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侮辱-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42章 侮辱

    第二百三十九章

    看着脸色怪异的韩玄斌,秦玉呵呵大笑,然后才郑重其事的说道:“哥哥,他骂你是私生子。”

    私生子。

    韩玄斌的软肋。每当别人说他是私生子,他就认为别人是在侮辱他母亲。

    就在听到秦玉的话以后,韩玄斌脸色阴沉下来了。他愤怒了。

    “他现在在哪?”韩玄斌冰冷的问道。

    “在练功房。”秦玉急忙说道。

    练功房,是秦家公开的一个场所,所有秦家年轻一代的人都可以进来,互相切磋,互相印证,但是严禁私斗切磋也是点到为止。

    而今天本来秦无虚在练功房走着,突然听到了旁边几人的议论。

    这几人再说韩玄斌怎么怎么厉害。

    本来秦无虚就当没听见,继续走着。

    但是在几人说出韩玄斌要代表家族挑战吴家吴红飞时,他愤怒了。

    他在闭关,今天刚刚出关来到了练功房,本来对这事根本不知道。

    但是这几人在窃窃私语,被他听到了,他很生气。

    直接爆发庞大的气势,然后冷冷的盯着那几个人,狠狠的说道:“韩玄斌也就是一个私生子,他凭什么代表家族?”

    说完冷哼一声准备走。

    但是正在这时,正好秦玉来到了练功房,而且刚才他的话也被秦玉听到了。

    秦玉就上前理论,她不允许别人说韩玄斌的伤心事。

    结果秦无虚更是过分的说道:“哼,别以为韩玄斌有家族撑腰我就怕他,他在我眼中永远是一个私生子,可耻的私生子。”

    秦玉非常生气,但是还没有一点办法,怨恨的说道:“哼,要是我韩玄斌哥哥在这,看你还敢说这话?”

    秦无虚冷哼了一声,然后面目狰狞的说道:“就算韩玄斌在这,他也是私生子,有种你就让他来这里,我在这里等着他。”

    说完秦无虚就坐到了一边等待韩玄斌的到来。

    他是想跟韩玄斌借切磋的机会比试一下。

    虽然上次韩玄斌秒败吴红风,但是他也认为吴红风是情敌大意了,要不然也不会那样落败。

    第十五章秦无虚

    他虽然也没什么把握赢韩玄斌,但是韩玄斌想赢他。他自认为很难。

    就这样,秦玉就跑去找韩玄斌。

    在去练功房的途中,韩玄斌在秦玉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私生子三个字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他决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秦无虚,瞬间震慑一下家族其他人,让他们知道,他韩玄斌不是私生子。

    很快的,韩玄斌跟mèi mèi秦玉就来到了练功房。

    两人一前一后都进入了练功房。

    一进入练功房韩玄斌的目光就注视到了秦无虚身上。

    此刻秦无虚依旧在闭目养神。

    但是韩玄斌的到来却是引发了一阵躁动,秦家年轻一代的人都纷纷停止修炼,看向韩玄斌。

    这里边有一些人看多韩玄斌那天秒败吴红风的战斗,有一些人没看过。

    但是听别人把韩玄斌吹嘘的非常厉害,都想看看韩玄斌是不是传言的那样厉害。

    毕竟在他们眼里韩玄斌以前是一个废物。

    十五岁chéng rén礼的时候都没有达到剑者境界,而且还不能修炼。

    当然看过他跟吴红风战斗的那些人则是一脸期待的希望他能够在带给他们一些惊喜,一些震撼。

    “你看,那不是韩玄斌吗?他居然真的敢来应战啊,秦无虚可是我们家族顶尖天才,小小年纪就达到了剑灵巅峰的境界,韩玄斌要糟糕了。”有一个人小声的说道。

    “是啊,虽然小秦他说韩玄斌那天怎么怎么厉害,一招击败吴红风,但是我有点不相信,吴红风在怎么说也是剑灵境界的强者,怎么可能被他一招击败?”另一个人附和道。

    “别说了,先看看吧,一会他应该会跟秦无虚战斗吧,虽然家族禁止内斗,但是是可以互相切磋的,他俩一定会分出胜负的。”

