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磨练-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37章 磨练

    第二百三十四章

    随着韩玄斌身体移动速度的变快,手中幽月剑留下了一连串的虚影。

    “喝。”

    韩玄斌轻喝一声,输出全部的剑气,都灌注进了幽月剑中。

    幽月剑在天空中不停的划出很诡异的轨迹,然后形成了一道虚幻的剑影。

    看着这道剑影,韩玄斌大喝一声,“凝。”

    轰的一声,那道庞大想虚幻剑影轰向了远处的大树上,顿时周围的飞禽到处乱飞。

    慢慢的树林又平静了下来,韩玄斌无奈的说道:“只有一道虚幻剑影,应该是所谓的一剑境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修炼到九剑境呢?”

    幽月剑本来就是圣剑,韩玄斌用这把剑修炼一剑破天,大大的增加了一剑破天的威力,如果是残阳剑的话,也不一定能够凝聚出一道虚幻剑影。

    修炼一剑破天只有十天,韩玄斌就练成了第一重境界一剑境,这他还不满足,如果让别人知道他这样想的话,一定会被气的吐血。

    韩玄斌收起了幽月剑,走出了树林,没有回自己的屋里,直接去了浑天铸剑坊。

    一路上听到很多人在议论纷纷,虽然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韩玄斌隐约听到了浑天铸剑坊几个字。

    韩玄斌也没有在意,径直走向浑天铸剑坊,想要取回自己的战友残阳剑。

    很快的韩玄斌就来到了浑天铸剑坊。

    第十三章闹翻

    韩玄斌来到铸剑坊没有跟工作人员打招呼,直接找到了东方细语。

    “东方老先生。”韩玄斌拱拱手,淡淡的说道。

    东方细语正在沉思呢,突然听到叫声,身体一顿,然后抬头一看,居然是韩玄斌来了。

    “小兄弟,你瞒得我可好苦啊,原来你就是我秦家的年轻一代最强者,也就是一招击败剑灵巅峰境界的吴红风的韩玄斌,秦少爷啊。”东方细语急忙说道。

    他本来就对灵剑残阳剑很好奇,所有也就有意的调查了一下韩玄斌的身份,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韩玄斌就是秦浩的儿子,这让东方细语一阵无语,都来到自家门前了,还不自报姓名。

    同时也暗自感叹,韩玄斌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成就,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

    韩玄斌闻言,淡淡一笑,然后问道:“残阳剑呢?”

    韩玄斌还是比较关心残阳剑,前世残阳剑陪他到终点,这世,虽然不是以前的残阳剑,但是也是韩玄斌对前世残阳剑的思念。

    东方细语一拍脑袋,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看我这记性,居然给忘了,我这就给你找残阳剑。”说完就开始在屋里找起来。

    一会就找到了,东方细语把残阳剑用布包裹起来,然后放在了xiāng zǐ里,看得出来,他对残阳剑非常的好。

    “给你,品质加强了,坚硬程度也加强了。”东方细语把残阳剑递给韩玄斌,然后解释道。

    残阳剑一入手心,韩玄斌就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略微感受了一下,残阳剑原来是下品灵剑,现在已经是中品灵剑了。

    剑心大陆的佩剑分为凡剑,宝剑,灵剑,圣剑。每个等级又分为上,中,下三品。

    放眼整个古技帝国,灵剑也是非常的少,一般剑修都是用的凡剑,一些家族用的是宝剑,但是一些大家族或者历史悠久的家族用的是灵剑。

    韩玄斌的中品灵剑,在浑天城也算是顶尖的佩剑了。

    看到自己的残阳剑,韩玄斌非常的高兴。

    东方细语看到韩玄斌的表情,然后说道“韩玄斌少爷,这次老朽为了铸造这把剑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啊,要不是有韩玄斌少爷给的一些jí pǐn炼剑材料,就算是以我的能力,也不可能铸造好这把剑。”

    韩玄斌点了点头。

    他知道,一把剑的炼制,第一是看铸剑师的实力,第二就是看铸剑图纸,第三就是看铸剑的材料,三样缺一不可。

    如果没有好材料,就算是很厉害的铸剑师,也铸造不出什么好剑。

    “谢谢东方老先生。”韩玄斌对着东方老先生道谢道。

    韩玄斌不是一个喜欢欠人情的人,前世不是,今世也不是。

    “没事,没事,举手之劳而已。”东方细语挥挥手笑呵呵的说道。

    在这次铸剑的过程中,他都得到不少收获,所以此刻对韩玄斌非常的友好。

    正当两人说话的时候,外边的铸剑坊大厅突然嘈杂起来了。

    “这就是你们浑天铸剑坊的待客之道?”

