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兴趣-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50章 兴趣

    第二百四十七章

    此时此刻,所有的长老都站在了一条线上,在家族有难的时候,所有的长老都纷纷的站了出来。

    “那有什么办法?二百万两黄金,整个浑天铸剑坊也就值四百多万两黄金,其他的酒楼茶楼之类的产业根本弄不出二百万两来啊,唉。”秦浩很沧桑的说道。

    韩玄斌漆黑的双眸盯着父亲秦浩,脑海中不断的思索着什么,良久,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似得,韩玄斌眼角闪过一丝狡黠。

    “父亲,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找出钟秦来,而要找钟秦的话,不能光明正大的找,那么就只能派人偷偷的潜入吴家,然后慢慢的找了。钟秦的实力不高,一生都奉献在了铸剑上,他剑师境界,所以只要派个人偷偷的潜入吴家,然后抓住他,那么我们秦家就有救了,而且还可以乘机打击吴家。”韩玄斌慢慢的说着自己的计划。

    “可是,可是三天时间,太少了,不一定能够抓到钟秦。”秦浩有点担忧的说道,眼中尽是悲伤,“要是三天时间到了,我们还没有抓到钟秦,那么浑天铸剑坊。。。”

    还没等秦浩说完话,韩玄斌就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很自信的看着父亲秦浩,郑重其事的说道:“父亲,相信我,我有一个很好的办法。”说完像秦浩使了使眼色。

    秦浩看到自己儿子郑重其事的说,点了点头,当他看到韩玄斌的眼色时,顿时明秦了。

    “各位长老,你们都下去吧,今天的事情就到这吧,别把这事传出去,要不然会有影响。”秦浩环视了一下几个长老,然后慢慢的说道。

    “族长,我们走了,你也好好休息休息吧。”大长老开口道,说完然后转身走了,剩下的长老都鱼贯而出。

    等所有的长老走完,大厅只剩下韩玄斌跟秦浩时,秦浩柔声的问道:“韩玄斌,你让我把他们支走,到底有什么事吗?”

    韩玄斌左右看了看,然后跟父亲秦浩说道:“事关重大,去父亲的屋里说吧。”

    很快在秦浩的诧异下,两人来到了秦浩的屋里。

    “这里绝对不会有人来,韩玄斌,说吧,到底什么事啊?”秦浩走进屋就急忙的问道。

    韩玄斌没有说话,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然后心意一动,一座小山出现在了秦浩眼前。

    当秦浩看到眼前的一座小山时,震惊了,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痴痴的望着这堆小山。

    韩玄斌也没有说话,饶是他有心里准备,但是在把这在无名山脉中得到的宝贝放出来以后,还是有点震惊,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这些东西被外界知道,就算是三大帝国都会因此大打出手,更别说隐世不出的高手了。

    本来韩玄斌不打算告诉秦浩的,但是眼下秦家被陷害,眼下第一是要找到钟秦,第二就是准备钱给吴家还。

    韩玄斌他不敢赌,所以只好做两手准备,而且这也就是他让父亲秦浩支开众位长老的目的。

    人多耳杂,韩玄斌相信他的父亲,但是别人他不相信,在这么多宝物面前,说不准谁就会动了贪念,暗地里阴自己一把。

    良久,秦浩在回过头来,痴痴的望着这座小山,然后说道:“韩玄斌,这是你的吗?这些是你从哪弄来的?”

