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韩玄斌的剑气-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44章 韩玄斌的剑气

    第二百四十一章

    这几个开口说话责问韩玄斌的长老都是跟秦天空关系比较好的几个人。

    其他人虽然面露怒意,但是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大长老。

    韩玄斌静静的环视了一下几位长老,然后淡淡的说道:“请问几位长老,如果有人侮辱你的家人,你们还会心平气和的跟他说话嘛?”

    众人听了韩玄斌的话一怔。

    “你这是狡辩。”

    “哼,别找借口了,击伤秦无虚,这是犯了族规。”

    “当着众长老的面公然出手,你根本没把我们长老放在眼里。”

    几个长老则问道。

    韩玄斌环视了一下几个说话的长老,心里牢牢的记住了几人。

    然后转头看向了大长老。

    “都别吵了,这样吵嚷,成何体统?”大长老沉声说道。

    “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错不再韩玄斌,是秦无虚挑衅在先,这也是他咎由自取,不过韩玄斌公然出手也不对,以后别在这样了。”

    “而且,以后家族谁都不许说韩玄斌是私生子,韩玄斌现在是家族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也是下一任族长的有力竞争者,更是我们秦家未来的希望,哼,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大长老说完,一甩衣袖不管众人的表情,自己一个人走了。

    韩玄斌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

    “走吧,韩玄斌,这件事你没错,不过以后别在这样了,毕竟有族规。”秦浩轻轻的拍了拍韩玄斌的肩旁,语重心长的安慰道。

    为了家族,秦浩放弃了好多。

    这一切都是家族的重担在压着他。

    就这样经过这样一个小小的插曲以后,众人都走向了浑天铸剑坊,等待着比赛的到来。

    韩玄斌一路上想到了很多,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看着父亲苍老的背影,他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帮助父亲,为家族奋斗。

    当然经过这件事,以秦天空为首的几位长老都没有去浑天铸剑坊,他们都没有脸面去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大长老训斥,他们都不好受。

    “小虚,这次你做的太过分了。”在大长老等人都走后,秦天空责怪的说道。

    秦无虚此刻还处于震惊中,韩玄斌一拳击飞了他,让他难以接受。

    突然听到秦天空的话,秦无虚突然清醒过来,然后慢慢的说道:“爷爷,我,我,我。。。”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唉,也罢,你这次回去就去闭关吧。”秦天空看着自己的这个心爱的孙儿,不忍心道。

    “爷爷,韩玄斌他。。。”秦无虚小声的说道。

    秦天空淡淡的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以后别再去招惹韩玄斌了,现在大长老跟族长都站在他那边,而且他的实力也比你厉害,你一定要好好修炼,让家族重新重视你。”

    拍了拍秦无虚的肩旁,秦天空慢慢的走向自己的住处。

    浑天铸剑坊,门前的临时擂台上。

    经过这么多天的优惠huó dòng,浑天铸剑坊的的生意非常的火暴,蒸蒸日上。

    今天,在浑天铸剑坊的大力宣传下,很多人都来看浑天城年轻一代的巅峰对决。

    秦家的人都来了,秦浩等人都坐在了专门为他们准备的椅子上,而韩玄斌则是站在擂台上,等待着吴家的人。

    又过了一会儿,吴家的人终于到了。

    吴明为首,后边跟着吴红风跟他的哥哥吴红飞,还有几个长老。

    “秦浩兄,我没来晚吧?”吴明一看到秦浩就笑呵呵的说道。

    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他俩是朋友呢,如此热情。

    殊不知吴明这是笑里cáng dāo。

    “吴明兄,请坐。”秦浩礼貌性的伸手请道。

    吴明做到了专门为自己准备的椅子上,其他长老也都做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吴红飞就要上擂台时,被弟弟吴红风拉了一下衣襟。

    “哥哥,小心点,这小子实力不错。”吴红风小声的提醒道。

    吴红飞听到弟弟的提醒,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擂台上。

    吴红飞,吴家年轻一代第一人,此人长的非常魁梧,有一米九多,足足比韩玄斌高出十多厘米。

    身着简单,手里握着一把长剑,身上隐隐散发着能量波动。

    吴红飞也是剑灵巅峰的强者,虽然是剑灵巅峰,但是比弟弟吴红风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