    “你们浑天铸剑坊就是欺世盗名的大骗子,居然骗我们这些人?”

    “哼,好一个浑天铸剑坊,有秦家在后边支持,就无法无天了吗?”

    “你们要是不给一个说话,这事就没完没了。”

    听到外边的叫喊声,韩玄斌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东方细语。

    东方细语微微的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然后淡淡的说道:“唉,又来了,真是愁死人了。”

    韩玄斌一怔,本来韩玄斌是不会多管闲事的,但是这个浑天铸剑坊是秦家的铸剑坊,身为秦家的一份子,答应过父亲,要帮助秦家,所以他询问起了东方细语。

    “东方老先生,犹豫晚辈这些天一直在闭关,所以对这些事不知道,还请东方老先生告知一二。”韩玄斌对着东方细语拱手道。

    东方细语一怔,心里暗自想道:“真是一个修炼狂。”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八天前有个人来到我们浑天铸剑坊,要求我们打造一把宝剑级别的剑,给我们留下了图纸跟材料,接这个生意的是钟秦,你也知道浑天铸剑坊,只有我,钟秦还有纪念三人可以铸造宝剑,其他人根本不可能。”东方细语慢慢的说道。

    韩玄斌在一旁仔细聆听着,没有插话。

    顿了顿东方细语继续说道:“钟秦在接了这个生意以后就开始铸造,用了两天时间终于炼制成了宝剑,然后顾客来了取走宝剑。然后在就那个顾客回去的第二天,就突然带着一帮人找shàng mén来了。”

    “那人声称浑天铸剑坊骗他,他回去以后跟别人演练,居然被一把凡剑把他的宝剑给斩断了。”

    “东方老先生看那柄剑没有?”韩玄斌问道,事情有蹊跷啊。

    东方细语点头说道:“看了,也检查了,却是是被凡剑斩断的,而且那把剑非常的脆弱,如果外表看的话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假的。”

    韩玄斌一怔,这是钟秦铸造的,应该问钟秦啊,他应该最清楚了。

    “钟秦没有解释吗?”韩玄斌继续问道。

    听到钟秦二字,东方细语无奈的摇摇头,神色非常的复杂,看了一眼韩玄斌,沉声道:“就在那个顾客来找浑天铸剑坊的那天,钟秦失踪了。”

    “嗯?”韩玄斌眉头皱的更深了,钟秦失踪了,那么这件事肯定跟钟秦有关系了,但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铸造一把假剑来毁坏浑天铸剑坊的名气?

    韩玄斌想了想没有头绪,索性不想了。

    “那个顾客一口咬定了是浑天铸剑坊在做鬼,在欺骗顾客们,因为材料跟图纸都是他自己拿的,让我们打造,结果就出了这事。”东方细语沉声说道。

    “这事十有就是钟秦干的,没有找到钟秦吗?”韩玄斌说道。

    东方细语摇了摇头。

    “走,带我去看看他们。”韩玄斌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对着身旁的东方细语说道。

    东方细语带着韩玄斌来到了大厅。

    “哼,今天浑天铸剑坊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就不走了。”

    “我要让全浑天城的人都知道,浑天铸剑坊欺世盗名,阴险丑恶的一面。”

    “你们浑天铸剑坊完蛋了。”

    听到这些话,韩玄斌眉头一皱,看了看闹事的几个人。

    闹事的总共四个人,其中一个拿着半截钟秦给他炼制的宝剑,一边挥舞一边叫嚣着。

    浑天铸剑坊外边聚集着大量的人群,都在看热闹。

    “浑天铸剑坊怎么这样啊?居然欺骗顾客,炼制宝剑,居然给炼制出一把凡剑来糊弄顾客。”

