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夜闯-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56章 夜闯

    第二百五十三章

    是的,吴明就是算好了秦家已经没钱了,然后才给秦家施压,想让秦家拍卖浑天铸剑坊,但是三天之约,秦家居然把钱送来了。让吴明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昨天的拍卖会有秦家拍卖的东西?”斌子封皱着没有,然后淡淡的说道。

    吴明一听,急忙说道:“对,肯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哼,就算这样他秦家也注定要从浑天城消失。”斌子封面目狰狞恶狠狠的说道。

    “嗯,迟则生变,还是尽早实行吧。”吴明冰冷的声音说道。

    韩玄斌一直在自己的密室静坐,一边在看着剑神手札中关于炼药师的介绍。

    炼药师,是整个剑心大陆非常稀少的职业,比铸剑师都稀少。

    炼药师的条件太苛刻了,第一就是要求精神力非常大高,也就是灵魂够强大。

    炼药师共分为九个等级,分别是凡级炼药师,灵级炼药师,王级炼药师,尊级炼药师,皇级炼药师,帝级炼药师,圣级炼药师,仙级炼药师,神级药祖。

    是的,神级已经不属于炼药师了,那是整个炼药师行业里最受人尊敬的,药祖。

    凡级炼药师,在整个大陆都不算稀少。

    只有达到尊级炼药师,才有资格去大陆争雄。

    强如浑天城也就单手之数的炼药师,在韩玄斌的印象中浑天城最厉害的一个炼药师是灵级炼药师。

    整个古技帝国都没有多少炼药师,可见炼药师的稀少程度。

    整个大陆最厉害的炼药师也就是圣级而已,仙级那是传说中的存在,神级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听说过。

    如果把仙级比作是一个小镇,那么神级就是整个大陆,可见二者之间的差距。

    传闻神级炼药师已经超脱了炼药师的范畴,那种人,所有的丹药随手拈来,而且都是传说中的神丹。

    而丹药也是分为九种,分别是凡级丹药,灵级丹药,王级丹药,尊级丹药,皇级丹药,帝级丹药,圣级丹药,仙级丹药,神级丹药。

    韩玄斌此前用过的强化丹只不过是灵级丹药,而那个用百死草为主干炼制的神化丹则是王级丹药。

    王级丹药,在浑天城绝对是非常品级高的丹药。

    当仔细的看完这个剑神手札中的记载,韩玄斌才知道炼药师是有多么的难以修炼。

    心里一直无法平静,韩玄斌第一次对自己有点动摇。

    “别人就算是有师傅教也不一定能成功,自己单独一个人会成功吗?”韩玄斌心里暗自问道。

    想了想,然后韩玄斌想到了自己心中的执念,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思绪。

    “等把家族的事情处理完,就开始向炼药师的路进军。”韩玄斌看了看外边的天色,已经不早了,喃喃的说道。

    很快的韩玄斌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取出了一颗易容丹,然后吃了进去。

    没过两分钟,骨骼嘎嘣嘎嘣的响起,同时脸部开始变形。

    一会儿韩玄斌就变了一个模样,原本一米七的个子,此刻有一米八左右,此刻就算是韩玄斌的父亲秦浩看到了韩玄斌,估计也认不出来。

    韩玄斌对着镜子看了看然后高兴的走出了秦家府邸。

    韩玄斌出了府邸很快的走到了吴家的府邸,此刻天色已黑,但是吴家的府邸却是灯火通明。

    韩玄斌看了看府邸门口的守卫,然后脑海中灵光一闪,走到了一处黑暗的地方,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又开始易容了。

    当三分钟过后,韩玄斌居然易容成了吴红飞的模样。

    “易容丹就是好东西,炼药师真是个奇特的职业。”经过两次的使用易容丹,韩玄斌对易容丹发评价很高。

    易容丹,凡级丹药,只要服用以后,在用剑气控制骨骼来完成易容,想易成什么样都可以。

    韩玄斌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吴家府邸,然后接着走了进去。

    吴家府邸的守门侍卫看到了吴红飞,急忙行礼道:“大少爷好。”

    另一个人则是奇怪的说道:“大少爷今天好像没有出去啊,怎么现在居然回来了?”

