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不同以往的气势-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48章 不同以往的气势

    第二百四十五章

    秦浩在跟浑天铸剑坊的人交代了一下,然后就带着韩玄斌等人回到了府邸。

    韩玄斌一路上没有说话。

    直到到了秦家,进入府邸的时候,“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吐了上来。

    他其实在刚才的战斗中也受了点伤,但是一直强忍到现在。

    本来韩玄斌的实力就在吴红飞之上,但是吴红飞居然用出了他完全掌握不了的强大的剑技天下归一。

    天下归一很强大,绝对可以跟一剑破天叫板。

    韩玄斌用出了一剑破天二剑境才抵挡住了天下归一第二层,但是当吴红飞不顾一切的施展出一剑破天第三层时,韩玄斌脑海中闪过一丝疯狂的想法。

    一直苦苦无法练成的三剑境,何不在这个生死关头寻求突破呢。

    然后就出现了韩玄斌利用三剑境力抗吴红飞的一幕。

    韩玄斌上次一招击败吴红风,第一是因为吴红风轻敌,第二就是韩玄斌出其不意,虽然才一招轰飞了吴红风,也不是说韩玄斌的实力已经强横到可以一招击败剑灵巅峰的强者。

    而吴红飞的境界虽然比吴红风一样,但是实力强大了不止一倍,所以韩玄斌想要击败吴红飞有点难度。

    这一战打成这样,都是因为韩玄斌一开始的历练自己,没用动用全力,使得吴红飞陷入疯狂,然后施展出了天下归一剑技。

    而韩玄斌还冒险般的想要突破三剑境,所以才会有所受伤,不过不要紧,都是皮外伤。

    “韩玄斌,你怎么了?”秦浩看到韩玄斌吐血,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休息休息就好了。”韩玄斌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说道。

    说完以后不管众人的疑惑,就自己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屋里,他现在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来总结刚才战斗的一些领悟。

    相对来说,这场战斗韩玄斌收获不小,不仅施展出了一直无法领悟的三剑境,而且经过先天紫气的淬炼,残阳剑活力更加旺盛了。

    而且他以前有些不懂的,这次在战斗中都寻找到了dá àn。

    一进屋,然后就进入自己练功的密室,韩玄斌盘膝而坐,开始疗伤,开始感悟。

    秦浩看着韩玄斌离去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他知道韩玄斌很坚强,这一切都是为了家族。

    “韩玄斌的剑技非常强大,尤其是那个紫玉诀,虽然他只是练成了一小部分,但是威力也是相当的大,还有那个一剑破天。”大长老非常好奇韩玄斌的剑技。

    紫玉诀是紫玉剑圣生前的成名剑技,人级剑技,非常的强大。

    而一剑破天则是剑神手札中的剑技,也很强大。

    “韩玄斌一定是得到什么奇遇了,要不然也不会实力这么突飞猛进。”三长老面带笑容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们秦家赢了比赛,也就预示着,以后浑天城将无人敢跟我们秦家叫板,好好培养韩玄斌吧,两个月后的幻想城商业区争夺战就靠他了。”五长老说道。

    “嗯,以韩玄斌现在的实力,说不定可以争取拿下一个商业区,哪怕是最小的地盘,也足够我们秦家发展了。”八长老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秦浩点了点头,然后走回了书房。

