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圣剑-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38章 圣剑

    第二百三十五章

    等门开了以后,看到进来的人以后,众人一怔愕然。

    韩玄斌歉意的对着众人拱手,然后对父亲秦浩说道:“父亲,我找你有事。”

    “韩玄斌,现在正在开家族最高会议,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份也可以参加的,你先坐下来在说吧。”秦浩看到来人是韩玄斌以后,脸上露出了笑容,笑呵呵的说道。

    众长老都没有说话,但是秦天空却是说话了。

    “哼,一个小小的年轻一代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吗?家族最高会议根本不允许别人打扰,更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年轻一代了。”秦天空嘲讽的说道。

    韩玄斌眉头一皱,没有说话,看向秦浩,众位长老也看向秦浩。

    “秦天空长老,请你说话自重点,难道你不知道那天在演武场是韩玄斌的出现才使得家族战胜了吴家的吴红风吗?”秦浩脸色阴沉,沉声道。

    秦天空,家族的长老,资历比较老,但是在家族中经常跟秦浩做对,那次把韩玄斌赶走,也是他极力赞成的,总之他就是处处跟秦浩父子做对。

    “是,我当然知道那天的事,但是就算这样,我们家族最高会议也不能让他旁听吧?我记得家族最高会议只有长老跟族长才能才加的吧?”秦天空眯着眼睛一脸阴笑的看着韩玄斌。

    韩玄斌直接闭上了双眸,根本无视他的存在。

    “哼,你要记住,韩玄斌已经是内定的幻想城商业区争夺战的人选,而且也是秦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以他现在的实力跟身份,是有资格参加这个会议的。”秦浩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的意思很明显,以韩玄斌现在的成就,将来就算在怎么也是长老级别的人物,最重要的是韩玄斌是家族重点培养的核心,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让众位长老另眼相看。

    “哼。”没有一个长老站出来支持秦天空,秦天空一甩衣袖,然后冷哼一声,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看到秦天空在没有说话,秦浩说道:“好了,接下来继续开会,大家说说对这件事的看法吧。”

    “我认为是有人陷害我们浑天铸剑坊。”一个长老说道。

    “肯定是钟秦在做鬼,哼,我们秦家对他也不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另一个长老也出声道。

    “但是现在居然找不到钟秦,不知道藏哪了?”

    “就这几天的功夫,浑天铸剑坊的人流量在大大的减少,而且浑天铸剑坊的营业额也在直线下降。”

    “肯定是有人在暗中散播对我们浑天铸剑坊不利的消息。”

    “太卑鄙了。”

    秦浩听到这些话,然后转头看着韩玄斌,问道:“韩玄斌,你怎么看这件事?”

    两世为人的韩玄斌,此刻已经大概的想到了这件事的可能性。

    “有人想要打击浑天铸剑坊,然后收买了钟秦,那个顾客也是被人收买的。”韩玄斌直中要害,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这个要打击陷害我们秦家浑天铸剑坊的人是谁?”一个长老问道。

    秦浩听到韩玄斌的分析,突然笑了,他经过韩玄斌的分析,终于想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本来秦家对这种事有千种解决办法,但是秦家商业最重要的就是信誉,秦浩不想因为一个不慎而导致秦家的信誉降到最低点。

    这也是这些年来秦家一直霸占着浑天城的龙头企业的原因。

    “无,上,铸,剑,坊。”秦浩一字一句的说道。

    “无上铸剑坊?”

    “吴家?”

    “怎么可能?”

    “他们吴家怎么敢对我们秦家下手?”

