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技术-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35章 技术

    第二百三十二章

    听到吴明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斌子封笑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秦氏家族落败,韩玄斌家破人亡,非常凄惨的跪在他面前求他的景象。

    “嗯,细节我们慢慢商量,这事我先跟家族汇报一下。”斌子封笑呵呵的对吴明说道。

    秦氏家族,剑技室。

    韩玄斌跟秦玉吃过午饭以后,就独自一人来到了秦氏家族的剑技室。

    剑技室,是秦氏家族存放剑技的密室,这个密室一般只有经过族长跟长老会的同意,才可以进入,否则就算你是族长的儿子都不可以进入其中。

    剑技室,存放着秦氏家族所有的剑技。

    家族中天赋异禀的天才每一个月都有两次进入其中观看剑技的机会,但是不准往出带,如果想要学习的话可以记在脑子里边。

    秦氏家族最严厉的一条家规就是,不准私自进入剑技室,更不许把剑技室学到的剑技教授给外人。

    这么多年以来,家族还没有人敢私自进入到这里,更别说把剑技教授给别人了。

    家规是严厉的。

    韩玄斌因为强势的回归,一战成名,家族把其定义为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就连秦氏家族年轻一代最强的两人秦玉跟秦无虚一个月也只能进来观看两次剑技。

    但是因为韩玄斌的强势表现,长老会统一通过决定,让韩玄斌一个月可以进来看三次。

    其实秦家这么做也是对的,如果谁想进来就进来,那么他就没等学好这就想学那,这样杂而不精是不行的,而且还会耽误修炼。

    韩玄斌此刻在里边仔细的看着一个手札,这不是什么剑技,这是秦家历代的修炼手札,虽然有剑神手札,但是韩玄斌还是觉得,剑道就应该市场印证,互相切磋,不能闭门造车。

    “剑气原来可以这样使用啊?”韩玄斌看着一个手札喃喃自言自语道。

    利用精神力吸引天地灵蕴然后压缩在压缩,淬炼出精华的天地灵蕴,然后在进入丹田开始转化,这样的话,转化出来的剑气就会更加的精纯,更加的强大。

    韩玄斌在认真的看着手札,一边看一边学习着。

    剑道,永无止境。

    一个小时过后,韩玄斌把修炼手札看了一遍,慢慢的消化着手札里边的知识。

    然后转身拿起了身边的一个册子,这是一个地级剑技“蜻蜓点水”,韩玄斌仔细的看起来。

    良久。

    韩玄斌终于放下了这个“蜻蜓点水”,虽然这个地级剑技非常的精妙,也非常的强大。

    但是韩玄斌感觉到了,这个蜻蜓点水走的是以柔克刚的道路,不适合他的修炼道路,然后放弃了。

    当他走出剑技室时,门口有一个侍童在等着他。

    没等韩玄斌开口,那个侍童就先开口了,恭敬的说道:“韩玄斌少爷,族长让我来叫你去他书房一趟,我来了看少爷在里边津津有味的学习,就没有打扰。”

    韩玄斌一愣,然后释然,淡淡的问道:“你来了多长时间了?”

    侍童急忙回答道:“回少爷,我来了已经一个时辰了。”

    “嗯,知道了。”说完韩玄斌就快步走向秦浩的书房。

    剑技室跟秦浩的书房离得很远,韩玄斌走了有将近十分钟才走到秦浩的书房门前。

    看着秦浩的书房,韩玄斌走上去轻轻的敲了敲门。

    里边传出了秦浩的声音,“近来吧。”

    韩玄斌听到声音,慢慢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父亲秦浩的慈祥的面孔,看着父亲,不由的一阵感慨。

    “父亲,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啊?”韩玄斌恭敬的问道。

    在他心里,非常的敬佩自己的父亲,他知道母亲的死不是父亲的责任,父亲也是逼不得已,有家族这个重担,父亲也没有办法迎娶自己的母亲会家族。

    现在他心里除了追求剑道,那就是好好的照顾父亲,看着自己的父亲为了家族愁秦了头,韩玄斌心里暗自决定,一定要帮助父亲分担一点责任。

    秦浩看着这个没有因为他这个做父亲的赶他出走而生气的儿子,非常的感动,声音沙哑的说道:“韩玄斌,你是好样的,你母亲在天之灵看到你也很欣慰了。”