    就在韩玄斌战胜吴红飞的第二天,一则震撼的消息传遍整个浑天城。

    秦家韩玄斌战败了吴红飞,而且吴红飞身受重伤。

    浑天城到处都是议论纷纷,都把韩玄斌吹捧成了浑天城年轻一代的最强者。

    而当事人韩玄斌则是在疗好伤以后,寻找到了后山没人的地方,开始一遍一遍的修炼三剑境,丝毫不知道外界的震撼。

    “趁热打铁,这次一定要掌握三剑境的规律。”韩玄斌心里暗自想到。

    一遍一遍的演示着三剑境,但是始终无法凝聚出第三道剑影,韩玄斌有些郁闷了。

    “难道我还无法修炼三剑境吗?”韩玄斌自问道。

    陡然间韩玄斌脑海中灵光一闪,他想到了擂台上施展三剑境时候的心态。

    微微闭上了漆黑的双眸,然后慢慢的感受着大自然,呼吸非常的均匀。

    心非常的平静,慢慢的达到了忘我的境界。

    猛然间残阳剑朝着虚空一斩,一道,两道,三道,三道剑影凝聚在虚空中。

    韩玄斌睁开眼睛看着散发着磅礴气势的三道虚影,脸上露出了非常高兴的笑容,三剑境终于可以施展了。

    本来一剑破天越到后面越不好修炼,但是韩玄斌太过于变态,居然在生死战斗中寻求突破。

    不断刺激自己,不断的给自己压力,终于还是让韩玄斌摸索出了三剑境的轨迹。

    如果是让这个一剑破天的创造着看到韩玄斌居然这样不可思议的突破到三剑境,也一定会震惊的。

    这根本是一个行不通的方法,但是韩玄斌居然办到了,不得不说韩玄斌两世为人的经验,跟那逆天的天赋。

    浑天城吴家府邸,斌子封的住处。

    “蓬。”的一声。

    斌子封手里的茶杯就摔在了地上,然后腾的一声站起来,非常的愤怒。

    吴明此刻心里也不好受,儿子现在都在昏迷,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这个做父亲的还是很担心。

    在就是斌子封的怒火,让他很不满,在怎么说他也是一家之主,此刻居然被斌子封指手划脚的。

    “本来非常好的计划,你看看你。”斌子封冰冷的说道。

    “哼,我也不知道韩玄斌居然有那么可怕的战力,如果早知道那样,我怎么会让我儿红飞去冒险?”吴明也很生气的说道。

    “哼。”斌子封一甩衣袖,然后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良久。

    吴明的火气也消了,出声说道:“虽然红飞失败了,这样给浑天铸剑坊增加了不少人气,但是也不耽误我们的计划,事情已经这样了,生气也没用了。”

    斌子封看了一眼吴明,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吴明太争强好胜了,非要处处想压秦家一头,结果呢,处处被秦家压他一头。

    “这件事也是我的疏忽,该死的秦家,该死的韩玄斌,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斌子封面目狰狞的恶狠狠的说道。

    他现在对韩玄斌已经恨之入骨了,先不说韩玄斌那天在大街上对他的侮辱,单单是韩玄斌屡次破坏他的好事,斌子封就咬牙切齿。

    斌子封是个商业人才,就是因为他的心狠手辣,凡是阻挡他前进者,不择一切手段除掉对方。

    “斌子封少爷,我们是不是要实行下一步计划呢?”吴明眉宇之间略显一丝焦急。

    斌子封手指不断的敲打着桌子,脑海中快速的闪过计划的方法。

    良久,斌子封才淡淡的说道:“立即执行,迟则生变。”

    吴明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斌子封的房间。

    看到吴明离开以后,斌子封长袖一甩,冷哼一声。

    浑天铸剑坊,因为韩玄斌所说的huó dòng,生意越来越火,人也越来越多。

    在加上韩玄斌当着浑天城所有人的面击败了吴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让全城的人都知道他是浑天城年轻一代最强者。

    韩玄斌的实力再一次展现在世rén miàn前,所有的人只能感叹,韩玄斌太强大了。

    很多人都认为在从今以后,浑天城将没有家族敢挑衅秦家,所以人们的第一选择都是浑天铸剑坊。

    经过韩玄斌跟吴红飞的一战过后,浑天铸剑坊的名声更加的响亮,天天从大清早开始,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负责人看着这一切,笑的都合不上嘴了。

    因为上次的钟秦事件,韩玄斌特地给了东方细语一些图纸跟铸造经验,当然这些图纸跟铸造经验都是从剑神手札中找到的。

    当东方细语拿到这些东西以后,天天废寝忘食的研究着,他相信总有一天他还会炼制出一把灵剑来。

    韩玄斌就是想让东方细语好好研究,然后争取在打造出一把灵剑,让浑天铸剑坊的地位更加的稳定。

    当然灵剑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打造出来的,韩玄斌也没指望东方细语可以很快的铸造出来,只是让他好好学习一番。

