的面庞上闪过一丝可爱的笑容,然后莲花轻挪般的快速走到了擂台。

    然而吴家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来,秦浩眉头一皱,脸上闪过一丝愤怒。

    “大家静一静。”秦浩站起来挥手示意道,众人听到秦浩的话纷纷安静了下来。

    秦浩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继续道:“今天是小女秦玉跟吴家吴红风的比武之日,希望各位遵循演武场的规则。”秦浩说完然后坐下了。

    “好大的架子,吴家怎么还不来人呢?”

    “就是,今天有他好看的。”

    “以为出了一个天才就看不起秦家了吗?”

    一群人又开始议论纷纷,不过都是小声议论。

    陡然间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吴家的人来了。”

    众人一看,吴家族长在前,吴红风在后,后边还跟着一群吴家的年轻一代,还有几个长老。

    众人看到吴家的人来了,都对着吴家族长拱拱手。

    “吴明兄。”秦浩拱拱手淡淡的说道。

    “秦浩兄,别来无恙。”说完然后带着吴家的人做到了位置上,而吴红风则是走上了擂台。

    “久闻秦玉xiǎo jiě国色天香,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吴红风看着秦玉戏谑道。

    秦玉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他非常讨厌眼前之人。

    是的。

    非常讨厌。

    对于讨厌之人,根本无话可说。

    吴红风丝毫没有在意秦玉的表情,依旧淡淡的道:“秦玉xiǎo jiě请放心,我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一会我不会下狠手的。”

    “你!!!”秦玉一咬牙,气的没说出话来。

    秦浩扶着自己不算太长的胡须,然后看了看场上的两人,淡淡的说道:“可以开始了。”

    今天的比赛没有裁判,秦家也没想要裁判。

    这么多人在场,也不怕他吴家耍什么花招,而且这也是秦家的自信,秦家的傲气。

    吴红风对着秦玉拱拱手,淡淡的说道:“秦玉xiǎo jiě请。”

    秦玉没有说话,体内剑气突然爆发,惊天的气势直冲云霄。

    吴红风身不动,脚下步伐轻移,带起串串幻影,整个人仿若融入到天地当中,双眸间乍现傲然之色,但却又让不世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平静。

    这时,双方的能量气势也随之一变,变得云淡风轻,整个场面却不知为何。

    在傲然中尽显平静,连带着起初乱摆的树木枝条于纷飞的碎石都安静了下来,而这份安静,似乎在无言中诉说这什么,又或是在酝酿着什么。

    “好强烈的剑气,好精纯的剑气。”一些小家族的人纷纷感叹,大家族就是不一样,能够培养出这等天才,让他们望尘莫及。

    忽然间,空气都仿若凝滞了一下。

    下一刻,秦玉动了!

    一把粉红色的长剑自剑鞘飞出,细观此剑,剑身粉红但却未有一丝能量溢出,只有一丝丝的能量波动在暗流涌动。

    灵剑“蓝玉”。

    家族赐给秦玉的贴身佩剑。

    秦家年轻一代的子弟们都在一旁握紧了双手,双眸一眨也不眨的关注着远处相对而立的二人。

    他们在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呼吸,但依旧感觉到这场战斗一开始的窒息气氛,他们脸上的神色也未有一丝变化,这两张稚嫩的脸庞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年轻,诉说着他们的渴望。

    不断提升气势,剑意,秦玉的力量已经爆发到了极点。

    猛然睁开紧闭的双眸,秦玉脚尖一点,轻飘飘的突然出现在吴红风眼前。

    蓝玉剑带着磅礴的能量一剑斩出。

    吴红风佩剑横在胸前,铿的一声挡住了秦玉的攻击。

    秦玉剑灵巅峰境界,秦家年轻一代第一人。

    吴红风则是吴家的佼佼者,也是剑灵境界。

    “好诡异的剑技,小玉要小心啊。”秦浩心里暗自想到,以他的眼里直接就看出了吴红风的剑技的诡异。

    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禁替秦玉担心了,本来他以为秦玉稳操胜券的,但是此刻心里有点犹豫了。

    难道秦家真的没落了吗?

    秦浩心里自问道。

    在抵挡住了秦玉的攻击以后,吴红风想都没想,直接一圈轰出,秦玉江南后退。

    “卑鄙。”秦玉娇声道。

    “秦玉xiǎo jiě说笑了,我哪里卑鄙了?”吴红风话音一落,就开始第二轮攻击。

    就这样,场上的俩人一直你来我往的战斗着,场下的人则看的非常的入迷。

    剑灵境界的战斗虽然对大家族来说没有吸引力,但是对小家族来说吸引力就相当大了。

    平时根本没有什么剑灵战斗,借着此刻的时间,正好可以让家族的年轻一代长长见识。

    “好强,就算我是剑灵境界,也感觉到了一丝压抑。”一个家族的年轻一代的强者神色凝重的说道。

    “这两人天赋极高,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有人说道。

    电光石火之间,场上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秦热化。

    “秦玉xiǎo jiě,对不起了。”