    “他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

    长老们纷纷的议论了起来,只有秦天空一言不发的在那里冷笑。

    在众位长老的心里,一直根深蒂固的想法就是秦家是浑天城第一大家族,没有人敢对秦家下手。

    就连吴红风挑战秦家年轻一代的事,众长老都感觉不可思议,所以此事众人根本没有想到吴家的头上。

    秦浩本来也是对吴家有所怀疑,但是没有证据也不好说出来。

    韩玄斌突然凑到秦浩的耳边低声细语的说了起来,秦浩听完以后眉头皱的很紧。

    韩玄斌把今天在浑天铸剑坊的事情说给了秦浩,秦浩微微点头。

    韩玄斌的事他不是很赞同,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

    环视了一下长老们,秦浩沉声说道:“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钟秦,只要找到钟秦一切都水落石出,陷害我秦家的人,我秦家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不管他们是谁,我们秦家绝对不会退缩。”

    是的。

    只要找到钟秦,那么这件事就水落石出了,也可以挽回很多损失。

    就这么几天秦家的浑天铸剑坊则是名声下跌到一个低谷。

    很快的会议就开完了,众位长老都去忙去了,虽然秦天空不喜欢秦浩跟韩玄斌,但是事关整个秦氏家族,他身为秦家的人,也开始出力了。

    浑天城吴家院落,其中一间非常精致的小屋中。

    吴明跟斌子封对立而坐。

    自从斌子封跟吴明合作以后,斌子封就住在了吴明给他tí gòng的房间,毕竟还是住在吴家比较安全。

    两人听到下人的汇报,非常开心的笑着。

    “斌子封少爷,您真是高明啊。”吴明一脸奉承的说道。

    斌子封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然后放下茶杯轻轻的说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区区一个秦家不足为惧,只要有足够的钱,就算是想挤垮秦家也不是不可能。”

    是啊。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跟斌子封少爷合作真的非常愉快,现在我们就坐等十天后秦家的惨状吧。”吴明一脸阴笑的说道。

    “嗯,还是小心为妙啊。”斌子封非常的谨慎的说道,“对了,叫钟秦来。”

    说完以后,下人就去叫了,一会钟秦就到了。

    “参见斌子封少爷,吴明族长。”钟秦恭敬的行礼道。

    是的。

    钟秦就是秦家浑天铸剑坊的铸剑师钟秦,本来钟秦在浑天铸剑坊做的很好,但是有一天突然有人找他,给他双倍的价钱,让他离开浑天铸剑坊。

    一开始钟秦还犹豫呢,但是后来听说是无上铸剑坊,心里就禁不住yòu huò了。

    无上铸剑坊也很出名,在浑天城也是仅次于浑天铸剑坊的,而且还给双倍的价钱,不动心是假的。

    但是在最后钟秦还是要求加钱,要不然不同意离开浑天铸剑坊。

    对于背后有斌家支持的吴家很爽快的答应了,要是以后能够称霸浑天城,这点钱值了。

    钟秦一直躲在吴家,所以这么多天过去了,秦家依旧没有找到,他们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吴明居然把他藏到了自己的府邸中。

    “嗯,钟秦,不必客气,以后你就是我们无上铸剑坊的人了。”吴明抚了抚胡须,笑呵呵的说道。

    斌子封看了一眼钟秦,然后淡淡的说道:“钟秦,这段时间你就先别露面了,要不然被秦家的人看到就坏事了,还有,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钟秦点了点头,然后回答道:“斌子封少爷,那件事已经办妥。”

    斌子封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说道:“该给你的一分都不会少,好了你下去吧。”

    钟秦满脸欣喜的退下去了。

    “秦家的总财产有多少?”钟秦走了以后,斌子封问着吴明。

    吴明这么多年都在跟秦家打交道,也算是知根知底吧。

    吴明回答道:“初步估计,秦家的流动资金有一千万两黄金,固定资金有两千万两黄金。”

    剑心大陆通用的货币就是银两,一两黄金等于一百两秦银。

    像浑天城的秦家是第一大家族,收入当然很多,总资产加起来三千万两,而他吴家总资产也就一千万两。

    像古技城的斌家,在大陆也算是顶尖势力,总资产更是达到了恐怖的亿万两以上。

    斌子封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们吴家跟秦家有生意往来吗?”