    “吴红飞。”

    “韩玄斌。”

    两人互报了一下姓名,然后互相对视这对方。

    “你居然要挑战我?”吴红飞不屑的说道。

    韩玄斌没有说话,漆黑的双眸冷冷的盯着吴红飞。

    “哼,就算是你打败了我弟弟,我照样能击败你。”吴红飞继续说道。

    韩玄斌眉头微微一皱,暗自想道:“这个吴红飞不错,居然利用话语想要激怒我,让我心境打乱,失了分寸。”

    可惜他想错了,韩玄斌两世为人,而且前世经常行走在生死边缘,心里素质何其好,怎么会被他三两句话给击败呢?

    “哼,你吴家欺负我秦家无人,居然挑战我mèi mèi一介女流,不知羞耻。”韩玄斌笑眯眯的说道。

    看到他的笑容,吴红飞有种想要杀了他的冲动。

    空气中huǒ yào味十足,但是场下的气氛也是很紧张。

    “哎呀,秦浩兄,你们浑天铸剑坊不错啊,经历了那样的大事都没有倒闭,现在生意居然这么红火?”吴明阴笑着说道,特别是在大事二字上加重了口音。

    秦浩冷哼一声,冰冷的说道:“吴明兄,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人自以为聪明,其实他才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两人争锋相对的说着,huǒ yào味不比擂台上差。

    “秦浩兄,你还是好好的操心一下你的秦家吧,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吴家就会取代你秦家成为浑天城第一大家族了,哈哈哈。”吴明哈哈大笑一声,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吴明兄,你吴家的实力也就是当个千年老二,哈哈哈。”秦浩也回击道。

    擂台上,两人强大的气势都爆发了出来,互相凝视着对方。

    两人都在试探对方,在没有把握之前绝对不会出手。

    韩玄斌上次虽然一招击败了吴红风,但是那也是投机取巧了。

    吴红风轻敌,而且加上他的先天紫气夹杂到剑气中,用其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力量,直接把吴红风击风。

    此刻,吴红飞心有警惕,他当然不会认为还会有那样的机会。

    这次的战斗是真正的战斗。

    吴红飞实力很强,但从气势中就可以感受到。

    而且吴红飞能够在剑王初期境界的强者全力攻击下全身而退。

    韩玄斌从来不是一个轻敌的人,前世一样,今世还是一样。

    任何人在逼到极点,都会有疯狂反扑的一面。

    韩玄斌对待任何一个敌人都非常的小心谨慎。

    “你很强,不过今天最后站在台上的只能有一个人,那就是我。”吴红飞感受着韩玄斌的气势,淡淡的说道。

    “哼,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韩玄斌漆黑的双眸盯着吴红飞,脑袋里不断的思索着,淡淡的说道:“我记得你弟弟吴红风也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最后呢,他被我一招击败。”

    韩玄斌专门道出了吴红风的事,想要扰乱他的心性。

    一个大家族最重要的就是脸面,吴红风被韩玄斌一击战败,是吴家的耻辱,此刻被韩玄斌说了出来,吴红飞非常的生气。

    “哼,你会后悔的。”吴红飞愤怒的说道,同时气势瞬间又有所提高。

    滔天的气势瞬间爆发,直冲云霄。

    “我从来没有后悔,我的字典里也没有后悔两个字。”韩玄斌冰冷的说道,他对吴家没有一丝好感。

    “今天你必死。”吴红飞非常愤怒的咆哮道。

    “哼,想让死的人多了,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都死了,但是我还活的好好的。”韩玄斌冷笑了一声,不屑的说道。

    他很讨厌那些没有实力却要威胁他的人。

    陡然间,天空中乌云密布,雷声阵阵,大风以擂台为中心,不断的旋转着向着天际卷去。

    擂台上的气势爆发到了极点,台下一些实力比较弱的剑修已经受不了这强大的气势,纷纷运转剑气形成剑气防御。

    “韩玄斌,我今天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吴红飞冷声说道,一把长剑瞬间出现在手中。

