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一剑破天-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36章 一剑破天

    第二百三十三章

    “挖过来?”斌子封试探的说道。

    互挖墙角的事,大家族之间为了商业竞争,经常做这样的事。

    吴明摇摇头,秦家这些年在浑天城可谓是一家独大,赚取的利润,远远不是他吴家可以比拟的,想要挖墙脚,很难,真的很难。

    “可以试试,不过别抱太大希望。”吴明回答道。

    “你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需要什么,我们斌家全力支持,你要知道,你背后不是小小的一个吴家,还有偌大的一个斌家。”斌子封淡淡的说道,这些事在斌家人眼里也不算什么大事。

    吴明暗自心惊,这也许就是所谓的财大气粗吧,好狂的口气。

    浑天城秦氏家族府邸,韩玄斌的屋里。

    韩玄斌此刻正在内视着自己的空间戒指,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是每次看一次,激动一次。

    这么多宝贝,放到大陆,会让大陆所有势力眼红的宝物,居然被韩玄斌一下子得到了。

    这也更让韩玄斌下了决心,以后实力上来了,必须的去一趟无名山脉,看看那个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妖兽守护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只不过现在不能一下子拿出来,要不然会引来很多麻烦的。”韩玄斌自言自语道。

    韩玄斌在这堆宝物里找到了一个地级剑技一剑破天,这个剑技非常的刚猛,很适合韩玄斌。

    韩玄斌现在所学剑技非常的少,只有一个长风破,还有紫玉诀,自己自创的长河落日,还有镇长送给他的地级剑技无风不起浪。

    虽然只是这几个剑技,但是都是地级剑技,就算秦家也没这么多地级剑技。

    选完剑技以后,韩玄斌还选出了几块非常珍贵的铸剑材料,陨落石,星辰石,夕阳石,准备在加强一下自己的残阳剑的品质。

    然后韩玄斌开始仔细的内视剑神手札,自从解开第三层封印以后韩玄斌还没有好好的看一下。

    解开第三层封印以后,多了几个剑灵境界的战斗经验,还有一个地级剑技落雨飘香。还有很多心得感悟。

    韩玄斌用了一个下午整理完了自己的空间戒指,把所有的东西都分类了一下,还把剑神手札的信息分类了一下,这样一看就非常的明显。

    一夜无言,第二天天刚亮,韩玄斌就拿着自己的材料,然后找到了秦家的浑天铸剑坊,准备重新铸炼残阳剑。

    韩玄斌早早的出了秦家府邸,然后朝着铸剑坊的方向走去。

    虽然很早,但是大街上已经很繁华了,各种叫卖声,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韩玄斌静静的走在人群中,非常的低调,别人根本没有认出来他就是秦氏家族的逆天般的天才韩玄斌。

    很快就走到了浑天铸剑坊。

    浑天铸剑坊位于浑天城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灵犀街”,灵犀街非常的繁华,这里集中了浑天城的大部分人和事。

    浑天铸剑坊,浑天城第一铸剑坊。

    从外边看,非常的宏伟壮观,韩玄斌慢慢的走进铸剑坊。

    因为他平时都不来铸剑坊,而且铸剑坊的人也不是经常去秦家府邸,所以很多人都不认识韩玄斌。

    看到韩玄斌进来,一个工作人员很客气的问道:“这位公子,请问您是买剑还是铸剑?”

    韩玄斌随口说道:“铸剑。”

    “那好,请跟我到这边来登记一下。”工作人员非常的客气。

    韩玄斌看着眼前的铸剑坊,不由的想到了天河镇的铸剑坊。

    他就是在那个铸剑坊被生生的打死的。

    物是人非,再次走进铸剑坊,韩玄斌感觉自己觉悟了很多。

    登记完以后,韩玄斌取出了残阳剑,然后递给工作人员,轻轻的说道:“我想把这把剑在凝练一下,加强一下品质,当然材料我自己拿。”

    工作人员接过残阳剑,然后仔细的看了起来。

    陡然间,他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一变,然后歉意的对韩玄斌说道:“公子,请稍等,这把剑我做不了主,必须由我们的铸剑师来决定。”