    吴明低头想了想,然后说道:“有,浑天城也就我吴家跟秦家的生意最大,跟秦家以前有很多生意来往的,上次的一次交易中,秦家还欠我吴家二百万两秦银呢。”

    听到这句话时,斌子封笑了,笑的很诡异。

    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韩玄斌所说的十天之期也已经到来,这几天韩玄斌什么事都没干,也是在苦思冥想的在找钟秦的下落。

    今天,也就是韩玄斌所说的第十天。

    今天一大早,秦浩跟秦家等人就来到了浑天铸剑坊。

    看到铸剑坊的生意那么的冷淡,秦浩微微摇头,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他们前脚刚进浑天铸剑坊,那几个人后脚就进来了。

    “秦族长。”看到秦浩以后众人虽然是来闹事的,但是还是行礼了。

    “秦族长,你儿韩玄斌说过的,十天之后,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今天就是来讨回公道的。”那个大汉还是手持半截的宝剑,说话间还举起宝剑让秦浩看。

    他身后跟着上次的三个大汉,还跟着浑天城的执法队队长李俊。

    秦浩对着李俊等人拱拱手,心里暗想,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好办啊。

    “这位兄弟,对不起,因为我们秦家浑天铸剑坊的失误,导致这位兄弟的损失,请兄弟海涵,至于真相,我们还没有找到铸造这把剑的钟秦,也实在是毫无办法。”秦浩解释道。

    “不行,今天你们浑天铸剑坊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今天我把执法队的人都带来了,如果你们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那就只好让执法队李俊大人出面了。”那个大汉说道。

    众人一惊,如果执法队的李俊出面的话,事情就真的很难办了。

    执法队隶属与浑天城,是浑天城城主的直辖部队,虽然秦家在浑天城是第一大家族,但是还没胆大到敢跟城主做对。

    这种事本来如果两方私了的话,也没什么大事,但是如果执法队介入的话,就事大事了。

    而且秦家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被诬陷的,如果这个大汉非要告他们的话,那么他们的浑天铸剑坊都有可能强行关闭。

    就在这时,李俊上前一步开口说话了,“秦族长啊,我身为执法队队长,这件事我会秉公处理的,望涵海。”对着秦浩拱手道。

    李俊其实跟这些大家族的族长都还有点交情,但是遇到这种事,而且这几天被人宣传的满城皆知,如果不秉公处理的话,那么会引起公愤的。

    “没事,李兄,这件事还希望你能从中调解。”秦浩笑呵呵的说道。

    “一定,我一定尽最大努力帮助两位调解。”李俊回答道。

    “不行,今天必须让浑天铸剑坊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个大汉等李俊说完话以后开口说道。

    韩玄斌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但是没有说话。

    秦浩眉头微微一皱,继续等着那个大汉说话。

    “这位兄弟,这事是我们秦家的不对,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你提条件吧,我们秦家一定会努力的补偿你的。”在秦浩身后的一个长老说道。

    秦浩看着那个大汉,李俊也看着那个大汉,等待着大汉的回答。

    “哼,你们知道那些材料我怎么弄到的吗?我冒着生命危险才好不容易弄到的,就这样被你们浑天铸剑坊给弄没了,补偿?哼,多少都不够补偿的。”那个大汉非常愤怒的大吼道。

    “这位兄弟,你还是说吧,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秦家会补偿你的。”执法队李俊开口了。

    执法队,在浑天城还是相当有威慑力的,这个大汉听到李俊开口了,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冷眼看着秦浩。

    “哼,补偿?给我一把圣剑,这事就这么算了,要不然没完。”大汉恶狠狠的说道。

    圣剑?

    他居然要圣剑?

    众人都愣了,圣剑是说要就要的吗?

    就算在浑天城也没有一把圣剑,当然他们不知道韩玄斌的那把幽月剑,幽月剑气势内敛,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就算是剑尊境界的秦浩也根本没有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