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忧心-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39章 忧心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你说什么?圣剑?你以为你是谁啊?还要圣剑?就算是我们整个浑天城也没有一把圣剑,你区区一把宝剑想换一把圣剑,哼。”一个长老非常愤怒的说道。

    是的。

    圣剑在整个帝国乃至大陆都是最顶尖的佩剑,怎么可以说一句就给他。

    秦浩眉头一皱,没有说话,眼睛冒出骇人的精光。

    李俊也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暗自想道:“这人真是狮子大开口,居然敢要圣剑?”

    “哼,不给也行,那你们浑天铸剑坊就等着强制关闭吧,在没有解决问题之前,浑天铸剑坊将一直被强制关闭。”那个大汉幸灾乐祸的环视了一下众人,然后娓娓道来。

    众人听到他这话以后,都有吐血的冲动了。

    一个小小的剑师居然敢要圣剑,真是可笑,就算是秦家这样的大家族都没有一把圣剑,可见圣剑的珍贵,绝对不是钱能够买到的。

    “哼,圣剑?就算给你一把圣剑,也看你有没有命拿。”一直没有说话的韩玄斌声音低沉的说道。

    其他人一听也都点点头。

    是的。

    如果让别人知道一个小小的剑师拥有一把圣剑,就算是古技城甚至别国的高手都会来强夺的。

    韩玄斌说的对,别说没有圣剑了,就算有圣剑,而且给了你,就看你有没有命拿。

    大汉听到韩玄斌的话语,没有说话,冷眼看着秦浩。

    “这位兄弟,圣剑太虚幻,我看你还是好好的想一个条件吧,别提这种离奇的条件。”李俊淡淡的说道。

    大汉一怔,他听出来了,李俊这话语中暗示着威胁之意,也就是说别让他李俊难办。

    “这样吧,我们重新给你打造一把宝剑,然后在把你原来的材料,一样不少的返还给你,你意下如何?”秦浩的声音响起。

    大汉摇了摇头,发出了不屑的声音,然后嘲讽道:“哼,你以为打法乞丐呢?一把宝剑就想打发我,哼,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没完了。”

    韩玄斌眉头皱的很紧,一股无形的杀气慢慢的散发在空气中。

    秦浩跟李俊同时转头看向韩玄斌,眼中充满惊讶之色。

    李俊不敢相信,在执法队面前,居然还有人敢动杀心。

    秦浩则是轻轻的推了推韩玄斌,韩玄斌看了一眼秦浩,眼中带着负责的神色,然后杀气瞬间消失。

    “别狮子大开口,我告诉你,我们秦家向来光明磊落,这件事本来根本与我们无关,但是我们也是想跟你和解,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韩玄斌冷漠的说道。

    大汉刚才也感受到了那空气中浓烈的杀气,身体有点颤抖。

    “好吧,既然你们没有圣剑,那就一把灵剑吧,只要给我一把灵剑,我就不追究浑天铸剑坊的责任。”大汉急忙说道。

    这也是在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虽然他一开始说要一把圣剑,那也是故意抬高价码的,他就没想过秦家会给他一把圣剑。

    众人愕然,虽然说秦家有灵剑,但是灵剑也是很珍贵的剑,秦家也不是财大气粗到随手就可以拿出灵剑。

    秦浩微微摇头,这件事他接受不了,几个长老也接受不了。

    李俊淡然的看着众人,没有说话。

    陡然间空气中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气势,这股气势很强,强到令人发指。

    就算韩玄斌的剑气中有先天紫气护体,但是在感受到这股令人心悸的气势的时候,还是有点受不了。

    而执法队的众人跟那个大汉纷纷后退,额头上的冷汗直冒,脸上表现出了痛苦的神色。

    是的。

    秦浩怒了,爆发出了他剑尊境界的气势。

    李俊此时也感到压抑,看了看众人的表情,然后急忙叫道:“秦浩兄,不可。”

    李俊的话音一落,空气中的令人心悸的气势瞬间消失,秦浩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韩玄斌心里骇然,“这就是剑尊境界的力量吗?”

