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疯狂强价-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51章 疯狂强价

    第二百四十八章

    要是让一个炼药师知道了韩玄斌现在的想法,一定会无情的鄙视韩玄斌的。

    如果炼药术那么好学的话,帝国怎么炼药师还会那么少。

    “听说这次我们浑天拍卖场的大型拍卖会就有绝世的丹药,而且还有很多惊世的宝物。”被称作二愣的男子低声说道。

    他周围的几人都是一惊。

    “嗯?”韩玄斌在听到这句话后,明显的一愣,然后脸上出现了复杂的表情。

    他刚才在脑海中看了看剑神手札,里边却是有炼药师的介绍。

    但是一点的都不详细。

    剑神手札里只是说炼药师就是一个烧钱的职业,本来韩玄斌还不明秦,但是慢慢了想了想也就释然了。

    炼药师想要炼制出上好的丹药,那就必须的买一些珍贵的材料,而这些材料无不都是非常贵的材料。

    韩玄斌拍了拍兜里的钱,不由的撇撇嘴。

    韩玄斌现在对炼药术确实动心了,炼药师的职业前期投入大,但是到了后期回报也大的吓人。

    其实韩玄斌最看中的一点就是,炼药师可以炼制对自己有帮助的丹药。

    比如说要突破瓶颈,本来要是靠自己的话,说不定的等多长时间,但是如有有炼药师炼制的丹药的话,很快就可以突破,而且没有一丝的危险。

    炼药师这个职业,在大陆比铸剑师都火,有些炼药师居然可以炼制出增长人的寿命的丹药。

    佩剑跟生命,二选一,韩玄斌相信只要不是脑残的人,都会选择生命。

    佩剑没有了,可以阿紫重新打造,但是生命没有了,那就一切都成为浮云了。

    不是每个人都有韩玄斌这么xìng yùn,死后居然重生了。

    剑神手札中也记载了很多丹药房,韩玄斌跃跃欲试。

    但是考虑到自己穷的叮当响,当下就摇了摇头。

    就在他想办法准备看去哪弄钱时,陡然脑海只中闪过了一个计划。

    “我有那么多的宝物,拿出一个来拍卖,本钱不就有了?”韩玄斌想到这非常的高兴。

    喝了喝剩下的酒,然后走出了酒楼,留下了几个小混混在那里胡言乱语。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浑天铸剑坊的大型拍卖场就到了。

    浑天拍卖场,位于浑天城的西部,临近西城门。

    作为浑天城最大也是最好的拍卖场,地方当然选的是最好的。

    第一就是道路宽广,足足能让八辆马车并驾齐驱。

    另一个,视野空旷,只要是来到周围,都可以看得到这栋足有五层楼高,占地数百平方的庞然大物。

    这个片区本来就没什么住宅,就算有也被拍卖会买了下来,全部推平。不为别的,就为了让往来的宾客有个停放马车的地方。

    这样做的好处,那就是在人流最多的高峰,也不会出现拥挤的状况。

    他的背后可是由整个浑天城撑腰。

    浑天拍卖场的实力财力之庞大,可想而知。

    更不用说拍卖会展出的东西

    只要是大陆上有的,不管是任何物品,包括吃的,喝的,玩的,用的,天上飞的,地下走的,水里游的,就算是人,里面也有得拍卖。

    只要你有足够的钱,什么都可以得到。

    是的。

    只要有钱,你想得到什么都可以,就算你买下整个浑天拍卖场都可以,但是前提是你能出得起这个价钱。

    今天一大早,就很很多别的地方赶来的人,准备竞拍。

    韩玄斌很早的就来到了这个拍卖场,看到这个装修如此奢侈的拍卖场,两世为人的韩玄斌都不由的感叹一声。

    还没等开始,就有很多人在排队。

    浑天拍卖场不同别的地方,在这里,都是一些非富即贵的大人物,谁都不想惹谁,所以在这里没人敢插队,而且也没人插队。

    一个个的都非常自觉的按照顺序来排队,等待着进场的检查。

    一个个的人在通过拍卖场门口时都自觉的把身份令牌拿出来让守卫看了看,然后守卫检查没有问题才可以进去。

    这些身份令牌都是证明他们有资格参加这个大型拍卖会的。

    突然间,韩玄斌看到了秦浩,秦浩身为卖主,走的是另外一个门,韩玄斌没有让秦浩看到他出现在了这里。

    因为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想要学习炼药术,韩玄斌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他很低调,低调的可怕。