    此刻很多没有看过韩玄斌跟吴红风战斗,也没有见过韩玄斌爆发真正实力的秦家子弟们,都在怀疑韩玄斌的实力,有点不相信韩玄斌可以赢。

    “哼,一群无知的家伙,等一会你们就会知道,韩玄斌到底有多么的厉害,家族年轻一代第一,非他莫属。”人群中一个人冷哼道,然后不再管众人的议论眼睛直直的盯着韩玄斌。

    “哥哥,秦无虚在哪里呢。”秦玉刚进来就用手指了指秦无虚所在的位置,然后轻轻的说道。

    韩玄斌没有说话,漆黑的双眸射出骇人的精光,然后径直走向秦无虚所在位置。

    当韩玄斌走到秦无虚面前时,秦无虚紧闭的双眸瞬间睁开,然后冷冷的盯着韩玄斌。

    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是却是都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空气中的huǒ yào味越来越浓。

    大有一句不对就大打出手的感觉。

    良久。

    秦无虚说话了,他站起来,冷眼看着韩玄斌,然后不屑的说道:“你来了。”

    韩玄斌漆黑的双眸散发出骇人的精光,冷冷的盯着秦无虚,没有说话。

    “听说你要代表家族挑战吴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吴红飞?”秦无虚沉声问道。

    韩玄斌依旧冷冷的盯着秦无虚,冷声说道:“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秦无虚一怔,然后释然。

    韩玄斌让他给一个理由,当然就是先前他说韩玄斌是私生子的事情了,要不然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韩玄斌如此愤怒。

    想到这秦无虚哈哈大笑道:“我道是什么?原来是这事啊?”

    秦无虚居高临下俯视着韩玄斌,讽刺道:“我说的有错吗?这本来就是事实,不管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韩玄斌脸色一面,非常的愤怒。

    私生子三个字一直是他的痛。

    “你找死。”韩玄斌面目狰狞的说道。

    “哥哥,哥哥,别冲动。”秦玉看到即将爆发的韩玄斌,急忙拉住了他的手,然后提醒道。

    毕竟家族族规不让家族弟子内斗,就是防止有人因为私人恩怨,造成精英弟子的损失。

    但是毕竟是人都有恩怨,就算是一个家族的也没法避免。

    秦家族规还有一个规定,要是实在有解决不了的恩怨,那么一方就可以向另一方挑战,然后到家族的演武场擂台去决战,但是这个挑战必须家族长老会全部通过,才可以,否则的话,就不予通过。

    但是一旦走到了演武场擂台,那么生死由天。

    一般家族是不会通过这样的战斗的,家族也怕损失精英弟子。

    韩玄斌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mèi mèi,然后淡淡的说道:“mèi mèi,你先退开,这事我来解决。”

    秦玉听到哥哥的话,看到也无法在劝说哥哥,只能无奈的乖乖的退到了一边。

    “别以为你可以打败吴红风就可以嚣张,今天我要让你知道,家族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也不是家族最强者,你只是一个私生子,你根本不配是家族的一员。”秦无虚恶狠狠的说道,一句比一句过分。

    韩玄斌双拳紧握,指尖都陷入肉里,一丝丝的血丝慢慢的渗出。

    “韩玄斌是不是被吓傻了?怎么都不敢动了?”

    “哼,本来就是,他一个私生子怎么可能成为我们家族的天才呢,这是对我们家族的侮辱。”

    “秦无虚才是我们家族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他韩玄斌根本不配,一会看怎么让秦无虚收拾他。”

    “小小年纪就如此嚣张,还敢来找秦无虚,哼,他会后悔的。”

    人群中很多跟秦无虚关系不错的人,都讽刺着韩玄斌,企图扰乱韩玄斌的心境。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韩玄斌不断的在心里告谢着自己。

    做为一个剑修,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保持一个冷静的心,这样的话才能够随即应变。

    尽管两世为人的韩玄斌,此刻都有点忍受不了,可见这些人的舌头有多毒。

    看着韩玄斌非常愤怒的样子,秦无虚非常享受的笑呵呵的说道:“哼,你不是自认是家族第一人么?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说完话秦无虚站到了练功房的切磋台上去,然后冷眼俯视着韩玄斌。