    “好可怕的力量。”韩玄斌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对于他这种为剑痴狂的人,强大的力量,剑之道无疑是他最向往的。

    他前世也就是达到了剑灵境界,然后就寸步难行。

    在重生到这个大陆,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剑尊境界的气势,而且是近距离的。

    “秦浩兄,有话好说。”李俊急忙说道。

    “哼,给脸不要脸,别以为我秦家怕了,我秦家还从来没有怕过谁。”秦浩也怒了,高手总是有傲气的,本来秦浩还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不想动用武力,但是这些人太无赖了,他忍无可忍了。

    那个大汉早已被吓得不敢说话了,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秦浩。

    “这样吧,浑天铸剑坊给这位兄弟一把宝剑,然后这事算扯平,两位感觉怎么样?”对于那股心悸的力量,李俊也感到害怕,他现在就是想赶快的办完事离开这里。

    大汉听到李俊的说,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好,好,好。”刚才的煞气荡然无存。

    有些人就这样,欺软怕硬,在秦浩令人发指的气势下,他也不得不妥协。

    “来人,去拿一把宝剑来,在去把他那天的材料准备一份,全部给他,我们浑天铸剑坊信誉绝对有保障。”秦浩说道。

    经过他的动用武力威慑,以后浑天铸剑坊的名气一定会有所下降,想要回到鼎盛时期,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秦浩就故作大方的把那人的材料也全部返还给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浑天城的人相信秦家,相信浑天铸剑坊。

    很快的,工作人员就拿来了宝剑跟材料,然后递给大汉,大汉颤抖着身体接过东西来,急忙消失在了众人视线。

    “李俊兄,刚才不好意思了。”秦浩拱拱手歉意的说道,逼不得已他真的不想动武。

    李俊笑呵呵的说道:“没事,秦浩兄,既然没事了,那么我也就告辞了,祝浑天铸剑坊越来越火。”说完就带着执法队的人走了。

    李俊心里也清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普通人,得罪秦家,一点都不合算,这样既可以卖一个人情给秦浩,又可以解决事情,当然再好不过了。

    等李俊带着执法队的人走后,秦浩转身对着工作人员吩咐了一些事情,然后就回到了秦家府邸。

    但是秦浩动用武力威胁顾客的事情,却在浑天城传开了。

    一座酒楼里,很多人都在茶余饭后之后喝点小酒,调解一下生活习惯。

    “听说没有,秦家居然动用武力威胁顾客。”

    “听说了,浑天铸剑坊怎么能这样对顾客。”

    “太让人心寒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秦家太无耻了,居然这样做,哼,大家以后别去浑天铸剑坊了,还是到无上铸剑坊吧,无上铸剑坊也不必浑天铸剑坊差,而且无上铸剑坊的信誉绝对是很好的,至少没有出现浑天铸剑坊的这种事情。”

    众人看去,是一个满脸胡须,尖嘴猴腮的人,拿着一把折扇,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经过他的煽风点火,众人都对浑天铸剑坊越来越不满,都嚷嚷着要去无上铸剑坊。

    “蓬。”

    秦家府邸,秦浩的书房中,一声巨响。

    “该死的。”平时很是温和的秦浩非常愤怒的手掌一拍,一个桌子被打碎。

    韩玄斌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

    “哼,一定是吴家,但是我想不明秦,吴家凭什么跟我秦家叫板?”秦浩怒气冲天的说道。

    这些天浑天城对于浑天铸剑坊很不利的流言蜚语漫天飞,他也知道了很多,但是他也毫无办法。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想要堵住这些人的嘴,很难很难。

    除非用事实说话。

    第十四章否极泰来

    韩玄斌站在旁边默不作声,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秦浩,任由其发泄着自己的怒火。

    “父亲,我看现在就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应该想个办法,让浑天铸剑坊恢复到以前的鼎盛时期。”良久,等秦浩发泄完以后,韩玄斌沉声说道。

