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年级的面瘫??-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30章 一年级的面瘫??

    第三十章

    韩玄斌心中警惕之心大起。

    这穆歌前世号称望气公子,这名头甚至已经远播观星望月宗周边近十多个宗派王朝。就连身处于大唐皇城当中的韩玄斌都听过这望气公子穆歌的名号。可见其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而他之所以如此有名,正是因为他看人眼光之准确和那遇事算无遗策的先天八卦。

    纵使牧歌现在还小,也不可小看他。

    “呵呵,韩兄,没想到这才一周不见,你居然已经到达了七重御气的境界,果然乃人中龙凤啊。”

    穆歌上下打量着韩玄斌,眼中透露出点点精光。

    望气诀!!!

    果然!果然是这样!

    穆歌眼神当中透着了然的神色。

    这韩玄斌的命运路线果然发生了改变。

    对于穆歌打量的目光,韩玄斌感到一阵恶寒,感觉自己像是浑身裸的站在他跟前,被看得个清清楚楚。

    韩玄斌一脸厌恶地往腰上储物袋中一掏,将裁决拿在手上,指着穆歌的鼻子。

    “穆歌,我和你没什么交情,如果你再用这种眼光看我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他的表情有些凶狠。

    “还有老子警告你,老子没有龙阳之好!我看在你小小年纪的份上,饶你一次,赶紧给我让开!!!”

    这番话韩玄斌说的是色厉内茬,一副你再敢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的表情。

    反倒是穆歌被韩玄斌的这番举动搞得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穆歌脸上那一副总是出尘的表情这个时候瞬间就暗淡了下来。

    一脸苦笑的说道:“误会,韩兄误会了,在下只是有些事情想和韩兄谈谈,并非韩兄所想那般不堪。”

    “有事快说,别婆婆妈妈的,我还赶着回学府呢!”

    韩玄斌一脸不耐烦的回应着。

    对于这穆歌他实在是没啥好感。

    身下的骏马有些乘受不住裁决这般的重量。

    一个翻身下了马,慢慢走进到穆歌身前。

    “我晚回去一会儿都有可能出大事,如果你要敢糊弄我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韩玄斌即使是这般态度,却也没使那穆歌生气。

    “接下来我说的事情韩兄肯定会感兴趣的。”

    他脸上依旧带着令韩玄斌讨厌的微笑。

    附在韩玄斌耳边说着了几句话。

    起初韩玄斌脸色还是不耐烦的表情,但渐渐地他脸上的神色却越来越凝重了。

    直到穆歌说完了后,韩玄斌的脸色已经变得如同寒冰一块。

    “说完了吗!”

    他语气十分的冰冷,从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韩兄,这件事情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其实对你也没有多大的害处,甚至”

    “够了!我没兴趣。”

    穆歌见韩玄斌这副表情心知要遭,还想说话试图挽救一下,却被韩玄斌更加严肃的语气给打断了。

    “我自己的事情知道该怎么办,不需要你们来干涉,更何况,我对你们并不了解。”

    “可是”

    “差不多了,我该走了,这件事情,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再说吧。”

    韩玄斌说罢,也不再去管穆歌,将手中裁决一收,翻身上马,向着大唐皇城骑去。

    剩下穆歌一人站在道路中央。

    看着韩玄斌远去的背影。

    正午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脸上或多或少是夹杂着一些复杂的情绪。

    无奈的一笑,拿出传音灵诀。

    “这韩家公子果然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看来要说服他加入我们,还有不少路要走。”

    而从传音灵诀的另一头,传来了一个女声,“继续观察韩家公子的动静,目前他对于我们来说还算不上那么重要,至于以后”

    “明白了。”穆歌将传音灵诀收好后,独自一个人像是在呢喃着什么。

    “看来那些家伙还不知道这韩家公子的厉害,如此不重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多卖人情给他,免得到时候高攀不上!”

    不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说话的声音一点都不小。

    “韩玄斌啊韩玄斌,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我可是将所有赌注都压在你身上。”

    “这穆歌莫不是脑子进水了?三言两语就想让我加入什么组织?”

    这边韩玄斌还在行进的马匹上,心中想着之前的事情。

    啥好处都没有就让我入会?

    想得美!

    再说,连名字都不愿意透露的组织,我才懒得搭理。

    本公子自带wài guà,根本就不需要舔你们的大腿。

    想着韩玄斌还自己拍了拍自己并不出粗壮的大腿,“嗯,现在还不粗,再过一段时间,就能让人来抱了。”

    “哈哈哈哈!!!”

    将穆歌的事情抛在脑后,韩玄斌一路怪笑着,回到了大唐皇城。

    说实话,这大唐皇城的外城墙可不是一般的雄伟。

    这将近四十多米的高度,将近十米的宽度,全都是用精铁混合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砂石混合浇筑而成。

    以韩玄斌的话来说,就算以他前世的修为都不一定能够将这城墙给轰出一个缺口。

    在城门口慢慢排队交了入城费后,韩玄斌这才又回到了大唐皇城当中。

    “先回学府吧,下午还能去上课,今晚就回家一趟。”

    简单地将计划制定好后,韩玄斌将那马匹还了回去,便直接回到了学府当中。

    不过,韩玄斌却没有回寝室。

    现在饭点,估计寝室的几条友这个时候八成会在食堂吃饭。

    可韩玄斌走在路上的时候,却是看见了不少人兴致冲冲的往着一个地方赶去。

    “快走快走,听说几个一年级家伙的和一群二年级的闹起来了。”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一个一年级的走路的和对方撞到一起了,二年级的要他道歉,结果那小子却只是冷冷的盯着对方,像是面瘫一样,不肯道歉。”

    韩玄斌身旁窜过去两个看起来是一年级的学员,还边叨着什么事情。

    面瘫?

    一年级的面瘫?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一个闪身将之前那说话的两人拦了下来。

    “这位兄弟,不知道你口中说的那人是不是一年级110寝室的。”

    那两人被人突然拦了下来,刚想发火,可是当他们仔细看清韩玄斌的时候却是一脸的惊喜。

    “这不是那文华榜上夺魁的韩玄斌吗!”

    当中一人兴奋的叫了起来。

    另一人也是擦了擦眼睛,“好像是!卧槽,真的是韩老大!韩老大你的那首将进酒还有满江红实在是写得太好了,我太崇拜了!”

    韩玄斌则是一脸懵逼地看着二人。

    什么跟什么啊!

    他什么时候去参加文华榜了!

    “二位,先别说其他的,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刚才说的那几个一年级的是不是我寝室的?”

    韩玄斌无奈只能再重复一遍之前问过的话。

    当中一开始说话的那人回过神来,听到韩玄斌的话后,想了一会儿。

    “哦哦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有一个是面瘫,还有一个挺胖的,哦,对了,还有一个家伙挺嚣张的,至于还有一个”

    “他们在哪里!”

    “肯定是学府里的比武场啊,哪里人多就在哪里”

    他们还没有说完,眼前的韩玄斌早已不见了,只是远远留下了一个飞奔的身影。

    “我去,韩老大跑了,好像也是往比武场那边去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看热闹啊!我感觉这次有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