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浑天剑坊-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49章 浑天剑坊

    第二百四十六章

    众人纷纷点头。

    秦浩正准备说话,突然门被推开了,一个侍卫进来了。

    几个长老眉头微微一皱,秦浩也皱起了眉头。

    这个会议室,一般是不允许别人进来打扰的,尤其是正在开会的时候,韩玄斌所有的人知道,但是此刻他们开会居然被一个下人给打断了。

    “匆匆忙忙,成何体统。”四长老秦天空怒目大喝道。

    “族长,各位长老,韩玄斌少爷,大事不好了。”侍卫跟着众人行礼道。

    “什么大事?”秦浩眉头一皱,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然后急忙道。

    侍卫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道来:“吴家的吴明带着很多人,来我们秦家,但是在府邸大门被侍卫拦住了,他们居然打伤了侍卫,现在已经横冲直撞进来了。”侍卫一口气说完,然后等待着秦浩等人的说话。

    “蓬。”的一声,会议室的人都站了起来,秦浩向前走了几步,然后急忙问道:“吴明带了很多人?”

    秦浩说话的时候,众位长老也都紧紧的盯着侍卫。

    侍卫点了点头,然后急忙回答道:“是的。”

    秦浩冷哼一声,急忙的走出了会议室,长老们也都鱼贯的跟着出去。

    韩玄斌皱了皱眉头也跟着走了出去。

    很快的以秦浩为首的秦家人已经跟吴家的人碰在了一起。

    空气中的huǒ yào味十足。

    “秦浩兄,终于找到你了。”吴明大老远的看到秦浩就笑眯眯的打招呼道。

    说话之间,秦浩等人已经来到了吴明面前,秦浩非常生气的问道:“吴明,你这是什么意思?打伤的秦家的侍卫,还在我秦家府邸横冲直撞,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理由?”秦浩怒目对着吴明。

    反倒是吴明,听到秦浩说的话,哈哈大笑一声,然后慢悠悠的说道:“秦浩兄,你真是健忘啊,三年前我们的一次交易,你秦家欠我吴家二百万两黄金,我今天就是来讨债的。”吴明话里cáng dāo,阴冷的说道。

    秦浩一怔。

    三年前,吴家跟秦家还是合作关系,而且那时候关系还有现在这么僵,直到两年前吴家才跟秦家彻底的闹僵的,所以三年前的交易,到现在为止秦家都没给吴家。

    秦浩想了想,三年前却是有这么一个交易,那次的交易还是让秦风接手的呢,后来秦风才调到了天河镇。

    自从韩玄斌失踪了以后,秦风把天河镇的事情交代了以后,就回到了家族总部浑天城,然后就开始闭关,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关。

    韩玄斌回来以后,去秦风闭关之所看过,本来想跟秦风聊聊,但是秦风没有出关,只好遗憾而归。

    “嗯,是的,那次是三年前的交易,两年前因为跟你吴家僵持,所以就把这事给忘了,这事是我秦家不对,我这就让总管把钱给吴明兄拿上来。”想起了这件事,秦浩的语气明显有点改善,然后不温不火的说道。

    韩玄斌在听到两人的对话以后,漆黑的双眸扫过吴明,想在吴明身上看到什么,但是终究是没有看出什么来。

    吴明笑呵呵的说道:“秦浩兄,不着急,不着急,我就是给你提个醒。”然后转头看向韩玄斌,阴险的笑道:“你秦家培养出一个天才啊,不过天才一般都是半路夭折,秦浩兄多操点心吧。”

