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小人物的世界观-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9章 小人物的世界观

    第二十九章

    他怕了。

    他真的怕了。

    乔老大真名就叫乔老大,只因家中排行第一才取这名字。

    自小就在生活在这天阙镇附近周边,不过他多少也算有些本事。

    修炼根基极差的他,甚至身体内属性都多达四种。

    不过,靠着小心翼翼的性格和遇事变通。

    让他在三十有余的时候,修炼到了六重御气。

    至今为止,他从来没见过和眼前这样变态的少年。

    起初在镇子附近的时候满打满算也就四重快五重的境界。

    在林子里和他出手的时候,说临阵突破到五重御气也说得过去。

    但是现在这个又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小鬼,居然硬生生的变成了七重御气。

    他花了五六年的时间都没达到的,眼前这个小鬼居然一周就达到了。

    不是等闲之辈!!!

    此人绝非一般凡人!!!

    这已经不是不世天才可以形容的了!!!

    怪胎!!!

    变态!!!

    不是人!!

    不过,乔老大这般低声下气的举动,也着实让韩玄斌不屑于揍他一顿了。

    没有人不喜欢被人捧着,特别是韩玄斌这个一被夸就上天的人。

    伸手将一铺板凳挪过来,裁决斜放,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面。

    “哼哼,现在知道错了吗?你个鬼东西,当时居然敢唬你爷爷。”

    乔老大这会儿听到韩玄斌说这话,提着的心却是又回到了肚子里。

    在底层常年的摸爬滚打,让他对于这种上位者们的心理还是有些了解的。

    既然一上来没有那般直接说要弄死自己的话,多半也不会在下狠手,最多受点皮肉之苦。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不管周围的人看他的眼色了。

    老老实实的跪在韩玄斌身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大爷公子!小的上有八十八老母,下有十一二小儿,小的做出那些事情实在是迫不得已啊”

    韩玄斌有些好笑的看着乔老大,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的就像是真的一样。

    这样的套路话,他这几辈子都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

    “行了行了,一个大男人,老喜欢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算什么东西,起来,站直。”

    有门!

    乔老大听对方的话语,立马从地上爬起,站的笔直。

    这会儿他也瞥见了韩玄斌现在的妆容。

    和山地野人没什么区别。

    立马大献殷勤,“公子,小的知道你是来这天阙山脉历练的,若是公子想回去的话,想必是要换身干净衣服的吧。”

    “哟,你还挺懂行的。”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韩玄斌却是摆摆手,“不过我已经没有时间在这里耽误下去了。”

    手中却是提起裁决在乔老大的眼前幽幽的晃着。

    “本来还想教训你一顿,不过看你这般明事理就算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你当初逃跑时施展的那一招障眼法。”

    这乔老大一听,二话不说,利索的从怀中掏出了几张木片儿。

    “公子,那玄金斩都记录在上面,您收好。”

    韩玄斌似笑非笑地盯着乔老大,伸手将那几张竹片儿接了过来,看也不看直接丢到储物袋中。

    转身便离开了这个小茶棚。

    等到韩玄斌背影都已经看不见的时候,乔老大这才敢坐回到凳子上。

    一连猛灌了好几口茶之后,这才稍微的有些平静了下来。

    而他的背后却早已被冷汗给打湿了。

    “我说乔老大,你刚才那表现可是和你说的不一样。”

    这会儿,之前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几人开始纷纷地嘲笑起来。

    “你刚刚的那个样子真的太没种了,整个人从骨子里透出一股贱气。”

    “哈哈哈,就是,也就是一个小鬼而已,你居然怕成这个样子,要是传出去,你还想不想在这天阙镇里混了。”

    这些人的嘲笑的声音,却是一点都没有让乔老大放在心上。

    “你们懂什么,你们自己说说我乔老大在这里混了多久?我又是靠什么活到现在的?”

    乔老大的这番话倒是让那些人闭上了嘴。

    “这小子不一般,你们感觉不到,因为他那双眸子只是盯着我。”

    乔老大颤颤巍巍的夹起一块牛肉放入口中,看着韩玄斌离去的方向。

    “我能感觉到,这个家伙,绝对不是我等平庸之辈。年纪小小便有这这般杀戮的气息,是个可怕的枭雄。”

    “用他国皇帝的一句话,形容他最合适不过了。”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乔老大这番像是真心之言的话,当真也是让这一桌人都默然不语。

    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其实像乔老大这般在底层摸爬滚打多年的人,为了生活察言观色,见过各类人,是最看得清楚事理的。

    心思也是转动得特别的快,见风使舵,若不然也不能这般如鱼得水的混下去。

    有的时候,小人物在最下方,往上看,往往能看到更多在最上方看不到的东西。

    此时的韩玄斌在拿到想要的东西后,直接回到了原先寄存马匹的地方。

    将马取出后,在路上一条小溪前停顿了一会儿,洗漱整理了一下子。

    换上了文华学府的那一身黑白服装,便马不停蹄地的往着学府赶去。

    “希望,轩辕拓跋这小子替我好好地请了假,要是被老师找到家里去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一路上韩玄斌唯一顾虑的就是这一点。

    纵然他现在已经七重御气了,但是要是被他家里知道他逃课的话。

    还是免不了一顿责罚。

    可就在韩玄斌已经看到了大唐皇城那雄伟壮丽的外城墙轮廓的时候。

    在他马前突然站立着一个人影。

    驭

    “谁这么不开眼,没看到马冲过来了吗!这要是被撞上了,我可不赔钱!”

    韩玄斌牵着缰绳,一脸晦气的大声喊道。

    可当他看清对方的身影的时候,眉头却是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穆歌?你来这里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