    韩玄斌看着父亲秦浩,没有说话,但是所有的表情都表现在了脸上。

    良久。

    秦浩语重心长的跟韩玄斌说道:“韩玄斌,今天在大街上的事情小玉都跟我说了,你有点鲁莽了。”

    韩玄斌眉头微微一皱,没有说话,等待着父亲的下文。

    秦浩看了一眼韩玄斌,然后慢慢的说道:“韩玄斌啊,你可知道斌家在古技城的地位?”

    韩玄斌摇了摇头,他从来不关心这些事,一心只放在修炼上。

    “斌家是古技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乃至在整个帝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在斌家眼里,我们秦家就是蝼蚁。”秦浩不温不火的说道。

    韩玄斌知道父亲来找他的意思了,那就是让他以后小心点。

    韩玄斌看着自己的父亲,很是感动,急忙说道:“父亲,你放心,我不会连累家族的。”

    “不,韩玄斌,我犯过一次错误了,不想在犯错了,你的事就是家族的事,这次家族说什么也不会抛下你了,要是那个斌子封真的动用斌家的力量来对付你,那我们秦氏家族会倾尽全力的帮助你,只因为你是秦氏家族的一份子。”秦浩深沉的说道。

    韩玄斌看了一眼秦浩,没有说话。

    “其实,以我对斌家的了解,斌家根本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动用家族的力量来帮斌子封,他在家族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所以你大可不必记在心上。”这话其实是秦浩在安慰自己的儿子,让他不要有心里负担。

    但是韩玄斌是谁?

    前世大陆第一高手不是浮云。

    韩玄斌在前世就从来没怕过谁,就算是天王老子,惹了韩玄斌,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在韩玄斌的字典里,没有害怕两个字。

    但是还是对着父亲秦浩点了点头。

    然后秦浩一改刚才的阴霾,有点兴奋的说道:“韩玄斌啊,你也知道幻想城吧?”

    韩玄斌点了点头,幻想城在大陆的名气非常的大,韩玄斌也听说过,不过不太了解罢了。

    秦浩接着说道:“幻想城三年一度的商业划分比赛,也就是大陆顶尖家族之间的争夺地盘之战,这个比赛必须是年轻一代参加。”

    顿了顿,秦浩接着说道:“秦家虽然在浑天城,在古技帝国算个不错的大家族,但是在大陆顶尖家族面前,最多也就是个二流中的实力不错的家族,这些年来,幻想城的商业地盘都被大陆顶尖家族控制着,我们秦家根本没有办法夺得一块地盘,本来三个月之后的幻想城争夺战家族内定的是你mèi mèi小玉,但是你的强势回归,让家族长老会一致通过,让你代替家族去比赛去,我想问问你的意思?”说完秦浩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韩玄斌。

    韩玄斌没有说话,他在思索着。

    秦浩说的这些信息他大多在书籍上看到过。

    是的。

    在大陆顶尖家族面前,秦家却是也就充其量是个二流家族,争夺不上地盘也属于正常。

    看着秦浩满脸期待的表情,韩玄斌沉重的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也要尽力才好,算是为了父亲吧。

    秦浩接下来欣喜的说道:“韩玄斌,父亲相信你的发展潜力很大,这段时间你就跟着秦虎长老学习吧。”

    秦虎,就是秦家长老会的成员,自身实力剑王境界,家族中大多数弟子都要跟着秦虎学习。

    韩玄斌摇了摇头,他有他自己的修炼之法,不想跟着秦虎长老浪费时间,对着父亲说道:“父亲,我有我自己的打算,还是我自己一个人修炼吧。”

    秦浩本来还准备说些什么,但是想到儿子的实力,也就淡然的点头同意了。

    古技城。

    古技帝国的帝都。

    古技帝国的经济政治发展中心。

    古技帝国最繁华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里,惊才绝艳的天才,势力强大的家族,应有尽有。

