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表扬-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262章 表扬

    第二百五十九章

    众长老纷纷的表扬韩玄斌的能力,就连平时跟韩玄斌处处做对的四长老秦天空都亲自跟韩玄斌道歉,诉说了以前的自己的种种错误行为。

    本来韩玄斌非常的痛恨秦天空的,但是在这次战斗中秦天空表现出了为了家族愿意付出一切的决心,让韩玄斌对秦天空的态度大大改观。

    而这次秦天空居然拉下脸来向他道歉,韩玄斌在众长老的游说之下彻底的跟秦天空冰释前嫌。

    而这次的最高会议也把韩玄斌定位了家族内近百年来最优秀最杰出的子弟。

    而且把韩玄斌直接定为下任族长的接班人,不过韩玄斌对此事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

    韩玄斌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而且他的心思也在修炼剑道之上,一心追求剑道,根本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管理家族上。

    韩玄斌跟众人说了自己的想法以后,众人也不逼他,大长老更是直接说道:“韩玄斌啊,你可以追求剑道,家族会给予你一切帮助,如果你想到族长了,什么时候都可以,族长的位子给你留着。”

    听了大长老的话,更让韩玄斌有点无地自容了。

    经过这次会议,秦家的人凝聚成了一根绳,非常的牢固,而且秦家的实力,产业也增加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韩玄斌被家族看成了掌中宝,只要韩玄斌有需要,家族马上给办。

    对此韩玄斌只能表示无奈。

    秦家府邸,一处小湖旁边,有一处凉亭,凉亭里边有一个石桌,两个石凳。

    韩玄斌跟秦玉对立而坐,秦玉好奇的看着韩玄斌。

    良久。

    韩玄斌无奈的说道:“mèi mèi,哥哥脸上长花了吗?怎么你老是看着哥哥,这都一个时辰过去了,你非但没有说一句话,还一直盯着哥哥看呢?”

    本来家族整顿以后,韩玄斌想要闭关修炼了,但是秦玉找到了他,说让他陪她一会。

    韩玄斌看着自己非常惹人爱的mèi mèi,直接就答应了,可是来到这里足足一个小时了,秦玉一句话没有说,就是双眼一眨一眨的看着韩玄斌。

    韩玄斌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话了。

    “嘻嘻,哥哥,我现在可是崇拜死你啦。”秦玉听到哥哥的话,一脸崇拜的看着哥哥,笑呵呵的说道。

    韩玄斌一怔,不由的摇了摇头。

    “哥哥,你不知道吗?自从打败吴家以后,家族年轻一代的人都以你为目标,视你为偶像。”秦玉手舞足蹈的说道。

    “哥哥,你好厉害啊,我佩服死你啦。”秦玉继续说道。

    韩玄斌无奈的摊摊手,然后风轻云淡的说道:“mèi mèi,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哥哥也是一步一步修炼上来的,只要你努力,将来有一天你会比哥哥更厉害。”

    “哦,可是,哥哥,你真的好厉害。”秦玉嘟起嘴,慢慢的说道。

    韩玄斌还准备说什么,但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打断了韩玄斌的说话。

    “韩玄斌,你跟秦玉在这里啊?”秦无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紧接着秦无虚出现在了韩玄斌身边。

    韩玄斌看了一眼秦无虚没有说话,倒是秦玉还记得上次的事情,板起脸来,气嘟嘟的说道:“秦无虚,你来这里干什么?”