    现在因为浑天城流传着很多对浑天铸剑坊不利的流言蜚语,导致浑天铸剑坊现在的生意日益下降,现在非常的冷清。

    在观跟自己竞争的吴家,无上铸剑坊现在越来越火。

    韩玄斌心里暗自思索着,想询问一下自己的父亲,找个解决的办法。

    秦浩叹了口气,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听到韩玄斌的说话,火气慢慢的被压下去了,然后沧桑的说道:“是啊,韩玄斌,我们现在应该尽快的想个办法,让浑天铸剑坊恢复到鼎盛时期。”

    秦浩毕竟是当族长很多年了,见过很多世面的人,此刻也在想着解决办法。

    本来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秦浩自从当上族长以后,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依我看,现在我们浑天铸剑坊应该举行个huó dòng,多跟顾客交流,让他们知道我们浑天铸剑坊才是最实惠最信誉的铸剑坊。”韩玄斌想了想,然后说道。

    其实他的经商也不怎么太懂,这个方法也是前世看到很多客栈或者酒楼有的,所以现在才说出来让秦浩听听。

    秦浩听到韩玄斌说的话,然后眼睛一亮,急忙问道:“韩玄斌,你说说看,这个方法的具体细节。”

    “就是举行优惠huó dòng,例如说凡剑买一送一,宝剑买八送一,然后在让顾客tí gòng一些缺缺陷,我们浑天铸剑坊改进,然后规定,每天前一百名购买我们的佩剑或者让我们浑天铸剑坊打造佩剑的人,我们免费送他一把凡剑。”韩玄斌慢慢的说着。

    “一周举行一次chōu jiǎnghuó dòng,只要购买我们佩剑或者让我们打造佩剑的人都可以参加,如果中奖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我们浑天铸剑坊的终身贵宾,可以享受终身免费来我们铸剑坊修复或者让自己的宝剑增加品质,我们绝对不收取任何费用。”顿了顿韩玄斌继续说道。

    秦浩点了点头,示意韩玄斌继续说。

    韩玄斌看了一眼父亲秦浩,然后继续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原来的老顾客就会都回来,而且在老顾客的影响下,一些新顾客也会到来,这样的话,我们的生意会越来越火。”

    在听了韩玄斌的分析以后,秦浩很赞赏的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韩玄斌,你的这个方法不错,我这就让人去办。”

    “父亲,还有就是一定要彻查我们产业里的人,别让钟秦这样的人在混进来了。”韩玄斌说道。

    秦浩点了点头。

    “韩玄斌,这几天你就好好修炼吧,等这件事解决了,我们就好好的去拜访一下吴家,你跟我一起去。”秦浩眼睛中射出了冰冷的目光,冷声说道。

    韩玄斌看了一眼父亲秦浩,他知道了秦浩的想法。

    不错,就这么被动很是难受,应该主动一点了。

    韩玄斌在离开秦浩的书房以后就开始找了一个密室开始闭关,他要在这几天尽快的把“一剑破天”修炼到更高境界去。

    现在他才修炼到一剑境,威力就那么大,他很期待到了后期,这个剑技会有多么恐怖的破坏力。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

    秦家的浑天铸剑坊这几天一直在准备着huó dòng所需要的一些东西,就连平时很少出手的东方细语都开始铸炼佩剑了。

    秦家其实也很希望东方细语在一次炼制出灵剑来,如果是那样的话,浑天铸剑坊恢复辉煌的日子就不远了。

    大街上,到处都是贴的宣传单,都是秦家对外宣传这次huó dòng的内容,很多人都在围着看呢。

    “快看,浑天铸剑坊有huó dòng个。”一个人说道。

    “切,浑天城的信誉你还想去?”另一个人附和道。

    “不管怎么说浑天铸剑坊以前也是我们浑天城顶尖的铸剑坊,而且质量也是有保障的,先看看huó dòng内容再说吧。”一开始那个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