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huó dòng-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41章 huó dòng

    第二百三十八章

    “好了,第一次chōu jiǎnghuó dòng就到此为止,各位没有中奖的请下次再来吧,虽然下次没有剑技,但是中奖的奖品除了专属贵宾徽章以外,还有我们浑天铸剑坊精心策划的神秘礼物,到时希望大家捧场参加。”负责人笑呵呵的说道。

    这次的优惠huó dòng,让浑天铸剑坊的信誉更加的可信,名气更加的响亮。

    负责人看到这些,笑得合不拢嘴。

    韩玄斌很快的走到秦浩的到了屋外,敲了一下门,然后走了进去。

    父亲秦浩正在低头处理一些族中的事情,知道韩玄斌来了,停下来笑呵呵的说道:“韩玄斌,你出关了啊,看你荣光满面,一定是有所突破吧?”说完然后手指一指旁边的椅子,示意韩玄斌坐下。

    韩玄斌坐下来然后跟父亲秦浩说道:“父亲,我闭关的这几天,我们浑天铸剑坊的生意怎么样?”

    秦浩看到韩玄斌那充满稚嫩的脸庞,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韩玄斌一听,以为浑天铸剑坊发情况不乐观,急忙问道:“父亲,到底什么情况啊?”

    秦浩看了看非常焦急的韩玄斌,然后笑呵呵的说道:“韩玄斌啊,浑天铸剑坊的生意非常的好,经过你说的huó dòng,现在生意火暴,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在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到鼎盛时期了。”

    当秦浩知道了浑天铸剑坊的情况也高兴了好长时间,铸剑坊可是秦家最重要的产业,秦家的经济命脉。

    “那父亲你为何刚才叹气呢?”韩玄斌疑惑的问道。

    秦浩一愣,然后释然,感情刚才自己叹气吓着韩玄斌了。

    “我叹气是在想,现在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韩玄斌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经商能力,实在让父亲我汗颜。”秦浩感叹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韩玄斌愕然,不过也没有解释什么。

    这种事情他根本无法解释。

    韩玄斌保持沉默。

    沉默才是最好的话语。

    秦浩看着自己这个心爱的儿子,然后沉重的说道:“韩玄斌啊,虽然我们无法证明是吴家陷害我们,但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而且他们还在前一段时间来挑战你mèi mèi秦玉,所以,我准备这次去压压他们的气焰,瞬间也让浑天城所有的势力知道,我们秦家的强势。”

    韩玄斌点点头,他知道秦浩所说的。

    也就是让韩玄斌去挑战吴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这样既可以打击吴家,也可以震慑别的家族。

    “你有把握吗?”秦浩非常关心的问道。

    韩玄斌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浑天城吴家府邸,一座大厅中。

    吴明跟斌子封双双而坐,两人的面色都不好看。

    “哼,该死的,这个秦家还真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斌子封恶狠狠的说道。

    吴明无奈的摇摇头,本来已经买上要把浑天铸剑坊打败,达到他们的目的了,但是秦家居然来了这么一招,短短的十多天时间,很多顾客已经回到了浑天铸剑坊。

    无上铸剑坊根本无法与浑天铸剑坊争。

    “唉,都怪我们太大意,哼,给了秦家一个翻身的机会。”吴明面目狰狞的说道。

    是的。

    本来秦家有所行动,开始优惠huó dòng时,斌子封就针对这个相出了很多办法,但是吴明却说秦家这些小把戏不足为惧,还说什么无上铸剑坊现在挖来了钟秦,实力足以跟浑天铸剑坊争斗。

    现在看来无上铸剑坊根本就无法跟人家浑天铸剑坊斗。

    “哼,早听我的就好了。”斌子封非常的愤怒,以前做的努力都秦费了。

    “斌子封少爷,这事是我们的疏忽,不过我们现在不是还有更重要的计划吗?只要这个计划成功了,秦家将永世不得翻身。”吴明解释道。

    “哼,以后我不希望出现这中事情。”斌子封狠狠的瞪了吴明一眼,然后说道。

    “是,是,是,斌子封少爷,对不起,这事是我们吴家的错,为了表示我们的合作诚意,如果秦家被彻底击败,我愿意拱手把秦家的全部家产献给斌子封少爷,只求斌子封少爷帮助我吴家坐上浑天城第一大家族的宝座。”吴明额头冒着冷汗,急忙连声说道。