    今天,也就是韩玄斌跟吴红飞战斗完的第二天。

    一大早韩玄斌就起来了,经过一晚上的疗伤,现在基本已经没事了。

    而且经过这次战斗使得韩玄斌突破到了三剑境,这对韩玄斌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

    吃过早饭,秦浩来到韩玄斌的屋子跟韩玄斌说上午有个家族会议,让韩玄斌参加。

    韩玄斌很快的就来到了会议室,推门进入。

    当他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十大长老都来了,秦浩也已经就做,都在等他。

    “韩玄斌来了啊,来,这里坐。”秦浩看到韩玄斌进来,指了指他身边的一个椅子,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现在在韩玄斌的地位很高,他的有些决定可以代表家族,家族也把他看作是未来的希望,所以家族有什么事都跟他说,也让他参加长老会。

    韩玄斌微微点头,然后坐了下来。

    “好吧,我们现在不如正题。”秦浩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淡淡的说道。

    “今天开会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让十大长老来讨论一下韩玄斌未来发展的趋势。”秦浩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一怔,原来今天会议的主题就是他。

    大长老先开口了,老神在在的说道:“韩玄斌对家族的贡献很大,他现在是剑灵境界,只要他突破到剑尊境界,家族立马授予他长老之位,而他也将是家族的第十一位长老,同时也是家族的下一任族长之选。不过这一切都的等他突破到剑尊境界才行。”

    大长老做了表率以后,众长老纷纷点头示意。

    “大长老,这件事是不是有点草率了点?”二长老略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淡淡的说道。

    “以韩玄斌的潜力,天赋,晋级剑尊境界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三长老说道。

    “是啊,韩玄斌为家族做的已经够多了,你们都看在眼里,而且以韩玄斌的天赋,晋级剑尊境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大长老抚了抚自己的胡须,淡淡的说道。

    “大长老,剑尊境界是可以授予长老之位,但是定为族长接班人有点草率啊。”四长老秦天空不温不火的说道。

    韩玄斌的长老会最低限度就是,剑尊境界。

    也不是说家族每个达到剑尊境界的人都可以入选长老会,但是以韩玄斌十五岁就可以达到剑灵境界,二十岁之前一定会达到剑尊境界,这样逆天的天赋,不用说也会被家族吸纳进入长老会。

    而且也会成为家族下一任族长的候选人之一。

    但是刚才大长老居然说只要韩玄斌达到了剑尊境界,就可以直接成为下一任族长的人选。

    人选跟候选人可是差十万八千里啊,人选就是一定是族长,只是时间问题,只要老族长自己退位,那么你就一定是新族长。

    但是候选人,这个就有人跟你竞争,最后也不一定会让你当族长。

    秦天空如此说,当然是为了给自己的孙儿秦无虚争取一丝机会。

    在家族除了韩玄斌,也就秦无虚跟秦玉两人达到了剑灵境界。

    如果说家族谁有机会跟韩玄斌竞争的话,那么无疑是秦无虚了,秦玉一介女流,肯定不会介入到争夺族长之位上来。

    “是啊,族长之位,不能鲁莽。”六长老跟着秦天空的话附和道。

    韩玄斌听到众位长老议论纷纷的话,眉头微微一皱,然后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各位长老,韩玄斌一心只系修炼,别无他心,根本无心当什么长老,族长。”韩玄斌说着环视了一下几个长老的表情,然后继续说道:“虽然我心中别无他想,但是只要家族有需要的,我韩玄斌一定会帮忙,不管什么时候,我永远是家族的一份子。”

    “韩玄斌。。。”秦浩想说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说,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到韩玄斌说的话,大长老发话了,“好了,都别吵了,这件事先就这么定了吧,至于韩玄斌想不想做长老,等韩玄斌突破以后再说,说不定那时候你就改变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