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三日-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57章 三日

    第二百五十四章

    而秦浩则是带着韩玄斌消失在了吴家府邸。

    “该死的,该死的秦浩。”吴明怒吼道。

    秦浩带着韩玄斌和钟秦很快的回到了秦家府邸,“韩玄斌,你没事吧?”

    韩玄斌硬抗了吴明虚空一击,受了点伤,秦浩关心的问道。

    韩玄斌摇了摇头,然后直接说道:“父亲,他。。。”韩玄斌看向钟秦。

    秦浩看到钟秦,冷哼一声,然后吩咐下人说道:“召集长老,开家族最高会议。”

    说完就带着两人走到了会议室。

    很快的长老们就来了,一些长老纷纷的不解的问道:“族长,这么晚了,找我们到底什么事啊?”

    “是啊,族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长老开口问道。

    然而当他们看到钟秦以后,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良久,大长老说道:“这到底怎么回事?钟秦怎么找到的?”

    “是韩玄斌深夜潜入吴家府邸带出来的。”秦浩冷冷的说道。

    众长老不由的赞扬的看了韩玄斌一眼,然后非常愤怒的看向钟秦。

    “发布命令,家族进入最高警戒状态。”秦浩吩咐道。

    “是,族长。”一个侍卫说完走出了会议室。

    “钟秦,你为什么要害我秦家?”

    “钟秦,我秦家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钟秦,你这段时间藏那里去了?”

    “钟秦,你知道吗?因为你,我秦家被折腾成啥样?”

    长老们纷纷怒言相斥道,秦浩看了眼众人,然后看了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钟秦。

    在见到秦浩以后,钟秦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好了,大家静一静,我来问问他。”秦浩挥了挥手,然后说道。

    “钟秦,你为什么要背叛秦家?背叛浑天铸剑坊?”秦浩看着钟秦,语气沉重的说道。

    钟秦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浩,然后不屑的说道:“你真想知道?”

    “我告诉你,吴家给的我钱多,我在浑天铸剑坊那么努力,但是到头来呢,我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而吴家呢?我想要的,吴家就会给我,哈哈,你们秦家的日子也到头了。”钟秦满嘴大笑的说道。

    “该死的,我杀你了。”五长老愤怒的说道。

    “蓬。”韩玄斌看着钟秦大笑的脸色,一脚把钟秦踹在了地上。

    钟秦抬头看了看韩玄斌,此刻韩玄斌已经恢复面容,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韩玄斌。

    “你别忘了你的身份,现在我们说什么,你回答什么?”韩玄斌冰冷的声音在钟秦的脑海中响起。

    在经过一个时辰的问话,终于所有的事情水落石出了。

    原来斌子封为了报复韩玄斌,跟吴家合作,然后一步步的开始打击秦家,先是重金挖走钟秦,然后让钟秦偷偷的把秦家的总账更改了,而且连固定资产都被斌子封拿走了。

    先是浑天铸剑坊宝剑事件,然后就是钟秦叛变,在就是吴家找秦家讨债。

    本来把固定资产都给偷走,秦家的流动资产不能调用,那么吴家逼秦家还债,秦家无法还债,那么秦家只能把浑天铸剑坊拍卖掉。

    要知道浑天铸剑坊是秦家最重要的产业,如果浑天铸剑坊真的被拍卖的话,那么秦家离灭亡就更近一步了。

    但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韩玄斌这个人,失败就是失败在韩玄斌这个环节上了。

    他们没有想到韩玄斌得到了宝物,而且还拍卖了天价,挽救了浑天铸剑坊。

    这一切进行的天衣无缝的,但是唯一的失算就是韩玄斌。

    韩玄斌的战败吴红飞,还有韩玄斌的优惠huó dòng,韩玄斌的拍卖,一系列的事情都是间接的帮助了浑天铸剑坊,帮助了秦家。

    如果说钟秦是把秦家推向深渊的刽子手,那么韩玄斌就是救秦家于水火的那个人。

    其实在拍卖会,韩玄斌就知道了三号贵宾室的人一定是斌子封,那时候他就有了计划,不得不说两世为人的韩玄斌,非常的有心计。

    众人得知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以后,纷纷感叹道,斌子封的野心真的很大,而且他的头脑也非常的聪明,让这些长老们都很汗颜。