    “这些是我无意中在某处得到的。”韩玄斌解释道。

    “不对啊,你怎么突然就把这座宝山放我面前,难道,难道?”秦浩陡然间才想起来,不由的惊讶道。

    空间戒指,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词。

    韩玄斌看着惊讶的父亲,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父亲心中所想就是dá àn。”

    “你怎么会有空间戒指?”秦浩急忙问道。

    “也是我偶然所得。”韩玄斌静静的答道,此刻他激动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了。

    秦浩不由的感叹,自己的儿子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居然得到这么多令各大势力眼红的宝物,而且还得到了一个空间戒指。

    空间戒指,只有达到剑尊境界的强者,通过自身剑气,然后辅以各种非常苛刻的材料,才可以打造而成。

    秦浩身为秦氏家族的族长,自身实力在剑尊初期境界,但是他的剑气还不够精纯,还不能凝聚空间戒指。

    也就是说,整个秦家都没有一个空间戒指,而他的儿子一个剑灵境界的剑修居然拥有一个空间戒指。

    秦浩好似在做梦一样,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然后感到了疼,高兴的说道:“我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看着父亲非常高兴的样子,韩玄斌也开心的笑了,“好久没有看到父亲这么开心的笑了。

    “陨落石。”

    “夕阳石。”

    “天外陨铁。”

    “大地之精。”

    。。。。。。。。。。

    秦浩不断的念着这些一个个非常有名的铸剑材料的名字,非常的激动。

    “这些可都是炼剑的jí pǐn材料啊。”

    “狂杀剑技。”

    “风雷动。”

    “一剑必杀。”

    “四海为家。”

    “直挂云帆济沧海。”

    一个个的剑技名称被秦浩叫了出来。

    良久,秦浩才从惊喜中恢复过来,然后高兴的说道:“韩玄斌,这些东西实在是太珍贵了。”

    “父亲,事关重大,希望父亲不要跟任何人说。”韩玄斌郑重其事的叮嘱着父亲秦浩。

    秦浩也是过来人,立马就明秦了韩玄斌的意思。

    是的,这么多珍贵的物品,就算是放到剑心大陆也会令无数大势力,甚至隐世不出的高手眼红。

    如果被别人知道了韩玄斌拥有这些宝贝,那么韩玄斌将会遭到杀身之祸。

    秦浩当然不会说出去。

    “韩玄斌,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秦浩沉声说道。

    韩玄斌点了点头。

    “韩玄斌,这些材料,剑技,丹药,佩剑,还有很多修炼手札,这些都是令大陆眼红的东西啊。”秦浩感叹道,韩玄斌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这样的宝物都让他得到了。

    当然,在秦浩眼里很珍贵的宝物,在韩玄斌眼里则是相对普通了一点。

    韩玄斌当然不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只是拿出一部分相对“普通”的东西来。

    最最珍贵的,最最核心的此刻都在韩玄斌的空间戒指里呢。

    韩玄斌没有跟父亲秦浩说,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小秘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

    韩玄斌不想把自己的家底拿出来,是因为两世为人的他知道,要想追求剑道巅峰,就必须学会自保,那么就时时刻刻不能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让别人看到。

    只有这样,韩玄斌才认为是最好的自保手法。

    等到有一天韩玄斌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家人,可以保护自己的时候,也许这个观念会改变,但至少现在是不会变的。

    陡然间,秦浩眼睛一亮,笑呵呵的说道:“韩玄斌,难道你要?”

    话没有说下去,因为即使他不说下去,韩玄斌也知道了他的意思。

    本来家族正在愁这钱该怎么办,但是韩玄斌让秦浩把所有的长老都支开,然后把这些重宝都拿出来,那么意思在明显不过了,那就是要让秦浩拿着去拍卖。

    “是的,父亲,为了家族,我愿意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家族,帮助父亲。”韩玄斌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笑呵呵的说道。