    斌家,古技帝国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就算是放到整个大陆也能跻身顶尖之列。

    斌家在古技帝国的产业非常的多,多的惊人。

    此刻在斌家府邸的一个院落中,一略显老态的男子跟一个青年男子站在了一起。

    “族长,少爷在浑天城传来消息,说那天有点商业,想要家族的支持。”那个青年男子恭敬的说道。

    这个略显老态的中年男子就是古技城斌家的族长斌山河,而说话的那个男子则是他的管家。

    “浑天城虽然比不上古技城这么繁华,但怎么说也是古技帝国第二大城市,子封没有让我失望了,确实是商业天才,这次出去几天,就看到了商机,你传话给子封,家族一定会鼎立支持他的,让他放手去做。”斌山河笑呵呵的说道。

    斌山河很高兴,自己有两个儿子,一文一武,现在都有所成就。

    大儿子斌子开现在是家族年轻一代第一人,小儿子斌子封则是在商业方面表现出了逆天的天赋,他的商业头脑,连族中的一些长老都自叹不如。

    “三个月后就是幻想城的争夺商业地盘之战的,不知道子开现在闭关修炼的怎么样了?”管家走后,斌山河望着斌子开闭关的地方,喃喃自言自语道。

    斌子开是斌家的希望,小小年纪就表现出了惊世才华,受到家族的青眯。

    斌山河对斌子开抱有很大的希望。

    浑天城吴氏家族的府邸。

    吴明的书房中,斌子封坐在椅子上,仆人阿虎则是站在斌子封身后。

    吴明与斌子封对面而坐。

    “吴明族长,这次来拜访你就是想跟你说件事。”斌子封先开口道,“那天你说的事情,我跟家族汇报了一下,我父亲同意了我们的合作,而且还全力支持我。”

    “真的啊,实在是太好了。”吴明听到斌家说全力支持,非常的高兴,都失态了。

    “接下来就是开始部署一下了,吴明族长有什么建议没有?怎么对付秦氏家族,毕竟秦氏家族在浑天城的历史已经悠久了,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斌子封问道。

    秦氏家族,吴明比他更了解,在没有彻底了解敌人之前,斌子封是不会妄作论断的,现在只是想听听吴明的想法。

    吴明看着眼前年纪不大,但是城府极深的斌子封,慢慢的说着他的计划:“既然是在商业上打击秦家,那么就要在秦家最重要的产业中做手脚,而秦家现在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产业就是铸剑坊,浑天城的浑天铸剑坊,可是秦家最根本的产业,也是浑天城的龙头产业。”

    斌子封静静的听着吴明的分析,他对浑天城不算了解,对秦家更是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只能听取吴明的意见。

    吴明看了一眼斌子封,然后继续说道:“浑天铸剑坊有两大铸剑师的存在,更主要的是浑天铸剑坊还有一位可以铸造出灵剑的铸剑师,这个人虽然仅仅是铸剑师,但是在其巅峰之时,铸造出一把灵剑,所以,很是出名,很多人把他当成铸剑大师了。”

    “你们吴家没有铸剑坊吗?浑天城没有能跟浑天铸剑坊相庭抗礼的铸剑坊吗?”斌子封问道,他想了解整个浑天城的格局。

    吴明老脸一红,然后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是没有,我们吴家的无上铸剑坊,在浑天城也是首屈一指的铸剑坊,奈何铸剑坊里没有铸剑大师的存在坐镇,只能被浑天铸剑坊一直压着。浑天城剩余其他铸剑坊不足为惧。”

    铸剑大师,可以铸造出灵剑级别的大师,就算在整个古技帝国也是非常罕见的,一个浑天城出现一个铸剑大师,绝对是非常强大的。

    而浑天铸剑坊没有铸剑大师,但是有三个铸剑师,有一个堪比铸剑大师的铸剑师。

    斌子封一只手指不停的敲打着桌子,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很多应对之策。

    吴家的无上铸剑坊只有两个铸剑师,而秦家的浑天铸剑坊则有三个铸剑师,斌子封在仔细的想着应对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