    当十大长老跟秦浩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都赞赏的看着韩玄斌,就连一向跟韩玄斌做对的秦天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韩玄斌,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父亲,他怎么办?”当韩玄斌把所有的事情都问清楚以后,然后指着钟秦问道。

    秦浩略微一怔,然后目光犀利的盯着钟秦,脸上尽显苍秦之色,沉声问道:“钟秦,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难道紧紧是因为钱财吗?”

    钟秦此刻已经被韩玄斌修理的不chéng rén样了,但是他非常倔强的一声都没叫出来。

    “还记得当年我们的相遇吗?还记得那年你无意中救了我一次吗?”秦浩继续说道:“你知道吗?钟秦,你一直都是我最信任的一个人,但是你却这样对我。”

    说到这秦浩已经不想说下去了,空气中充满了淡淡的凄凉。

    “哼,既然选择了,我就不会后悔,你杀了我吧。”钟秦非常高傲的说道,即使身死,他也不会害怕的。

    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

    大长老跟几个长老都看着秦浩,等待秦浩的发落。

    钟秦是很多年以前秦浩带回家族了,因为钟秦无意中救了秦浩一命,而且钟秦自身也是一个铸剑师,所以来到秦家非常的受重视。

    秦家所有的人都对他恭敬有加,因为他们都知道,秦浩最看中的人就是钟秦。

    但是谁也没想到,第一个背叛秦家,让秦家陷入水深火热中的人居然就是他们一直非常信任的钟秦。

    虽然很多长老都非常的痛恨钟秦,但是他们还是选择了沉默,让秦浩来定夺钟秦的罪。

    “家族族规第一条是什么?”良久秦浩有点沧桑的说道。

    众长老一怔,不由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家族第一条族规只要是秦家的人都知道,但是他们不明秦秦浩为什么这样问。

    “家族族规第一条,一切背叛家族者,不管是什么人,杀无赦。”众人都没有说话,但是韩玄斌大声的说了出来。

    是的。

    家族的族规,一切以家族利益放在首位,凡是背叛家族者,不管是谁,都会受到家法的处置,就算是族长也不行。

    当韩玄斌说出这条家规的时候,就知道了父亲秦浩的想法。

    “拉下去,按照家规处置。”秦浩闭上双眼,然后悠悠的对着旁边的下人说道。

    钟秦在被带走前还说了一句话,“秦浩,你这种人,永远成就不了大事业。”

    当钟秦被带走以后,众人也想到了钟秦的下场。

    会议室的气氛非常的紧张,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

    良久,秦浩开口说话了。

    “今天已经很晚了,一会开完会大家就去休息,养足了精神,明天我秦家不惜一切的像吴家开战。”秦浩沉声说道,“今晚一定要加强戒备。”

    很快的会议就结束了,秦浩暗中派人把钟秦带到了城主府,然后把事情的真相跟城主说了一遍。

    城主答应不过问此事,秦家要的就是这句话,只有城主不干涉,秦家才可以放心的跟吴家宣战。

    而钟秦最后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选择了背叛,就要有接受死亡的觉悟。

    一夜无言,韩玄斌在屋里一晚上没有睡觉,他在想怎么对付吴家,一旦跟吴家开战,那么斌家势必就会介入进来。

    一个不小心就会使秦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很快的天就亮了,第二天一大早,全城的墙壁上都贴满了关于吴家跟钟秦的一切罪责。

    紧接着秦家就想所有的浑天城一些势力跟家族宣布,秦家不惜一切代价向吴家宣战。

    所有的势力都知道了吴家的丑恶,而且那个公告还是城主贴出来的,这一刻所有的势力都保持了沉默,他们不想被卷入这场风波中去。

    “该死的,居然连城主都发公告了。”吴家府邸吴明恶狠狠的说道,“对了,斌子封少爷,你斌家的高手什么时候能过来?”吴明接着问道。

    斌子封微微闭上双眸,然后轻轻的说道:“最迟明天,一定会到的。”