    “哼。”韩玄斌冷冷的盯着他,然后冷哼一声走进了吴家大院。

    “你小声点,大少爷也许出去的时候我们不再。”一个侍卫急忙对着另一个侍卫说道。

    当韩玄斌走进了吴家府邸以后,顿了顿,然后想道:“这么多地方,到底钟秦被藏在那里?”

    是的。

    韩玄斌今天就是来找钟秦的,本来秦浩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这件事,但是韩玄斌说他有办法。

    韩玄斌很聪明,利用秦家给了吴家还钱,吴家现在放心心态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劫走钟秦,那时候他吴家也离灭亡不远了。

    很快的韩玄斌就想到了一个办法,然后径直的走向了吴明的房间。

    吴明今天一天都在为了那个计划而烦恼,此刻刚吃过晚饭,然后就早早的回到了房间。

    突然间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

    外边传来吴红飞的声音,“父亲,是我,红飞。”

    “是红飞啊,进来吧。”吴明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推门走进了吴明的房间,入眼的是吴明坐在一张椅子上正在看着写什么呢。

    看到韩玄斌进来,吴明停下手头的工作,笑呵呵的说道:“红飞啊,你这么晚来有什么事吗?”

    韩玄斌看了一眼吴明,然后镇静的说道:“父亲,我养伤的这几天仔细的想了想,我现在修炼处于瓶颈,我想学习铸剑术。”

    吴明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吴红飞,笑呵呵的问道:“怎么红飞居然想学这个啊?”

    韩玄斌解释道:“我的修炼现在处于瓶颈,一时半会根本无法突破,所以我想要学习铸剑术,这样可以从中得到一些经验,有助于我的修炼。我必须要在两个月后的幻想城商业区争夺战之前突破到剑王境界。”

    吴明看着非常坚定的吴红飞,然后点了点头,儿子这些年所做的都是为了家族,也该让他歇歇了,吴明想到这语重心长的说道:“红飞啊,你完全可以给自己放个假,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不过你要是想学铸剑术的话也行,你想跟谁学啊?”

    韩玄斌直接说道:“我听说浑天铸剑坊的钟秦现在在我们府邸,我想跟他学,他的铸剑术还是非常厉害的。”

    吴明点了点头。

    是的,钟秦虽然是铸剑师的,但是他的铸剑术绝对是非常厉害的,只差一步就可以达到铸剑大师的境界了。

    “钟秦在后山的一处山洞里,那里是他的铸剑之所,现在我吴家跟秦家在暗斗,他不宜出现在百家rén miàn前,你自己去找他吧。”吴明淡淡的说道,丝毫没有察觉到有所不对。

    韩玄斌在得到钟秦的地方以后,然后就退出了吴明的房间。

    走出吴明房间,韩玄斌快速的走到了后山,按照吴明所说的找到了山洞里的钟秦。

    当他看到钟秦时,差点没忍住上去揍钟秦一顿。

    秦家现在都成这样了,而罪魁祸首钟秦此刻却在这里享福。

    钟秦也察觉到他来了,急忙打招呼道:“大少爷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呢?”

    现在可是吴家在庇护他,他也自然就对吴红飞很客气。

    要是换在以前,吴红飞跟他说话,他都会不屑回答,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韩玄斌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然后淡淡的说道:“钟秦先生,我想学铸剑术,所以我父亲让我来找你。”

    钟秦一怔,然后说道:“你吴家的铸剑师不比我差,你可以跟他们学。”

    韩玄斌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说道:“你的实力在我吴家的两位铸剑师之上。”

    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句拍马屁的话,却是对钟秦非常的有用。

    果然,钟秦听到了这句话以后,已经飘飘然了,笑呵呵的说道:“大少爷赞谬了,不过大少爷想学的话,我一定竭尽全力的帮助大少爷。”

    韩玄斌点了点头,然后心里暗自想着,该怎么zhì fú钟秦。

    虽然钟秦只是剑师境界的剑修,但是韩玄斌必须保证一击致命,要不然会惊动吴明,那时候他想走都走步了了。

    “大少爷,今天天色已经晚了,要不你明天再来吧。”钟秦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也看了看洞外,确实已经很黑,然后就说道:“那钟秦老先生休息吧,我明天再来。”说完就欲转身。

    钟秦笑呵呵的对着韩玄斌拱了拱手,然后转身准备去休息。

    但是突然之间转身已走的韩玄斌猛然一个箭步,冲到钟秦面前,残阳剑瞬间出现在了钟秦咽喉处。

    本来准备反抗的钟秦一下子愣住了,急忙说道:“大少爷,你怎么要这样?你吴家居然要杀我?”