    剑身之上布满了能量,但是没有一丝的溢出。

    “老朋友,我们又要一起并肩战斗了。”韩玄斌拿出了手里握着残阳剑,非常柔声的说道。

    第十六章天下归一

    残阳剑对于韩玄斌来说,不是一把单纯的剑,而是他生死与共的朋友。

    前世的韩玄斌就与残阳剑相依为命,今世的韩玄斌依旧如此。

    尽管物是人非,但是韩玄斌依旧坚持心中的执着。

    只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剑道巅峰。

    残阳剑仿佛能够感觉到自己主人的心情,剑身不停的颤抖起来。

    磅礴的能力从残阳剑中逸散出来,气氛非常的压抑。

    擂台上,磅礴的能量肆虐着整个地面,微微颤动的地表仿佛会在下一刻纷纷龟裂破碎一般。

    残阳剑,含着冷意,却未有任何一丝能量泻出。

    吴红飞忽然道:“哼,韩玄斌,你且先接我一招。”

    嘴上说道,手下自是不慢。

    一把引而待发的古剑蓦然出现在不世手中,细观此剑,剑身斑斓却未有能量泻出,只有那一层层的能量暗波流动。

    就在韩玄斌深吸一口气待若提剑袭进之时,吴红飞手中的斑斓剑却猛然迸射出一道耀眼之极的光芒。

    韩玄斌双眼倏然一秦的同时,心下却未有任何忐忑之意,吴红飞手中斑斓之剑发出声声轻吟,似乎在迎合着主人蓄势待发的攻击,伴随着轻吟之声,斑斓之剑周身的光芒越来越盛。

    天空这时再次发生变化,明明晴空万里,却在一瞬间又被一层不知从何而来的浓密乌云遮盖住。

    韩玄斌身体微动,身旁长剑倏然旋转了起来。但韩玄斌依旧双眼微闭,丝毫不为所动,老僧入定般的不因世事,但他的神情却似和整个天地交谈,天动地微颤,但人静心自平,天空中的乌云却未有一刻平静,似乎在炫耀着它的不安分一般来回抖动。

    “怎么还不开始啊?”

    “是啊,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难道就这样站下去吗?”

    “哼,你们懂什么?高手过招,一个分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他俩是在等,等对方露出破绽的时候,给予对方沉重一击。”

    “嗯,是的,在没有把握之前他们绝对不会出手的,而现在他们则是想以气势压过对方。”

    众人释然,这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场下的众人都握紧了双手,双眸一眨也不眨的关注着远处相对而立的二人,他们在这一刻似乎都忘记了呼吸,但依旧感觉到这场战斗一开始的窒息气氛,他们脸上的神色也未有一丝变化,这两张稚嫩的脸庞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年轻,诉说着他们的渴望。

    猛然间,天空中抖做一团的乌云中,一道电芒闪过,紧接着,又是一道炸雷落下,相继,更是千万道落雷,纷纷落在了韩玄斌身周正在兀自旋转的残阳剑之上。

    “接我一招。”韩玄斌轻喝。

    下一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轰隆作响的雷声更加密集。

    韩玄斌动了,迎着吴红飞手中斑斓剑的刺眼光芒,挟着风雨之势,借着雷霆之威,手掌落在了长剑剑柄上,长剑停下来的同时,韩玄斌手腕一抖,长剑带出一道幻影,急速刺出,没有剑芒,没有劲风,有的只是霸道的剑气!

    在韩玄斌的剑气笼罩了擂台之,吴红飞心头便是闪过一抹不妙,因为他能察觉到,这剑气然让得他失去了方向感,而且,当弥漫的剑气侵蚀到身体之后时,吴红飞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减缓了许多。

    其实韩玄斌的剑气之所以可以减缓吴红飞的速度,那就是因为他的剑气中夹杂着先天紫气。

    先天紫气,可以减缓敌人对剑气的控制,甚至可以影响敌人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