    “哼,这是还用不着你管。”没等秦浩说话,大长老就不耐的说道。

    韩玄斌则是不屑的看了吴明一眼,没有说什么。

    “来人。”秦浩叫了一声。

    身后的侍卫急忙跑上来应了一声。

    “去浑天铸剑坊跟秦总管取二百万两黄金,快去快回。”秦浩吩咐道。

    侍卫应了一声,然后小跑着出了秦家府邸。

    “吴明兄稍等片刻,进屋坐会。”秦浩笑淡淡的说道。

    吴明看着小跑这走出府邸的下人,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然后走进了大厅。

    很快的侍卫了跑回来了。

    因为浑天铸剑坊跟秦家府邸离得不远,所以这个侍卫很快就回来了。

    走进大厅在秦浩耳边低声细语的说了几句话,秦浩脸色变了又变。

    “去财务部取钱去。”秦浩低声的对着这个侍卫说道。

    刚才侍卫跟秦浩说,浑天铸剑坊的流动资产现在都用出去投资了,而且一时半会还收不回利益来。

    秦家的流动资产一般都是用来投资浑天铸剑坊的,而且秦家百分之六十的收入都是来自于浑天铸剑坊。

    韩玄斌吩咐了一下侍卫,让他去财务部取钱。

    大家族要的就是面子,本来秦家把这事忘了,让吴家的人要上们来,就很丢人了,现在流动资产居然全部投资了,所以只好动用固定资产。

    没办法,如果今天不把这钱给还上,吴家一定会散播对秦家不利的消息。

    这关乎的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家族的脸面。

    很快的这个侍卫又跑回来了,气喘吁吁的在秦浩耳边说了几句话。

    腾的一声,正在喝茶的秦浩猛然间站了起来,“什么?”然后才感觉到大厅的人都看着自己,有点失态,略微道歉道:“吴明兄,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我秦家有点重要的事情,实在不好意思,改天我把钱一定亲自送到你的府邸去。”

    几个长老眉头一皱,家族出事了?都在疑惑的看着秦浩,韩玄斌眉头皱的更紧了,死死的盯着正在惬意的喝茶的吴明。

    “秦浩兄,没事,你先忙家族的事吧,这样吧,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内秦浩兄还不能给我还上的话,那么就那你的浑天铸剑坊来抵押吧。”吴明眼睛眯着,阴笑道。

    说完大步流星的带着自己的人走出了秦家府邸。

    “哼,看你秦家怎么办,三天,我看你去哪里找钱去,到时候浑天铸剑坊也要姓吴了。”

    吴明走后,众长老纷纷问道。

    “怎么回事,族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父亲,出什么事了,难道是家族财务出问题了?”韩玄斌也站起身来问道。

    秦浩仰天望着天花板,良久,麻木的说道:“家族账务被人动过手脚了,固定资产无缘无故的被支出去了。”

    当秦浩说完的时候,已经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

    众位长老听到秦浩的话,震惊的久久不能说道。

    固定资产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弄走了,这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一千多万两黄金就这样丢了。

    一千多万两黄金,在斌家都算一笔很大的数目了,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秦家。

    陡然间,所有人的脸色苍秦,一句话都说不出话来。

    空气中充满了悲伤的气氛,很压抑,很悲愤。

    就在这悲伤的气氛中,陡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个宁静。

    “吴明刚来要债,我们秦家的债务就被人动了手脚,这事一定会吴家有关。”韩玄斌皱着眉头冰冷的分析道。

    “是啊,这事一定是吴家干的,为什么偏偏不早来也不晚来,正好这个时候才来。”八长老陡然间眼睛一亮然后说道。

    “是的,一定是吴家。”

    “族长,我们现在就打进吴家,报我们的仇。”

    “这口气我们秦家咽不下去。”

    “是啊,如果这件事我们秦家不做出什么反应,会被浑天城的人笑话的。”

    秦浩挥了挥手,制止了长老们的冲动,然后沧桑的说道:“这件事我也知道肯定与吴家人有关,但是我们没有证据,不能用强,要不然城主会介入的。”

    “唉,反正我们秦家咽不下这口气。”大长老平时很温和的性格,此刻也非常的愤怒。

    “我们家族的财务部戒备森严,什么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韩玄斌陡然间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是啊,众人猛然间想到了这件事。

    秦家的财务部都是戒备森严,就算强行进入,也会惊动秦家的人的,但是此人居然在秦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秦家的财务总账更改了,而且还支走了秦家所有的固定资产。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秦浩脸色苍秦,眼神迷离,喃喃的说道:“钟秦。”

    “钟秦?浑天铸剑坊的钟秦?”