    “少废话,跟我走。”韩玄斌直接用剑气禁锢住了钟秦,然后就像领小鸡一样,拽着钟秦悄悄的走出洞府。

    韩玄斌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进展的这么顺利,只要自己现在走出吴家府邸,就会有父亲秦浩过来接应。

    韩玄斌跟钟秦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路上来回巡逻的士兵都没有发觉到什么。

    “咚,咚,咚。”吴明本来准备睡觉了,突然间又有敲门声传来。

    吴明有点恼火的说了一声进来。

    当吴红飞进来的时候,吴明很是生气的说道:“红飞,你刚才不是已经来过了一次么,怎么现在来找我有什么事?”

    吴红飞刚进屋就感觉到自己的父亲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在听到父亲吴明的问话,疑惑的说道:“父亲,我刚才一直在我的房间啊,你怎么会说我来过呢?”

    腾的一声,坐着的吴明猛然站起来,“钟秦?铸剑术?”

    “一定是易容术,该死的易容术。”吴明猛然间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家族最高警戒,有人冒充你,想来劫走钟秦。”说完急忙向院子奔去。

    韩玄斌已经快要看到府邸大门了,但是陡然间听到了吴家的最高警戒,心里暗叹一声,“糟了,被发现了,赶紧走。”

    急忙运转剑气,抓着钟秦就是一路狂奔。

    但是紧接着在其身后就是一股非常庞大的剑气,恐怖到令人发指。

    这是吴明爆发出来的。

    “该死,你给我留下。”吴明人未到声先到。

    虚空中陡然破碎,一个虚影手掌出现在韩玄斌身后,带着磅礴的剑气爪向韩玄斌的脑袋。

    韩玄斌此刻爆发出全身的剑气,然后抬手就是一剑挥出。

    轰的一声,韩玄斌的身体飞了出去,但是在飞出去的时候,手里也牢牢的抓着钟秦。

    钟秦此刻被禁锢,有苦难言,任由韩玄斌抓着。

    韩玄斌摔倒在地上,不顾伤势,急忙爬起来就是跑,就在韩玄斌跑出府邸大门的一刹那,一股更加强大的剑气直接包裹了他。

    “是父亲。”韩玄斌吐了一口鲜血,然后说道。

    是的。

    是秦浩。

    秦浩在外边接应韩玄斌呢。

    韩玄斌瞬间就被带到了秦浩身边,在秦浩的注视下,钟秦像个阉了的人一样,死气沉沉的。

    此刻依旧可以听到府邸传来吴明的咆哮声。

    虚空中两道剑气直接轰撞在了一起,瞬间吴明的身影出现在了秦浩面前。

    吴明也是一个剑尊初期境界的强者,虽然他是剑尊初期的强者,但是比起剑尊初期的秦浩还是有一点点差距的。

    “秦浩,你什么意思,派人夜闯我吴家府邸?”吴明冷眼看着秦浩,然后冰冷的说道。

    “哼,吴明,我们就是来找钟秦的,今天不想跟你大动干戈,等我回去调查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会找你算账的。”秦浩冷哼一声,然后声音带有威严的说道。

    接二连三的陷害秦家,让非常有分度的秦浩都非常的恼火。

    “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你是谁?别以为我吴明怕你。”吴明说完,然后凌空轰出一拳。

    拳头所过之处,空间直接裂开,携带着强到令人发指的剑气,直接轰向秦浩。

    秦浩只是冷哼一声,然后也是对着虚空轰出一拳。

    两拳相撞,吴明站立在府邸大门口,什么也没有冷冷的盯着秦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