    斌子封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眼睛中瞬间闪过一丝狡黠,然后淡淡的说道:“嗯,只要你听我的话,帮你是应该的,你就等着看秦家落败吧。”

    吴明脸色一喜,伸手抚了抚自己那说长不算长说短不算短的胡须。

    “那斌少爷我们是不是应该。。。”还没等吴明说完,一个声音就打断了他的说话。

    一个下人突然跑进来急忙说道:“族长不好了,出大事了。”

    “哼,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吴明身为一族之长被下人打断了说话,有点生气。

    不过在看到斌子封时,愤怒的脸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笑容,笑呵呵的说道:“对不起啊,让斌少爷见笑了。”

    斌子封没有说话,只不过双眸在紧紧的盯着跑进来报信的下人。

    “什么大事?”没等吴明说话,斌子封就问道。

    下人本来被吴明训斥了一番,不敢说话了,但是斌子封问话了,急忙说道:“回斌少爷,族长,大事不好了,秦家的秦浩来我们吴家府邸,本来下人不让进来,但是他居然强行用武力震慑,走了进来,已经快到大厅了。”

    “嗯?”吴明跟斌子封同时眉头一皱。

    “难道他发现了?”吴明急忙问道,眼神中充满了疑问。

    斌子封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先出去迎接他,看看什么事,他应该不知道吧。”

    “嗯,斌少爷就在这里,我去去就来。”吴明转身离去。

    就在吴明来到大厅时,正好听到秦浩大声说道:“叫你们族长吴明出来,我有找他。”

    “哎呀,这不是我们秦大族长么,怎么有空来我们吴家呢,怎么?浑天铸剑坊已经没事了?”吴明从后厅走了出来,看着秦浩边走边说。

    秦浩看到吴明,笑呵呵不屑的说道:“这事不用你关心。”

    吴明跟秦浩两人对视着,谁都没有在说话。

    大厅中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huǒ yào味非常的十足。

    良久,秦浩开口说话了。

    “浑天铸剑坊的事是你干的?”秦浩脸色阴沉的看着吴明,冰冷的说道。

    吴明哈哈大笑,然后说道:“秦浩兄,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你有证据吗?”

    吴明认为秦浩在诈他,钟秦在吴家根本没人知道,他不相信秦浩有证据。

    “哼,别让我找到证据。”秦浩狠狠的说道。

    吴明淡然一笑,只要钟秦在吴家,他就自信秦浩根本不会找到证据。

    而且过不了多长时间吴家将取代秦家坐上浑天城第一大家族的宝座。

    “哼,就让你先嚣张几天。”吴明心里暗自说道,不过脸上却是笑呵呵的说道:“秦浩兄大老远来了,应该是有什么事吧,不可能是来看我吧?”

    他知道,既然秦浩来这里了,那肯定是有事,如果没事,他不相信秦浩会吃多了撑着来吴家府邸。

    “哼,你吴家屡次挑衅我秦家,我儿韩玄斌准备挑战你们吴家年轻一代最强者。”秦浩语气冰冷的说道。

    挑战吴家?

    年轻一代的巅峰对决?

    吴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有两人,一个是被韩玄斌秒败的吴红风,而另一个则是吴红风的大哥吴红飞。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吴红飞才是吴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

    吴红风虽然跟自己的哥哥吴红飞都是剑灵巅峰,但是犹豫悟性跟剑技,实力相差很大。

    吴红飞据传说在剑王境界的强者手下可以全身而退,可见其实力之强。

    “嗯?挑战我吴家年轻一代?”吴明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

    秦浩冷眼看着吴明,等待吴明的答复。

    就算是韩玄斌打败了吴红风,吴明也认为那是吴红风轻敌的原因,要不然也不会被秒败。

    而吴红飞更别说了,在剑王境界的强者攻击下可以全身而退,他根本不相信韩玄斌可以打败吴红飞。

    “可以,时间你们选。”吴明很爽快的答应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吴红飞击败韩玄斌的情景,哈哈大笑了起来。