    “就那个上次害我们浑天铸剑坊的钟秦?”

    好几个长老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韩玄斌眉头一皱,听到秦浩的话以后,陡然间心中所有的疑问瞬间明朗。

    “是的,一定是钟秦,一个月前,他拿着浑天铸剑坊的账单来我们秦家的财务部核对,那次他进去了,然后过了没多长时间,就在浑天铸剑坊发生了那样的事,而且他还失踪了,现在这么多天过去了,没想到啊,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二长老仔细的道来。

    “哼,该死的钟秦,我秦家对他不薄,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秦家?”三长老咆哮道。

    “该死的,钟秦肯定是被吴家收买了,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我想他应该现在就藏身在吴家府邸。”四长老秦天空皱着眉头,淡淡的说着自己的分析。

    虽然秦天空平时跟秦浩不对路,但是家族大事,他身为家族的一份子,也不得不一致对外。

    “族长,我们现在就去吴家,捉拿钟秦去。”五长老是急性子,听到秦天空的分析,大声说道。

    “站住。”大长老大声喝到,制止住了就要去吴家的五长老。

    秦浩也站了起来,环视了一下众人,淡淡的说道:“这事我们没有证据,不能硬闯,大家先冷静,把事情分析清楚了在行动也不迟。”

    “钟秦现在一定在吴家,但是我们要以什么理由进入找他呢,要知道吴家一定不会让我们进去的。”大长老愁眉苦脸的说道。

    所有的人都在咬牙切齿的咒骂钟秦。

    秦浩也是一怔无奈,秦家居然会败在钟秦手上,想当年钟秦是他秦浩亲自从别去请回来的,没想到到头来居然是钟秦跟外人联合要毁了秦家。

    秦浩在每次的用人的时候,都会考察这些人的来历。

    他甚至怀疑过东方细语跟纪念等人,但是从来没有怀疑过钟秦。

    因为他知道,钟秦绝对不会背叛秦家。

    “唉,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秦家。”秦浩闭上眼睛,伤心难过的说道。

    韩玄斌看到自己父亲那痛苦的样子,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父亲秦浩的肩旁,然后说道:“父亲,我们秦家注重名声,现在所有的流动资金都用去投资,固定资产还被钟秦支出,三天后,我们拿什么来给吴明抵债?”

    是的。

    现在首要问题是给吴家抵债,要不然三天期限一过,吴明一定会到城主府告秦家一状。

    如果是那样的话,秦家理亏,而且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秦家拿不出钱来,城主府有权利让秦家的浑天铸剑坊停止营业,然后弄到拍卖行,拍卖以后给吴家还钱。

    这是浑天城不成文的规定,谁都不可以违反,就算是秦家这样的大家族都不可以。

    浑天拍卖场,隶属于城主府,是浑天城最大的一个拍卖场,里边什么宝贝都有,只要你有钱。

    一旦秦家在三天后无法给吴家还钱,那么秦家最重要的产业浑天铸剑坊将会被勒令停止营业,然后转交给拍卖行。

    所谓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此时此刻,流动资产全部投资,而且一时半会也收不到利益,固定资产还被钟秦做假账弄走,现在的秦家可谓是危险至极,但是就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要是三天以后我们无法凑齐钱财的话,那么我们家族最重要的产业浑天铸剑坊就要被勒令停止营业,然后转交给浑天拍卖行。”大长老悠悠说道。

    “不行啊,大长老,浑天铸剑坊可是我们秦家的命根子,我们秦家就是靠浑天铸剑坊来支撑,如果铸剑坊被勒令停止营业,那么我们秦家以后吃什么喝什么?”五长老气呼呼的说道。

    “就是,绝对不能让浑天铸剑坊停止营业,那样对我们秦家的损失太大了。”六长老说道。

    “是的,我们必须另外在想办法,不能让浑天铸剑坊停止营业,更不能让吴家的野心得逞。”四长老秦天空慢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