    看到对自己怀有敌意的秦玉,秦无虚笑呵呵的解释道:“小玉,今天我是来给你们两道歉的。”

    “哼。”听到他的话,秦玉冷哼一声,然后转过头不再看他。

    秦玉从小就跟韩玄斌非常的关系好,那天听到韩玄斌被人侮辱,一直记恨在心里。

    秦无虚转头看向韩玄斌,然后真诚的对韩玄斌说道:“韩玄斌,今天我是来道歉的,那天的事,是我的不对,对不起,看在一个家族的面子上,请你原谅我吧。”

    秦无虚说的很真诚。

    是的,在那次大战过后,秦天空亲自跟韩玄斌道歉以后,秦无虚也在爷爷的教育下,慢慢的知道了自己的错误,也知道了自己的不对。

    在屋里反思了好长时间,今天就是专门来道歉的。

    韩玄斌看着一脸虔诚的秦无虚,在想到了秦天空,然后慢慢的说道:“无虚,做人要谨记,不急不躁,永远要保持一颗平常心。”

    “平常心,平常心,好一句平常心。”秦无虚喃喃自语道。

    韩玄斌经过这次的大战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也收获了很多,至少他知道一个家族如果不团结,那么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灭亡。

    所以他才会接受秦天空的道歉,此刻秦无虚跟他道歉,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已经答应了。

    “无虚,你回去吧,好好修炼,以你的天赋,下一任族长一定是你的。”韩玄斌没有理会秦无虚,继续说道。

    秦无虚真诚的看了一眼韩玄斌,然后慢慢的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

    他知道韩玄斌这是原谅了自己,还点醒了自己,做人谨记不骄不躁,永远保持一颗平常心。

    秦无虚走后,韩玄斌面对着湖水,静静的站了两个时辰,秦玉也没有打扰他。

    直到韩玄斌意识到黑暗已经降临,韩玄斌才缓缓的走回了自己的屋里。

    一夜无言,韩玄斌静静的躺在了床上,他想到了很多事。

    想起了很多前世的一些事情,前世的自己在大陆的最巅峰,现在自己虽然恢复到了前世的巅峰实力,但是在剑心大陆来说,这才是刚刚起步而已。

    前世韩玄斌就是一个孤儿,被一个老爷爷收留了,而且教了他一些剑技。

    但是在韩玄斌十八岁的那一年,也就是韩玄斌最悲惨的一年。

    老爷爷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仇人给杀了,而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老爷爷被杀,确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接下来就是长达两年的逃跑,这两年韩玄斌一直处在生死边缘,一直在战斗着,一直为了生活而战斗着。

    直到二十岁那一年,他终于突破到,达到了大陆武学的巅峰,当他出世的第一件事就是手刃仇人,把那次参与围攻老爷爷的人全部杀死,一举震惊整个大陆,从此以后他以绝对的实力毫无争议的成就了大陆第一高手。

    但是老爷爷却是永远离他而去了,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痛。

    直到韩玄斌重生以后,每当想起老爷爷,都感觉到自责,要不是他那时候没有实力保护老爷爷,老爷爷也就不会那样了。

    韩玄斌一直在自责,一直在懊悔,所以他也一直在努力,一直在付出,就是想要拥有强大的实力,最起码可以保护家人。

    这一世,韩玄斌不再是孤儿了,他有父亲,还有mèi mèi,还有整个秦氏一族的人,他现在就是要努力提升实力,来保护家族。

    韩玄斌从来就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一直对剑道的执着,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达到剑道巅峰,也能够保护家人不被欺负。

    韩玄斌这一晚上想了很久很久,不紧想到了他的前世,而且也想到了这一世的他的母亲,还有他的兄弟洪傲,心里美滋滋的,慢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韩玄斌已经入睡,憨厚的鼻息表示着他睡的很香。

    韩玄斌重生以后很久没有睡的这么踏实,这么香了。

    一夜无语,第二天大清早,天蒙蒙亮。

    韩玄斌就起身了,起来洗漱了一下,然后收拾了一下屋子。

    本来是有丫鬟来伺候韩玄斌的日常起居的,但是在前世养成的习惯,韩玄斌天天都是自己弄,等收拾好了以后韩玄斌就想着大厅走去。

    吃饭的时间到了,当他走到大厅以后,父亲秦浩跟mèi mèi秦玉已经坐在了椅子上,総ōu rén