    韩玄斌站着没有动,麻木的站在那里,双拳紧握,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发疯似得。

    “家族不准内斗,随意我在切磋台上挑战你,你敢接受吗?”秦无虚风轻云淡的说道。

    秦家的子弟此刻都在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他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韩玄斌依旧没有动,对他的话闻所未闻。

    秦无虚看到韩玄斌无视自己的话,略微有点生气,阴阳怪气的说道:“哼,不敢来了?放心,我不会要你命,大不了让你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

    练功房的人群现在议论纷纷的。

    “韩玄斌一定是不敢接受挑战了,哼,知道他就不敢。”

    “秦无虚的强势吓到了韩玄斌,韩玄斌肯定是心里胆怯了,要不然也不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韩玄斌已经被吓傻了,你没看到他麻木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吗?要是不敢接受挑战就赶紧滚回去吧,别在这里献丑了。”

    “胆小鬼,根本不配做家族的天才,这是家族的侮辱。”

    很多人都在巴结着秦无虚,恶狠狠的讽刺着韩玄斌。

    当然有见过韩玄斌战斗过的人想解释,但是被无情的涂抹给淹没了。

    “唉,这群无知的人,他们一会就后悔了。”几个人无奈的说道。

    秦无虚看着韩玄斌,他也以为韩玄斌胆怯了,不敢上来了。

    但是韩玄斌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大掉眼镜。

    “家族演武场,我韩玄斌向你发出挑战,不死不休。”韩玄斌陡然抬头,风轻云淡的说道。

    话语中没有一丝的生气。

    “哥哥。”秦玉娇声的叫道,他很担心自己的哥哥。

    幸灾乐祸的秦无虚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猛然一怔,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韩玄斌。

    众人在听到韩玄斌的话以后也都震惊的看着韩玄斌,在他们眼里胆小的韩玄斌居然提出了演武场生死战斗,不死不休。

    “这个,这个。。。”秦无虚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个需要家族长老会统一通过才行,我看还是就在这里吧。”

    秦无虚本来也没太大把握赢韩玄斌,他最多也是想能压韩玄斌一头。

    那天他看韩玄斌的比赛了,韩玄斌爆发出的实力也很强大,如果是在这里战斗的话,点到为止,他还认为能够压韩玄斌一头。

    但是演武场生死战斗,他有点心虚,如果韩玄斌要玉石俱焚的话,他也没办法逃生。

    本来就是想嘲笑韩玄斌一番的,但是现在却是非常的纠结。

    听到下边人群中的议论,他脸色铁青。

    如果他今天不答应的话,那么他以后将无法在秦家立足,如果今天他答应的话,也许会丢掉性命。

    “你们说秦无虚会不会答应啊,这可是生死战斗啊?”

    “我感觉秦无虚不会答应,一旦答应就是不死不休,他不会那么傻的,要是韩玄斌来个玉石俱焚的话,秦无虚得不偿失。”

    “我认为秦无虚会答应,秦无虚的战斗力非常的强大,不见得就会怕韩玄斌。”

    “韩玄斌也真够疯狂的,居然跟秦无虚下战书,而且是演武场生死战斗,不死不休,有魄力。”

    韩玄斌冷冷的盯着秦无虚,等待秦无虚的答应,他要让秦无虚知道,得罪他的下场将会非常的凄惨。

    秦无虚不断的思索着,脸色阴晴不定。

    陡然间他脑中闪过一丝灵光,然后脸上慢慢的布满了笑容,淡淡的说道:“哼,答应你又何妨,到时候别吓得求饶就行。”

    听到秦无虚的答应,韩玄斌冷哼一声,然后转身消失在了练功房,留下了震惊中的众人,跟非常愤怒的秦无虚。

    “哥哥,哥哥,你怎么能跟他演武场生死战斗呢?”练功房外边,快速跑来的秦玉跟韩玄斌说道。

    韩玄斌没说说话,依旧向前走着。

    秦玉快步走着,跟韩玄斌并肩而行。

    “哥哥,生死战斗,我担心你,我怕你有意外。”秦玉低声的说道,眼睛有着一丝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