    吴红风阴笑着说道。

    然后手中长剑一挥,横在胸前,向前一推,一股磅礴的气势瞬间爆发,直接击在了秦玉的蓝玉剑上。

    秦玉急忙举剑相迎,轰的两声。

    第一声是两剑相交的声音,第二声则是吴红风趁秦玉不注意,一拳击在了秦玉身上。

    秦玉倒退几步,然后稳住身形。

    “哼。”冷哼一声,然后眼睛凝视着吴红风。

    “紫阳无极。”秦玉轻喝一声,顿时周身天地灵蕴恐怖的涌入他身体。

    紫阳无极是秦家的一套地级剑技,就算是强如秦家这等家族,也是没有一套人级剑技。

    就算在整个古技帝国,人级剑技也就一两套。

    但是地级剑技相对来说就多些,紫阳无极虽然是地级剑技,但是威力非常的强大。

    整个人像是发生了蜕变一样,蓝玉剑更是爆发出刺眼的光芒,一剑挥出,仿佛天地都在为之旋转。

    “紫阳无极。”场下的人也是大惊,秦玉居然用出了紫阳无极,看来胜负以没有什么悬念了。

    “哼。就算你秦家紫阳无极,都别想阻挡我的脚步。”吴红风看到紫阳无极没有丝毫害怕。

    全身爆发出冰冷的气息,长剑在天空中狠狠的划出几剑,然后对着秦玉大喝道:“就让你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话音一落,吴红风脚尖一点,直接飞到了半空中,然后挥动着剑气直逼秦玉。

    “轰。”

    一声巨响,两人其其后退,秦玉忍不住口吐鲜血。

    而吴红风则是没有丝毫的不适,冷眼看着秦玉。

    “怎么回事?”

    “怎么会败给吴红风。”

    “该死的吴红风,一定是做什么手脚了。”

    一些秦家的年轻一代都愤声说道。

    秦浩眉头皱的很紧,脸上阴沉的表情非常的吓人。

    良久,秦浩说出了一句话,“该死。”

    本来秦玉施展出紫阳无极应该赢的,但是吴红风的剑技则是声东击西,先吸引秦玉的紫阳无极最强一击,然后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最强一击击中了秦玉,致使秦玉败北。

    秦浩等一些人都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很愤怒。

    其实在比赛中这样的花样是可以使的,毕竟为达目的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只是秦玉涉世未深,就算是马上chéng rén礼了,但是也基本上没有跟人比斗过什么,只是在家族一味的修炼。

    “秦玉xiǎo jiě,承让承让。”吴红风得意的看着气嘟嘟的秦玉。

    秦玉一脸歉意的看了一眼看台上的秦浩,秦浩示意没事。

    “哈哈,秦浩兄,我儿略微取巧胜利了。”吴明一脸阴笑的说道,话语中带着一丝戏谑。

    “哼。”秦浩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雷台下,四周的人们议论纷纷的。

    这是在打脸,打秦家的脸,秦家年轻一代第一人被吴家的少爷给击败了。

    然而吴红风本来谦谦有理的脸庞陡然间闪过一丝阴霾,淡淡的说道:“难道你们秦家已经没有人了吗?这就是传说中的秦家第一人?”吴红风很嚣张,非常的嚣张。

    轰的一声,场下沸腾了。

    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样光明正大的像秦家挑战。

    秦家的人都愤怒的说不出话来,秦浩眼睛眯着冷冷的盯着吴红风。

    秦家却是也没话可说,秦玉都败了,他们不知道还可以派谁应战呢。

    吴红风于不仅人死不休的说道:“秦家也不过如此,如果秦家就这样的实力的话,那么,接下来吴家将会取代秦家做浑天城的第一大家族。”

    如果眼睛可以shā rén的话,吴红风早就被秦家的人杀了一千遍了。

    但是他们现在也只能愤怒。

    “吴红风疯了吗?”

    “他怎么会向秦家挑战?”

    “他这是在玩火?”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几百年来自从秦家强势的坐上浑天城第一大家族的位置以后,从来没有人敢向秦家挑战,但是此刻的吴红风颠覆了众人的观念。

    再看吴明,则是一脸阴笑的坐在那里,丝毫不管秦浩那shā rén的眼光。

    “如果秦家在没有人的话,那么我吴家就走了。”吴红风非常嚣张的说道。

    就在众人在看着秦浩,等待秦浩说话时。

    一股滔天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冲入擂台,磅礴的气势直接压迫的一些年轻一代都开始运转护体剑气。

    “谁说秦家无一人?”一声惊天响声从远方传来。

    当秦浩听到这个声音以后,愤怒的脸庞上满是惊喜。

    是的。

    这是韩玄斌。

    韩玄斌在天河镇了解到消息以后,然后就急速赶来,正好听到了吴红风嚣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