    秦家浑天城的铸剑师有三个,一个叫纪念,一个叫钟秦,这两个都是只能炼制出宝剑级别的长剑,而那个叫东方细语的男子虽然是铸剑师,但是他在其巅峰的时候炼制出过一把灵剑,就因为这个原因,他现在是浑天城第一铸剑师。

    工作人员歉意的看了韩玄斌一眼,然后拿去后厅给几个铸剑师看。

    当他走到后厅时,正好纪念跟钟秦两个炼剑师在这里,这个工作人员急忙说道:“两位师傅,这里有一把剑,我看了感觉非同寻常,这人要加强这把剑的品质,两位看看,我做不了主。”急忙把残阳剑递给了两人。

    纪念接过这个工作人员手中的残阳剑,剑柄一入手心,顿时一惊,“这是一把灵剑。”

    灵剑,在大陆也不算太多,大多是一些大家族跟大势力的人才有灵剑,而浑天城灵剑更是少的可怜。

    钟秦也感觉到了这把剑的不凡,跟纪念对视了一眼,然后无奈的道:“还是去找东方老先生吧。”

    东方细语,年过半百的一个老者,一生为剑痴狂,而其在铸剑师境界炼制出一把灵剑,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这个工作人员一惊,这把剑居然要惊动东方细语,可见这把剑的不凡,急忙收起残阳剑,快速的走向楼阁上的东方细语的屋里。

    “咚咚咚。”

    这个工作人员对着东方细语的屋子上的门敲了三下。

    里边传来一句话:“进来吧。”

    这个工作人员快速的推开门进去,然后恭敬的对东方细语行礼道:“东方老先生,有一个人拿着一把剑来我们铸剑坊要加强一下品质,纪念跟钟秦两位师傅也没办法,只好来打扰东方老先生了。”

    东方细语本来还毫不在意的,但是在听到连纪念跟钟秦都没办法的时候,眼睛一亮,急忙说道:“那把剑呢?快快给我看看?”

    这个工作人员急忙把残阳剑递给了东方细语。

    剑柄一入东方细语的手掌,顿时东方细语愣住了,好精妙的一把剑。

    “好剑,真是好剑,不知道是那位大师打造的?”东方细语略微回神然后自言自语道。

    其实李林给韩玄斌打造的时候,也是因为韩玄斌有图纸,而且他打造出来的也是仅仅比宝剑强一点,离灵剑还差那么一点点,也算是准灵剑吧,但是在无名山脉紫玉剑圣的修炼之所,通过先天紫气的淬炼,然后在跟幽月一起吸收天地灵蕴,这才慢慢成长到这个地步。

    “快把这个人请到这里来,我要亲自见一下这把剑的主人。”东方细语突然想道。

    工作人员一听,急忙出去叫韩玄斌。

    “不好意思,耽误公子的时间了,你的这把剑品质非常的好,连纪念跟钟秦两位师傅都没办法,最后都惊动了东方细语老先生了,东方老先生请公子到里边一谈。”

    韩玄斌身为秦家的人,当然知道东方细语这个人,当下点了点头,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到了东方细语的屋里。

    当东方细语看到韩玄斌时,急忙问道:“这位小兄弟,这把剑是你的吗?你想要加强品质?”

    韩玄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把剑的品质非常的好,想要进一步加强的话,恐怕不是很容易,而且需要的材料也很难找到。”东方细语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韩玄斌没有说话,从怀里掏出了准备好的材料,一下全部放在了桌子上。

    “陨落石。”当看到韩玄斌放在桌子上的材料后,东方细语急忙抓起一个石块大叫道。

    “星辰石。”

    “夕阳石。”

    “天呐,这些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铸剑材料,居然一下子全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东方细语不禁失态道。

    韩玄斌耸肩,心里暗自想到,“如果让你知道,这只是我所有材料里边的一小部分,不知道你会是什么表情。”