    “明天中午,浑天铸剑坊门前。”秦浩言简意赅的说道。

    “好。”吴明说道。

    “哼。”看到吴明一脸阴笑的样子,秦浩转身离开了吴家。

    在秦浩走后,吴明脸色一下子变的阴沉下来,“哼,你们秦家也蹦达不了多长时间了。”然后转身走向斌子封的屋子。

    “怎么回事?”吴明一进屋,斌子封就问道。

    “没什么大事,秦浩是来下战贴的,秦家韩玄斌要挑战我吴家年轻一代最强者。”吴明风轻云淡的说道。

    斌子封暗自思索着,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些事情。

    秦浩把战斗地点选在浑天铸剑坊,分明就是想增加铸剑坊的名气,而且也是想打击吴家,瞬间让浑天城的其他家族知道,秦家依旧很强势。

    但是斌子封会让他的计谋得逞吗?

    当然不会。

    “那我们的计划?”吴明轻轻的问道。

    斌子封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着急,本来准备实行了,但是事情有变,先应战完以后在开始实行。”

    “当吴红飞在浑天铸剑坊门前打败韩玄斌以后,我们的计划将会进行的更加顺利。”斌子封继续说道。

    闻言,吴明阴险的哈哈大笑起来。

    秦浩回到了秦家府邸,然后跟韩玄斌说了这事。

    韩玄斌点了点头。

    他也知道吴红飞的事情,多少有点了解吴红飞的实力。

    虽然不敢说怎么样怎么样的打,但是取胜应该是可以的。

    本来韩玄斌在无名山脉就突破到剑灵初期了,但是经过这么多天的修炼,已经突破到剑灵中期了,而且修炼了紫玉诀,一剑破天也修炼到了二剑境,他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

    就算跟剑王境界的强者周旋,也不是不可能。

    韩玄斌现在也有很多底牌,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把自己的全部底牌都施展出来。

    长风破,长河落日,紫玉诀,先天紫气,一剑破天,这些都是韩玄斌明面上的。

    剑神手札,还有在无名山脉中得到的宝物他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就算是自己的父亲跟mèi mèi他也没说。

    就在韩玄斌自己在思索着的时候,突然间他的mèi mèi秦玉来了。

    “哥哥。”秦玉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韩玄斌停止了思索,然后面带笑容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可爱的mèi mèi。

    在家族也就只有mèi mèi可以让韩玄斌脸上时常挂着微笑。

    “小玉,怎么这么着急的跑来这里,你看,还气喘嘘嘘的?”韩玄斌轻轻的抚摸着自己mèi mèi的脑袋,笑呵呵的问道。

    秦玉感觉到自己的哥哥的关心,心里一阵暖意。

    “哥哥,秦无虚你知道吧?”秦玉睁大小眼睛看着韩玄斌,娇声的说道。

    韩玄斌想了想,在他的记忆里还有关于秦无虚的。

    秦无虚,本来在韩玄斌没有回来之前,是秦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跟秦玉一样,有很多光环。

    但是在韩玄斌强势回归以后,他的光环都被韩玄斌的强大给掩盖了。

    他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但是他很嫉妒韩玄斌。

    但是他骨子里的傲气让他不能对韩玄斌暗地里下手。

    所以这段时间也一直沉浸在修炼中。

    然而当他知道韩玄斌要挑战吴家吴红飞时,心里非常的气愤。

    要是以前,这种事就算不是自己挑战,家族也会跟自己商量,征求自己的意见。

    但是此刻他居然浑然不知情的情况下,秦浩已经下了战书。

    他非常的愤怒。

    “嗯,记得,家族中的天才。”韩玄斌淡淡的说道,对秦无虚这个人没有好感,但也不算厌恶。

    “切,家族中的天才是你吧,你还装疯卖傻?”秦玉气嘟嘟的用小手掐了掐韩玄斌的腰间,韩玄斌瞬间停止了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