    “是啊,是啊,以后再也不去浑天铸剑坊了。”

    “嗯,哥们,你说对了,以后还是去无上铸剑坊吧,浑天铸剑坊可信度太低了。”

    人群中的人们也都在议论纷纷。

    防民之口胜于防川。

    韩玄斌走到四rén miàn前,然后淡淡的说道:“这事浑天铸剑坊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请你们放心,浑天铸剑坊的信誉绝对没问题。”

    手拿宝剑的那个大汉大声道:“信誉没问题?这把剑是怎么回事?你说,你给我说啊,我看你能说出个什么花样来。”

    “这把剑我想是个误会,这把剑是钟秦炼制的,但是在他炼制完这把剑以后就失踪了,我想只要找到他,一切都会水落石出了。”

    “哼,你凭什么这样说有证据吗?”另一个大汉说道。

    韩玄斌一怔,没有说话,眼光盯着四人。

    “请你们放心,秦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的。”韩玄斌眉头皱的很紧。

    这些人分明是来闹事的,根本听不进去话。

    “哼,别拿秦家来吓唬我们,我们不怕,今天要是浑天铸剑坊不给我们一个交代的话,我们还就不走了。”手拿半截宝剑的大汉恶狠狠的说道。

    “就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就不走了。”其他人附和道。

    陡然间,韩玄斌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瞬间笼罩四人,然后淡淡的说道:“十天,十天以后浑天铸剑坊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四人本来就是小小的剑师,在韩玄斌剑灵境界的气势面前,竟然说不出话来了,身体不断的颤抖。

    刚才还嚣张的几人,此刻额头都冒出了冷汗,支支吾吾的。

    最终在韩玄斌强大的气势面前,四人屈服了,那个手拿半截宝剑的大汉支支吾吾的说道:“好吧,好吧,十天,十天以后我们再来。”说完四人急忙闪身走出了浑天铸剑坊。

    “浑天铸剑坊没有理还拿武力镇压别人,哼,越来越猖狂了。”

    “是啊,好一个浑天铸剑坊,怎么以前没有发觉他的可恶之处啊。”

    “以后在也不来浑天铸剑坊了。”

    当然也有人对秦家的浑天铸剑坊非常的相信,“我看多半是这四人在闹事,浑天铸剑坊在浑天城历史悠久,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呢。”

    “是啊,浑天铸剑坊的信誉那是绝对有保障的,也许就是有人故意陷害浑天铸剑坊。”

    东方细语听到这些话语以后,脸色非常的难看,然后沉声的对韩玄斌说道:“韩玄斌少爷,你太鲁莽了,你这样做,只会让别人说我们浑天铸剑坊在以武力压人,会损失很多顾客的。”

    韩玄斌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这群人就是来闹事的,如果我不用武力,他们会没完没了的,至于浑天铸剑坊的信誉,在我们找到事情的真相以后,我相信浑天铸剑坊会依旧火暴的。”

    东方细语无奈的摇摇头。

    韩玄斌跟东方细语告辞了以后,就火速的回到了秦家府邸。

    在他闭关的这十来天,秦家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他想赶紧找到父亲,问问看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走到府邸以后,路过的下人们纷纷的跟韩玄斌打招呼,韩玄斌也是为微微点头。

    在韩玄斌的眼睛里,没有贵贱之分,人敬你一尺,你敬人一丈。

    很快的就来到了秦浩的书房之中,韩玄斌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进去一看没有人。

    韩玄斌疑惑的思索着,平时的话,这个时间秦浩一般都是在书房的,怎么今天不再?

    韩玄斌走出书房,正好遇到一个走过来的丫鬟,然后问道:“请问秦浩族长现在在哪?”

    丫鬟一怔,她没想到韩玄斌身为少爷,居然这么礼貌,随即急忙说道:“回韩玄斌少爷,族长现在在会议室,跟众位长老开会呢。”

    韩玄斌听到丫鬟说的以后,急忙飞奔向会议室。

    “咚咚咚。”正在开会的秦浩等人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怎么回事?现在是家族最高会议,怎么会有人打扰?”

    “外边的守卫是干什么用的?”几个长老纷纷说道。

    秦浩眉头一皱,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