    秦浩看到自己的儿子的良苦用心,重重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没有说话。

    此时无声胜有声。

    “父亲,浑天会什么时候开始啊?”韩玄斌问道。

    “后天吧,浑天拍卖会一个月一次大型的拍卖会,正好距离上次拍卖会已经二十八天了,后天将会有一次大型的拍卖会,届时周边的城市都会来人的。”秦浩给韩玄斌解释着。

    浑天拍卖场,是浑天城城主府的产业,拍卖会上经常出现很多珍贵的宝贝。

    因为是城主府的产业,根本没有人敢在那里捣乱,而且浑天拍卖场的信誉很高,所以浑天拍卖场的声望很高。

    尤其是一个月一次的大型拍卖会,很多人都抱着来淘宝的决心,来试试,也有一些大家族来竞拍。

    反正能够有资格参加浑天拍卖场的大型拍卖会的人,无疑不是隐世强者或者富甲一方的大人物。

    进入大型拍卖会的最低要求都是剑王强者或者资产在一百万两黄金以后上。

    剑王强者,整个浑天城也就一些家族的长老,年轻一代还没有人能够达到剑王境界。

    而剑王境界的强者也不过五十。

    剑尊境界在浑天城就是最高存在了,像秦浩,城主,之类的都是剑尊境界。

    一百万两黄金,在浑天城都赶得上一个小家族的产业了,所以能够进入这里的人,无一不是大人物。

    当然秦浩想要进去拍卖很容易的,只要跟城主说一声就行。

    最后在韩玄斌跟秦浩的精挑细选之下,选出了四件东西,差不多能卖到二百万两黄金。

    一把灵剑,一套人级剑技,一颗洗髓丹,还有一个龙髓。

    这前三件东西不算太贵重,最贵重的是第四件东西,这个龙髓有增加人的生命五十年,有了这个龙髓,就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非常的贵重。

    韩玄斌在把这些东西都给了秦浩以后,瞬间还挑选出一些地级剑技,跟宝剑级别的佩剑,还有一些普通的丹药,给了秦浩,让秦浩留着在家族用。

    然后就独自一人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留下秦浩一个人在忙着负责准备拍卖的东西。

    一眼无语,第二天韩玄斌早早的就起来吃过早饭。

    今天韩玄斌准备在浑天城的大街上转转,走出了府邸,韩玄斌走在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自从韩玄斌回到了浑天城就跟自己的mèi mèi秦玉一起逛过。

    今天秦玉没有出来,她也受到了韩玄斌的刺激,在闭关修炼呢。

    韩玄斌坐在了一个酒楼中,慢慢的喝着酒,享受着酒精带来的快感。

    “昨天听说,古技城来了一个炼药师,非常的厉害,炼制出来的丹药古技城各大家族的人都在争抢着要买。韩玄斌旁边的一个桌子上,一个尖嘴猴腮,小眼睛的男人跟旁边的几人说道。

    “二愣,你怎么知道的?”另一个人笑呵呵的问道。

    “是啊,二愣,你怎么知道的,该不会又是你自己瞎编的吧?”其他人也附和道。

    二愣非常的气恼,不耐烦的说道:“这是我从我表哥那里听来的,我表哥在古技城斌家当家丁呢,最新消息,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众人一听二愣的表哥居然是古技城斌家的家丁,一个个的献媚道:“二愣,你表哥是斌家的家丁,我们怎么不知道啊?”

    “就是,斌家的家丁啊。”几个人脸上充满了崇拜。

    “那是我的一个远方的表哥,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二愣说道。

    “啧啧,二愣的表哥居然是斌家的家丁,真好。”

    就算是众人身在浑天城,也知道古技城的斌家,可见斌家在帝国的知名度有多高。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炼药师还真能赚钱,随随便便炼制一颗丹药,买的钱就够普通人花一辈子了。”刚才问二愣的那个人说道。

    “是啊,不过炼药师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的,听说想要当炼药师,条件非常的苛刻,就算在整个帝国也没有多少炼药师。”

    “是啊,要是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学会炼药术,当一名真正的炼药师,那么就是让我死我都心甘情愿。”

    “你就做梦把,二愣。”

    韩玄斌听到几人的谈话,尤其是听到几人说炼药师非常的能赚钱,随随便便炼制出一颗丹药,就可以卖出天价。

    而且因为韩玄斌在无名山脉得到了很多丹药,他自己服用了很多来强化身体,感觉非常的好。

    不由的对炼药师的职业产生了性趣。

    “不知道我能不能学习炼药术呢?”韩玄斌自言自语道,“也许剑神手札里有关于炼药师的记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