    韩玄斌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进去,他没有排队,而是悄悄的走向另一个门口。

    这个门口竞拍者是不能够进入的,只有卖主才能够进入。

    当韩玄斌走到了门口时,门口的负责人大声喊道:“小伙子,这里是卖主进的地方,你不能进去。”

    韩玄斌看了一眼这个中年人,然后一脸好奇的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这个中年人一看韩玄斌这么小的年纪就根本不可能是卖主,所以直接拦住了韩玄斌,然后嘲讽道:“你一个小屁孩,能有什么拍卖的东西,哼,还是赶紧走吧,从来没有人敢在我们浑天拍卖场捣乱。”

    韩玄斌根本无视他的威胁,然后径直的走向里边。

    “大胆,来人,给我把他拿下。”那个负责人看到韩玄斌居然丝毫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很是恼火,大声是喊道。

    当侍卫来到韩玄斌身边以后,准备动手的时候,韩玄斌说话了。

    “如果你们动手了,我敢肯定你们一定会后悔的。”韩玄斌语气冰冷的说道。

    那个中年负责人一惊,“会不会是哪个大家族的少爷?”中年负责人心里暗自想到。

    “什么事啊,嚷嚷什么啊?”一道声音传入了中年负责人耳朵里。

    这个本来不知道该什么办的负责人在听到声音以后,急忙把问题踢给了这个声音的主人。

    “张总管,这个小子非要强行从这里进入,你也知道。。。”

    还没等这个负责人把话说完,张总管就挥了挥手,然后对着韩玄斌说道:“小伙子,你想拍卖什么东西?”

    韩玄斌看着张总管那非常平静的表情,心里暗自想道:“如果自己在这里闹事的话,下一刻迎接自己的可能就是浑天拍卖场最眼里的规矩了。”

    韩玄斌丝毫没有被张总管迷人的外表所迷惑,他知道,在这个笑呵呵的面容下,隐藏的是一颗冰冷的心。

    “我要拍卖的是这个。。。”韩玄斌说着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样东西。

    当张总管看到这个东西时,傻眼了。

    很快的拍卖场的大型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在两个小时后,底下已经座无虚席。这些坐在位子上的宾客,服饰风格都各不一样,显然有许多是从别的城市赶来的。但是,相同一致的,那就是他们身上的服饰都是异样华丽,有人穿的儒雅高贵的袍子,有的则是金银甲在身,怕都是一些身世显赫,拥有极大实力的人物。

    韩玄斌被安排在了一号贵宾室。

    浑天拍卖场有五大贵宾室,一号到五号。

    这五个贵宾室一般根本没有人有资格来这里,而这一次的大型拍卖会居然五个贵宾室居然都有人。

    很多人都在猜测这是什么大势力,或者大家族的人来到了拍卖场。

    但是任由他们猜测,都不会猜到什么。

    浑天拍卖场对客人的保密的极高,就算是内部的人也不会知道卖主是谁。

    而一般想要进入五个贵宾室的人,不是大势力大家族的人,就是一些tí gòng了非常珍贵拍卖品的卖主。

    很快的拍卖会的主持人就上台了,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在台上的是一个秦发老者,这个老者一上台,场下原本嘈杂的场面就顿时静了下来。

    “老朽武洪,这次有幸能够主持拍卖场的大型拍卖会,真是感到荣幸。”秦发老者武洪笑呵呵的说道。

    武洪,浑天拍卖场著名的拍卖师,在浑天拍卖场的地位非常之高。

    只要是经过他的手,就算是不怎么好的宝物,都可以拍到天价,这就是他的能力。

    很多人也都在感叹,武洪却是是一个奇才。

    “下面,我们就来拍卖第一件物品。”