    看着面不改色的韩玄斌,东方细语暗道自己失态了,然后挥了挥手,让那个工作人员出去了。

    “这位小兄弟,这些材料你是怎么得到的?”东方细语眼中满是欣喜之色,焦急的问着韩玄斌。

    “偶然间在深山中历练得到的。”韩玄斌淡淡的说道,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拥有让大陆所有势力都眼红的宝物。

    东方细语爱不释手的拿着这几种材料,信心十足的说道:“小兄弟,既然有了这等上好材料,我很有信心让这把剑加强一下品质,就算加强不了,也能强加他的硬度。”

    韩玄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然后东方细语又跟韩玄斌交代了几句之后,就急急忙忙的去炼制这把剑去了。

    韩玄斌耸耸肩,回到了府邸。

    回到自己的屋里,韩玄斌吩咐了一下不让别人打扰,就开始了闭关,准备修来一剑破天。

    “好精妙的剑技,好凌厉的剑意。”看着剑技,韩玄斌做出了如此评价。

    这个剑技很强大,一共九重境界。

    一剑境,二剑境,三剑境,四剑境,五剑境,六件境,七剑境,八剑境,九剑境。

    至于最后的九九归一,一剑破天,据这上边记载,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能够练成,而且这个剑技越到后期越难练。

    用精神力做引,引导剑气慢慢的凝聚在一起,然后转入长剑中,利用剑招中的走位来达到目的。

    韩玄斌慢慢的开始修炼起这个剑技来。

    一天,两天,三天,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十天。

    在这十天中,韩玄斌一遍一遍努力的修炼,中途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停止一下。

    丹田中的剑气中先天紫气越来越多,剑魂越来越实质化。

    今天,也就是第十天,韩玄斌再一次的运转剑气开始修炼。

    强大的精神力瞬间爆发,笼罩了全身,然后一丝丝的慢慢的进入丹田,引导着剑气,周身天地灵蕴形成恐怖的漩涡,在其头顶,天地灵蕴疯狂的涌入韩玄斌的身体,然后经过经脉流入了丹田之中。

    在先天紫气的相伴之下,韩玄斌的剑气转化速度非常的快,慢慢的剑气越来越多。

    通过剑魂然后慢慢的凝聚在一起,压缩,散开,凝聚,在压缩,反反复复的一直就这样的做着。

    陡然间听到“咔嚓”一声,凝聚在一起的剑气破裂,然后迅速的流经经脉游走向全身。

    “好舒服,剑气跟精神力都有所精进。”韩玄斌微微闭上的漆黑双眸陡然睁开,欣喜的说道。

    停止了修炼,然后站起来huó dòng了一下胫骨,拿起插在地面上的残阳剑,走向屋外,“是时候验证一下一剑破天的威力了。”

    秦家府邸的一座后山中,杂草丛生,树木横生。

    韩玄斌手举幽月剑,站在一处空地上,周围全是参天大树。

    残阳剑被拿去铸造,他一直在闭关,还没有去取呢,现在只好先用幽月剑。

    陡然间,从韩玄斌身体上爆发出强烈的气势,直冲云霄。

    狂风大起,飞沙走石,残枝败叶漫天飞舞,天空乌云满天,韩玄斌手举幽月剑傲然的站立在中间。

    韩玄斌身不动,脚下步伐轻移,带起串串幻影,整个人仿若融入到天地当中,双眸间乍现傲然之色。

    就在韩玄斌身体动了的时候,天空变得云淡风轻,整个场面却不知为何,在傲然中尽显平静,连带着起初乱摆的树木枝条于纷飞的碎石都安静了下来,而这份安静,似乎在无言中诉说这什么,又或是在酝酿着什么。

    “一剑破天。”

    韩玄斌猛然睁开双眸,口中轻声道。

    下一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轰隆作响的雷声更加密集。

    幽月剑爆发出刺眼光芒,挟着风雨之势,借着雷霆之威,手掌落在了幽月剑剑剑柄上,幽月剑剑停下来的同时,韩玄斌手腕一抖,幽月剑剑带出一道幻影,急速刺出,没有剑芒,没有劲风,有的只是霸道的剑气!

    脚尖蜻蜓点水般的在走位,手中幽月剑则在挥出一剑后,紧接着挥出无数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