    “现在能有什么办法?秦家已经跟我吴家宣战了,很快秦家就会对我吴家发起进攻了?”吴明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哼,要不是你,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斌子封说完就不理会吴明,然后径直走了。

    大街上所有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的,都在诉说着秦家跟吴家的事。

    浑天城,一座茶楼里。

    “哥们,你知道吗?原来浑天铸剑坊一直都是被人陷害的?”一个人说道。

    “什么?被谁陷害的?谁敢陷害秦家的浑天铸剑坊?”另一个人急忙问道。

    “是吴家,你没看到全城的公告吗?都是在说吴家勾结钟秦,然后陷害秦家,想独吞秦家才产业,坐上浑天城第一大家族的宝座。”

    “啊?居然有这种事,吴家真的很无耻,还有那个钟秦,秦家对他不薄,他怎么能背叛秦家呢?”

    “据说这件事都惊动了城主。”

    “还是别说了,小心惹祸上身。”

    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着秦家对吴家宣战的事情,而一些大势力也在观看着。

    武斗场核心区域,一座办公室里。

    “场主,秦家跟吴家的事,你怎么看?”一个老者淡淡的问道。

    场主,就是浑天城武斗场的最高负责人,也是武斗场的最高指挥官,他说的话可以代表整个武斗场的意思,在武斗场非常的有影响力。

    “大长老,这件事不关我们武斗场的事,我们武斗场也不必躺这趟洪水,倒是秦家的韩玄斌,据说在天河镇的武斗场居然以剑者境界挑战了剑灵区域的擂台战。”场主好似看破尘世一般,笑呵呵的说道。

    大长老听到场主的说话,回答道:“是的,场主,秦家的年轻一代韩玄斌,也就是秦氏一族秦浩的私生子,他在天河镇以剑者境界在剑者区域擂台战十连胜,然后挑战的剑师区域,十连胜以后就是挑战的剑灵区域的战斗,剑灵区域的擂台战,出战的是武傲笑。”

    场主点了点头,然后淡淡的说道:“这个小伙子的天赋不错,值得关注,其他的事不用管。”

    同一时间,城主府。

    一个大厅里,老城主跟城主对立而坐。

    浑天城现任城主方志红,老城主方远山。两人是父子关系。

    方远山看着自己的儿子方志红笑呵呵的说道:“志红啊,这件事你怎么看,你有什么打算?”

    “父亲,这件事我先不打算插足进来,让秦家自己收拾吴家吧,吴家也太不像话了根本不把我这个城主看在眼里,哼。”方志红的话语里全是对吴家的不满。

    方远山听到儿子的话语,笑而不语。

    冒险者工会。

    “会长,秦家跟吴家的战斗,我们冒险者工会?”一个男子问道。

    会长挥了挥手,然后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件事与我们无关,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况且还有城主府呢。”

    很多大势力大家族都在坐山观虎斗,一直隐藏在暗处看着秦家跟吴家的战斗。

    浑天城的大街上一座茶楼里。

    几个带着佩剑的凶狠大汉走了进来,然后直接就大喊道:“老板,给我来一壶酒。”嗓门非常的大,茶楼的所有客人都听见了。

    茶楼的老板走了出来,然后脸色阴沉的说道:“这位客官,我们这里是茶楼,你居然让我们上酒,你分明就是来捣乱的。”

    “哈哈,哈哈。”几个大汉一笑,然后不屑的说道:“哼,我们就是来捣乱的,怎么的?”

    “你,你,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是吴家的产业吗?你们居然敢来吴家的产业捣乱,真是不想活了。”老板气的话都结巴了。

    “哼,我们就是专门来捣乱吴家的产业的。”为首的大汉面目狰狞的说道,然后转头对着身后的几个人说道:“兄弟们,给我砸,狠狠的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