    武洪说完,一个身材非常娇好的měi nǚ就端着一个托盘走了上来,上面盖着一块红布。

    武洪把红布解开,然后解释道:“这是一块万年温玉,产自极寒之地,这块万年温玉有温养身体,调养体质的功效,而且还可以延缓人们变老,还可以把他当饰品带。”

    “这块万年温玉,dī jià一千两银子。各位竞拍人士,现在可以开始竞拍了。”武洪笑呵呵的说道。

    万年温玉,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虽然可以温养身体,但是也算不上什么珍贵的宝物。

    但是这无疑对于女性来说是非常的好,可以当饰品,天下间有那个女性不爱美。

    而一些大家族大势力的人就是为了争一个面子,有些人则是想着把他买下来也可以送给自己心爱的人,这样很有面子。

    “我出两千两。”武洪话一说完,底下就有一个人喊了出来。

    “两千两你都好意思喊,我出三千两。”另一边的一个人大喊道,说完还不忘挑衅的看了第一个人一眼。

    武洪不得不说,很会把握人的心里,本来平平无奇的一块万年温玉,经过他这么一说,很快的就加到一万两银子,也就是一百两黄金了。这已经是超出万年温玉本家价值很高了。

    在一号贵宾室的韩玄斌看着价钱在快速的飙升,摇了摇头,继续关注着拍卖场。

    最后这块万年温玉被以一万七千两银子被一个人被拍走了。

    这个人是个年轻人,在得到这块万年温玉的时候,笑呵呵的说道:“回去就送给小红。”

    韩玄斌看到一件普通的万年温玉都能卖一万七千两银子,震惊得嘴都张圆了。

    这还只是第一件拍卖物就能拍数万银子,那下面的拍卖物岂不是要几十万,甚至最后一件压轴之物,那岂不是要上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

    他不敢想下去了,他觉得这些都不是自己能想的。

    很快的第二件物品也上来了,是剑把灵剑。

    韩玄斌一怔,这赫然就是韩玄斌给秦浩拿来拍卖的那把灵剑。

    经过洪武的介绍,dī jià一万两银子,很快的竞拍的人就开始加价了。

    一把灵剑,在浑天城这样的地方也算是珍品了,很多人都疯狂的加价。

    “十万两。”

    “二十万两。”

    “三十万两。”

    韩玄斌看着这把灵剑的价钱在飙升,非常的高兴。

    “我出五十万两,这把剑我吴家志在必得,各位行个方便。”陡然间韩玄斌听到了吴明的说话声音。

    韩玄斌一怔,然后释然。

    这把剑当然不是吴明自己用,而是拍下来给家族的年轻一代使用。

    韩玄斌皱了皱眉头,然后毫不犹豫的开口了:“一百万两。”

    这把剑本身也就五十多万两,但是有市无价,市面上根本没人愿意拿着灵剑出来卖。

    也就只有这种大型拍卖会才可以拍出这种灵剑。

    吴明家的无上铸剑坊本来就是没有浑天铸剑坊强势,昏天铸剑坊现在都铸造不出灵剑,可想而知无上铸剑坊就更别说了。

    本来吴明道出了自己的名号,有不少人就退出了竞拍,但是陡然间听到了一号贵宾室的出价,而且一次性就加了五十万两。

    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吴明,如果吴明现在退步的话,那么他将在这些rén miàn前没有一点面子。

    吴明看了看一号贵宾室,然后非常冰冷的说道:“一百二十万两。”

    “一百五十万两。”

    韩玄斌又开始加价了,他就是想坑一下吴家,秦家现在的一切都是吴家造成的,韩玄斌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一百七十万两。”吴明皱了皱眉头,然后一咬牙喊道。

    “二百万两。”

    “该死的,这个一号贵宾室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我抢一把灵剑?”吴明非常的愤怒,他想不明秦为什么一号贵宾室的人要这么的跟他抢这把灵剑。

    “二百五十万两。”

    吴明几乎是咬着牙喊出来的,很多人都可以从他的话里从出来,这也许就是吴明能给出的最高价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